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二百零九章 擔憂


  第二百零九章擔憂
  馬雲祿把玩著臉側一抹微黃的發絲,臉上帶著妖媚的淺笑,扭著腰枝從夜色中走了出來。
  或許是因為西涼人多以畜牧為生,平素肉類吃多了的緣故,那馬雲祿年雖不過二十,但身體卻長得遠比中原女子要高挑豐滿許多,尤其是那碩大傲人的胸脯,或許是又她沒穿什麼抹胸之類的小衣,故而完全的釋放開來,這般走動起來,更是上下一顫一顫的,顫得令左右站崗放哨的那些士卒們直是暗吞口水。
  “先前她穿著盔甲沒怎麼看出來,原來竟是個G奶殺手啊。老子在這個時代混了這麼多年,還頭一回看到有愛情動作片那麼大的奶,真是不容易啊……”
  作為一個男人,方紹不可能不為眼前的波濤洶湧而心動,但作為一個大學時曾閱片無數,現下又有老婆的成功男人,方紹的定力則遠比左右那些粉嫩的兵蛋子們要強大的多。
  其實他也暗吞了一口口水,不過卻是緩緩下咽,連喉結都不帶動的。然後,他很從容的麵向馬雲祿,微微笑道:“原來是馬小姐,在下姓方名紹字中正,不叫方什麼的。”
  馬雲祿眼眸直直的盯著他,笑眯眯道:“我記得呀,你告訴過我的,不過我給忘了,下次我一定記住。”
  她的表情配合著她那幾乎沒什麼邏輯性的話,這讓方紹有點無語,遂道:“這麼晚了,馬小姐還不休息,卻怎麼有閑情來夜遊城頭呢。”
  馬雲祿反問道:“是啊,這麼晚了,怎的你也不休息,也有閑情來夜遊城頭呢?”
  她那言辭和口氣,分明是在學著自己的腔調,竟然還玩起了鸚鵡學舌,這讓方紹既好笑又好氣。
  “看來這個雜交結合的女人,天生的有點浪蕩啊。”
  她既然是戲弄於己,方紹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眼珠子一轉心便有了鬼點子,便道:“這個嘛,紹夜觀天象,推算出有佳人孤枕難眠,必會夜遊城頭,所以紹便在此靜候,以慰佳人寂寞。”
  他這神神叨叨的話,明顯是在胡說八道,那馬雲祿聽之卻神乎其神,驚訝道:“早聽說你們中原人有一門絕學,可以觀天象,算未來,沒想到真有這等神奇的本事呀。還有啊,你算的那個佳人就是我吧。”
  她還認真起來了,而且還毫不知“恥”的,大大方方的就把佳人的名號認領了。
  方紹心中暗笑,卻一本正經道:“放眼四周,這還有誰可配得上‘佳人’二字,不是小姐又會是誰呢?”
  馬雲祿聽罷忽然哈哈大笑,用肘子在他胳膊上輕輕一撞,道:“都說你們中原人狡猾,原來你說了半天,是想討我歡心呢。”
  方紹怔了一下,表情生硬的也笑了笑,麵對這般性格開放又古怪的女人,方紹倒一時間不知該怎麼應付了,就怕萬一也像當年的孫尚香一樣,一不小心命犯桃花卻當如何。家將來有孫尚香這麼一個舞刀弄槍的“悍婦”就夠受的了,若再來一個,他家就該改成校場了。
  想到此,方紹不禁打了個寒戰,忙道:“其實紹剛才隻是說笑了,還望小姐莫要介意。紹還要巡視他處,就不陪小姐說話了,告辭。”
  方紹轉身就要走,馬雲祿一個箭步就跟了上去,道:“正好我也閑得無聊,我陪你去了。”
  方紹一怔,問道:“天這麼晚了,小姐不早點休息嗎?”
