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三百八十六章 鄧艾的計策


  三天之後,洪水盡退。**
  漢營之中終於傳來了好消息,據說是皇帝劉備終於醒了,身體也在逐漸恢複,隻是一時無法視事。
  就在劉備蘇醒的第二天,四麵圍城的漢軍便又大張旗鼓的準備向鄴都發起進攻,似乎北營的覆沒,法正的殉國,還有劉備的受傷,對漢軍並未有多大影響一般。
  漢軍的異常舉動迅速的傳入了鄴都,意外之下,曹co便忙又四麵巡城,居高遠望漢營。
  當繞城一周去往北城時,卻見原本駐紮在漳河附近的方紹的兩萬兵馬,如今已在北城正前不足數處逼城下寨,反比北營覆沒前更多了幾分咄咄逼人之勢。
  “諸位,賊軍如此舉動,諸位可看出什麼名堂了沒有?”曹co笑問道,眉宇間帶著一絲諷意。
  “按理來說,就算劉備沒死,但遭此重創,也該暫時休整才是,如今卻恰恰相反,賊軍一副要全力攻城的樣子,依臣之見,隻能用四個字來解釋。”司馬懿說道。
  曹co饒有興致道:“仲達到,是哪四個字?”
  “虛張聲勢。”司馬懿很幹脆的道出了這四個字。
  曹co聽罷是哈哈大笑,撫須說道:“仲達之詞,正合朕意。朕看那劉備要麼是已經死了,要麼就+激情小說是身受重傷,怕朕趁勢反攻,所以才這般虛張聲勢,依朕之見,賊軍退兵就在近日了。”
  “陛下,賊軍若退,臣請一軍北追敵軍,定將失陷之國土一舉收複。”主動請纓的是大將軍夏侯惇,隻是他形色蒼白,氣虛不暢,說話之間咳嗽不斷。
  當初曹co昏醒不能視事,作為大將軍的夏侯也參與到了擁立曹丕事件中,其後曹丕無能,屢戰屢敗,故自曹co蘇醒後,夏侯對當初的擅自擁立也多有懊悔,這個時候便想帶病請纓出戰,也算是將功補過。
  “罷了,賊軍若退就讓他們退好了,元讓若想北征,待朕奪還徐州,解除東南威脅再說吧。”
  曹co委婉的拒絕了夏侯惇的請纓,一來是先將吳人打回淮南是既定的方針,二來夏侯如今病體日重,曹co又怎會放心得下令其掌兵出征。
  曹co和司馬懿的判斷是正確的,漢軍假意準備強攻鄴城,但在虛張聲勢了數天之後,忽然一夜之間各營皆空,待到斥候探明之時,七八萬的人馬已是一夜間撤到了鄴城北麵五十外。**
  漢軍的北歸令被圍數月的鄴城終於解除了困境,但從徐州傳來的消息,卻令曹co再次坐立不安。
  被圍數月的下邳城已是糧盡已經,城中的樹皮老鼠均被食盡,百姓餓死者十之**,如今已是到了人競相食的地步。
  山窮水盡的曹植隻得去掉帝位,派人突出重圍,向鄴都他的父皇送來了求救和謝罪的信息,希望他的父親能夠在城破之前發兵前來救援。
  曹co自然深怨他這不爭氣的兒子,竟然幹得出割據自立這等荒唐可恨的大逆之舉。
  不過,下邳乃徐州核心,下邳若失則徐州不保,徐州若失,則吳人的兵鋒便將與漢國一樣,可以危及到中原腹心之地。
  所以,為了保住徐州,拱衛中原各州,曹co便隻能暫時放下對他這曾經深愛的兒子的怨恨,決定親自率軍去解下邳之圍。
  此刻,從洛陽等地chou出來的兩萬多兵馬已抵達白馬津,曹co便決定再chou出鄴城的五千兵馬,率近三萬的兵馬南渡黃河,徑往下邳。
  盡管吳人的軍隊號稱有二十萬之眾,但曹co很清楚這幫南人的陸戰能力,且自己這三萬精銳北軍中,尚有三千之眾的騎兵,以這樣的兵力去對付吳軍已經足夠了。
  不過,臨行之前,陳群卻提出了異議。
  “陛下此番率軍而出,倘若北去的漢軍趁機折返南下再攻鄴城,卻當如何是好。依臣之見,不若等漢軍徹底北還,探清劉備是生是死的虛實之後再發兵南下方才穩妥。”
  曹co歎道:“朕也想穩妥一點,不過下邳吃緊,恐怕熬不了多久,再拖下去後果不堪設想。至於劉備那邊,朕自有安排。”
  說罷,曹co將目光轉身病怏怏的夏侯,默默道:“元讓,你告訴朕,朕現在還能信任你嗎?”
