《網遊三國之王者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九天玄黃印  網遊三國之王者天下最新章節  網遊三國之王者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網遊三國之王者天下最新章節第二百三十三章汙蔑(11-10-21)      第二百三十二章囂張(11-10-21)      第二百三十一章己吾鎮(11-10-21)     

第二百三十三章汙蔑


  第二百三十三章汙蔑
  在公子哥的殷殷期盼下,鎮長終於姍姍來遲。(-)公子哥也顧不得右臉麻痛難當鼓漲y裂,下顎亦因那一個耳光不太好使,看到鎮長趕來,強自提了些氣力,麵色yn狠、聲音嘶啞道:“曹鎮長,你終於來了!快把他抓起來,把他押進大牢,嚴刑拷打,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隻要事情辦好了,我讓叔叔一定好好提點你!”公子哥愈發囂張,最後還不忘將他叔叔抬出來!
  公子哥是誰,曹鎮長一清二楚,身後的勢力對於他這個鎮長來說可了不得!本來他還愁著怎麼能和他拉上關係呢,沒想到還沒想出辦法,它自己就送上門來,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啊!
  曹鎮長臉色一喜,隨即瞄了一眼四周站立之人,雖然大庭廣眾之下替公子哥做事很丟麵子,但是一想到與公子哥拉上關係後自己的前途,一切就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公子放心,小小狂徒還不放在本鎮長眼,敢在己吾鎮傷人,尤其是傷害公子,本鎮長一定讓他知道厲害!”
  曹鎮長馬上拍著xing脯保證,同時目光落在公子哥身上,先看到右臉上黑紫色的大手印,高腫起地眼角臉頰,略略歪向一邊的嘴巴,曹鎮長心中一顫:“我的媽啊!誰下手這麼狠啊!”隨即視線下移,終於發現了大tu上dng穿的傷口,曹鎮長倒吸一口涼氣,好狠的人,同時心中立刻警覺起來,心中不禁嘀咕道:“這種狂徒一定要一bng子打死,不然後患無窮,就像鎮上的李莊主的兒子,就因為欺辱了典黑子的朋友的妻子,而沒有在意典黑子,結果枉送了xng命!”
  想到這,心中一惡,曹鎮長冷眼看向斬天,做出義憤填膺狀厲聲喝斥,“大膽狂徒,光天化日竟敢出手傷人,看其行徑,與黃巾餘孽一般無二。來人,將這幾名黃巾餘孽捉起來,壓入大牢,待本官稟明郡守大人,再行發落!”
  曹鎮長深知公子哥的秉xng,可以說是飛揚跋扈、^H小說無惡不作,如果在這明辨是非,說不上錯還在公子哥呢!因此一個黃巾餘孽的大帽子扣下來,無論斬天當街行凶是否在理,斬天都跑不了官府的捉拿。
  “是!”周圍的士兵大吼一聲,但向斬天撲來的卻隻有三人,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熟的不能再熟,全體大吼一聲,在氣勢上壓倒對方,降低對方的頑抗心,隨便幾個人在撲上去補上幾拳,事情就結束了。
  士兵心想的tng好,但是事情的發展往往不盡如人願。
  就在他們剛剛撲上去的時候,驟然間一道道金光閃過,這些士兵以比撲上去的時候還快的速度向後飛去!
  “哼!找死!”
  斬天長槍平舉,遙指助紂為虐的曹鎮長,不屑的冷哼道。
  斬天並沒有將撲上來的士兵擊殺,但也沒便宜他們,傷勢最輕的至少也要斷幾根肋骨,傷勢嚴重的恐怕半年起不了chung了。
  “你說我是黃巾餘孽!?”斬天目l寒芒,緊緊的鄙視著曹鎮長,在斬天冷厲的目光下,曹鎮長額頭滿是冷汗。
  “睜開你的狗眼,給我看清楚!”斬天身手從懷中拿出一枚青銅令牌,啪的一聲甩在曹鎮長fi豬般的臉上。
  見斬天有恃無恐,曹鎮長也有點膽突,小心的將青銅令牌撿起,抬眼看去。
  “討逆將軍,斬。”五個鑲金大字金光閃閃的呈現在曹鎮長眼前。
  “你竟是斬天?!”看清楚了令牌,曹鎮長失聲驚道。
  斬天是誰?那可是天降者第一人,並在討伐黃巾起義中立下大功,而且還上過金鑾殿麵見過皇帝,並且皇帝還親自任命的討逆將軍!
  斬天的名聲可不止在玩家中響亮,就是在npc中也有很大名望,尤其是在曾經黃巾匪患嚴重的陳留,名聲更是響亮,就連普通老百姓,也都耳熟能詳。
  聽到曹鎮長的驚呼,公子哥一雙血紅的眼珠子直勾勾惡狠狠的盯在曹鎮長身上,五味雜陳,全部寫在扭曲的臉上。看曹鎮長的樣子,明顯害怕斬天的身份,難道自己今天就被白打了?而扶著他的幾個人在得知眼前的青年居然是一位將軍,更是聲名在外的斬天時,臉色立即變得灰敗,討逆將軍,雖然少爺的表叔不放在眼,但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在這的隻有區區一個鎮長,明顯壓不住場子。再聯想到斬天凶名,一個不好,恐怕自己這些人都要激o代在這。越想越驚,公子哥的狐朋狗友麵麵相覷,豆大的汗珠滲滲落下,不一刻即汗流浹背濕透衣襟,剛剛的滔天氣勢檔然無存,剩下的隻是恐懼與顫抖。
