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一百三十六章 擋也擋不住的運氣


  第一百三十六章擋也擋不住的運氣
  這邊諸葛亮正在想方設法打發魯肅滾蛋,那邊劉備已經帶著厚禮去看望法正。
  法正剛來江陵之初,先是被安排在了驛館,但一覺剛剛睡醒,便被客氣的請到了另一處豪宅之中,法正心邊就納悶了,一問之下才知,原來是劉玄德聽聞益州法正前來,大為欣喜,專門將自己的一處別院讓出,以供法正休息。
  法正一入到荊州便受到這般貴賓的禮遇,自然是小吃了一驚,心中便對劉備多了幾分好映象。
  在別院中居不到一天,這日早上剛剛起來,方一開門,便見一位中年長者正立於他房門之外,垂手而立,一副恭敬的樣子。
  法正心中一奇,便道:“你是何人,找我有事麼?”
  那中年長者見法正出來,不禁麵露喜色,忙是深深一躬,道:“劉備久聞法孝直之名,今日特來拜會。”
  法正心中極為驚駭,下意識的揉了揉耳,生恐聽錯了方才的話,怔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急是屈身還禮,道:“原來是劉使君,本該正去拜會使君,怎敢煩勞使君屈身親來。”
  劉備一臉的和藹之色,道:“先生乃當世英才,備仰慕以久,自當親來拜會。本來早先就打算來的,但想先生千麵來,舟車勞頓,必是身心疲倦,故而才沒敢打擾。”
  劉備這一席話,差點讓法正感動的就要哭了,回想自己在益州這麼多年,何曾受過這麼禮遇,而且受得還是當世英雄劉備的禮遇呢。
  “使君邊請。”法正將劉備讓入房中,順口又問道:“使君是剛剛來的麼?”
  劉備笑道:“備是半個時辰前來的,但見先生尚在安睡,所以未敢驚擾,就在外麵稍等了一會,不會是攪擾了先生清夢吧。”
  “他竟然在外麵等了半個時辰”
  法正心中又是一番受寵若驚,再看劉備那表情,坦然自若的很,仿佛這般禮賢下士的舉動,對其來說已如家常便飯一般。
  不過,法正雖為劉備的厚待所感動,但他也不是那種給了幾分感動就死心踏地的跟著走的人,當下收斂起驚寵之狀,臉上的表情趨於淡然,微笑道:“人言劉使君乃禮賢下士的明主,今日一見,果然人如其名。”
  劉備當即謙遜道:“備何德何能,豈敢當得‘明主’二字,先生之詞,實在是折殺備了。”
  兩人又說了一番互讚的客套話,法正便將此行的目的道來,說是奉了劉璋之命,前來通好。
  劉備道:“我對劉季玉亦是仰慕已久,本欲派人前往益州結好,卻沒想到先生先來一步。改日先生回時,我便派人帶上薄禮隨先生同歸,也算略表一番敬意。”
  法正拱手謝道:“那正就先替我家主公謝過使君了,益州路途遙遠,今日得見使君,正便當不日起程回去複命了。”
  劉備忙道:“先生難得來一趟,何必這麼急著回去,備久仰先生高才,正有許多事要向先生請教呢。”
  “這……”法正佯裝猶豫,其實心中卻因劉備的相留而踏實了幾分。
  劉備看得出法正也不想走,忙又道:“今晚備在府中備下酒宴,算是為先生正式接風,先生就不必推辭了,多留幾天再走吧。”
  法正假意又為難了一會,方才拱手謝道:“劉使君這般盛情,正隻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於是,劉備當晚便在州牧府中大擺宴席為法正接風,當晚諸葛亮、龐統等在江陵的文武要員也都應邀陪宴。宴席上,諸人於益州之事絕口不提,隻是你一言我一句的恭維法正,什麼才華絕世、久慕其名的大帽子,一頂接一頂的往法正頭上扣。而劉備更是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法正瞧瞧自己的真誠。
  宴罷之後,劉備送自親法正回去,臨別之時還送上了十幾名年輕貌美的歌舞伎供法正享受,真是貼心到家了。而在其後的半個月中,劉備對待法正更是愈厚,幾乎是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酒足飯飽馬屁拍好之後,還一撥接一撥的美人給他替還著享用。
  身處益州偏辟之地的法正,受了半輩子的委屈,這一回是在劉備這得到了充分的滿足,而劉備的厚待,也讓法正堅定了當初的計劃。
  於是,在又一次的酒宴之後,劉備又是親自送法正回住處,臨別之時,法正卻將劉備的手攜住,低聲道:“使君且留步,正有幾句心要說與使君。”
  劉備心頭一振,心中有所預感,便與法正一同入內,法正關上房門,確信四下無人之時,忽然望著劉備便是一拜。
  劉備故作驚訝,急是將他扶起,道:“孝直這是何故?”
