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全文閱讀

作者:辰東  遮天最新章節  遮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遮天最新章節結束語新書8月16日上傳再相見(13-07-08)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13-05-2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13-05-20)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先天聖體道胎


  明天大結局。
  小鬆懷疑與不解,雖說師傅天下無敵,可是而今將昏迷的他交給黑皇,怎麼看都有點肉包子打狗,羊入虎口的感覺。
  “不識好人心,我敢說若是想解決他的麻煩,這個世上沒有人比我更適合。”大黑狗擺譜,可是依舊在笑,大嘴咧到了耳岔子處,跟個大尾巴狼似的。
  小鬆盯著他,怎麼都覺得這隻大黑狗笑的很奸詐。
  “怎麼你還信不過我嗎?本皇辦事你放心!”大黑狗拍著胸脯道。
  小鬆有點無言,天庭人都知道,這隻狗辦事最不靠譜,它的混賬傳說即便過去了三十萬年,至今還在流傳。
  他們來到天宮中,看著混沌石床上的葉凡,他雙眸緊閉,發絲烏黑,渾身晶瑩的跟七彩神璃般流動仙光。
  天帝氣息內斂,沒有一點神力溢出,他宛如同玉石鑄成,一動不動。
  “真成為至高天帝了,可比肩無始大帝。”大黑狗盯著葉凡,看了好長時間後,居然流哈喇子了。
  “你……想做什麼?!”小鬆的警惕的看著它。
  “你知道他是誰嗎?”黑皇問道。
  “我師傅。”
  “他還是誰?”
  “天帝。”
  “這就對了,他體內流淌的可是天帝血啊。”黑皇擦口水,眼中直冒賊光。
  小鬆一陣頭大,這該死的狗,本性又現了。
  “沒什麼好說的,既然趕上了,咱們得對得起自己。”大黑狗誘惑小鬆道。
  “你……到底想做什麼?”小鬆瞪他。
  “還能幹什麼,來,來,來,先來三大碗天帝血,喝個痛快。然後我們再慢慢想辦法讓他複蘇。”大黑狗厚顏無恥的說道。
  小鬆徹底無語了,道:“黑皇師伯,咱能別殺熟嗎,靠譜點行不行?”
  “好,讓我們認真來想辦法怎麼幫他。”大黑狗終於收斂。
  小鬆也在思索,再次去整理葉凡所留的幾部經文。想從中發現一些線索與征兆。半日後。等他回來時,發現黑皇正捂著腮幫子,呲牙咧嘴,怪模怪樣。
  “怎麼了?”他問旁邊的童子。
  “黑皇祖師他……”童子不敢說。
  小鬆頓時明了,大黑狗還真是讓人哭笑不得,到底還是咬了葉凡幾口,想弄出點天帝血出來,結果差點將自己滿嘴大牙崩掉。
  “你該慶幸,師傅大道內斂。不然……”小鬆搖頭。
  “廢話,你真當本皇傻啊,要不然我也不會咬。”大黑狗理直氣壯,而後真正開始思忖與研究,很長時間後才道:“他應該是在嚐試某種傳說中的大道,隻依靠外力多半難以喚醒啊。”
  小鬆點頭。他也認為師傅在踏長生路,與這一次他蛻變和活出第七世有關,若是明白了他這一世的道,應該能入手相助。
  “我去師傅的閉關地感悟一番,也許能知曉他這一世要走怎樣的道路。”小鬆離去。
  “不用查了,我知道他再在走什麼樣的路,應是大夢萬古。”黑皇追隨過無始大帝。終究是算是見識廣博。
  “這是什麼法?”小鬆問道。
  黑皇嚴肅的說道:“這是一種無上**,於沉眠中大夢萬古,會在夢中經曆數百上萬世,在歲月長河中煉心煉道。超脫紅塵上。”
  他闡述了這種法,可這隻是理論中的一條路,極度危險,試想誰敢一生都處在夢中?這樣做太可怕了,並無皇道高手願嚐試。
  “一生都在夢中?”小鬆吃驚。
  “沒錯,一生都如此!”黑皇點頭,它想了想,又道:“除非他真的逆天,可以由虛返實,逆天而歸。”
  “狠人大帝是不是也在修這種法?”小鬆心中一動。
  “曾經走過類似的路,但應該不是。”黑皇搖頭,有些路交叉,談不上誰高誰下,並不一樣,也無需去比較。
  至此,天庭又恢複寧靜,天帝昏沉,小鬆自封源中,守在中央天宮內。
  大黑狗則出世,君臨天庭數十年,俯視宇宙,指點江山,終於留下一個“黑皇”時代,稱尊短暫歲月。
  在此期間,他曾找銀血雙皇的後代,是而今天庭重要的一脈人馬,詢問他們是否找到了傳說中的那個人。
  當得到否定回答,它一陣黯然,最後道:“正常情況下來說,每過十數萬年後修煉界就能出現一個,現在三十萬年了,這沒道理啊,繼續找,還有十萬年的時間!”
