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閱讀

作者:安知曉  總裁的替身前妻最新章節  總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的替身前妻最新章節兄友弟恭九(14-01-29)      兄友弟恭八(14-01-29)      兄友弟恭七(14-01-29)     

兄友弟恭五


  墨小白醒來,已是傍晚,身上仿佛被人拆過一樣,疼得難受,畢竟尚是少年人,並不怎麼能忍得住疼痛,再加上沒人在身邊,墨晨墨遙和葉薇,十一等人都不在,墨小白素來傲嬌,索性就為難醫生,苦得基地的醫生都忍不住威脅他,小公子啊,誰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醫生你曉得不?
  墨小白簡單吃了一點晚飯,墨遙才姍姍而來。都市小說www.9pwx.com
  叢林對抗賽的結果在葉薇和墨遙的意料之內,二十四區輸了,那邊是實力本來就強,二十四區又缺了這麼多人,輸了自然是毫無疑問的。
  墨遙和墨晨也不想二十四區贏了,總得給這群菜鳥一個教訓。
  十四區的特工總體年齡比二十四區小了五歲,他們都是一群少年人,他們人高馬大的成年人輸給一群菜鳥也讓他們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人。
  別以為是精英就是來基地享福的。
  “老大,你受傷了?”墨小白敏感地感覺到墨遙臉色並不怎麼好,墨遙搖頭,淡淡說,“小事,沒你傷得重。”
  墨小白暗忖,那是啊,他幾乎沒了命,看著包紮感覺絕對也活不過一天似的。
  “媽咪沒來看過我嗎?”墨小白問。
  “看過了,你還沒醒,她還忙,晚上還要寫總結。”
  “哼,我救知道,哇……我怎麼就這麼命苦啊,怎麼投胎當葉薇兒子啊啊啊啊啊……”墨小白哭號,若不是他是病號都想在床上打滾了。
  墨遙,“……”
  墨小白這傷養得特別,才半個月的功夫,身體已經複原,這一複原,葉薇就讓他參加集訓,訓練拉下半個月,可不是鬧著玩的,體能怕是跟不上。
  如葉薇所料,墨小白果然是集訓中最後一名。
  集訓終點時,葉薇站在高壓牆邊看著墨小白的成績,再看看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墨小白,這水準有點超出她的預想,算還不錯的,比她預計的了二十秒,算他通過了。
  “從明天開始,你體能訓練加兩個小時。”葉薇丟下一句話,踢了踢在地上裝死的他,“滾去休息了。”
  墨小白第一百零八次哭號,我一定不是你親生的。
  墨晨踢了踢墨小白,“小白公主,去澡堂了,別躺著裝死,臭死了。”
  墨小白抬起胳膊聞了聞,是有點臭了。
  他爬起來,想爬上墨晨的背讓墨晨背著他,墨晨一步躲開,“小哥哥雖然疼你,可小哥哥體力也是有限的啊,我也很累啊,背不動你了,”
  “嗚嗚,小哥哥你不愛我了……”墨小白委屈地眨巴眼睛,墨晨下巴抬了抬讓他去撲旁邊的墨遙,墨遙臉色並不怎麼好,看他們兩人相親相愛的模樣臉色難看極了。
  墨小白果斷撲到墨遙身上,果然墨遙沒丟了他,墨小白在他耳邊說,“老大,我身體剛好,你可別再丟了我。”
  墨遙沒說話。
  夕陽下,兩人的身影重重疊疊,在訓練場上畫上一道很長的痕跡。
  血濃於水,親密無間。
  澡堂。
  基地的澡堂隻是一個很簡單的設備,一個空間二十個水龍頭,都沒什麼東西阻攔,一排十個水龍頭,對麵都能看到別人洗澡的模樣,反正都是大老爺們,也不在乎被人看到。
  二十四區的澡堂和二十五區是連在一起的,有四十個櫃子,墨晨和墨小白脫了基地的軍綠色迷彩服,連**也脫了,赤果果一條,每個人拿著一個香皂,掛著一條毛巾就往走。
  走了幾步發現墨遙沒跟上來,墨小白回頭一看,墨遙背對著他,衣服都沒脫下來呢,墨小白喊了一聲,“老大,你磨蹭什麼啊?”
  說實話,前兩年他還經常和墨遙一起洗澡,相互搓背,這兩年他和墨遙一起進共同澡堂的幾率是極少,這兩年一起坦誠相見的次數五根手指都能數出來。
  墨遙回頭看了他一眼,迅速別開臉,墨小白今年才十四歲,不到一米七,身體還沒張開,屬於那種少年人的纖細和敏感,皮膚被中東的太陽,自幼的訓練成蜜色,泛著一層迷離的光彩。雙腿又長又直,腰部又柔又細,若不是那麼明顯的男性特征,這樣的少年簡直是雌雄不分。