  法正慨然道:“我法正心懷大誌,一心想展盡平生所長,輔佐一位明主成就一番大業,今日終遇明主,自當一拜。”
  劉備立時大為驚喜,執其手道:“備能得孝直這般賢才,自然是萬分榮幸。隻是如今備手中隻有區區半個荊州,且是向那孫權所借,而北有曹操,西有季玉,自守尚且不足,更何談開拓大業,隻恐難以讓孝直一展抱負呀。”
  劉備已是經猜到了分,開始給法正的後話做鋪墊。
  果不其然,聽了劉備這幾句訴苦之詞,法正卻是哈哈一笑,道:“使君何須憂慮,正此番來荊,正是為使君指出一條明路也。”
  劉備麵色大喜,忙道:“孝直果有其策?備願聞其詳。”
  法正壓低了聲音,道:“以使君之雄烈,何不乘劉季玉懦弱取了益州,以蜀中之殷富,憑天府之險阻,以此為根基,成就一番大業乃是易如反掌也。”
  “果然不出中正所料,法正此來的目的,果真是打算將益州獻給我,這真是天助我也啊”
  劉備心下竊喜,但表麵卻是一副為難之狀,道:“先生之策不失為良策,隻是蜀道艱難,備兵微將寡,即使相取之,怕也是有心無力呀。”
  法正詭異一笑,道:“使君放心,其實法正此來,正是受了張鬆、孟達等一眾不滿劉季玉的士人之托,將益州獻於使君。到時我等自會勸說劉季玉以禦張魯為名,邀請使君入川,使君便可一路暢通無阻入川,待入川與那劉季主相見之時,咱們應外合,一舉將之擒住,則益州可不戰而定也。”
  法正這一席話出口,劉備狂喜之下,就差叫出聲來了。
  要知他在荊州空坐了七年,最後經過千難萬險,忍辱負重,才勉強的從別人手借來半個荊州,而且還是曆經戰火,一片疲蔽的半個荊州。而如法正所言,益州百萬戶口,無數的財富,則可不費吹灰之力,唾手而得,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來個大餡餅,換成誰不會狂喜近瘋呢。
  不過劉備卻強壓著心中的澎湃,緊攜法正之手,感激萬分的說道:“今得孝直,真乃上天憐我劉備也。若果能取到益州,則法正是既為首功,備必當以厚報。”
  法正正色道:“我等為使君獻上益州,隻為輔佐使君成就一番霸業,豈是為了貪圖回報。”
  劉備斂容道:“孝直之言,備當謹記,必不辜負孝直一番期望。”
  當天晚上,倆人定下了取蜀密謀,當第二天在府中,劉備將這個好消息告知眾人時,在場的文武重臣無不歡欣鼓舞。
  在這其中,隻怕諸葛亮要算是最興奮的一個了吧。
  想當初他未出山之前,便給劉備定下了隆中決策,當初說得是天花亂墜,但當出山之後,才知道實踐永遠比謀劃要艱難萬倍。
  如今區區半個荊州都取得如今曲折,想想千山萬水之外的益州,除了強攻之外,諸葛亮實在想不出什麼更好的主意。而發兵強攻,隻怕又是成敗未知。所謂的跨有荊益,兩路出兵的隆中策,連他自己都開始覺得有點難以實現了。
  而正當諸葛亮進退兩難,不知該怎麼向劉備交待時,上天奇跡般的把法正送到,簡直如雪中送炭一般,將他從困境之中給救了出來,諸葛亮他不興奮才怪。
  然而,就在眾人都歡欣之際,劉備的麵上卻又露出了愁容。
  諸葛亮便道:“荊州經此戰亂+激情小說,荒蕪殘敗,人民流失殆盡。且荊州東有孫權,北有曹操,要想據此以成鼎足之勢,隻怕十分困難。而益州國富民強,戶口百萬,土地肥沃,物產豐饒,如果真能奪取此地,以之為根基,當可成就大業。這也是亮在隆中是為主公定下的大略,現下有法孝直等人為內應,益州唾手可取,大業指日可待,主公該當歡喜才是呀。”
  劉備卻是搖頭一歎,道:“放眼天下,與我勢同水火者,唯曹操也。向來是操以急,我以寬;操以暴,我以仁;操以詭,我以忠,每與操相反,才有今日之成就。如今劉季玉乃我同宗,益州固然可取,但卻要失信義於天下,我思來想去,實在是難以下手呀。”
  眾人聽得此言,一個個都沉寂了下來,大家夥都知道,劉備又開始為仁義之名所羈絆了。

Snap Time:2018-10-22 22:33:14  ExecTime: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