  最後,大黑狗又陷入了沉眠中,隻為了避免老死在歲月中。
  葉凡平禁區,鎮動亂,將太初古礦、不死山、上蒼、神墟等都移來了,化作天庭的庭院,自然不會缺少仙源液、太初命石等。
  時光匆匆,一晃就過去了兩萬年,葉凡複蘇,於深夜坐起,驚動了天庭。
  小鬆被驚醒,因為就守護在旁,破仙源而出,顫聲道:“師傅!”
  兩萬年過去,葉凡大夢萬古,並未蒼老,血氣十足,可是眸光卻很迷茫,直接撕裂了虛空,自天庭中消失。
  小鬆吃驚,急忙追了下去,發現他降臨在一顆古星,化成了一個普通人,法力等像是消失了,數年後竟成為了海邊的一個漁民。
  “這是怎麼了?”小鬆不解,最後又將黑皇請出。
  “這小子真逆天了,大夢萬古,不僅由虛返實,還由古而今,被他將奧義升華了,他這是在真實經曆人生,要踏萬世而行。”
  他們認真的跟在後麵,小鬆壽元充足還好,黑皇吃不消,沒有破源而出,被小鬆帶著。
  這一世,葉凡活了六十三歲,頭發花白,最後在出海打漁的過程中葬身海中,猶如一個普通人般氣絕身亡。
  可是,當這短暫一世結束後,那葬於海中的軀體立時年輕。最終複原,結束漁民身份,撕開宇宙,投入另一顆古星上。
  這一世,他成為了兵士,一生都在戰場廝殺。最終於五十幾歲時戰死戰場。被人洞穿胸膛。
  “變態啊!”黑皇歎道。
  正常情況,即便是仙器都不一定能傷到天帝身,可他為了萬世而行,將夢與現實結合的這般緊密,居然演化的如此真實。
  當老兵被葬於戰場,埋於黃土中後,葉凡又一次複原,開啟了又一世,這一次他成為一個教書匠。窮困潦倒一生,鬱鬱而終。
  “能別這麼真實嗎?”黑皇歎息,一陣頭大。
  最後,連小鬆都撐不住了,以仙源自封,隻是在師傅身上留下印記。可於關鍵時刻尋到。
  就這樣葉凡一世又一世的經曆,足足過了數十世,而後又到了幾百世,於這紅塵中度過了兩萬多年。
  他的身份不斷的變化,曆萬丈紅塵,做過乞丐,當過國王。窮困潦倒過,榮華富貴過,也曾金戈鐵馬,征戰天下。
  這一日。銀血雙皇的後人驚醒了黑皇,稟告道:“祖師,找到了那樣一個人。”
  “什麼?!”黑皇顫抖,震碎仙源,直接衝了出來。
  勾陳古星,青雲州。
  雲川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在青雲州算不上出名,因為這居住的都是普通人,並無修士出沒。
  晨溪,一個十**歲的少女,人如其名,宛若晨光中的清澈小溪,給人清新而活潑靈動的美好感覺。
  她美麗而聰慧,雖然並非修士,但是卻天生有一種靈動出塵的氣質,顯得與眾不同,鍾天地之靈慧。
  “祖師,我們帶走她嗎?”銀血雙皇的後代問道。
  黑皇激動到渾身都在發抖,但卻堅決而果斷的搖了搖頭,道:“不,順其自然,不要這樣改變她的人生軌跡。”
  這竟然是一個先天道胎,如珠玉蒙塵,隱在這這個小地方,根本就沒有人發覺。
  “這可是一條神性血脈啊,祖師真不將她帶回天庭?”
