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一百二十四章 魯肅的意


  小喬心念丈夫傷病至此,對那魯肅便多有怨抱,氣道:“若不是有夫君的推薦,子敬焉能得到吳侯的信任,他到頭來卻恩將仇報,實在是可恨。”
  周瑜無力的搖了搖頭,道:“子敬與我一樣,都出身江北,那些吳會士人對我們素來是多有排擠。子敬他又不似我這般,早年跟隨伯符起兵,有開創之功在身,縱然得不到那些大族的支持,亦能在江東有立足之地。而以子敬的誌向,絕非隻想做一介區區謀士,倘若他心羨高位,那便必須得到一股強大勢力的支持,子敬自然明白謀求吳中大族的支持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想要借助於劉備這股外力。”
  周瑜有氣無力的一番話,以小喬的冰雪聰明,很快便聽得明白,恍悟道:“夫君莫非是說,子敬一力勸說吳侯扶持劉備,並非隻是順著吳侯的心意來鉗製夫君,更是想他用在兩家聯盟中所起的特殊作用,作為自己在江東立足的支持。”
  周瑜點了點頭,卻又歎道:“子敬的野心,我早該猜到的,不過以他的為人,絕非那種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置江東大事不顧的人。隻是聯劉抗曹固然可令江東自守有餘,但卻失去了西進入蜀的希望,不入蜀又如何能北上爭奪雍涼,不爭雍涼又如何能爭天下,吳侯把南郡這一拱手相讓,便等於斷了一統天下的希望,孫氏終究也不過是劃江自守的割據之徒罷了。”
  周瑜滿腹的不甘心,說到激動處,不禁熱血上湧,又是狂噴了幾口鮮血,當即就昏死過去
  “夫君,來人啊,快叫大夫啊,夫君……”
  周瑜當天的病情便又加重,整整昏迷了數日,隻是在小喬的細心照顧下,延請了多位名醫,用了些吊命的藥材,方才勉強將病情穩定下來,當周瑜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四天之後了。
  此時正當黃昏,斜陽從簾縫中偷入帳中,正好傾灑在周瑜蒼白的臉上,睡夢中的周瑜隻覺臉上暖暖的,癢癢的,不覺中微微睜開了眼睛。
  昏黃的光線在他臉上跳動,許久未開眼,視線模糊了好一會才漸漸清晰,而周瑜的神智也隨之清醒過來。
  當他看到斜靠在榻邊,緊握著他的手,卻又一臉疲倦的打著瞌睡的小喬時,蒼白的臉上不禁露出幾分欣慰的笑。
  望著妻子那美如蓮花的容顏,周瑜心中卻又一陣的酸楚,他忍不住抬起手來,輕輕去觸摸那潔白的臉龐。
  困頓中的小喬感受到了丈夫的觸摸,很快就醒了,看到周瑜也醒了,立刻是喜形於色:“夫君,你終於醒了,可感覺好些了嗎?”
  周瑜微笑著點了點頭,問道:“我昏睡了多久?”
  “四天,夫君,你餓不餓,我去盛些粥來。”
  雖然昏睡了四天,但周瑜此刻並未感覺到餓,但也沒有拒絕妻子的一番關懷,便在她的親手喂下,勉強的吃了一些。
  小喬替他拭幹淨了嘴角的殘漬,問道:“夫君,你再多睡一會吧。”
  周瑜搖頭道:“都躺了四天了,扶我出去曬曬太陽吧。”
  他說著就掙紮著要起來,小喬深知丈夫的脾氣,也沒有多勸,隻好攙扶著他徐徐的走出了帳外。
  營帳是安在一處瀕江的小斜坡上,出得帳外,滾滾長江便盡收眼底。
  斜陽映照之下,江水泛著金**的水花,一艘艘操練歸來的吳軍戰船正緩緩駛回水寨,水手們的號子聲隱隱可聞。而左右經過的士兵健兒,無不恭敬的稱呼一聲“大都督”。
  再向遠處望去便是碧波千頃的田野,而在那遙遠的天際,雲巒層疊,山川此伏,茫茫之中,更有一種浩瀚之氣。
  周瑜望著斜陽下的天地,喃喃道:“這大好的河+激情小說山,可惜卻再沒有機會踏遍了,可惜呀……”
  小喬聽出他話中有傷感之意,便忙是寬慰道:“怎麼會沒機會呢,等夫君你把病養好了,我陪著你好好過一過遊山玩水的清閑日子。”
  周瑜隻是一笑,道:“我累了,回去吧。”
  於是,周瑜又在小喬的攙扶下回到帳中,他卻並未準備休息,而是叫小喬去備下筆墨。
  小喬以為他還在為軍務操心,便勸道:“你的身子都這樣了,就不必再管軍務了,等病好了再說吧。”
  周瑜道:“這軍務我想管也管不了了,我是要給吳侯上一封書,推薦子敬接替我的都督之位。”
  小喬吃了一驚,不解道:“這件事總歸是子敬有愧於夫君,夫君你心胸寬廣,不與他計較便是了,何必還要推薦他接你的位子呢。”
  周瑜卻道:“我若無法統兵,則放眼江東,再無人能為吳侯北向爭奪天下,唯今之計,江東唯有劃江自守才是長存之道。而荊州地位江東上遊,於江東威脅極大,吳侯遲早是會圖之的,但那劉備又絕不會拱手奉還,久而久之,勢必會兵戎相見,待到拚個兩敗俱傷之時,曹操必會坐收漁之利,到時江東就難保。而子敬一力推崇兩家和好,隻要有他做都督,雙方縱有些爭端,也必不會發展到徹底撕破臉皮,決一死戰的地步,所以能接任我的位子的,非子敬莫屬。”
  周瑜的這番說詞,小喬不見得全能聽明白,但他知道,自己的丈夫在病入絕境之時,依然想著是為孫氏的江東基業設想,心中不禁生出萬般委屈,眼淚幾乎要流出,隻是強忍著才讓淚珠隻在眼眶打轉。
  當下小喬也不再過問,隻在一旁靜靜的研墨。
  於是,周瑜提起筆來,艱難的寫下了一封言誠懇切的長信。寫罷之後,周瑜生怕有所遺漏,又拿起來前前後後的細看了半天,確認無所漏缺之後才將那信合上,說道:“將來我若有不測,你便將這封信交給吳侯吧。”
  周瑜這般言語,幾乎是在吩咐遺言了,小喬這時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就撲入周瑜的懷中,放聲大哭起來。
  周瑜輕撫著妻子的頭發,神色間卻是一派安詳,淡淡的笑道:“不要哭了,沒什麼可傷心的。我周瑜有如此賢妻相伴半生,還大敗過一代英雄曹孟德,雖然尚有美中不足之處,但此生卻無憾矣。”
  殘陽落山,餘暉散盡,天地間陷入了夜的沉寂。

Snap Time:2018-10-23 17:44:19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