  百姓們聽到曹鎮長的稱呼更是驚呼不已,看見眼前的青年郎居然是覆滅黃巾的大功臣斬天,疑hu、驚詫、羨慕、仰慕、欽佩種種表情齊顯出來,一些平時做過壞事的人早已內心發虛,緩緩挪步靠向後麵。當然,有退必有進,也有幾名膽大、相貌姣好的女子竟不顧一切擠到前排,想要一睹斬天的風采。
  知道了斬天的身份,曹鎮長心道要糟,雖然討逆將軍隻是個小小的雜號將軍,但也不是他一個小小鎮長可以汙蔑的。
  曹鎮長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小心的看了一眼斬天,見斬天目光冰冷,臉色不善,心中不由一苦。公子哥的表叔是陳留長史,眼前的這位是討逆將軍,都不是他得罪得起的,如果就這樣僵持下去,那就是兩麵不討好,為今之計,隻有偏向一方,才是正途。
  想到自己在陳留郡內,公子哥的表叔正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而眼前之人的討逆將軍職位在長史麵前,也什麼都不是,曹鎮長心中有了決定。
  隻見曹鎮長將手中令牌狠狠的甩在地上,然後飛快的退到士兵身後,大聲吼道:“黃巾逆賊,膽大包天,竟敢冒充朝廷命官,給我拿下!”
  公子哥還有周圍看熱鬧的人群以為事情行會不了了之,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曹鎮長竟然將令牌摔在地上,隨後更是語出經言……
  事情變幻的太快,快到周圍的人們還沒從斬天的身份中緩過勁來,聽到曹鎮長這一喝,都滿臉驚愕,但其中卻有一人狂喜,正是被斬天扇了嘴巴的公子哥。
  “對!曹鎮長說的對!明明是黃巾餘孽,竟敢冒充朝廷命官,一定抓起來,嚴刑拷打!”曹鎮長話一出口,公子哥就知道曹鎮長的意思,立即掙紮著站起,落井下石。
  接到曹鎮長的命令。身旁的士兵馬上chu出兵器,各個凶神惡煞的向斬天撲去。俗話說,人的名樹的影,再加上斬天剛才幹脆利落的將三個士兵擊飛,剩餘的這些士兵謹慎許多。
  見對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竟然還敢動手,斬天不由心中大怒,手中紫金麒麟槍閃電般擊向撲過來的士兵,斬天這次一點都沒有留手,長槍卷起狂暴的氣勁,呼嘯著卷向攻過來的士兵。
  “噗!噗!噗……”
  接連不斷的兵器入ru聲此起彼伏,緊接著就是士兵痛入骨髓慘叫,斬天持槍橫衝直撞,如若金甲戰神般,勢不可擋,無人能敵!
  說實話,斬天真的一點沒將敵人放在眼,在斬天看來,這些士兵就是垃圾。也許他們在鎮還很有威懾力,但是與斬天激o手,那純粹是找死,他們的戰力,就是戰場上的士兵都比不上,更何況在戰場上能左衝右殺的斬天了。
  雙方激o手片刻間就分出了勝負,而且一個鎮子能有多少士兵,更何況對方還沒有全部帶來。
  斬天周身滴血不沾,傲然的站立場中,抬眼看向公子哥的方向。
  街上,壓抑的氣氛令人窒息,遠處的百姓已經感覺到事情將要鬧大,但好奇心仍驅使著他們留在原地等待。斬天幹淨利落的解決掉士兵,這讓曹鎮長滿麵紅光的臉上泛起微白,站在當場竟有些發抖,畢竟雙方已經撕破臉皮了,一個不好,小命就要激o代在這。想到這,不由得狠狠瞪上劉德幾人一眼,滿腔怨恨實在無從發泄。
  公子哥等人接觸到斬天冰冷、滿含殺氣的目光,他的幾位朋友撲通、撲通全部跪倒,嗚呼道:“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小的幾個隻是湊巧碰到一起,絕無深激o,此事皆因劉德而起,與小的們無關啊!”叮叮當當如打鐵般一頓猛磕頭。氣勢比剛才欺負人時更盛幾分。劉德看到這一幕臉色一陣發青,若不是現在金j獨立,再加上斬天的威懾,早已上去一人踹一腳了!
  斬天瞄了幾人一眼,不發一言,徑直走向公子哥和曹鎮長。
  見斬天臉色不善的走來,公子哥劉德本能的想要向後退去。可是他卻忘了自己金j獨立地尷尬處境,待的發現已被斬天狠狠的踹在xing口,哀嚎一聲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出去,摔在地上後連翻了幾圈,一口鮮血從嘴中噴出,斬天的這一腳可不輕,以公子哥劉德的身板,明顯的出氣多進氣少了……

Snap Time:2018-12-16 03:34:26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