  黑皇堅決的搖頭,道:“我雖然在逆天行事,但卻不想她受到傷害與委屈,一定要順其自然。”
  他們留下人守護,而後大黑狗狂奔回天庭,他對那個如曦光中晨露般的少女不忍出手,但是對葉凡卻沒有什麼顧忌。
  “天帝,收拾的就是你!”黑皇呲牙道,他找到了小鬆,道:“你不覺得葉小子的萬世行有缺陷嗎?”
  小鬆一怔,道:“什麼缺陷?”
  “他在刻意回避著什麼,曆經四百餘世從未娶妻生子,這是潛意識在作怪,限定了其軌跡,這般刻意已經落了下乘。”大黑狗一本正經的說道。
  小鬆發呆,他覺得這隻不靠譜的大狗就又要出蛾子了。
  “我說的是事實,太過刻意,與紅塵煉心煉道不符,我們應該幫助他!”黑皇近乎狂熱。
  “這事我不敢替師傅做決定!”小鬆平日雖靦腆與純真,但是在這種事情還是知道的,這隻狗又不靠譜了。
  “我說的是真的!”大黑狗急了,拉著他坐下,認真闡述“大夢萬古”的奧義,以及所需要注意的弊端等。
  整整三天三夜,黑皇唾沫星子亂飛,口幹舌燥,嗓子眼都快著火了,令小鬆有點頭昏腦脹。
  最終,小鬆開口,道:“既然師傅潛意識已經限製了自己,你想彌補什麼也無用,根本改變不了。”
  “我改變不了,但有人能改變,我隻需要你不阻止就行。”黑皇隻要這樣一個承諾,而後鄭重而嚴肅的補充道:“葉凡走到這一步真的不易,你也不希望他因一個瑕疵而讓這一世的大道不圓滿?”
  經過黑皇十天十夜口吐白沫,小鬆聽的腦瓜仁都疼了,最後點下了頭,可是剛答應就覺得被這個狗忽悠了,說的那些多半全都不靠譜。
  可是他研究過“大夢萬古”這種**後,卻也覺得紅塵曆練應經曆一切才好,暗中道了一聲師傅對不住,接下來的百年他直接閉關。
  這個世間能影響天帝潛意識的隻有一件東西,那就是萬物母氣鼎,早已是仙器,且與葉凡在一起這麼漫長的歲月,同命交融,趁其沉眠,可扭轉乾坤。
  當來到中央天宮中。見到那那座古樸的大鼎,黑皇認真說明來意,不出意外,直接遭拒。
  但它很有耐心,坐下來認真陳述,道:“我輩修士而今所追求的已經不是一人成仙的問題。而是要探索萬古來為何仙路隔斷的大義。早已無人能得證長生。人力有窮盡時,天帝雖然逆天,但是卻也不見得能走到仙路終點。為什麼不窮盡各種資源與手段,留下希望,讓最有能力的人一起參與進來呢?你敢說先天聖體道胎沒有這種資格嗎,若是葉凡在將來不幸殞落,他探索的路,他的大道意誌誰來繼承?這個孩子將是一顆繼承他遺誌的火種,傳承我輩修士誌願。因為他絕不會弱於天帝!可繼續探索這條路斷去的根本原因。我所求為何?我輩修士又為何?謀的不是一人仙,而是萬古來的究竟與根源!”
  黑皇難得的嚴肅無比,斥萬物母氣鼎,話語鏗鏘,義正詞嚴。
  仙鼎沉默,但是另一件仙器卻開口了。道:“好一個‘我所求為何,我輩修士又為何’,我同意!”
