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全文閱讀

作者:辰東  遮天最新章節  遮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遮天最新章節結束語新書8月16日上傳再相見(13-07-08)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13-05-2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13-05-20)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第三世


  “師傅!”
  小鬆眼中流淚,他本就是一個柔弱而靦腆的“赤子”,此時見到葉凡渾身是血,搖晃的劇烈,忍不住大哭。
  當年,他懵懂無知,還是一隻小鬆鼠時,是葉凡將他帶上了這樣一條不同的路,而今看著師尊滿頭白發,氣血衰敗,隨時會死去,他傷心無比,扶住他,不斷地落淚。
  “師傅,我們回天庭,服食不死藥。”小鬆就要背起葉凡,將他帶走。
  葉凡搖頭,讓他放下自己,一動不動的盤坐在了星空中,他的傷很重,但這不是關鍵,最可怕的是肌體要枯竭了。
  宇宙各地,無數的精氣湧來,諸多星域變暗,因為許多星辰之光都被接引而來,沒入天帝的體內。
  葉凡調息,渾身溢出瑩瑩寶光,將飛濺出去的天帝血皆引了回來,化入體內,而後又將幾位至尊的血氣煉成幾縷精華,淬為神精,治療自身。
  傷體愈合,血氣收斂,天帝身看似複原了,這並不算什麼,最為可怕的是肌體的衰敗,這難以逆轉。
  葉凡的天帝身已存貯不了太多的精氣,八荒星輝沒入其軀到一定程度後便開始自動溢出,不再積聚。
  其體衰敗,血氣幹涸,如那腐朽的鐵鍋,容納不下過多的水,都會滲漏出去,顯出風燭殘年、將要結束此生的端倪。
  即便有神藥也不管用,葉凡這是走向寂滅的征兆,沒有什麼人能救他,沒有什麼寶藥可以令他回春。
  在這種境地下,想要進行終極一躍、活出第三世來挽救己身都不能,他耗盡了最後的底蘊,在那驚世一戰中將體內神胎磨滅了個幹淨。
  大戰七尊就已經盡力,強行提一個口精血,恢複到巔峰狀態,已經讓自身大為虧損。又這樣大戰蓋代高手不死天皇,耗盡了他積累的長生仙精。
  “師傅!”小鬆流淚,看著當年叱吒風雲、天上地下難求一敗的師尊而今這般的衰老,白發蒼蒼,血跡斑斑。將死於歲月中。他心如刀絞。
  這種狀況實在是讓人倍感無力,若是一個人的魂火都要熄滅了,還怎麼活下去?葉凡這是在強提一口氣,不然元神徹底暗淡。
  他笑了笑。世事真是難料,他竟也走到了這一步,天下無敵五萬年,最後竟引來不死天皇襲殺。
  很顯然,對方也經曆過這樣的晚年。對這種狀態很是了解,故此出手時針對性很強,就是要磨滅其體內仙精,不給他機會。
  他們這樣的人即便身體殘破,元神被擊裂也死不了,在這個晚年最珍貴的是所積攢的長生精華,那是用以蛻變出下一世的根本所在。
  葉凡觀管承、憶白衣神王、看金烏大帝、探小神蠶,近距離接觸過活出第二世的人,已然探索出那種垂死之年再活一世的奧秘。
  一種方法可以活出一世。難以重複。
  他積聚多年,就是為了今日,雖然看起來形神枯槁,壽元將盡,本源已然枯竭。但那隻是表象而已,暗中有一絲長生精粹物質在孕生,宛若神胎。
