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三國之王者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九天玄黃印  網遊三國之王者天下最新章節  網遊三國之王者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網遊三國之王者天下最新章節第二百三十三章汙蔑(11-10-21)      第二百三十二章囂張(11-10-21)      第二百三十一章己吾鎮(11-10-21)     

第二百三十一章己吾鎮


  第二百三十一章己吾鎮
  相見時難別亦難,斬天回到輪回城不久,現在又要出遊了。(-)
  “諸位,此去少則半月,多則一兩月,如若萬事順利,或許半月就能趕回。哎呀,望月,別苦著一張臉,下次一定帶你去”看著望月追憶神情黯然,可憐兮兮的樣子,任你是鐵骨錚錚地好漢也要心動不已。斬天靠上前摟住望月追憶,滿含深情道:“乖,聽話,母親在邊上看著呢……”
  旁邊同來送行的戲誌才實在看不下去,有心批評斬天輕浮吧,人家小兩口馬上又要分別了,家人離別最受不得亂說話。不說罷,這等膽大包天的舉止又實在很過火望了一眼斬天的母親,見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戲誌才心中哀歎,人家母親都不管,自己co的那份心啊,能忍就忍吧
  依依惜別,斬天與王璿兒走進傳送陣,斬天的第一個目標是陳留。此去陳留,斬天主要是看看能不能找到典韋或者許諸。趁著曹co還沒有崛起,先將二人挖過來,不然二人被曹co招攬,自己以後在與曹co對上,曹co有二人幫助,陣前單挑還真是個麻煩,雖然自己手下有黃忠、趙雲等強將,並不具二人,但是能從根本上杜絕此事,那何樂而不為呢
  典韋、許諸二人,在三國中可是頂尖大將,也許二人行軍打仗、統率大軍這方麵算不得什麼,但是二人的各人戰力卻不容忽視,二人絕對是做sh衛的最佳人選。自黃巾起義以後,斬天就一直注意二人的消息,但是直到現在,都沒有二人的任何見聞。這就讓斬天奇怪了典韋還好說,遊俠出身,居無定所,也許現在身上還有命案,沒有消息也正常,但是許諸一點消息也沒有,卻讓斬天想不明白。許諸雖然不讀書,但也是豪強出身,在譙國許氏也是大名鼎鼎,不該沒有任何人注意啊
  抱著滿腹的疑問,斬天與王璿兒從陳留城中的傳送陣走出。
  斬天舉目四望,大街上人來人往,人流如cho,大小商販隨處可見,各種吆喝叫賣聲不絕於耳。看到城內的繁榮景象,斬天不禁感慨,陳留不愧是郡城,無論是商業還是繁榮,都不是輪回城可以比擬的,也不怪曹co在陳留起家,此地不但有著大批的兵源,而且經濟基礎也足夠厚實,即使與州城相比,也不遜色多少
  想到曹co在此起家,斬天低聲喃喃道:“雖然自己不能削弱曹co起家的物質基礎,但是陳留的人才,自己卻要分一杯羹了”
  王璿兒悄然跟上,握緊小拳頭:“哥哥放心,旋兒一定幫你將陳留的人才搶光,讓那曹co做個光杆司令”斬天有感而發,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王璿兒靈動的眸子快速轉動,心中暗暗決定道。
  斬天與王璿兒在城轉了一圈,四處瞧瞧看看,希望能打探到典韋或者許諸的消息,但是斬天注定失望了,整整一個上午,二人八卦到是聽到不少,但是典韋與許諸的消息,確是一點都沒有。
  不過二人也不是沒有一點收獲,起碼斬天知道了典韋曾經居住的鎮子,雖然現在不但典韋,就是他的家人也不再那了,但是斬天還想去看一看。
  吃過午飯,斬天與王璿兒各騎一匹戰馬,悠閑的上路了。
  二人一邊趕路,一邊視察沿途村鎮的情況,chn耕已經結束了,^H小說路上隨處可見綠油油的麥田和其他農作物的幼苗。要是換作黃巾作亂士氣,這些耕地多半會荒蕪一片,老百姓連生存都得不到保障,又怎會安心種田。看著眼前綠油油的田地,可以預見,到收獲的時候,必將為農戶創造豐厚的收益。
  沿途村莊大多都是一兩百戶,加上村外田地,每個村莊占地方圓數十。村莊外有樹林圍繞,內有溪水徑流,田間種植著高大的樹木作為分界依據,每方圍起來的田地都是數十上百畝,一部分栽種果樹,一部分栽種蔬菜,剩下的大部分全用來種植穀物。眼前的一切,按照這樣的標準,肯定達到了現實中提倡的人與自然和諧發展共建地球的目標。