  荒塔發出神音,隆隆而鳴。平日間,它連天帝都不理會,總是沉默以對,而今第一次這般開口。
  萬物母氣鼎發出聲音。歎道:“雖然我知道你在忽悠,最不靠譜,但是這一次我也想不靠譜一次,若是天帝征戰仙路失敗。能留下一顆希望的種子也好。”
  兩件仙器決定後,立刻行動,尤其是萬物母氣鼎,去影響葉凡的潛意識,要改變其刻意規避的軌跡。
  勾陳星,青雲州。
  葉凡來了,雖然天帝氣盡斂,在紅塵中曆劫,成為了一股普通人,不知過去,但是那種出眾的氣質依舊難掩。
  黑皇、萬物母氣鼎、荒塔並沒有去影響少女晨溪,隻是蒙蔽了葉凡那一絲始終抗拒的潛意識,令他不能規避一些將會發生的事。
  雲川,這個地方不算很大,兩個極其出眾的男女不可避免的相遇,順其自然,幾年後終於是走到了一起。
  晨溪,**空靈,如一朵仙葩初綻。可她雖然是一個先天道胎,但是卻不曾修行,數十年後漸漸老去。
  在這個過程中,葉凡也慢慢陪她變老,原本就是在曆劫,這是很真實的一生。
  他們晚年得子,生下一個差點將整顆古星以及附近星域精氣吞納幹涸的男嬰,始一出生,就驚動人間。
  幸好,荒塔、萬物母氣鼎早有準備,而黑皇亦有布置,提供了無數的神源等精粹,且遮蔽了雲川,鎮封了男嬰,才沒有走漏風聲。
  這數十年來,晨溪很滿足也很快樂,她聰慧而開朗,有一個傾心的男子陪她一同慢慢變老,一同白發相對,對於她來說已經很滿足。
  兩個人都不知情,而若是不說的話,晨溪將會心境祥和的度過此生,直到生命結束,就像是很多原本幸福的人一樣。
  可是最終,黑皇卻有了心結,不知道這樣做究竟是對了還是錯了,不知道對少女是否公平。
  這個時候,反倒是仙鼎來開導黑皇,道:“她這一生很滿足,也很快樂,這樣平平靜靜的結束,就如同世間那些幸福的人一樣。”
  “可本皇還是覺得對不住,若是有朝一日,小男嬰問我他的母親是誰,我如何以答?”黑皇第一次這般慚愧。
  它對葉凡卻沒有一點的愧疚,直接將他無視了,在它看來,什麼挫折與打擊,天帝都能承受的住。
  最終,黑皇看到那兩個相扶到老,一生都沒有拌過嘴的老人時,他終是鼓起了勇氣,找到一個機會對晨溪講了實情。
  “天帝?”起初,青春年華不在,早已老去的晨溪不相信,但是黑皇展現各種神通,道出部分因果,她相信了。
  “我想接你進天庭,引你走上修行路,可以長存世間。”黑皇道,做出這樣一個決定。
  然而,晨溪的反應出乎它的預料,這曾經是一個空靈而**的少女,盡管老去了,但她依舊閃動慧光。
  “能與天帝攜手一生,我已經很知足,原本就很快樂,這樣落幕、結束豈不是很好。其實你不需要來找我,告知我這些。”
  黑皇發怔,眼前這個女子竟這樣回應,讓它發呆,心中越發覺得愧疚,執意要請她進天庭。為她續命。
  晨溪笑了。攏了攏白發,道:“我喜歡的是這一世與我相伴到老的人,而不是那君臨天下的真正天帝。若是回到天庭,他有他的廣闊天空,而我呢,依舊隻喜歡這的人與事,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永久的擁有,我們曾感動,相伴到老。我很滿足,有這一切就足夠了。”
  她微笑著,但卻堅決的拒絕了。
  “娘!”
  遠處一個幼童跑來,活動好動,粉嫩漂亮,後麵跟著一個白發老人。慈祥的看著他,一起走來。
  大黑狗轉身,不知道為何卻有些黯然。這一次,它做錯了嗎,如果沒有它就不會有這一切。雖然晨溪這一生很快樂,也很圓滿,可是黑皇心中終究是覺得有愧。
  如果它不節外生枝。就不會有這一切苦惱,可是它又如何甘心?
