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四百二十四章 感謝韋爵爺


  第四百二十四章感謝韋爵爺
  幾百步外,黃色傘蓋下的曹co同樣也在感慨。(-)
  盡管在對麵的茫茫人海中,曹co根本無法看到方紹的存在,但他卻能深深的感覺得到那宿敵的存在。
  時至如今,曹co徹底的看清楚他曾經不屑一顧,書僮門人出身的敵人,原來竟是那般的可怖。
  赤壁之戰、隴西之戰、關中之戰、平陽之戰、鄴城之戰……
  那一場場令大魏國由強盛走向衰落的戰役中,都有這個人的身影,那個暗中左右全局,看不見的一雙手。
  隻是,如今那個影子已經走到前台,要麵對麵的跟自己決一死戰。
  這是報仇的時刻,方紹啊方紹,此戰若不取你人頭,難消我心頭之恨!
  “進攻!”
  寶劍出鞘,向前用力一劈,曹co那蒼老的身軀,用盡全力大聲吼出這一聲。
  令旗如blng一般擴散開來,隨後,各軍陣在震耳y聾的鼓點聲中轟然而出,向著對麵的漢軍陣緩緩推進上前。
  中軍之中,曹co在也在緩緩前行,身邊的賈詡,依舊是神情平和,仿佛隻是看一起提不起jng神的爛片而已。
  忽然間,那雙眯成一道縫的眼睛睜大了許多,遂是指著前方道:“陛下,漢軍陣中似乎有所異樣。”
  曹co定睛遠望,卻見漢軍陣中煙氣嫋嫋,顯然是有火在燃燒。
  “有火色,莫非那姓方的想用火箭不成?”曹co皺眉道。
  賈詡搖了搖頭:“應該不是,這樣的天氣,火箭在半空中就要被風撲滅,根本沒有半點用處,那個方紹到底是想玩什麼花招呢?”
  縱使是賈詡,一時間亦無法想透。曹co便冷哼一聲:“平原之上,拚得是真正的實力,就算他想耍花招也無濟於事。”
  在曹co的不屑之下,戰鼓之聲更急,大軍的推進速度隨之在加快。
  而在對麵,漢軍卻並未開動,而是保持著一種禦敵的守勢。
  中軍處,方紹騎著白馬,遠望著魏軍徐徐開動,心中的得意愈盛。
  在他的眼前,一千餘架水炮早已架好,每一架水炮旁邊都配備了一鍋正在燒開的熱水,沒辦法,在這樣嚴寒的天氣,水炮的“彈yo”隻能現燒現用,所以由此產生的煙火之色也是無法避免的。
  方紹開始的時候也擔心這樣的跡痕會引起曹co的某種警覺,但是現在看來的話,曹co是完全沒有看破的跡象,這令他懸著的心方始落下。
  片刻之後,在轟轟的鼓點聲中,魏軍前鋒距離漢陣已越過兩百步的。為了吸引敵軍繼續b近,方紹遂按照正常的作戰模式,下令以強弩進行第一輪的遠程打擊。
  隨著命令的下達,漢軍之中,數千張硬弩應聲而動,與此同時,對麵前進的魏軍也發動了弩攻。轉眼之中,隻聽得千鳥齊鳴之聲,半空之中,箭如飛蝗,激o織成一張遮天蓋地的大網。然後,兩軍陣中,雨打屋簷的叮叮鐺鐺之聲,還有中箭者的嚎叫聲便同時而起。
  幾輪弩箭之後,雙方各有死傷,魏軍的推進速度愈快,很快進入弓箭的打擊範圍,於是雙方又以弓箭互射,不過,顯然兩軍都早有準備,做了嚴密的防備,故而這兩輪弓弩的遠程打擊之下,死傷者並不太多。
  很快,魏軍已b近七十餘,他們的腳步更快,而在最前方卻以巨大的鐵盾結成一道鐵壁,為的是防範漢軍諸葛飛弩近距離的閃電暴雨式打擊。
  很顯然,曹co此回是m透了漢軍的路數,做了充分的準備。
  不過,他終究還是沒有算到方紹的新計策。
  眼見敵軍已進入水炮的射程,方紹深吸一口氣,下達了準備命令。
  士卒們應聲而動,先用木桶承滿滾燙的開水,然後再迅速的灌入水炮的木膛中,在不到一分鍾的準備後,一千餘架水炮已盡皆灌滿。
  “噴水!”
