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夜成都


  第一百五十三章夜成都
  這時,劉封也策馬上前,與魏延並肩而立,遙望成都城,不禁也是一臉的興奮,與魏延道:“文長呀,今夜乃是你我成就大功的時候呀。”
  魏延會意一笑,隨即喝道:“來呀,把劉璋帶過來。”
  過不多時,劉璋便被幾名凶神惡煞的士兵押解而來,他手是鬆開的,但腿腳卻被緊緊的綁在馬背上,而胯下之馬又與看押的那幾名士兵坐騎相連,讓他根本沒有機會開溜。
  此刻劉璋的精神已經從絕望變為惶恐,因為劉備雖然答應過饒他不死,但他根本就不信任劉備,故而從涪城出來這一路上,一直都擔心吊膽,生怕劉備反悔要了他的命。
  這時被叫了過來,劉璋一眼看到劉封,認出這便是當時在帳中之時,想要殺掉自己的那個劉備義子,心中不禁大為驚怖,低著頭隻顧在馬上哆嗦,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劉封瞧這劉璋一副膽小如鼠的樣子,愈發的對其鄙夷,便想有意戲弄他一番,遂是臉一橫,沉沉道:“成都城已經到了,這個飯桶留著也沒有用了,一刀宰了吧。”
  劉璋一聽不禁大駭,急是顫聲叫道:“玄德說過保我平安無事,你們不能殺我,殺我就是信而無信啊”
  劉封臉色轉怒,罵道:“好啊,你這喪家之犬還敢用父親來威脅我,來呀,把他拖下去給我千刀萬剮了。”
  劉封此言一出,劉璋嚇得差點當場尿褲子,忙不迭的在馬上叩首泣道:“是我錯了,我不該冒犯將軍,請將軍饒我一命吧,饒命啊……”
  看著劉璋這副德性,四周之人都是為之嘲笑。劉封也是冷笑一聲,鄙夷道:“這樣貪生怕死之徒,竟也能當了這麼多年的一州之主,真是個天大的笑話啊。”
  魏延當然知道劉封是在有意戲弄他,見他也玩得差不多了,便用客氣的語氣跟劉璋道:“劉季玉,我主本來是要殺你的,但念在同宗的情麵上,方才留你一條性命。呆會到城下之時,你隻要乖乖的配合我們叫開城門,那大公子與我便留你一條性命,要不然的話不光你人頭不保,城破之時,還將夷盡你三族,你聽明白了嗎?”
  劉璋好似從鬼門關溜了一圈回來,聽了魏延這一席話,如獲大赦一般,忙道:“兩位將軍放心,我一定全力配合你們,隻要你們饒我一命,我什麼都願意做。”
  “嗯,很好,這才乖嘛。”
  魏延哄小孩似的拍了拍劉璋的肩膀,很是滿意,接著便令全軍直奔+激情小說成都城。
  兩千騎兵奔馳如風,片刻間便抵成都北門。此刻已是深夜,城上隻有小部分的守值士卒,聽聞城外有動靜,便立刻鼓噪起來。
  光線暗淡,城上一員當值小校急令士兵們備戰,並厲聲向城下喝道:“城外來者何人,速速止步,再靠近就放箭了”
  魏延便令放慢速度,親自押解著劉璋走向護城河邊,向著城頭高聲喝道:“你眼睛瞎了嗎,州牧在此,還不速開城門。”
  城上那小校聽聞劉璋歸來不禁一震,急叫士卒們去多舉火把,借著漸明的光線望城下細看,見到來的這一隊人馬,果然都是自家兄弟的打扮,再看護城河邊那人,似乎便是主公劉璋,隻是看得不太清楚而已。
  “主公怎的這麼晚回成都呀?”
