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一百九十五章 婚姻與利益


  第一百九十五章婚姻與利益
  諸葛瑾又換大聲點,將孫尚香之詞如實的又說了一遍。
  孫權越聽越火,拍案叫道:“胡鬧,真是胡鬧這個丫頭真是太不像話,這種時候還做得出這等荒唐之事,孤豈能容她,子敬,你盡快安排人去陸口,把她給孤強行接回來。”
  魯肅倒不怎麼覺著驚訝,等孫權發過了火,方道:“主公,孫小姐她性情剛烈,如今又是在別人的地盤上,如果她硬是不回來的,咱們就算派了人去,隻怕也無濟於事呀。”
  孫權還沒聽出魯肅有啥意思,臉上依舊氣惱不已,敲打著案幾道:“那孤不管,無論如何也得想辦法把她弄回來,我堂堂孫氏之女,竟然不知羞恥的非要嫁給劉備的一個臣子,傳揚出去,我孫氏顏麵何在。”
  魯肅道:“這件事瞞是瞞不住的,終究會鬧得人盡皆知,其實,依肅之見,主公不妨順其自然,如此反而或許會對我江東變成一件好事。”
  孫權一怔,皺著眉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魯肅微微笑道:“主公有所不知,這個方中正可不是一般的人物,此人乃諸葛孔明學生,自赤壁之戰時展露頭腳,便開始受劉備信任是為劉備屢獻奇謀,如今此人在劉備謀臣之中,地位僅次於諸葛、龐統,幾與法正、徐庶等人並立。可以說,如今的這個方中正,可不再是當年那個出使柴桑時的方中正了呀。”
  孫權漸漸聽明白了幾分,驚訝道:“子敬,你莫非想讓孤順著小妹的意思,索性把她嫁給那個姓方的不成?”
  魯肅道:“當年方中正作為劉備使者,曾久居於江東,肅猜想,正是那個時候,小姐就看上了此人,若不然的話,小姐也不會幾次三番的拒絕主公做的良媒。既然如此,主公何不就順了小姐的意思,也算念著兄妹之情。”
  孫權情緒漸漸平靜下來,卻又不屑道:“就算是孤念著兄妹之情,可是她要嫁的可是劉備的臣子,孤與劉備有不共戴天之仇,暫時隱忍不報便罷了,還要將妹妹拱手相送,你讓孤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魯肅淡淡一笑,道:“所謂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當年漢高祖之時,不也與匈奴有平城被圍之仇嗎?後來還不是嫁女和親忍得一時,方才有漢武帝之時國力昌盛,複仇血恨。如今主公要抽調兵馬應付曹操,那麼荊州方麵必然要處於劣勢,唯有安撫住劉備才能全力對付東線曹軍,既是如此,主公何不就此與之聯姻,以方中正的地位,既是門當戶對,又有助於幫助主公維持兩家和好,如此豈不一舉數得。”
  孫權這個人的優勢就在於立場不鮮明,腦子轉的快,本來是一樁看起來很窩火很丟人的事,經魯肅這麼一講,似乎看起來對眼前的利益很有幫助,他腦子的那根弦馬上便被扭了過來。
  看著孫權多雲轉晴的麵孔,一旁的諸葛瑾就有點不痛快了,要知道,這件事他可是無論如何也撇不開關係的,方紹到底是自己的+激情小說妹夫呀,如今他們正在考慮的,卻是給自己的妹夫再送一個老婆,這種事換誰能坐得住啊。
  不過,諸葛瑾也不好明言,隻得拐著彎道:“主公,方中正此人乃劉玄德心腹,他凡事必為劉玄德設想,就算是主公將小姐嫁與他,隻怕也未必能對他的立場有所影響。況且小姐在彼處,若是將來兩家一旦再起爭端,小姐豈不成了人質?到時主公行起事來,反而會有所顧忌。所以此事還請主公謹重決定。”
  魯肅馬上又道:“子瑜所言不無道理。隻是眼下孫小姐斷然不肯回吳,木已成舟,主公隻有順勢而為,獲許還是把壞事變成好事,若不如此,隻恐孫小姐那邊又不知會鬧出什麼事來,到時候隻怕會更難收場。”
  對於自己這個妹子,孫權是再了解不過了,他站將起來,來回的踱步,前思後想半天,忽然間神色變得凝重起來,遂道:“到了這個地步,也隻有依子敬之意了,不過孤嫁妹子,好歹也是一樁大事,豈能草率而為,子敬你就再派人與劉備方麵商議一下吧。”
  兩天之後,東吳方麵的使者再一次來到了陸口,雙方議定了具體的撤兵時間表,並對疆界做了更細致的劃分,以確保將來不會在領土問題上產生糾葛。當正事辦完之後,東吳使者方才道出了令劉備、龐統等人都大感驚訝之事。
