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二百零六章 不要高興太早


  第二百零六章不要高興太早
  “你再說一遍”
  曹操把書簡從地上撿了起來,拍了拍上麵沾到的灰塵,至少表情看起來依然沉著冷靜。
  程昱深吸了一口氣,又重複道:“丞相,關中剛剛來的急報,劉備已於十天之前攻下了漢中。張魯逃到了西城郡,已向朝廷上表,請求歸順。”
  曹操騰的站了起來,在帳中來回的踱步,焦慮之色這才漸漸的湧上臉龐,口中喃喃道:“漢中不是號稱天險嗎,怎麼隻不到一個多月就給劉備攻下了,攻取益州之時也是這樣迅,這劉備帳下到底有何奇人相助?孤不明白,孤不明白呀”
  顯然,漢中如此之快的落入劉備之手,這個消息令曹操難以理解,此刻他已隱隱覺得,現在的劉備,已不是當年那個被他隨意驅逐來驅逐去的劉備。
  程昱道:“丞相,劉備乃一世梟雄,先得兩州之地,今又奪取了漢中,大有不可阻擋之勢。為今之勢,顯然孫權已不是我們最大的威脅,丞相,趕緊撤軍西援關中吧,若是給劉備兵出秦川,與馬之流聯合起來,則潼關以西危如累卵矣。”
  程昱的提醒令曹操心中一震,他猛然間想起了荀彧的勸告,方才懊悔不已,若不是自己急匆匆的兵攻打江東,又如何能讓劉孫兩家迅的和解,而今自己在長江邊上與孫權相持不下,反倒給了劉備趁機攻取漢中的機會。
  “失策,我真的是失策了,早該聽從文若的勸告,讓孫劉兩人殺個你死我活才對。可惜呀,文若你就此而去,我不該這般狠心,不該呀……”
  程昱見曹操還有猶豫之色,焦慮之心不覺更重,忙又勸道:“丞相,孫權荊州兵敗,已是元氣大傷,合肥方麵一時片刻也折騰不起大的動靜來,而今劉備已為我們心腹之患,若此時不回師西援,若是使劉備竊取關隴,占得上遊俯攻之勢,則丞相十多年的辛苦便有付之東流的危險呀。”
  曹操沉吟半晌,咬牙道:“劉備這個織席販履之徒,孤當年就該將他除之,就不會有今日之禍患了。事已至此,隻能先放過孫權這子了,去通傳全軍,準備撤兵吧。”
  這時,未走的張遼卻道:“丞相,恕遼直言,如今我們江心洲一戰方才受挫,吳人士氣正盛,若此番忽然西撤,孫權趁勢殺奔合肥,到時豈不東西兩線受敵。”
  曹操思了片刻,道:“文遠所言極是,孤自是要撤兵的,但也要逼孫權那子先示弱不可。嗯,傳令下去,令全軍虛張聲勢,做出全軍準備渡江的準備,先把孫權這子嚇住再說。”
  三天之後,東吳水寨大營。
  孫權正自與諸將商議下一步的用兵方略,這時,一名荊州來的使者匆匆而入,拜見吳侯之後,轉達了魯肅所帶來的一個驚人消息,劉備攻下漢中了。
  自孫權以下,諸將皆是驚異不已。
  “自6口協議才過去不到三月,劉備竟就攻下了漢中?這也太快了點吧”孫瑜頭一個驚歎不已。
  孫權卻有些眉頭舒展,道:“劉玄德總算是幹了一件讓孤高興的事啊,如今漢隴勢危,曹操必然撤兵西還,我江東安矣。”
  正說話間,忽然呂蒙大步而入,道:“主公,曹軍的舉動很奇怪啊,前日經了江心洲一敗,不但不似受挫,反而各營齊出,大有舉全軍強行渡江的跡象啊。”
  孫權眉頭又皺了起來,喃喃道:“不對呀,生了什麼大的事,曹操沒理由還要全力攻我江東呀。”
  呂蒙不解道:“主公,生了什麼大事?”
  孫權遂將劉備攻取漢中之事說與了呂蒙,呂蒙驚異之後,便道:“原來如此,那這就解釋得通了。曹操他這是怕我們趁著他撤軍之機,舉兵渡江進攻合肥,想以進為退,逼迫我們先行示弱呢。”
  孫權恍然大悟,冷哼一聲,道:“曹老賊實乃狡猾,自己西邊危如累卵,卻還想著撤退時也要占我便宜,哼,沒那麼容易。孤就與他硬扛到底,看他的虛張聲勢能撐多久。”
  呂蒙聽罷卻道:“主公,依蒙之見,倒不如給那曹操做個順水人情,讓他安心撤兵去對付劉備好了。”
  孫權想了一想,道:“你的意思,莫非是待曹操撤兵之後,我們再趁勢去攻合肥?”
