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作者:謝王堂燕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  三國之臥龍助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臥龍助理最新章節第四百五十九章惹火了老子(11-11-18)      第四百五十八章傀儡也有脾氣(11-11-18)      第四百五十七章鋪路(11-11-18)     

第十四章 荊州內患


  襄陽城,州牧府。
  那一位老者,身長八尺,姿貌溫偉,隻是一臉病怏怏的蒼白,難掩日暮西山的垂老之相。
  此人,正是坐擁荊襄十八年的荊州牧劉表。
  堂外,劉備與諸葛亮先後而入,劉表麵露欣喜,扶著竹杖強行要起來。
  劉備忙是幾步搶上前去,不待劉表起身便將他攙扶著坐下,並且滿懷關切的說道:“兄長病體欠佳,不可輕動。”
  劉表攜著劉備之手,咳著說道:“我這把老骨頭,已是病入膏肓,隻怕撐不得幾日了,將來我死之後,賢弟可為荊州之主。”
  劉表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劉備與諸葛亮具是一震,諸葛亮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忙以眼神示意劉備。
  劉備則是一臉的惶恐,顫聲道:“兄長何出此不吉之言,備怎能當此重任,備輔佐兄長,就算是有所萬一,備也當傾心輔佐賢侄,保全荊州基業。”
  諸葛亮聽了劉備這回答,眉頭不禁微皺。
  劉表蒼白的臉龐卻吐露出幾分安慰,他緊握劉備之手,道:“有賢弟坐鎮荊州,我也就放心了。而今江夏失守,黃祖遇害,為兄欲請賢弟率荊州大軍討伐孫氏,奪回江夏,為黃祖複仇,不知賢弟意下如何。”
  劉備斜望向對麵,諸葛亮微微搖頭,劉備遂道:“黃祖性情暴躁,無容人之度,故致此禍。孫氏雖破江夏,但立足未穩,一時片刻必不敢再有所動作,而今曹操正於玄武池練習水軍,不日必將南征,倘若我大軍南調,而曹操大軍北來,卻當如之奈何。”
  劉表若有所思,道:“賢弟言之有理,隻是江夏乃南郡之門戶,如今為孫氏所占,使江陵直接**在孫氏的威脅之下,總不能置之不顧呀。”
  劉備沉思片刻,道:“南郡有上遊之險,江陵兵精糧足,孫氏急切難以攻克,而南部有長沙郡威脅其側翼,備料想孫氏必不敢輕動。且若與孫氏對抗,必須有一支強大的水軍,而襄陽的水軍主力又不可輕動,所以,如果兄長信任備,備請令收攏江夏敗潰之兵,重新訓練一支水軍,待軍心重振之時,再引軍南下,一舉收複江夏江南失地。而兄長則可不動荊州主力,專心防禦北麵曹軍,此乃萬全之策。”
  劉表沉吟半晌,道:“看來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為兄身體日衰,此事就有勞賢弟多多費心吧。”
  劉備起身道:“多謝兄長信任,此事事關重大,備不敢耽擱,就先行告退,盡快籌劃重組江夏水軍之事了。”
  劉備遂與諸葛亮告辭,出了襄陽城,諸葛亮見四下無外人,便道:“主公,方才在州牧府中,劉景升以荊州相托,主公何不做個順水人情答應了呢,此乃天賜之良機呀。”
  劉備搖頭道:“劉景升待我恩禮至極,我如何能趁其病衰而奪其業呢。”
  諸葛亮歎道:“主公真乃仁義之主,隻是當此亂世,光靠仁義不足以成事,必要時還要行些非常手段才行。”