  可惜啊,葉凡準備良久。卻這樣被破壞了。天皇出手非同凡響,太過霸烈了。不全力對抗根本就擋不住。
  事實上,葉凡能夠猜到,天皇來襲也主要是看上了他的天帝印記,還有他所積聚那些外人不得而知的長生物質。
  “別哭。”葉凡咳了一口血,微笑著對小鬆說道,他活了五萬多年,見慣了人間一世又一世的生死,臨到自己頭上也沒什麼了。
  “師傅,我不想你死!”小鬆擦去淚水,盤坐在對麵,要煉化己身的本源為葉凡續命。
  葉凡搖頭,阻止了他,道:“那樣沒用的。”
  “怎樣才有用,師傅你一定知道是不是,請告訴我,我一定要去為你尋來活命法。”小鬆希冀的問道。
  “不要傷感,老天想收走我,也不是那麼容易,因為我還不想死呢。”葉凡強提一口精氣,自身神火不散。
  正如他說的那樣,他要抗爭,即便還剩下一口氣也絕不會屈服,要努力活出另一世來,因為他還有一些事要去做,當年的誓言與承諾猶在耳畔,要鋪展開一幅浩大的長生戰圖。
  “喀嚓”
  可是葉凡真的太衰老了,耗掉了仙精,仙台裂紋密布,隨時會碎掉,而肉身更是可能直接燃成灰燼。
  他處在了極其危險的狀態邊緣,活不出另一世,就直接要化道,走向生命的終點。
  試問天下,誰能擋住不死天皇一擊?萬古來有幾人可以力敵,而今葉凡做到了,拖著衰敗之軀大戰如此長的時間,是一個神跡。
  一連數日,葉凡都閉眸盤坐,也不回天庭,就在這星空中一動不動。
  而外界早已喧沸,天帝一日間連斬七大古皇,這像是神話傳說一般,誰能並論?
  最讓人震撼的是,消失萬古的不死天皇又現,與天帝征戰,這是仙戰的再現,令人毛骨悚然後又是一陣戰血沸騰。
  一戰落幕,世間不寧。
  各族心緒複雜,尤其是敬拜不死天皇的強族,有一種難言的心緒,說不出道不明。
  而更多的人都在呼喚天帝名,以年老之體戰到這一步,隔斷飛仙瀑,逼退天皇,已然是最為輝煌的戰績,無人能比。
  天庭早已出動,無盡的天兵天將如烏雲一般,將這片星域包圍,守護天帝,等待他新生。盡管外界都在傳言,天帝到了晚年,已然生命無多,再也不能活下去了,但是眾天兵天將卻始終不願接受,認為天帝不會離世。
  隻是每一個人都帶著憂色,雖然難以接受現狀,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威懾九天十地、難求一敗的天帝真的要坐化了。
  小鬆將那在這一戰中暴露於世間的太初古礦移了過來,麵是全部是太初命石,生氣澎湃,葉凡入內,借此逆天之地修養。
  整整半個月,葉凡狀態始終不變,維持在那將死之態中。
  “師尊本要死去了。可他意誌堅定,生生又化生出了一點仙精,保住了此世身,而且這太初古礦還是有一點作用的,我一定要想辦法幫助師尊。逆轉命運。”
  小鬆黯然。思索後將葉凡背起,瞬間撕裂了虛空,自這一日後從世間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
  地球。昆侖仙山中,出現了他們的身影,小鬆背著葉凡來到了成仙地,這是孕育綠銅鼎的地方。
  整整十年,他們與世隔絕。外界都在傳言,天帝死了,結束了他無比輝煌而又傳奇的一生。
  “可惜了,天帝就這樣離世了,讓人遺憾,沒有能夠見到他以年輕之身同天皇進行巔峰一戰。”
  “不死天皇果真可怕,他到底用了什麼辦法,還活在盛年,難道飛仙瀑另一岸有長生物質?”
  “天皇的實力真的逆天了。可惜了天帝啊!”