  馬雲祿指著天空道:“繁星滿天,正是良辰美景,這般好的景致,豈能浪費在睡覺上,反正人死了之後,有的是時間睡覺嘛。”
  “這句我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
  方紹就有點無奈了,但也隻好由著她。
  一路之上,她的嘴就沒停過,問這問那的,總之都是一些極為古怪,極為無聊的問題,時不時還賣弄幾下騷媚,搞得方紹是哭笑不得。
  方紹實是怕被她糾纏不清,遂在城上轉了一圈就下了去,直奔自己的住所而去,而那馬雲祿卻還一直跟著。
  方紹便道:“紹有點困了,要回去休息了,小姐先早點回去安歇吧。”
  馬雲祿眨著眼眸道:“你要睡覺了麼,那我跟你一起睡。”
  方紹差點沒有噎著,尷尬的笑了笑,道:“小姐,你不是在說笑吧。”
  馬雲祿的表情很正經,道:“你們中原人不是有句話叫促膝長談麼,你我這般投緣,那我們就也來個促膝長談多好。”
  如此之事,從現代到古代,方紹還是頭一遭碰到,他現在就有點搞不清這馬雲祿到底是真的性如羌人,不曉禮數,還是閑得蛋疼,存心在戲弄於己。
  這個時代的名女人,每個人身後都是一股勢力,不是你想染指就可以隨便染指的,這一點方紹從孫尚香那深有體會。而眼下與孫尚香的婚約尚未及履行,方紹又豈有閑心再去招惹馬家的女人。
  於是,他便道:“紹確實有點累了,小姐若想聊天,改天有空之時我再陪小姐聊個夠。好吧,今天就先這樣了,告辭了。”
  方紹也不等她開口,趕緊翻身上馬一溜煙的就去了。
  馬超在威縣逗留了三天,這三天以來,每日便是與法正和那些氐帥們喝得昏天黑地。
  三天之後,馬超方才準備動身前往南鄭去見劉備。
  而當這天清晨,方紹出得城門,準備迎接馬超入城時,方才驚奇的發現,城外駐紮的那支氐人大軍,一夜之間竟已拔寨而去,而跟著馬超入城的,僅隻剩下不足千餘人馬。
  方紹這才明白馬超搞這麼大動靜的真正用意。
  武都、陰平二郡之氐人,多達八萬餘戶,此間山民皆勇而好戰,無論是哪一方割據者,都對他們善於籠絡安撫。而馬超此番借得萬餘氐兵而來,就是為了向劉備展示出他與氐人的良好關係,表示出我馬超並非是敗兵狼狽而來,我也是有所恃。
  隻是方紹倒覺得,馬超有些多此一舉了,其實就算他不擺這麼大的排場,劉備也依然不會忽視他的重要性,而借氐兵以顯自己的的威名,別說是劉備了,就連方紹也會對他心生忌憚。顯然,這個時候的馬超,還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
  方紹與馬超的會麵,平淡如水,馬超實如方紹料想的那樣威風淩淩,極具霸者之氣,而在馬超的眼中,方紹似乎也僅是個小角色,也隻是出於禮節性的幾句客套話。
  威縣之行再無枝節,於是,雙方合兵一處,便往南鄭歸去。
  幾天之後,他們順利的回往漢中,而將至南鄭之時,事先得到消息的劉備,便是率漢中文武諸將,親自出城+激情小說十前來迎接馬超。
  兩隊人馬相近之時,方紹一眼便瞧見了對麵當先而立的劉備,便道:“孟起將軍,前邊那位長者,便是主公了。”
  馬超點了點頭,便與眾人催馬快行。奔至近前,眾人悉數下馬,方紹先行一步走上前去,與劉備微一禮,道:“主公,我等不虛此行,順利的迎回了馬孟起將軍,那邊身著披錦袍者便是他了。”
  劉備臉上立時堆滿了親切的笑容,大步上前,笑道:“久聞孟起之名,今日終得一見呀,這一路上辛苦了。”
  那邊馬超也麵帶笑容,快走幾步至劉備近前,拱手道:“超於西涼之時,便也早聞玄德英雄之名,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馬超這話說得客氣,但自劉備以下眾文武,聽之不禁神色均為之一變。
  這馬超初次見麵,沒有稱呼劉備一聲主公便罷了,至少也得先尊稱一句“劉使君”吧,而他卻竟然直呼劉備“玄德”
  以劉備現在的身份,當世之中,除了他的敵人和那些不相幹的人外,誰還敢直呼其字,縱使是關羽、張飛這等至密之人,也最多稱呼一聲兄長,這馬超一個兵敗來投之輩,卻敢如此,在場的文武們不變色才怪。
  而劉備的表情卻似乎不以為然,依然很親切的說道:“孟起來歸,實乃天賜也,我得孟起,將來北征曹賊,更有何懼。”
  劉備的這話,顯然是在委婉的提醒馬超,你小子是來投奔我的,從今以後,我便是你的主公了,無論你以前如何牛叉,現在還得聽我驅使。
  提及曹操,馬超便恨得咬牙切齒,憤然道:“曹賊誅我父親,奪我土地,此恨不供戴天也,玄德若能借我十萬雄兵,我必橫掃關隴,再攻中原,誓取下曹老賊的人頭以雪此恨。”
  馬超還口稱“玄德”,顯然沒把劉備的暗示當回事,而且還一開口就要劉備借給他十萬兵,為的隻是讓他去給老爸報仇。
  這個時候,劉備也有點不爽了,背上隱隱身出一絲寒意,心中暗忖:“這個馬超,我怎麼越看越覺得跟呂布如此相像呢。當年徐州之時,那呂布落荒而來,我好心收留了他,他卻恩將仇報,反奪我州郡,現下我收留了馬超,若是他變成第二個呂布,卻當如之奈何”
  

Snap Time:2018-12-19 04:52:24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