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閱讀

作者:安知曉  總裁的替身前妻最新章節  總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的替身前妻最新章節兄友弟恭九(14-01-29)      兄友弟恭八(14-01-29)      兄友弟恭七(14-01-29)     

兄友弟恭六


  墨小白決定不和他們談這麼淫dang的問題,哼著小曲歡地洗澡,他有點小潔癖,墨小白和墨遙站一排,墨晨在他們對麵,墨小白洗了半天,發現墨遙圍在腰上的毛巾就沒拿下來。都市小說www.9pwx.com他還洗戰鬥澡,墨小白歪頭,問墨遙,“老大,就我們哥三個,你還怕我和小哥哥意**你啊?”
  毛巾沒拿下來,小兄弟不需要衝衝澡咩?
  墨晨一個沒忍住,差點被水給嗆著了,他早就想說了,然而這種問題隻有墨小白才會沒臉沒皮的說,他還是要麵子的,沒事也不會去撩撥墨遙。
  墨遙沒回應,墨小白繼續,“就我剛剛看到的尺寸,比他們強多,老大你害羞什麼啊。”
  墨遙慢吞吞地關了水,“小白,你在調戲我嗎?”
  墨小白哈哈一笑,“小妞兒,給大爺笑一個。”
  墨晨,“……”
  墨遙怒,這澡沒法洗了。
  撤,老子大晚上再過來洗。
  他剛一抬腳,墨小白就說,“老大,過來幫我搓搓背,髒死了,這幾天都洗戰鬥澡,一身的泥,難受死了。”
  墨遙本想讓墨晨過去給他搓背,然而,他掙紮了半天,慢吞吞地過來,墨小白很自動自發坐下來,墨遙在他身後蹲下來,為他搓背。
  熱水從上麵稀疏落下,流淌過墨小白的背,少年蜜色的肌膚如流淌著**,小白的皮膚素來比他們要白,中東這麼可怕的紫外線也沒給他的皮膚帶來多少黑色素,蜜色偏白一點的皮膚看起來很健康,很**,尚沒什麼肌肉,背部的紋理很流暢,肩膀不算很寬,腰又柔又細,無雙說,墨小白這身材是投錯胎了。
  指尖無意掠過墨小白的肌膚,指尖下的觸感,令他呼吸微微一沉,有些麵紅耳赤,他對墨小白,沒有抵抗力,這件事早兩年就知道了。
  那一天在溫泉池,墨小白光溜溜地靠上來,纏著他玩,那一年的墨小白還很小,十二歲生日,比同齡人要高,於他而言卻是一個白白嫩嫩的瓷娃娃,尚算可愛罷了。
  小白纏上來的時候,他很不自在,本以為是不喜歡和人有身體接觸,誰知道竟然有了反應,十幾歲的少年處理這種事情算是生疏了,墨遙推開墨小白,落荒而逃。
  當天夜,他做了少女夢。
  俗稱chun夢。
  在夢,他肆無忌憚地壓著墨小白,為所欲為,小白臉上的妖媚表情讓他徹底沉迷,最終驚醒,發現自己竟然遺精,這對墨遙而言,十分震驚。
  他把這解釋成青春期的萌動,雄性荷爾蒙分泌太多,不關小白的事情。
  為了證明這個觀點,他和墨晨來一次親密接觸,結果發現,毫無反應,最極品的是,一看到墨小白,他便不自覺的緊張,麵紅耳赤,甚至不敢看他的身體。
  從那以後,墨遙隱約明白一件事。
  他愛上了自己的弟弟。
  一個自己不該喜歡的人。
  和自己血濃於水的弟弟。
  幸好墨晨尚在,若是墨晨不在,墨遙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小白就這麼毫無防備地坐在他麵前,他能這麼肆無忌憚地撫摸著他,體內深藏的,那些罪惡的,禁忌的感情幾乎要噴湧而出,讓他措手不及。
  夢無數次甜蜜的瞎想,此刻也翩翩浮起。
  “老大,好舒服啊,再用力一點……”墨小白舒服得哼哼,尾音帶著一點顫抖,在熱水霧靄中顯得那麼勾人,這麼語意不明的句子讓墨遙渾身的血液幾乎都往下衝,熱脹得厲害,恨不得把這個人狠狠地壓在地上,就這麼肆無忌憚地侵犯。
  那些隱藏的心底的獸性與理智艱難地抗衡。
  “小白,你這聲音真銷魂……”墨晨笑著打趣,關了水龍頭,墨小白又舒服地哼哼,絲毫不管墨晨,墨晨說,“你們慢慢搓,熱死我了,我先走了。”
  “墨晨……”墨遙想要出聲喊住墨晨,讓他別走,別讓他和小白就這樣待在一個空間,誰知道出口的聲音卻讓自己嚇一跳,沙啞壓抑著欲wang的聲音,令人心驚。
  他不得已,忍住了出口的話,眼看著墨晨離開。
  他不能再和小白待在這樣的空間,會發瘋的。一想到這,墨遙迅速幫墨小白搓完背,“行了,衝衝水就走了。”
  墨遙剛起身,墨小白就拉著他,纏著他坐到他身後,那滑膩的肌膚觸感,引起一陣火花,墨遙下身更脹痛得厲害,不由得詛咒了一聲。
  “不需要了,我……”話還沒完,墨小白拿過一旁的搓澡巾就幫他搓澡,且是手腳並用的那一種,少年滑膩的手在他背部,腰部這麼劃過,墨遙隻覺得他要瘋了。
  肯定得瘋了。
  心上人就在身後,一絲不gua,毫無防備,他的手在他身上,如惡魔一樣的亂走,tiao逗,背部,腰部都大麵積的碰觸讓他的體溫蹭蹭上漲。
  他受不了……
  墨遙想伸手去開冷水,可一想到背後是小白,冷熱交替怕傷了他,他又忍住了,墨小白似乎很享受這感覺,一邊搓澡一邊喝墨遙聊天。
  墨遙心不在焉地回應,下身著實脹痛得難受,墨遙咬咬牙,小白在身後,也看不見,他的手忍不住伸進毛巾,握住自己早就耀武揚威的某物,配合著墨小白搓澡的頻率撫nong。
  墨小白哼著小曲,浴室中熱氣蒸騰,一切都那麼模糊不清,禁忌的感讓墨遙緊緊地咬著下唇,墨小白若是一停頓,他也慌忙停住,深怕小白知道,這樣冷熱交替幾乎要逼瘋了他。
  “嗯……”死死咬住的唇,不知不覺吐出一句shen**,墨小白搓背的動作也停下來,嚇得墨遙渾身血液幾乎都要凍結。
  

Snap Time:2019-01-16 22:53:35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