  劉備淡淡一笑,道:“話雖如此,不過軍師真以為,如果我當時答應了,劉景升真的會把荊州拱手相讓嗎?,隻怕到時離大禍臨頭就不遠了。”
  諸葛亮一怔,低頭沉思半晌,道:“劉景升近來寵溺幼子劉琮,這劉琮又有蔡瑁、蒯越擁戴,再加上那個蔡夫人,一幹人已將公子劉琦排擠的甚是艱難。隻怕將來劉景升將荊州傳給劉琮也說不定,到時劉琮等人最忌憚的,除了劉琦便是主公了。莫非主公擔心今天劉景+激情小說升之言,乃是蔡蒯等人設計,故意來試探引誘主公不成?”
  劉備策馬往前幾步,將隨從們甩得更遠了些,諸葛亮會意,便也緊跟上前,劉備方道:“軍師所言,正是我所擔心。前次襄陽宴會的那次驚險還曆曆在目,我那時就派人暗中打探,聽聞有蔡、蒯二人在背後向劉景升進讒言,說是我欲奪荊州。事後劉景升並未對那二人有所懲戒,可見那件事就算他不曾點頭,至少也是默許的。而今事隔不久,他忽又說出這樣的話來,我不能不防啊。”
  二人談論之間回到樊城,剛至府中,外麵言大公子劉琦求見,他二人俱感意外,劉備便叫人請入。
  過不多時,一位憔悴公子步入堂中,正是劉表的大兒子劉琦。
  劉備方欲起身相見,那劉琦撲就跪了下來,伏地泣道:“請叔父救我!”
  劉備吃了一驚,知道劉琦此來必有不尋常之外,一麵屏退左右,一麵上前將他扶起,道:“賢侄何出此言啊?”
  劉琦哭哭涕涕道:“叔父應當早有所聞,近來父親聽信繼母之言,對**漸冷漠,而蔡瑁、蒯越等人,又不時的向父親說我的壞話。如此這般下去,隻怕早晚大禍將至,叔父是除父親之外,侄兒最親近最尊敬,豈能見死不救。”
  “這……”劉備麵露難色,轉而望向諸葛亮,諸葛亮又是微微搖頭。
  劉備遂道:“所謂虎毒不食子,景升又豈會聽信讒言而傷及骨肉,賢侄休要太過擔心了。”
  劉琦情緒越發的悲痛,道:“父親染病在身,頭腦難免昏潰,聽信讒言也未嚐沒有可能,難道叔父真忍心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劉氏上演骨肉相殘的一幕嗎?”
  見劉琦這般悲傷,劉備有些於心不忍,便道:“此等棘手之事,為叔愚魯,尚須與軍師商議商議。”
  劉琦見劉備應諾,不禁破涕為笑,拜了三拜,又向諸葛亮深鞠一躬:“萬望先生賜以良策,劉琦的性命,就托負在先生的手上了。”
  諸葛亮心有不願,但麵子上隻得好言安慰道:“公子且回,容我思索一番,看有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
  送走了劉琦,諸葛亮便抱怨道:“主公這是惹禍上身呀,如今劉琮一黨跟大公子勢同水火,他們本來就對咱們有所忌憚,如今咱們若再出手幫大公子,豈非更惹得他們深恨,主公不該應承諾下來的。”
  劉備歎道:“我又何嚐不知,隻是琦兒他生性淳厚,對我一向是十分敬重,今日他又這般相求,我實在不忍心拒絕,就請先生想一個好辦法吧。”
  諸葛亮搖頭而歎:“也虧得主公仁厚,這樣吧,容我三思而定。”
  諸葛亮告辭回府,正好碰上方紹大展手藝,又燒了幾道新菜式,不過,一向貪吃的諸葛亮,這一回卻看似沒什麼胃口。
  這一點逃不過方紹的眼睛,他便笑著問道:“先生食不知味,可是遇上了什麼難題。”
  方紹如今已算得上是諸葛亮最信任的人,所以雖然仍乃廚子的身份,但卻能與諸葛亮同席而食。故而諸葛亮也不隱瞞,便將劉琦之事說了一遍。
  方紹想了一會,道:“先生,我覺得幫劉琦這件事,還是利大於弊的,你應該幫他。”

Snap Time:2018-10-23 12:50:10  ExecTime: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