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偵探柯南之華森》全文閱讀

作者:冰火卡妙  名偵探柯南之華森最新章節  名偵探柯南之華森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名偵探柯南之華森最新章節第569章鍾樓對決(14-09-16)      第568章基德的冒險(14-09-16)      第567章2001的新年(14-09-16)     

第568章基德的冒險


  雨天,涉穀,中森青子與黑羽鬥打著傘穿過人行橫道。青子道,“我說,真難得啊!你居然會想去博物館。”園子和小蘭從另一邊走過來,園子很興奮,“長得會是什麼樣子,你不想知道嗎?一定是很棒的成熟男人哦!哈遜福特呀,約翰列農啊,說不定像布萊特彼得……”
  這邊,青子道,“據說在那個博物館,正展出來自世界各地有名的寶石哦!”雙方相向而行,小蘭與鬥擦肩而過,小蘭覺得這個少年與新一非常相似。鬥道,“不管怎麼說,好像可以看到世界上最大的黑珍珠哦!”青子道,“那個不就是會帶來好運的珍珠漆黑之星black-star嗎?”
  漆黑之星,自然是鈴木財閥家的黑珍珠。博物館已經戒備森嚴,為了抓捕基德,中森銀三再次盛裝登場,在博物館四周布下了天羅地網,幾架直升機在上空盤桓,防止基德從空中而來。話說中森銀三每次勞師動眾都抓不住基德,居然沒被撤職,也算是個奇跡了。
  黑羽鬥藏在高層建築角落,用望遠鏡觀察,“黑暗中,鐵烏鴉有3隻,往麵還有2隻。哎呀哎呀,連裝甲車都裝備了。真不愧是警視廳,幹勁十足啊!”戴著眼鏡的老管家寺井黃之助走過來,勸鬥放棄這次行動,“這趟買賣,我老覺得心神不寧。要是少爺跟以前一樣,陷入絕境,有個什麼萬一的話,叫我這個老頭子,在前任基德盜一老爺靈前,要怎麼謝罪才好呢?”
  黑羽鬥抱怨,“真是的,每次要大幹一票的時候你就這樣,饒了我吧!”鬥把望遠鏡遞給寺井,寺井接過來,“但是,鬥少爺……”鬥拿出基德的白色帽子,“況且今晚的我,既不是你服侍多年的魔術師黑羽盜一的兒子,也不是高中二年級的鬥少爺。而是目前震驚世間的……”鬥變身成了基德,“花樣百出的惡徒啊!”寺井的禿頭冒汗,“鬥少爺……”
  ————————基德的回憶————————
  江古田高校,教室,黑羽鬥拿著一張報紙,“太簡單了,真是太簡單了!”報紙上的頭版頭條赫然是《怪盜基德華麗現身,警察束手無策》的新聞。鬥興奮,“這樣的話,下次的買賣隻要動動小指頭就可以輕鬆搞定了。哎,被基德所吸引的女性崇拜者,急速增加中……哈哈,真不好意思啊!”靚麗迷人的中森青子出現,把那張報紙撕裂一分為二,黑著臉道,“什麼急速增加啊?”鬥一愣,“哈?”青子把報紙揉成一團,大吼道,“那個小偷,我青子才不放在眼呢!隨便找個男的都比他強!”
  報紙被青子徹底撕碎,紙屑滿天飛。鬥隨手接著紙屑,“嘛,別那麼生氣了。就算是因為那個小偷,害你那個沒用的警部老爸,一而再再而三地丟臉,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青子正是中森銀三警部的女兒。鬥把報紙碎片團在手,“因為他啊!……1、2、3……”鬥大喊一聲,完整的報紙再次出現在手中。青子吃驚,以為鬥真的把撕成碎片的報紙給複原了。其實鬥隻不過是用最的速度,把報紙換了一張而已,這就是魔術。
  鬥笑道,“他是抓不住那個怪盜的。那些警察啊,就算星球大戰演完了,也是抓不到的啦!”鬥大聲嘲笑警方的無能,青子惱羞成怒,“什麼嘛,跟基德一樣!隻不過會點小魔術罷了。老是幫基德說話,那種人啊,不是把偷來的東西丟掉,就是悄悄地送回去。隻不過是個偽君子,或是個綁匪而已。”紅色長發氣質優雅的小泉紅子從旁邊走過來,貓在鬥身側,“是嗎?我就喜歡他那一點哦!像個喜歡惡作劇的少年一樣,不是很可愛嗎?”