  墨遙麵無表情,“你先去。”
  墨小白轉頭,跟上墨晨,三兄弟來的時候,澡堂沒什麼人了,隻有四五人,他們總是趕在最後來,那些人一看到墨小白和墨晨進來,都有點古怪,澡堂的氣氛頓時變得……很熱。
  墨小白和墨晨都屬於纖細的少年,且容貌出色,特別是墨小白,年幼,又美麗,在基地二十四區一群粗胳膊粗腿的大老爺們群一紮,如一顆新嫩的水蔥,嫩得讓人想咬一口。
  墨小白走到水龍頭下,這水一潑下來,有說不出來的舒服,旁邊的一名歐美人學員,目不轉睛地盯著墨小白看,且是盯著墨小白的某個俊秀小家夥看。
  被人這麼看著,死人都會察覺到,更別說是墨小白。
  他一扭頭,這男人的還算俊朗,肌肉不是很突出,但很健美,身材很棒,凡是基地的學員,身材都很棒,這樣的好身材在基地一抓一大把。
  墨小白驚奇地看著此人的老二在他的目光下竟然敬軍禮。
  那人囧得想去撞牆,慌忙關了水龍頭想走,誰知道踩著一塊小香皂,撲通一下跌倒在澡堂。
  墨晨,“……”
  墨小白,“……”
  此人狼狽站起來,一扭頭跑得人影都沒有了。
  墨遙正好進來就看到那人撞撞跌跌跑出去,微微蹙了蹙眉,墨小白頭發滴著水,很無辜地站著攤攤手,墨遙臉色頓時變得沉,扭過臉,目不斜視。
  墨晨哈哈大笑,墨小白,“我這算是被人視-奸了嗎?”
  墨遙蹙眉,幾乎猜得出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是你視奸他好不好,老大,他盯著人家看,竟然把人家盯得bo起了。”墨晨吹了一聲口哨,“小流氓!”
  墨小白幾乎跳腳,“呸,誰盯著他看了,這沒定力的東西,他身材還沒我們家老大有看頭,我才不屑視jian他。”
  墨晨又是一笑,戲謔說,“老大不是在這嗎?你去shi奸他啊。”
  墨小白當真扭頭看墨遙,墨遙個子有一米八了,如墨小白所說,身材真是黃金比例,肌肉薄薄的一層覆蓋在骨架上,完全符合墨家人的審美眼光,十分俊秀清奇。
  真的很有看頭啊。
  墨遙把毛巾在腰上一圍,遮去某人**的目光,陰著臉看向墨小白,冰冷冷地吐出兩個字,“洗澡!”
  墨小白吐吐舌頭,“小氣,不就是看一下嘛,過幾年我也有,哼!”
  “那就等幾年再說!”
  其他的那幾人見他們兄弟葷腥不忌,都有點想笑,然而目光卻很不懷好意地看向墨小白,墨遙目光掃了一圈,冰冷刺骨仿佛是一支利劍射向他們,臉色沉得如閻羅一樣,那幾人激靈地打了一個寒顫,慌忙收拾東西走人,一瞬間就剩下他們兄弟三人。
  墨小白疑惑,“他們怎麼都跑了,不洗了?”
  墨遙和墨晨都沒回答,墨晨說,“小白,你是真的白,還是假的白啊,以後進澡堂把自己圍一圍。”
  他以為為什麼他們幾人都是最後來的,墨遙還不和他們一起來,總是讓他等澡堂要關門才允許他和墨小白來,允許他們來已是極限。
  按照老大心思,隻允許墨小白一個人來,浴室必須還一個人都沒有。
  墨小白年紀小,尚不懂,單純地問,“為什麼?難道我的身體礙著別人的眼睛了嗎?”
  墨晨,“……”
  “閉嘴,以後你洗澡的時候,把他們全趕出去,等你洗好再放進來。”墨遙說道,來基地後,這是第一次和墨小白一起來洗澡,他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墨小白一進來,肯定是一直被視jian和意淫的。
  “為什麼?”
  “不為什麼!”墨遙冷冷說道。
  墨晨好心給他一個解釋,“你一直被意淫啊,公主小白。”
  墨小白,“……”
  墨小白被哽了一下,脫口而出,“要意-淫也是意-淫老大啊,我有什麼好看的?”
  墨遙一來的當天就有一個外號。
  區花啊。
  二十四區一枝花啊。
  當家花旦啊。
  不對,應該說是全區一枝花,簡稱區花。
  墨遙,“……”
  墨晨說,“都被老大揍得連娘都不認識了。”
  墨小白,“……”
  “我是男人,又不是女人。”墨小白後知後覺地喃喃自語,墨晨無語了,為什麼是一家人,他就沒被人yi淫呢,他和墨遙,墨小白是一個檔次的美貌啊,可人家意**的幾乎都是墨遙和墨小白,非常有選擇性啊。
  墨遙是一直被意**,從未被非禮。
  小白是一直被視jian,從未曾發覺。
  

Snap Time:2019-01-16 23:06:11  ExecTime: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