  在夕陽下,那一家三口,雖有兩個白發蒼蒼。共同拉著一個小小的身影一同遠去,但是卻顯得很寧靜與祥和美滿。
  “唉,為什麼我心中還是有些發酸呢?”大黑狗用力給了自己一巴掌,踉蹌而退,差點倒在地上。
  “如果這種美滿能延續下去,我也許不會這樣。不久後,他們終究是要分別啊,一個要老死在歲月中,一個要成為九天上的天帝,我痛恨的是這個結果。”黑皇歎道。
  “其實,你可以改變這一切。”萬物母氣鼎道。
  一年後,雲川多了一座新墳,當中葬下了晨溪。
  白發葉凡落淚,在這枯守,癡癡的獨坐,小男孩被一位“高人”帶走,去尋仙修道了。
  先天聖體道胎自然是被帶回了天庭,被封入了源中,黑皇開始準備,要將各種神物都備齊,再為他築基。
  數年後,白發葉凡老死,被人埋葬,不久後並沒有開啟又一生,而是真正的覺醒,直接回到了天庭。
  他黑發如瀑,眸光若冷電,盯著萬物母氣鼎,而今這個世上,隻有此鼎在他懵懂時能對其施加部分影響,因為他們本就是一體的。
  萬物母氣鼎顫栗,差點崩碎。
  最後,葉凡離開,來到黑皇麵前,一句話不說,盯著它看了很長時間。
  黑皇難得的一次心中有愧,低頭不語,沒有一句反駁。
  葉凡離去,重新來到雲川,坐在了那個女子的墳前,久久不語,那幾十年的歲月浮現心間,讓他一顫。
  最後,他震裂了墳墓,從中取出一塊巨大的神源,當中封印著晨溪,她的壽元自然還未到盡頭,應有二十年可活。
  “黑皇永遠是個混蛋!”葉凡低語。
  他知道那個混帳心中有愧,不知道如何做,將所有的後事一股腦的都丟給了他,封住晨溪,讓他自己做決定。
  他所經曆的這一凡人一生雖然短暫,但是卻刻骨銘心,不然也不可能覺醒過來,天帝並非無情。
  葉凡抱著神源,眼中露出柔和的光,看著這個女子,而後一聲歎息,返回了天庭,將她放入中央天宮中,而後他就此沉眠了。
  “師傅他怎麼了?”小鬆醒來問道。
  “大夢萬古已算圓滿,他在心中踏長生路,在這一道境中尋覓、前行。”黑皇道,隻是不知道多少萬年後才會結束。
  “那她……”小鬆看到了源中的晨溪,禮敬有加,行了一禮。
  “將她送進封印地,將來留給天帝自己解決。”黑皇一如既往的滑溜,將所有的頭疼事都扔給了葉凡。
  宇宙中,九條龍橫空,拉著巨大的青銅古棺,緩緩而行,從一域進入另一域。
  有不少人看到,消息一出,震動了宇宙,四麵八方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傑衝去,可是最終無人能追上。
  每當有人臨近,它都會從虛空消失,而後又在另一域出現。
  天庭出動了大批人馬,因為他們知道,葉凡曾經就因九龍拉棺而起,踏上了修行路,可是天庭也沒有所獲。
  “天帝在沉眠,不然一定能捕捉到它!”
  同一年,有人在一域見到五色仙光衝天,那竟然足足有五個造化源眼,正在供一枚石蛋吸收,霞光萬道。
  世人震撼,想要衝過去,結果那直接黑暗了下來,它們一閃而沒,消失不見。
  天帝在源術這個領域早已超越了源天師,可當年尋找天下河山,卻都沒有得到過一個真正的造化源眼,那竟齊現了五個,讓人驚歎。
  “該死的,看來世間的造化源眼都讓不死天皇在無盡歲月前尋盡了,一個給了天皇子,五個留給了那個石蛋。”黑皇憤憤。
  最後,它又冷笑了起來,道:“這樣也無妨,看一看到底孰弱孰強,塵封萬古的無始經該出世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9-18 23:51:48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