  青子急忙道,“紅子,紅子,不可以受騙哦!因為再怎麼說,那家夥都是個罪犯,是個壞蛋哦!”鬥幹笑,“這麼說也沒錯。”青子道,“而且你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了吧?基德的下一個獵物……”紅子道,“嗯,似乎是車站前的老鍾樓吧!”青子道,“是啊,那可是我們全體市民的東西啊!可是他卻要把鍾樓偷走,你不覺得過分嗎?”紅子笑道,“是啊,沒錯。”鬥裝作沒聽見。青子道,“再說那個地方……那個鍾樓……是……”
  同班的桃井惠子走過來,惠子雙馬尾茶色發辮,戴著眼鏡,也非常可愛,“可是,聽說那個鍾樓馬上就要被移走了喔!好像是要作為哪個主題公園的標誌。”青子道,“惠子……”惠子笑道,“反正都要不見了,還不如讓基德拿走,大家都是這麼說的。”青子反駁,“不可以的事情就是不可以!”惠子與青子發生爭執,紅子走到鬥旁邊,“哎,雖然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樣的打算,不過這次的工作,你還是放棄比較好。”鬥冒汗,“我早就告訴你了,我不是基德!”
  紅子低聲吟唱,“穿越過去和現在,第兩萬鍾聲響起,發光的魔人從東方的天空飛來,毀滅白色的罪人。”鬥沒好氣,“又是什麼無聊的占卜嗎?”紅子把手臂搭在鬥的肩頭,“這可不是什麼無聊的占卜,是邪神魯西法傳達給我的預言。”鬥一愣,“路西法?”紅子道,“那個鍾樓敲響第20000次的日子,正好是你預告的那個晚上。愛信不信,隨便你了。”鬥歎氣,他從來不信這種預言的東西,隻不過紅子這麼說,讓他心毛毛的。
  晚上,時計台,鍾樓附近的指揮室,搜查二科的中森銀三警部正在緊張地布置警戒,“在上空飛行的直升機部隊,以及在周邊巡邏的所有警車注意。發現可疑人物,立刻向我報告。在封鎖區域內,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通行。要死守各自的負責區域!”助手警官甲道,“可是中森警部,基德真的會來嗎?”基德的預告函如下:滿月的周六夜晚,隨著零時的鍾響,我將前來拜領大鍾——怪盜基德。助手甲道,“這麼大的時鍾,要是沒有吊車的話,是拿不走的吧!”
  中森生氣,“混賬東西,基德說要來偷,就一定會來偷的。”一個身材肥胖的男子走過來,“是時鍾的指針。”這位胖子名叫寶田太,腦滿腸肥,今年53歲,是這個鍾樓的所有者。寶田道,“這個鍾樓的時鍾,在50年前,那時候我父親是市長,請外國有名的鍾表技師,花費大量金錢特別製造的。特別是短針,除了有技師的簽名,還鑲嵌了大鑽石,那是件有很高美術價值的物品。恐怕他的目標就是那顆寶石。”
  中森惱怒,“為什麼鍾樓的主人進來了?”助手甲道,“對不起啊,因為他說務必要親眼確認警備情況。”中森問道,“你們確認過是不是他本人了吧?”助手甲道,“那是當然了。”寶田道,“總而言之,要保護好哦!一定要從那個寄來亂七八糟預告函的小偷的魔掌中,全力保住我那心愛的鍾樓。”中森道,“是,我知道了,大老板!”寶田向外走去,“接下來就拜托了!”寶田老板離去了。
  戴眼鏡的助手警官走過來,“中森警部,白馬警視總監的公子白馬探,最近都沒看到人啊!”中森道,“哦,是啊,好像是有沒辦完的案件,所以回倫敦去了。”助手甲道,“這樣真是底氣不足啊!”中森火大,“混賬東西,竟然滅自己的威風!”助手甲道歉,中森有些氣急敗壞,一拳砸在桌台上,“難不成每次都要靠那個偵探小鬼嗎?”