  中軍處的令旗再次搖動,然後,一瞬之間,千餘水炮齊發,無數的熱水,仿佛一條條白龍一般拔地而起,衝上半空,向著驚恐萬狀的魏軍傾泄而去。
  獵獵的北風,極寒的氣溫,在兩種因素的壓迫下,水流尚在半空之中就已涼透,然後,數萬魏軍感受到了冰涼刺骨的滋味,隻一瞬間,所有人都變成了落湯之j。
  冰冷隻是初始的折磨,當他們尚未來得及品味刺骨之痛時,水已成冰,將衣甲和手中的兵器,盡數與肌膚冰結成了一起。見得此狀的魏卒大驚失色,趕緊手忙腳亂的試圖剝落身上的冰片,但已沾住肌膚的冰片稍一用力,便是將皮ru一同剝下,露l出來的血ru,被隨後又傾下的水入侵凍結,更是鑽心的痛苦。
  隻片刻之間,本是士氣昂揚的魏軍,就變得hn亂不堪,嚎叫之聲取代了熱血的喊殺,掉頭還逃代替了前鋒。
  潰敗,隻在一瞬之間。
  然而,這並非結束,漢軍的水炮無休止的噴擊,在巨量水流的衝擊之下,驚惶萬狀的魏軍中的大多數,他們來不及逃出噴射的範+激情小說圍,便是被盡數凍僵,無法再動彈。
  中軍的曹co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
  幸運的是他逃過了被凍成冰雕的慘烈,不幸的卻是他目瞪口呆的,親眼目睹了自己僅剩下的一點家底,還尚未與敵人激o戰,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毀於一旦。
  “方紹,方紹……”曹co一遍又一遍的念叨著方紹的名字,語氣之中極盡憤恨,還有一種無能為力的無奈。
  幾輪水擊徹底擊潰魏軍之後,水擊停止,漢軍轉守為攻,在震天動地的喊殺聲中,漢軍如cho水般殺出,當先者,正是由薑維率領的五千鐵騎。
  漢軍如摧枯拉朽一般,輕易的撕破了魏軍“冰凍”的防線,被凍得無力動彈的魏軍,隻能任由漢軍宰殺,本是冰封的雪原,轉眼已為鮮血赤染。
  此刻的曹co已無力回天,隻能夾雜在敗軍之中倉皇的南逃,而在身後,雪與土的塵霧正如沙暴一般飛快的卷來,那是漢軍的鐵騎在迫近,那沙暴所過一片,殘逃的魏卒盡被碾碎。
  身邊的將士漸漸凋零,而在大敗的打擊下,曹co的身心已是虛弱之極,眼見身後漢軍越來越近,他知道,這一次自己是徹徹底底的輸了,再逃下去,隻會跟其餘的士兵一樣,屈辱的死在亂軍之中。
  於是,他索xng停了下來,翻身下馬,整理好衣冠,麵對著北麵席地而坐,雙目微合,坐待敵人的b近。
  在這樣一個大廈將傾的時刻,已沒有人顧得到皇帝的生死,當曹co選擇留下來時,甚至沒人去勸阻一下,惶恐的魏軍將士,隻是從他的身邊擦肩而過,不顧一切的南逃。
  幾分鍾後,漢軍的鐵騎洪流殺至,在沿途宰殺了那些不幸的魏卒之後,卻被席地而坐的曹co擋住了去路。
  大多的漢軍並不識得曹co的麵目,但這樣一個席地而坐,全然不懼的人,自然令他們生出些許畏懼與好奇,聰明的人或許已經猜到了此人的身份,於是,幾百號人將他團團圍住,卻沒有人敢上前妄動。
  過不多時,圍團讓開一條路來,薑維手持著沾血的銀槍驅馬入圍,槍刃之上尚在滴落著冒著熱氣的溫血,但血一落地,迅速的就凍結成冰。
  薑維的臉上沒的好奇與畏懼,隻有殺戮之後的興奮,那布滿血絲的雙目在那席地而坐的人身上掃來掃去,突然間迸發出了難於抑製的驚喜與興奮。
  “你,就是曹co吧?”他懷著欣喜,試探xng的問道。
  曹co終於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那年輕的漢將,不以為然的問道:“方紹在哪,我要見一見他。”
  能說出這樣的話,看來必是曹co無疑了。
  生擒魏國的皇帝,一代梟雄曹co,這注定將是載入史冊的奇功,此刻的薑維,眼前儼然已浮現出那無比榮耀的畫麵。
  縱使你曾經如何了不起,今日,也不過是我薑維的俘虜而已,真是不知好歹。
  薑維遂收起那份狂喜,冷笑道:“我家大司馬現在沒空見你,來呀,押解此人回營。”
  薑維撥馬而回,毫不理會身後臉色鐵青的曹co,抬頭遠望北麵,戰鬥尚在繼續。
  並非所有的魏軍都不堪一擊,在崩潰的時刻,於禁所指揮的萬餘兵馬,尚在做著最後的抵抗。不過,這萬餘殘兵並不在薑維的眼,他的目標隻有曹co的一人,故而率軍從旁擦過,將於禁留後了隨後跟上的步軍。
  而此時,當曹co被俘之時,於禁手下的兵馬已被殺七零八落,四周不到千餘殘兵,正被兩萬多漢國步軍圍攻。
  在他血染征袍,將衝上來的漢軍斬落時,在不遠處,一名年輕的漢將,亦在浴血廝殺,衝開敵群,向著於禁殺來。
  那漢將正是鄧艾。
  當先破敵,擒殺曹co的巨大功勞被方紹安排給了薑維,鄧艾的心自然是憋著一股氣。而當用殺戮將心頭之氣稍消之時,他猛然間發現了敵軍中的那名武藝不凡的將領。
  ‘此人看來是員大將,既然首功與我無緣分,那就斬殺此人,多少撈點功勞吧。’
  殺意已下,鄧艾縱馬狂奔,一柄帶血的長槍,猶如一道紅色的閃電,直取於禁麵門而去。

Snap Time:2018-12-16 18:12:13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