  昆侖,仙氣蒸騰,流光溢彩,氤氳霧氣繚繞,宛若仙境一般。
  小鬆以大法力激活了此地。讓上萬座龍首峰重新吐出龍涎,聚向成仙池,仙光四溢,霧靄彌漫。
  這十年來。葉凡盤坐成仙池中始終不動,那龍涎匯來。滋潤其身,維持其不惡化,暫保住了他的狀態。
  想真正活下來還是要靠他自己,外界一切都無用,因為這一次他就是要走活出另一世的路,靠神藥等續長生已無用。
  十年來,小鬆想盡了辦法,更是將葉凡鼎內的那一小段飛仙瀑取出,精研這種留在長生路上的物質,最後沒有尋出救命法,倒是令其道行無形中增長了。
  又過去了三年,小鬆將囡囡接到了昆侖,小女孩這一次睡了三千年,剛剛蘇醒,見到葉凡這般樣子,頓時傷心哭泣。
  “大哥哥……醒一醒呀。”
  葉凡吃力的睜開眼睛,道:“囡囡不哭,大哥哥不會有事的。”
  小女孩不斷的落淚,小鬆將其淚全部引入成仙池,可是依舊沒有什麼效果,因為葉凡已經是天帝,這個世間能逆天改其命的東西幾乎沒有了。
  “大哥哥……你吃了囡囡吧,一定可以活下來的。”小女孩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不斷的落淚。
  看起來隻有兩三歲的小囡囡,央求白發蒼蒼、即將走上生命終點的天帝吃掉自己,看起來很怪,可是卻讓在場之人心中大慟。
  連葉凡都鼻子微酸,心中起了波瀾,幫她擦去眼淚,道:“囡囡乖,不要多想,大哥哥不想死,連老天都收不走我。”
  “囡囡不想大哥哥死去……”小女孩淚眼朦朧,可憐兮兮的說道。
  “放心,我一定會活下來的。”葉凡答道。
  事實上,荒古深淵的狠人大帝發生了神秘的蛻變,嚴重影響到了小女孩,她在此地沒呆多長時間後就又昏睡了過去,陷入沉眠。
  “小鬆帶她離開,誰都不要靠近,我要靜心十年!”葉凡眸光突然堅定了起來,這樣吩咐道。
  “師傅……”小鬆心顫。
  “放心吧,我明悟的差不多了,體內仙精雖然隻有一點,但是卻也夠了,我能涅槃邁出那一步。”葉凡說道。
  他感應到了一點仙精,而這十幾年在死亡邊緣徘徊,讓他參悟出了更多,活出新生,涅槃升華,就是要在這樣的“廢墟”上建立。
  小鬆離去,帶走了囡囡。
  這一日後,葉凡整日遊離在生與死間,他想到了當年白衣神王的絕境,回憶起了小蠶總是遺忘過去的症狀,又思忖到了當年親手探索管承、金烏大帝時的所獲。
  歲月逝去,狀若胎盤的成仙池保持住了葉凡這種不生不滅的奇異狀態,為他爭取到了最寶貴的時間。
  未用十年,僅七年後,這個地方血氣滔天,貫穿霄漢,驚動了宇宙萬域所有生靈。
  此時,外界都在傳言,天帝坐化,世間再無他,可是今日所有人都被驚撼了,那茫茫萬道都在哀鳴,全部臣服,而宇宙中的強者們無論相隔多遠都顫栗,忍不住要叩首。
  所有人都遙望一個方向,無論多麼遠,即便跨越無數的星係,也都看到了衝出的時光碎片,見到了一幅震驚萬古的奇景。
  茫茫血氣滔天,天帝再現,緩緩站起,在旺盛如海的血氣與強大的生機中涅槃再生,重新崛起!
  那是一個年輕的天帝,隻有二十歲左右,黑發如瀑,自然披散在晶瑩的肌體上,屹立在蒼茫天宇上,俯視萬物蒼生!
  他活出了第三世,強大到讓人心顫。
  結束後,會在微博上跟大家討論結局以及談論新書,到時候歡迎各位兄弟姐妹來參與,我的新浪微博名是辰東,認證過的。騰訊微博名也一樣。
  .
  

Snap Time:2018-09-18 23:23:17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