  夏侯吃了一驚,急是伏地道:“臣自知有錯,但臣生是曹氏臣,死是曹氏鬼,臣依然願為陛下赴湯蹈火,再所不惜。”
  “元讓你這又是何必,朕與你情同手足,這世上如果連你都不信,朕還能信誰呢。”曹co趕緊將夏侯扶起,好言的撫慰,然後叮囑道:“朕走之後,守禦鄴城的重任就激o給你了,朕命仲達和長文協助於你,你三人需同心協力合作。如果賊軍折返南下,再攻鄴城,爾等隻需謹守城池十日便是,十日之內朕必率軍回救。”
  此時此刻,曹co不得不將國都的安危激o給了夏侯手中,盡管曹co深知他的這位兄弟的用兵攻擊能力有限,但守城之能還是有的,以近兩萬之軍,加上城中隨時可以征調的數萬丁役,憑借著鄴城堅固的城防,就算是漢軍虛晃一槍,假意北撤,然後趁著自己不在之時再度南攻,相信夏侯守個十天半月還是沒有問題的,再則,還有司馬懿與陳群兩個智謀之士相助,自是無需多慮。####
  曹co的自信,源於對夏侯的信任,這麼多年來,夏侯從未令自己失望過,相信這一次也不會。
  聽罷曹co的吩咐,夏侯強撐著病體,慨然道:“請陛下放心,有臣在,大耳賊休要踏入鄴城半步!”
  旁邊司馬懿與陳群二人,亦表示會傾力協助夏侯謹守鄴城。
  聽著這三人的保證,曹co的心便有了底,心中暗暗道:“劉備,你死也好,沒死也好,都給朕好好的等著吧,等朕收拾完孫權那小兒,再回來找你算總帳!”
  …………平鄉縣,此地已入巨鹿郡,距鄴城已有數百之遙。
  北退之後,方紹留魏延率一萬軍鎮守南部與魏國接壤的廣平郡,自率六萬大軍繼續北歸。
  進入平鄉縣後,大軍暫時停止不前,各軍得到的命令是先在此地安營紮寨,待稍加休整後再行北歸。
  此刻,距離鄴城撤圍已經過去了七天。
  不過,紮營三天之後,眾將士仍未收到大司馬拔營北上的命令,一時間,軍中又出現流言,不少人認為可能是皇帝的病情又加重了,因而無法再繼續前進。
  然而,真相卻與下層將士們所想的截然相反。
  劉備醒了。
  昏mi了近半個月的劉備,在這一天忽然醒了,不過這並不代表著他的病情有所好轉。
  經過郎中們的又一番診治,他們給出的診斷令方紹依然失望,劉備現下已是病入膏肓,這時候的蘇醒,極有可能是回光返照,按照其目前的身體狀況,理論上撐不了幾個月。
  雖說這個消息不太妙,但總算可以令方紹稍稍的鬆口氣,至少劉備現在還活著,就算他的生命僅限數月,但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劉備隻要還喘著氣就是對大漢國最大的貢獻。
  “中正,朕昏mi之後都發生了什麼?”在神智徹底清醒之後,劉備便將方紹召來,急著詢問這些事。
  方紹本是不想太打擊劉備的情緒,但既然他問起來,便隻好將數萬將士慘死,法正殉國的噩耗如實告知了劉備。
  法正已死的消息給了劉備當頭一bng,他整個人都愣怔在那,半晌之後,眼眶中熱淚萌發,他仰天長歎一聲,萬般難過的說道:“當年朕困於荊南,北畏曹co,東憚孫權,若非孝直,朕焉能困龍升天,取得益州,若無益州為基,又何以取得今日這般基業,孝直於朕,實有再造之功,想不到如今大業將成,可安享太平富貴之時,他卻離朕而去,朕……朕……唉……”
  劉備深為法正之死而遺憾傷懷,方紹跟著感慨了一陣,便安慰道:“陛下,孝直不幸遇難,此乃天意,幸得無陛無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請陛下切勿太過傷懷,如果因此而傷了龍體,孝直豈不白死了。”
  “曹賊施此激n計,害死了朕之股肱,朕發誓必取曹賊人頭,以祭慰孝直在天英靈!”悲痛過後,憤慨之情油然而生,劉備咬牙切齒的大罵,更是憤然道:“中正,速傳朕之旨意,大軍停止北撤,朕要折返南下,殺曹賊一個措手不……咳咳——”
  劉備剛chou上幾口氣想舒發一下自己的憤慨,話未說完便大咳起來,宦官們急著湯yo奉上,連灌了幾碗都止不住,咳到最後,竟是生生的咳出一大灘的血來。
  經受了一盞茶那麼久的折磨之後,劉備終於止住了咳,或許是氣虛力竭,連咳的力氣都沒有力。
  “陛下的心情臣十分理解,但這個時候,還是請陛下以龍體為重吧,至於報仇之事就激o給臣來辦好了。”方紹皺著眉頭寬慰劉備。
  劉備狠狠的喘了口氣,腦子補充了幾口癢氣,昏潰的神智再度清醒起來,聽聞方紹之詞,他滿是疲態的眼神中,忽然湧現出幾分振奮,急問道:“中正,莫非你已有什麼妙計?”