  那小校倒也是忠於職守之人,也不輕信,仍是抱著懷疑心理問了一句。
  魏延取出匕首,從後邊抵在劉璋背心上,低聲喝道:“乖乖的把城門叫開,要不然我立刻捅死你。”
  事已至此,劉璋焉敢不從,於是他極立的定了定心神,昂起頭來叫道:“本州牧有要事回府,你?嗦什麼,還不快把城門打開,誤了大事我拿你法辦。”
  校一聽這聲音便確信是州牧無疑了,忙賠笑道:“主公息怒,小的馬上開城,馬上。”
  片刻之後,吊橋放下,城門大開,魏延等興奮不已,遂是一窩蜂的衝入成都城,他先是派兵帶著劉璋的手諭接管四門,再分一隊兵馬據了武庫,接著便帶著劉璋直奔州牧府。
  據了州府,魏延迅速的將幾個劉璋一族數百口盡數抓捕,尤其是劉循等幾個劉璋的兒子侄子,生怕走脫了一個,將來被那些不服的外官擁立造逆,成為隱患。
  與此同時,魏延亦命劉璋發下手諭,傳召在成都的文武重臣深夜前來州府,趁著消息走漏之前將成都的高層要員統統控製住,以免他們掀起什麼波瀾。
  於是,劉璋手下的那些臣子們,便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不得不從被窩爬起來,深夜帶著一身的困倦趕往州府。進入州府之後,他們並未見到劉璋,而是統統被請到了議事大堂中,而大堂四周則皆布滿了全副武裝的甲士,一副戒備森嚴之狀。
  看到這情形,眾臣們隱約感到,似乎要有大事發生。
  人堆之中,那張任湊近黃權,低聲道:“公衡,你瞧見沒有,這四周的衛士,個個都是新麵孔,主公為何一夜之間把所有的親兵都換了新人呢,這也太奇怪了。”
  黃權亦是滿腹懷疑道:“是呀,我聽說主公是星夜趕回成都的,這一回來就換了親兵,而且還深夜急召我們前來議事,莫不是涪城出了什麼大事不成。”
  黃權的的話提醒了張任,他突然間臉色一變,道:“莫不是涪城之會,主公看出那劉備心懷不軌,所以才連夜趕了回來?眼下急急的召見我們,便是要商議如何對付那劉備。”
  黃權點頭表示讚同,但卻又狐疑道:“這也不對啊,主公去時可是帶了兩萬兵馬,那劉備手中不過一萬人而已。就算主公發覺劉備懷有異心,兩萬人馬足以應付一陣子,何必這般獨自棄軍而還呢。”
  張任思了片刻,哼道:“那劉備可是個梟勇善戰之輩,以主公之能,莫說是兩萬人馬,就算是手握十萬之兵也未必能打贏劉備,想來是主公心中驚慌,所以才棄了兵馬,星夜慌慌張張的逃了回來。”
  黃權吃了一驚,道:“若是如此,那兩萬兵馬豈非盡陷於劉備之手,涪城與成都近在咫尺,若是那劉備盡起大軍來攻,卻當如之奈何。”
  黃權等人雖是拒劉派,但對劉備的武力還是相當的畏懼。
  那張任卻不以為然,慨然道:“成都尚有兵馬五六萬,糧草足支數年,隻要有我張任在,必可守得城池不失,到時再傳令四周郡兵四麵合圍,內外夾攻之下,定讓那劉備死在成都城下。”
  黃權這才鬆了一口氣,道:“有張老將軍在,劉備不足慮也。”
  這邊黃權剛剛誇讚出口,卻見那劉璋便從後堂走出,身邊還跟隨了十幾名同樣陌生臉孔的官兵。
  劉璋一出麵,大堂內頓時鴉雀無聲,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射向劉璋,卻見他們的主公神色暗淡,一副垂頭喪氣人樣子,眉宇之間似乎還夾雜著深深的恐懼之色。
  見得此狀,眾人的心中便愈加的狐疑。
  黃權分開眾人走上前來,忙不迭的問道:“主公,你這麼晚趕回成都,莫不是那涪城的劉玄德果然圖謀不軌?”
  對於黃權的問話,劉璋非但沒有回答,而且還將頭轉向了身邊那兩位年輕的將官,那神情仿佛是在征求他們的意思一樣。
  那二人,自然便是劉封與魏延了。
  當下劉封上前一步,指著黃權冷冷道:“誰準許你說話了,閉嘴,滾到一邊去。”
  黃權立時大怒,喝道:“你是何人?何敢這般如言不遜。”
  劉封生怒,當場便要拔劍,卻被魏延止住。魏延卻是一副平和模樣,向那黃權微拱了拱手,道:“這位先生請先靜候片刻,劉公有重要之事要向你們宣布。”
  黃權不明其意,但見劉璋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也沒什麼反應,隻得先壓著火退了下去。
  這時魏延才與劉璋道:“好了,我清點了下名單,人差不多都到齊了,你可以宣布了。”
  得到了允許之後,劉璋才轉過身來麵向眾人,但卻低著頭不敢正視眾人的眼光,羞怯了半晌,方才有氣無力的說道:“璋為州牧數年,庸祿無為,上不能撫士,下不能安民,實在愧對益州士民。今番得見劉皇叔,方知他乃當世英雄,璋以為隻有他才能保護益州,故而璋已決定將這州牧之位讓與劉皇叔,還請諸位今後全力輔佐劉皇叔。”
  此言一出,堂下一片驚嘩,反對之聲立時不絕於耳。
  魏延見狀,和氣的表情立刻變得肅然無比,噌的拔出劍來,持劍喝道:“我乃劉荊州帳下大將魏延,奉我主之命先行來接管成都,我主大軍隨後就到。方才劉季玉已決定讓出益州,爾等為臣子者自當遵從,誰敢不從,我主有令,便以違逆之罪論處”
  魏延此言一出,群臣盡皆震怖,他們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他們的主公是被人劫持之下才被迫讓位,到了這個時候,一切皆真相大白,他們方才意識到原來周圍的這些甲士,皆是劉備的人馬,這了這般地步,已是大勢已去矣。
  魏延說罷,劉封亦拔劍道:“劉皇叔接管益州,願服者站於左列,不服者立於右列。”
  這是赤露o裸的威脅呀,這幫益州士人也都是聰明之輩,這個時候他們已知大勢已去,雖心中尚懷不服,但也不敢公然抗,於是,在沉寂了片刻之後,眾文武們便紛紛的往左邊站去,就連那黃權也是搖頭歎氣,不情不願的站往了左邊。
  最後,群臣擠滿了左邊,而在右邊,則隻剩下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孤零零的,一臉傲慢的立於原地。
  bk

Snap Time:2018-12-19 05:34:28  ExecTime: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