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一百二十章 幾人歡喜幾人愁


  孫權聽了這話,神色微微一變,下麵諸臣都在,這種事他當然不能太過聲張,於是也攜緊劉備的手,小聲道:“多謝使君提醒,我自會提防。”
  劉備便又哈哈一笑,當著眾人的麵,豎著拇指道:“孫將軍果然是英明決斷之輩,備不得不佩服呀。”
  孫權也反吹捧道:“哪哪,權愧不敢當啊,劉使君深謀遠慮,該是權向使君多多請教才是。”
  兩人又互相吹捧了一番,在江東群臣麵前演繹了一出和睦默契的好戲,無非是想世人表示,我孫權將荊州借給劉備,那是靠得住的,看,我倆的關係多鐵。
  這酒宴直喝到夜深方才盡興,劉備半醉半醒的回到館驛,方一進屋,便有親兵將一封書信奉上,說是傍晚劉備赴宴之時,有一位老者扮作是打掃的館差悄悄溜進來,將一封信留下,言明事關劉備生死,務必要他親眼過目。
  劉備這正醉熏熏的,意猶未盡呢,也沒當一回事,一**坐了下來,隻將信給了方紹。
  方紹將那封拆開一看,臉色隻是微微一變,喃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啊。”
  “中正,信都說些什麼?”劉備口齒都有些不利索,但頭腦還有幾分意識。
  方紹命將館門關起,方才低聲道:“主公,信說那周瑜還有幾位東吳外臣都給孫權上了密書,請求孫權將主公軟禁於丹徒,而後再徐徐吞並主公舊部。”
  “什麼!”
  區區幾言,一下子將劉備給嚇清醒,他騰的坐了起來,一把奪過方紹手中的信,自個兒細看一番,不禁是神色大變。
  方紹見他這副驚恐之狀,便是笑著寬慰道:“主公不必慌張,我料那孫權絕不會答應周瑜的,他要軟禁主公早軟禁了,何必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演這一出戲呢。”
  劉備靜下心來,仔細一琢磨,便也鬆了一口氣,道:“不錯,孫權若聽了周瑜的話,就不會有今天的這場送別宴了,是我太過緊張了。不過周瑜此計還真是陰狠,軍師等人當初所擔心的,想必就是這一節吧,幸虧孫權這小子更忌憚的是周瑜,要不然,這一趟我還真是有來無回了。”
  方紹冷笑了一聲,道:“周瑜這一條所謂的計策,依紹之見,其實非但害不了主公,反而害了他自己呢。”
  劉備一怔:“此話從何說起?”
  方紹道:“主公想啊,周瑜本就功高蓋主,如今坐擁南郡重鎮,手中握有東吳最精銳的水師,而江夏、長沙各要地,亦多為跟隨其火燒赤壁的舊將鎮守。可以說荊州一地,除了程普的一萬人外,唯有主公可以對其形成鉗製,若是再容其吞了主公部眾,那周瑜在荊州便將無人可製,幾乎可以與吳會形成東南對峙之勢,那孫權本就對周瑜多有忌猜,這會又豈會容忍周瑜的勢力進一步膨脹呢。”
  正如方紹所分析的,孫權確實也正是如是想。
  劉備聽罷感慨不已,歎道:“中正你所言極是,周瑜這一回算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此人排擠冷遇了我這麼久,這一回總算也讓他嚐嚐被猜忌的滋味,也算是出了我心頭憋了許久的一口怨氣了。隻是這封密報,卻不知是何人所送。”
  方紹思索了一會,懷疑了幾個人,但又不能肯定,便道:“無論是誰,這麼做總歸不會出於單純的好心,想來是對其也有利的。雖說協議是達成了,不過為免夜長夢多,主公還是早早起程返回公安才是。”
  劉備點著頭道:“不錯,孫權那人多變的很,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變了卦,此地不宜久留,咱們明天就起程回公安。”
  次日天明,劉備一行便帶著孫權的承諾,很低調的出了丹徒城,上得船去,滿帆溯江而上,一刻不停的往公安而去。
  方紹立於船尾,看著丹徒城漸漸遠去,心中不禁是感慨萬千。
  +激情小說這一次丹徒之行所得到的收獲,必定會令整個劉備集團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方紹知道,這般陪著笑臉有求於人的日子即將一去無返,而這吳會之地,自己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來。
  感慨之際,他忽然想起,自己又沒來得及向孫尚香告辭,隻怕這位大小姐又要生氣。隻是,身負公事,他又如何能抽得出聲去道別呢。
  “唉,罷了,人家可是東吳的大小姐,多想無益啊。”
  再看一眼滾滾江水,唏噓之後,方紹便轉身而回,很快,丹陽便消失於視野之中。
  ————
  江陵城,深夜人靜,而有一個人卻無法安然入睡。
  他在那空蕩蕩的房間中踱步不停,焦慮的思緒盡寫在臉上。
  雖然已是初春,倒昨夜的倒春寒帶來的一場大雨,讓江陵城的氣溫驟然下降的不少,此時夜已深,寒風從窗縫中不時溜入,他感到身子一陣的發冷,不覺胸中難受,大咳了起來。
  飲下一杯溫茶,周瑜感到胸腑方才舒服了幾分,他感到了幾分疲倦,不得不坐了下來,斜倚著案幾讓身體稍適休息。
  一年前的那場傷病,不僅僅隻是手臂上的外傷,更令他身子越來越差,隱隱約約他已有種不祥的預感。
  正想小睡一會時,忽然外頭親兵來報,言從丹陽打聽消息的阿福回來了。
  周瑜精神為之一振,一下子又坐了起來,急叫傳阿福入內,過不多時,這個跟了周瑜十幾年的親隨便風塵仆仆的入內。
  “阿福,吳侯那邊怎樣,他是否依我之計已經軟禁了劉備?”周瑜迫不及待的問道。
  阿福麵色暗淡,猶豫了好一會,才默默道:“阿福對不起將軍,沒能給將軍帶回好消息。吳侯他……他……”
  周瑜的心神已是微變,眉頭一皺,催道:“吳侯到底怎麼決定的,快說啊?”
  阿福歎了一聲,隻得如實道:“吳侯不但決定將南郡借給劉備,而且還答應將南四郡也一並交給劉備督守。”
  如遭晴天霹靂一般,周瑜的臉霎時間如死灰般難看,他整個人都僵在了那,神色之中流露著無盡失望與憤怒。
  “啊——”
  須臾,周瑜突然大叫一聲,張口便是吐出一汪熱血。

Snap Time:2018-10-21 01:33:32  ExecTime:0.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