  呂蒙搖了搖頭,道:“蒙還是原來的意見,合肥城堅,青徐地勢平坦,利於騎兵而不利水戰,我軍還當避短揚長,先拿下荊州,全據了長江再說。”
  不提荊州還罷,一提起來,孫權就一肚子窩火,他委婉的抱怨道:“子明呀,前次你力主孤進攻荊州,結果落得喪兵失土,這一次你又勸孤再攻荊州,上次的教訓莫非已忘了不成。”
  呂蒙麵露慚色,咳了幾聲,道:“上一次的兵敗+激情小說,蒙以為並非敗在我們的戰略之上,而是敗在輕敵之故,未曾料想劉備為對付我水軍,專門製造了那種神威炮。而輕敵之時,時機也選得有點不太合適,致使劉備可以從容的由益州率軍東援。這一次漢中失卻,曹操必然傾全力前去爭奪,如此,則劉備必然被拖在西線無法抽身,如此天賜良機,豈非正是我攻取荊州的大好時機。”
  呂蒙的話又讓孫權看到了甜頭,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呂蒙借機又道:“如今之天下三分已定,先是曹強而主公與劉備弱,眼下劉備坐擁兩州之地,又新得漢中,其實力增張迅,儼然已經可與曹操爭雄,而現今之勢,便已變成了曹、劉兩強,而我為一弱,無論是哪一強,都已俱備了吞並我江東的實力。而劉備據上遊之勢,其對我江東之威脅,已遠曹操。這個時候,主公必須想方設法借機削弱劉備,使其實力重新降到與我江東一樣的水平,如此,才能確保鼎足之勢,進而才可以再徐圖天下呀。”
  呂蒙的一番話,又將孫權的心思忽悠往了西邊,直聽得他是心癢難耐啊,心邊對劉備眼紅的不得了,便是打定了主意,我幹不過曹操,你也別想威風,要弱咱倆一起弱,別想拋下窮兄弟。
  孫權遂是點著頭讚道:“不錯不錯,劉備擴張的如此迅,正應該好好打壓一下才是。那我就修書一封,向曹操陳明利害,讓這老賊有個台階下,趕緊巴巴的滾回關中去吧。”
  當西線的戰事還在膠著之時,剛剛攻下漢中的劉備,正有條不紊的安撫著漢中士吏之人,除一些無關緊要的職位之外,各地要職皆以親信擔任,於是,大批的官吏便從益州出,調往漢中各地赴任。
  曆史中的劉備與曹操苦戰一年多,在付出了重大代價之後,方才得到了漢中,但曹操臨走之時,卻將漢中近三十萬人口全部遷往了關中,這對劉備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而現今,除了庫府錢財被張魯卷走之外,漢中民戶基本全落入劉備之手,這筆財富無疑是巨大的,先前劉備十餘萬大軍,全賴從益州調撥上的糧草供給,如今以漢中三十萬百姓,足可以供養七八萬的軍隊,這便大大減輕了轉運糧草不利,以及益州方麵供糧負擔。
  是年五月,孟達率軍由秭歸北上,連克房陵、上庸二郡,並殺其太守蒯禕,遂與魏延之東征軍合圍西城郡。當月,張魯見力不能敵,援兵又不至,故是開城投降。
  消息傳回漢中,劉備大喜,便令將張魯等降臣盡數遷回南鄭,並升魏延為上庸太守,孟達為房陵太守,共鎮漢中東陲。
  正當好消息如雪片般飛來之時,這天清晨,諸葛亮從成都趕到了漢中,隨同帶來的,還有荊州方麵關羽送來的急報,言合肥之戰結束,曹操已然退兵,目下已星夜奔還許都,似乎大有挺進關中之勢。
  這個消息,對於正處在興奮頭上的劉備來說,無異於澆了一頭的冷水。
  而就在諸葛亮抵達成都的當天,另一個壞消息同時也跟隨到來,西涼馬兵敗冀城,目下正率千餘部眾,往漢中奔來。
  對於這個消息最為吃驚的當然是方紹了,據他所知的曆史,馬兵圍冀城至八月,夏侯淵的援兵不至,涼州刺史韋康方才開城投降。後來因馬殺韋康,引起當地士人豪族的不滿,於是,薑敘、楊阜等人遂密謀反叛,馬因此而敗投漢中。
  但是,似乎是劉備攻取漢中時間的提前,致使夏侯淵為免劉備與馬聯合,故而改變了戰略,千奔襲冀城,應外合才大敗馬軍。
  “馬孟起兵敗來投,不知諸位以為如何?”劉備在當天的會議中,征求眾文武的意見。
  法正第一個道:“馬孟起一世雄烈,若能收得麾下,主公便多了一員上將。況且馬孟起在西涼素有威望,如今雖然兵敗,但隻要委其一軍兵出涼州,以其之威名,則隴右可不戰而定也。”
  法正之所以這般積極的要迎馬,想要利用馬的威名與武力隻是其最重要的是,這馬與法正同屬關隴人士,而其聲名更是名震天下,若能將馬引入劉備集團,那對他們關隴士人集團來說,無疑將增添一股巨力。
  諸葛亮和龐統尚未曾言,而劉備的臉上卻露出猶豫之色,方紹知道他在顧慮些什麼。
  

Snap Time:2018-10-21 01:55:48  ExecTime: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