  距離預告函的時間不足半個小時了,基德已經來到了附近,就坐在警車上。基德使用易容術,化妝成了守備隊的一個名叫泉水陽一的警察。基德複述泉水的資料,“住在江小田,27歲,單身。泉水巡查,你的容貌和名字暫時借我用一下。”真正的泉水巡查已經被迷暈了,捆綁塞在了警車的後座上。
  鍾樓下麵到處都是湊熱鬧的人群,還有許多粉絲在高喊基德的名字。寶田老板驚歎,“來看熱鬧的人,還真多啊!”一個戴眼鏡的男子走過來,他叫細川筋男,是寶田的部下,今年32歲。細川道,“老板,麵結果如何了?”寶田道,“固若金湯!連一隻螞蟻都進不去。”細川道,“可是主題公園那邊不要緊吧?因為明天不開始動手改建的話,會趕不上開幕日,就要取消收購鍾樓了。而且,要是基德偷走了那個時針鑲嵌的寶石,被他識破的話……”
  寶田示意噤聲,“我用贗品換下鑽石準備賣掉的事情,現在隻有你我知道。因為基德要偷這鍾樓的關係,價格飆漲,正是賣掉的好時機。搬遷之後,就不會有人知道了。再說根本不可能被偷走,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前,那麼巨大的鍾樓。就算他是神出鬼沒的大盜也沒有辦法的。”
  鍾樓下麵,中森青子舉著一個“基德去死”的牌子,在現場咒罵基德,給老爸加油。桃井惠子很尷尬,“我說青子,隻有你這麼說啊!好難看的!”青子不以為然,“可是話說回來,惠子,有看到鬥嗎?”惠子道,“根本沒有。啊,他說今晚要看電視的魔術節目。”青子歎氣,“是嗎?果然隻有我還記得那麼久以前的事情啊!”
  守備區,年老的巡查甲吃驚,“什麼?在巡邏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男人的人影?”基德假扮的泉水巡查道,“是的,他遺落了這頂白色的奇怪帽子,就離開了。”泉水巡查把帽子遞給巡查甲,巡查甲等人一眼就認出這的確是基德的白色禮帽,還有一件白色的鬥篷。巡查甲覺得事關重大,“你等一下……喂,幫我接中森警部!”巡查甲詳細報告了這件事情,,“泉水巡查,中森警部同意了。你把那時的情況,還有男人的樣子,直接報告給最上層的中森警部。”泉水巡查哈依。
  泉水巡查順利進入了戒備森嚴的鍾樓之館,“哈哈,這也太簡單了。果然白馬那家夥不在,事情就進行的太順利了!”
  鍾樓下,精靈般的老管家道,“來了嗎,小姐?”小泉紅子道,“嗯,不會錯。上方那架直升機,有跟白馬探同樣強烈的沉著果斷的氣息,有如惡魔般的狡猾,能夠看穿人心,具有高度洞察力的人。……啊!”老管家道,“怎麼了,小姐?”紅子道,“麵還有一個充滿了強大神秘氣息的人,這個人好強,隨時可能發出致命一擊……難道也是魔法師的後裔嗎?不對,這個氣息太強了,根本不是正常的人類能夠擁有的……”老管家吃驚,“到底是什麼人,能讓小姐如此失色?”
  直升飛機上,工藤新一就坐在上麵,用對講機向下通話,千水千鈞拿著長柄的手槍,不時地瞄準了鍾樓的方向,躍躍欲試的樣子。目暮警官就坐在二人的旁邊,一副頭疼的樣子,“你們兩個,別給我亂來啊!尤其是你,千鈞,沒有我的允許,千萬不要開槍。”千鈞譏諷,“警部,你們警方也真是的,非要跟基德玩這種貓捉老鼠的遊戲。他隻要一現身,你們一頓排槍打過去,他再厲害會變身,也打成馬蜂窩了。”目暮汗,“說過多少次了,基德犯下的是盜竊罪,不是死罪,也沒有威脅到他人的生命安全,當然不能開槍把他擊斃。”
  指揮室,中森警官終於發現不對勁,“喂,怎麼回事?多出了一架直升機!”助手甲道,“好像是警視廳派來支援我們的。”中森一愣,“支援?我不記得提出過這樣的要求啊!”
  

Snap Time:2021-08-03 07:26:39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