  方紹微微笑道:“妙計倒算不上,臣是想如今下邳被圍,徐州有失,曹co多半會趕著去救援,唯一顧忌的就是我們。所以臣才演了一番戲後率軍北撤,好讓曹co以為陛下身陷病危之中,我軍不得不退,他才會放心大膽的前去救徐州,到那個時候,我們再反身殺回去,一舉拿下鄴城,全據黃河以北之地。”
  方紹言語中一副胸有成竹之狀,這讓劉備從痛失法正的傷感中解脫了出來,慶幸自己尚有方紹這樣的鬼謀在身邊,隻是,稍稍振奮之後,他的臉上又流露出憂慮。
  “曹賊狡猾的很,他斷然不會不做任何防備就率軍南去,我軍就算折返殺回去圍攻鄴城,但若短時間內攻不破鄴城,到時候曹co解了徐州之圍,率師回救,豈不功虧一簣。”
  方紹詭秘一笑,反問道:“陛下,臣何時說過要回去圍攻鄴城了?”
  劉備一怔,不解道:“鄴城乃河北心腹,不攻破鄴城又如何全據河北呢?”
  方紹正yu回答時,外麵鄧艾興衝衝的前來求見,行過君臣之禮後,興奮道:“陛下,大司馬,斥候已經帶回最新的情報。曹co目下已率軍南渡黃河進入兗州,多半是如我們所料,前去救援徐州去了。”
  聽到這個消息後,方紹神色大振,欣然道:“好口阿,真是個好消息,看來我們反擊的時機到了。”
  …………兩天後,駐紮在平鄉的漢軍打著北歸的旗號再度起程,第一批由已蘇醒的漢國皇帝劉備率領,意圖取道晉陽回關中養病。劉備臨行之前令黃忠鎮守幽州,令魏延鎮守新得的北冀州諸郡,又以陳到兼任晉陽太守,負責鎮守這座並州的核心城市,其餘馬超、張郃、高覽等諸將,皆分數道回往關中,留鎮河北諸州之兵不超過十萬。
  劉備以養病為由先行,方紹則奉命率領第二批兩萬兵馬隨後北歸。
  其實,北歸的劉備,號稱是率軍四萬,但其實隨行的隻是萬餘老弱傷病,隻不過是廣樹旗幟,虛張聲勢而已。而留下來的方紹,手中卻稱有近五萬的精銳。
  劉備前軍起程後的第二天,時已傍晚,方紹召集諸將議事。
  “大司馬,不知我們何時起程?”薑維問道。
  方紹看了一眼班中的鄧艾,兩人會意一笑。
  當日,鄧艾獻上那計策之後,為了保密起見,除了已醒的劉備之外,方紹並未透露來第三個人,所以包括關興在內的諸將,皆以為方紹今天召見他們,乃是為了分排班師的諸般事宜。
  臉上的笑容陡然收斂,方紹猛的喝道:“薑維何在?”
  薑維愣了一下,趕緊出班道:“末將在,不知大司馬有何吩咐?”
  方紹將令箭一甩,厲聲道:“令你率五千騎兵,即刻起程,晝夜兼程揮軍南下,不可有半點逗留。”
  “末將領命。”薑維本能的接受了命令,但卻一臉的狐疑,問道:“大司馬莫非是想令末將趁著曹co南下,突襲鄴城嗎?”
  方紹冷笑了一聲:“誰說要你攻鄴城了,我是要你繞過鄴城,直取黃河北岸重鎮黎陽,一舉斷了曹co的歸路。”

Snap Time:2018-10-20 10:25:02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