  那就是,堂堂吳侯,有意為其妹招婿,而且還看上了劉備麾下耀眼的明星謀士方紹。
  於是,在打發走了使者之後,劉備趕緊將方紹召來,將此事告知與他。
  “什麼吳侯要把孫小姐嫁給我?這怎麼可能呢,主公就別戲弄我了。”
  方紹表現得萬分吃驚,仿佛大白天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儼然這件事之前他就沒有看出半點端倪。
  此事終究也不是什麼壞事,劉備也隻是覺得意外而已,便是笑道:“我怎麼會戲弄你,中正,這是孫仲謀的使者親口所言,這件事到底是你的家事,我也不好替你做主,不知你準備怎麼辦。”
  方紹忙道:“紹為主公之臣,而孫小姐又是主公盟友之妹,此事實是公事才對,紹萬不敢擅作主張,這是得請主公替我拿主意才是。”
  方紹做得很聰明,把這件事的決定權推給了劉備,如此這般的話,到時候就算自己不得已應下這婚事,那也可以解釋為“以國事為重”,自己是出於無奈,並非本心而為。
  當然方紹說得也很有道理,兩家之間的婚事問題,本就涉及到政治利益,由劉備這個當老大的做主也屬情理之中。
  劉備想了一想,道:“此事不宜操之過急,待我好好替中正你思量思量吧。”
  方紹知道劉備是要跟龐統作商量,便是知趣的退下。
  方紹一走,劉備便與龐統笑道:“士元呀,你說這孫仲謀也真是有意思,好端端的,忽然要將妹子嫁中正,卻不知他這是打得什麼主意。”
  龐統冷笑一聲,道:“還能有什麼主意,無法是因合肥方麵吃緊,孫權急著抽調大軍回援,所以才想借著聯姻之機,鞏固與主公的聯盟,好放心的抽走西線的兵力。”
  劉備點頭表示讚同,但又疑道:“不過我麾下俊才之士不乏其人,卻不知那孫仲謀為何偏偏看中了中正這個已然娶妻的人,巴巴的要把妹子送來做妾室,這我又有些想不通了。”
  龐統詭異一笑,道:“中正風流倜儻,才智過人,這般當世俊傑,哪個妙齡女人不為之心動,況且當初中正曾出使過東吳半年之久,他自己也曾言與那孫小姐有舊,依統之見,多半是這位孫小姐先看上了他。”
  經龐統這麼一說,劉備恍然大悟,忙道:“士元言之有理呀,細細思來,那孫小姐對中正一直都是言聽計從,原來是老早就對他芳心暗許呀,這樣一來就說得通了。”
  龐統道:“但不知主公準備如何處置這樁婚事?”
  劉備思了片刻,道:“我欲先攻略關隴,這一次的荊州之戰雖然取勝,但最終的目的還是要與孫權維持和好,既然孫權有意聯姻結好,那倒也於雙方都有利,依我之見,這樁婚事倒可替中正做主,不知軍師意下如何。”
  “,這婚事確是件好事,我想遠在益州的孔明也會高興的,想他的兄長子瑜在東吳本為重臣,如今他的學生又成了東吳之主的妹婿,這真是親上結親呀。”
  龐統並未直接回答,而是突然扯上了諸葛亮,還說了這麼一通沒什麼邏輯之詞。劉備卻聽得清楚,龐統這是在暗示自己,如果答應了這樁婚事的話,那諸葛亮不但在荊襄士人中人望極重,而且與東吳又多了一層關係,他這是暗暗的引導劉備要對諸葛亮予以壓製呢。
  “嗯,看來這件事還真得好好想想,不能草率行事呀。”
  劉備並沒有當場做出決定,待龐統走後,卻又起身踱步於帳中,反反複複的思量此事。
  “士元說得沒錯,孔明與荊襄士人關係已是密切,荊襄籍的文武之中,有多一半都是他所推薦,而今若再與孫權拉上這一層關係話……嗯,雖然孔明的忠心不可否認,但是還得有所製衡才是呀。”
  劉備先是這般考慮,便有了拒絕這樁婚事之意,但轉念又一想,卻又改變了主意。
  “中正既是孔明學生,又是他的妹婿,兩人之間的關係可謂親密無間,但若是給中正應了這樁婚事,聽聞那霸姬性格囂然,娶到家中之後,必然會與孔明妹子衝突不斷,如此一來,反而會對孔明與中正間的關係有所影響,倘若他們師徒間的關係不再是那麼親密無間,那對孔明的權勢不也正是一種削弱麼,這也正好符合我製衡禦人之道。”
  權衡再三之後,劉備思路便暢通了,嘴邊揚起一抹得意之笑,喃喃道:“好吧,這就麼定了。”
  

Snap Time:2018-12-16 11:40:34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