  不過,即使看著再好,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那便是河流問題。斬天這一路走來,經過的河流數十條,較大的有黃河支流、淮河支流,較小的還有許多說不上名字的河流。這些河道流經地域廣,水流湍急,但河岸堤壩卻很是簡陋,幾乎全部是幾年前所建。而最近幾年世道不寧,那還有人注意到水患的問題
  “居安思危方能長久不衰看來這陳留郡守也不是治政能臣”沿途所見河堤低矮簡易,一旦遭遇暴雨侵襲,隻怕這河道兩邊辛辛苦苦開墾出來的土地莊稼都將化為烏有。
  聽著斬天的自言自語,王璿兒眼珠一轉,便知道了斬天說的是什麼。王璿兒本就聰明,況且又與斬天一起長大,雖沒有達到心有靈犀一點通的程度,但也相差不遠了。王璿兒想了會兒後說道:“大哥是指水患嗎?這的河道雖經修葺,然並未治理根本,尋常水情皆能應付,但若遇到大雨、暴雨,決堤的可能xng非常高。不過最近連年征戰,各地錢糧消耗巨大,也許陳留郡守苦於無錢治理呢。”說到這,王璿兒想起了黃巾起義,臉上的表情不禁黯然。
  聽王璿兒所說,斬天覺得也有些道理,“小妹說的不假,這連年征戰,再多的錢糧也架不住揮霍。”
  見哥哥肯定了自己的見解,王璿兒的小臉兒笑成一朵花
  ……
  不知不覺,斬天與王璿兒來到了典韋的老家——己吾鎮。二人走進鎮子,找了一家客棧,將戰馬激o給小二後,二人找了個本地向導便說有笑地在街上閑逛。斬天一身遊俠便服,腰間一柄佩劍,不知底細地肯定認為是四海為家的遊俠。王璿兒穿的是文士服,加上嬌美的容顏,到有幾分世家小姐的模樣。二人走在街上,如果不是並肩行走,不分主從,斬天肯定被認作王璿兒的護衛。
  “不愧是中原繁華之地。這種景象,遠比其他大鎮繁華”王璿兒信步慢走,打量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發出一聲輕歎,“得中原者得天下此言誠不欺人,中原不但人口眾多,而且商業繁華,遠不是邊緣之地可比的。”
  隨行的向導王三深以為然,不禁自豪道:“小姐慧眼,一言中地小的雖未讀過幾本書,可小姐說的道理還是能懂上一些。小的曾去過幽州,與本地相比,那雖然地大物博,但是無論人口還是城市的繁榮程度,都無法與本地相比,而戰爭打的就是錢糧,人口,所以中原之地有著先天xng的優勢。”
  斬天很奇怪一個粗漢有這般眼光和見解,不禁心中動容,鄭重道:“先生大才,事情看得如此透徹,在下斬天,敢問先生大名?”
  王三見斬天對他抱拳行禮,神情滿是惶恐,連忙躲到一邊,並解釋道:“公子誤會了,小的哪知道這麼多,這些都是小的前幾天在客棧的時候聽一位公子說的,剛才也隻是將那位公子的話重複了一遍而已。”
  斬天看了王三一眼,看他的樣子不像作偽,便放棄結識王三的打算,然後緊接著道:“不知那位公子叫什麼,現在可還在這?”能說處這樣見解的人,絕不是無名之輩,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將其招攬過來
  “小的也不知道那位公子叫什麼,那位公子前幾天就離開了”王三低頭稟報。
  聽到那人已經離開,斬天臉l失望之色,斬天有種預感,王三所說的那名公子絕不是常人
  見斬天有點意興闌珊,王三湊上前來,小心陪笑道:“公子,你看前麵,再過一條街便是己吾鎮最有名的李記酒家,他們的清蒸包子最是有名,鮮香味美,端的是己吾一絕”
  王三伸手一指,果見前方路邊立著一塊巨大地招牌:李記老店
  順著王三手指的方向,斬天、王璿兒向那邊走去,但就在這時,前方不遠處地路邊胡同內突然出現一個破衣爛衫的小孩,麵容憔悴略帶畏懼的躲在胡同口,目光死死盯住路邊麵攤上地烙餅,似乎想要去拿,可有害怕著什麼。
  見此情景,斬天右邊的王璿兒眉頭一皺,雖然明知道這是遊戲,但看到無家可歸地孤兒,心地善良的她還是心中一痛。王璿兒這一分神,便不自覺地停下腳步。她這一停,斬天也跟著停了下來,目光奇怪的看著王旋兒。見王璿兒眼神直直的盯著一處,斬天轉過頭,順著王璿兒的目光,望了過去。
  接著,斬天也看到了不遠處地小孩身上。看小孩的裝扮,身上衣服破破爛爛,兩眼無神,麵色饑黃,卻是一名氣兒、孤兒看到這,斬天不禁想到自己的身世,如果不是母親收養了自己,恐怕自己也不會吃得好住得好吧

Snap Time:2018-09-19 22:27:25  ExecTime: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