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可愛的兒子


  第一百三十二章可愛的兒子
  “靠,你這什麼意思,你生兒子關我什麼功勞啊,你可別嚇唬人好不好”
  方紹心中很吃了一驚,一時沒反應過來劉備這話什麼意思。
  劉備卻是一笑,道:“你忘了你推薦的那個張仲景了麼,要說此人,還真是當世神醫,他開的那些養生之方著實有神效,我這身子骨近些天來覺著是越活越年輕了。”
  原來如此,方紹這才鬆了口氣。想當初他給糜夫人推薦了那個張仲景之後,那一晚曾聽糜夫人抱怨無效,卻不想沒多久糜夫人肚子就傳來了喜訊,十月懷胎,竟還幸運的為劉備生了一個胖嘟嘟的兒子。
  方紹那時便認為,這必是張仲景開的方子起了作用,這功勞嘛,自己當然是有的,不過畢竟涉及到人家劉備私事,所以也未敢四處張揚。
  沒想到今兒個劉備喝得有點高,當著自己的麵就吐露出來對他的謝意,這說明劉備對他還是懷有感恩之心的。
  “這都是主公雄風威猛,關不得紹的半點功勞。”
  方紹趕緊恭維起劉備,以他一個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靠吃補藥才能生出孩子,算不上什麼值得炫耀之事,男人嘛,自身威猛才是王道。
  “你不必謙遜,你的這一記功勞我可是牢牢記下了,來,咱們再滿飲一杯。”
  劉備心情一好,本性中的粗豪放浪之氣又**出來,這般豪飲之時,不見半點身為主公威嚴禮儀,倒是讓方紹覺得更為親近了幾分,於是便也不拒,連著跟劉備喝了好幾杯。
  劉備喝了個盡興,然後又去找別人對飲,方紹旁邊就那倆軍師,不過劉備大概對他們一向懷有敬意,這酒性子也不敢跟他倆麵前耍,便晃到對麵找張飛等人去拚酒。
  “阿亮呀,咱們倆人也有年頭沒有好好喝過酒了吧,你也別裝儒雅了,來,咱們滿飲了此杯。”
  龐統勸酒詞十分的直白,儼然倆人就是相識已久的知己好友一般,也不待諸葛亮回應,自己先幹為敬。
  諸葛亮搖頭而笑,無奈道:“士元啊,許久未見,你的這張要人命的嘴怎麼還是一點都沒變呀。”
  龐統哼了一聲,道:“我這人就喜歡有話直說,哪像你總是拐彎抹角不痛快,你瞧瞧,讓你喝個酒也這般婆婆媽媽。”
  龐統說話還真夠嗆人的,諸葛亮似乎習慣了他這般秉性,便也不以+激情小說為怪,隻是苦笑了笑,當下端起酒來一飲而盡。
  幾杯酒下肚,兩位風雅之士也漸漸放了開,酒勁上來,龐統嫌熱,便拿起諸葛亮放在幾上的羽扇扇起風來。
  諸葛亮隻好解開衫子兜風,道:“我說士元,當初我勸你來投效主公,你怎麼先是跑到孫權那,接著又轉到周瑜手下,兜了半天圈子,這又是何必呢。”
  龐統扁了扁嘴,道:“這亂世之中,不光是君擇臣,亦是臣擇君,所謂明主遍地亂走,都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我當然要親自去考察一番。”
  諸葛亮笑道:“那你這考察的結果呢?”
  龐統飲了杯酒,方才評論道:“孫權那小子,看起來是個明主,依我之見卻隻是一個貪圖便宜的坐守之徒。至於那周瑜,才華氣度兼有,但隻可惜沒有自立為雄的膽量,翻來覆去一比較,還是主公是最佳的良木,方才配我這鳳雛棲息。”
  龐統是相當的自以為是,輕描淡寫的將當世幾位雄略之士數落了一番,就連坐在一旁的方紹偷聽去了,都覺得這位傳說中的鳳雛實在是自信到有點自戀的地步。
  不過,作為龐統的姻弟和朋友,諸葛亮倒是一點都不驚訝,微有些得意的笑了笑,道:“這麼一說,還是我有先見之明啊,倒是省了不少力氣呢。”
  諸葛亮這是有點取笑的意思,龐統可不是那麼好惹的,眼珠子一轉,問道:“咱們好不容易喝一回酒,就別說這些沒用的了。對了,有件事我一直都很奇怪呢,怎的你與阿英成婚這麼多年,卻膝下仍無一男半女呢?該不會是你也……嘿嘿……”
  龐統往諸葛亮下邊瞅了一瞅,一臉的壞笑。
  諸葛亮瞧出了他什麼意思,知道又是在拿自己開涮,便是一把奪回了自己的羽扇,道:“看什麼看啊,再差也比你強。”
  龐統哈哈大笑,接著神色忽又變得神神秘秘,說道:“說真的,阿亮,你是不是一直還在念著我那阿柔小妹。”
  諸葛亮一聽到“阿柔小妹”四個字,神色頓時一變,偷瞧著他的方紹清楚的發現,諸葛亮的眼中分明是閃過一絲傷感,雖然隻是一閃即過,但方紹卻確信他從未看到過諸葛亮那樣的眼神,看來這個“阿柔小妹”與諸葛亮的關係必是不一般。
  諸葛亮恍惚了那麼一刻,接著卻是搖頭一歎,默默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還提起做甚,故意揭我傷疤麼。”
  龐統收起了那副漫不經心的神態,神情漸漸變得鄭重起來,卻也跟著一歎,道:“怎麼會呢,阿柔也是我的妹子,我豈會拿她說笑。想起來也真是可惜,你們最終還是有緣無份,不過生在士族豪門之家,婚姻這種事,又有幾人能如己所願呢。”
  “原來是這樣啊,趕情這個阿柔是龐統的妹妹,而且還很有可能是諸葛亮的初戀啊,這可真是個不小的的八卦。”
  人都有八卦情懷,偷聽到諸葛亮的八卦情史後,方紹著實興奮了一把,但也對自己的這位老師認識又更深了幾分。
  史書上皆把這些風雲人物描寫成無情無欲的**家,真正與他們相處之時,才能體會得到,他們也是有血有肉的一介凡人,縱然有超群的智慧,終究內心深處還是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情懷。
  沒想到,諸葛亮隱藏得這麼深,如果不是龐統借著酒意說出來的話,方紹還真是無從知曉。
  這樣一來,方紹倒對這個性情倨傲古怪的龐統便有些另眼相看,至少,這是一個性情灑脫之人吧。
  這邊諸葛亮正被龐統問得有點難為情時,那邊喝到高興處的張飛忽然嚷嚷道:“兄長,今兒個既然是給小侄子賀百歲之喜,何不把小侄子抱出來讓大家夥瞧一瞧呢。”
  張飛這麼一嚷嚷,在場眾人也都叫吵著要看小公子,諸葛亮可算找到了個空檔,忙是也道:“是啊主公,就把小公子抱出來吧,也讓我等一睹小公子的尊容。”
  劉備正在高興勁上,當下便叫人去到後邊去通傳,叫乳母將小公子抱出來與眾文武端詳。
  過不多時,乳母懷抱著尚在繈褓中的劉泰出了來,劉備小心翼翼的接過來抱在懷中,眾人一窩蜂的便圍了上來,劉備遂將小劉泰紅撲撲的臉蛋露出半截來與人瞧。
  “好俊美的臉蛋,將來一定是位翩翩美公子。”
  “你瞧這鼻梁多挺,跟主公多像啊。”
  “快看,小公子在衝咱們笑咧。”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誇讚著小劉泰,隻將劉備聽著是心花怒放,心那個驕傲啊,似他自己五十多歲的人,能生出這般健康可人的兒子,能不引以為傲才怪了。
  方紹也湊近了去瞧那劉泰,卻見這小家夥正自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巴巴的望著他,當方紹衝他做鬼臉上,這小家夥便是樂得吱吱呀呀笑個不停。
  “好個聰明的小家夥喲,被這麼多人圍著一點都害怕,換成阿鬥那小鬼,早就哭得不成樣子了,也不知道張仲景開的是什麼養生的藥,趕明兒起我也得試試。”
  ———
  當荊州的州牧府中,一片歡騰笑語之時,遠在成都的益州州牧府中,卻是一片死寂沉沉。
  昏黃的大堂中,那麵帶愁容的中年人,正在無奈的翻看著幾上堆積如山的案牘。翻著翻著,他不禁皺頭一皺,將之摔在了案上,沒好氣的罵道:“這幫益州土著,又來跟官府搶奪泯江之水,我對他們那麼寬恕,這些貪得無厭的土著怎麼總是不知好歹呢。”
  劉璋枯坐在那,腦海盡是那些揮之不去的討厭事,他也搞不清楚到底毛病出在哪,自己用名位去籠絡那些豪強名士,即使給予他們很高的名位,這些人卻看不上眼;用恩遇去順撫這些人,恩遇完了,他們卻更加的驕橫怠慢自己。
  這麼多年來,東州兵為非作歹,自己沒法禁止,本土豪強有恃無恐,自己亦無可奈何,如今內患重重,北麵的張魯又蠢蠢欲動,此刻,劉璋已經有點亂了方寸,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正自心煩之際,侍從言外麵有別駕張鬆求見,劉璋便叫傳入。
  過不多時,那張鬆步入堂中,劉璋也不待他行禮,便是隨口煩躁的問道:“這麼晚了子喬來見我有什麼事?”
  那張鬆一臉肅然,臉色沉沉的說道:“益州危在旦兮,鬆夜不能寐,故來求見主公。”
  劉璋大吃一驚,忙道:“子喬何如此言啊?”
  張鬆用很誇張的口氣說道:“如今曹操已無敵於天下,而張魯也已歸順,若是曹操借助張魯來攻,試問主公麾下,又有何人能禦之?”
  張鬆此言,卻將劉璋嚇得手中筆也脫手,憂懼道:“其實這也是我近來所擔心的,子喬既來,想必已有良策,何不速速道來。”
  張鬆得意的笑了一笑,胸有成竹的說道:“其實此事易也,荊州之劉玄德乃主公同姓宗室,又是曹操宿敵,此人極善用兵。若能請得此人,替主公討伐張魯,則魯必破。張魯既破,漢中既得,則縱然曹操親來,以漢中之險,則益州便可高枕無憂矣。”

Snap Time:2018-12-16 02:56:33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