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閱讀

作者:安知曉  總裁的替身前妻最新章節  總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的替身前妻最新章節兄友弟恭九(14-01-29)      兄友弟恭八(14-01-29)      兄友弟恭七(14-01-29)     

兄友弟恭三


  因為葉薇一句話,墨小白和這批存心鬧事的學員們被葉薇趕到二十四區的主訓練場去,這十二學員說從各地挖牆腳過來的強悍人士,年紀最小的也有十八歲了,最大有二十三歲,特別說印度和歐美人一個一個都人高馬大,肌肉很結實,看起來非常的有力量。都市小說www.9pwx.com
  說屬於在大街上搶匪都不敢動的一類人,反觀墨小白,隻是身高尚不足一米七的少年,身子骨纖細得如大姑娘似的,大腿都沒人家胳膊粗,所有人都想,不管說誰動手,墨小白就該一拳頭就被人搞定了,他看起來的確沒什麼威脅力,也沒什麼力量,雌雄不辨的臉蛋更讓人有點輕視的味道。
  二十四區的學員都被驚動了,連著二十五區的學員也被驚動了,二十三區的學員也被驚動了,還有別的區的學員幾乎都驚動了,幾百號人圍在二十四區的主訓練場,圍得水泄不通。
  二十四區和二十五區的教官有三個兒子,這一次來接受訓練,但大多時候他們說教官單獨帶的,很少和他們一起訓練,且他們才來了三天,根本就沒機會展示他們的實力,可他們才是十幾歲的少年,看起來都那麼的纖細,且這三個兒子都長了一副雌雄不分的臉蛋,因為年紀小,身上也透出一股清新的氣質,被人輕視許久了。
  整個區的學員都在暗中討論這三兄弟,都很好奇教官的兒子有什麼樣的實力,葉薇和十一的訓練手段比他們上一任的教官要變態殘酷許多,特別是葉薇。
  那就是一個鐵血教練,所以學員們心中積怨頗多,早就恨不得找一個地方發泄,正好墨小白撞上了槍口,他們當然會找墨小白發泄。
  其他看熱鬧的學員們是很想看教官出醜。
  葉薇放出話來,一個一個來,弄不死墨小白,你們就的死,想當然,這些學員都會拚了全力,這麼一個小少年,能有什麼力量,他們也很好奇。
  當然,圍觀的人大多是二十區到三十區的學員。
  有一批七區和九區的學員也是看熱鬧的。
  然而,他們是看這些大塊頭的熱鬧,這些這特工島長大的特工們,知道葉薇和十一的底細,墨遙也隨十一在特工島訓練過,那實力他們是見識過來,當然不會蠢得去挑戰墨遙。
  想當然,墨小白也不會太差。
  夕陽慢慢地沉下來,主訓練場的氣氛滾燙得能煮熟雞蛋,人人議論紛紛,葉薇換了一身軍裝,正吊兒郎當地站在教官位置上訓話。
  “你們這群爛菜鳥給我聽著,他就是你們唯一要放倒的目標,死活不論。”葉薇語氣十分冷酷,麵上卻笑得顛倒眾生,“誰有本事放倒他,我就讓你從這順利畢業,但是,如果你們都趴下了,今天我就弄死你們。”
  葉薇教鞭指著印度人A,“你,先上。”
  ……
  墨遙正在宿舍看一本電腦原文書,有點訝異今天的宿舍為什麼這麼安靜,走廊上沒有一點聲音,墨晨匆匆忙忙推門進來,“老大,你怎麼還在這,去練武場,小白在車輪戰呢。”
  墨遙蹙眉,一想也是葉薇的訓練項目並不上心,墨晨氣急敗壞地說,“老大,是生死戰,對方十二人,一個一個大塊頭的……喂,老大……”
  墨晨還沒說完,墨遙的人影就消失在房間,墨晨也迅速跟來上去。
  兩人分開人群重重的訓練場,剛一到場就看見墨小白一個擒拿手扣住印度人A的頭顱一擰,雖然被他避開了要害,墨小白仗著自己靈活的身手一個扭頭,拳頭虎虎生風掃過來,一圈砸在他的後背上,這一拳頭足足有一百公斤的力量,那人踉蹌了一步,轉過身來攻擊墨小白,墨小白點地而起,一個旋風腿又踢出去,這一腿足足兩百公斤的力量,直接把那人提到主訓練場的牆壁上,因為人多聲音嘈雜,沒人聽到他胸前肋骨斷裂的聲音。
  勝負已分。
  四周嘩然。
  沒有人敢相信,一個不足一米七的少年,就這麼四招就搞定了一名一米九,體重80公斤的大男人,那是多麼猛的身手,完全看不出來是一個少年人。
  天啊,他真是十四歲的少年嗎?
  葉薇冷笑,一腳踩在印度人A的胸口上,她是多精明的人,怎麼會聽不出這斷骨的聲音,故意一腳踩在他的胸口處,笑得溫柔嫵媚,“我以為多大本事呢,也不過爾爾,菜鳥就是菜鳥,連我十三歲的兒子都打不過,你怎麼不去死了重新投胎啊?”(小白還有一個月滿14歲。)
  那人已經躺著很難受了,葉薇一腳把他踢走,那姿勢要對瀟灑就多瀟灑,“真他媽礙眼,繼續,輪到你了。”
  基地的醫生已經抬來擔架,把受傷的學員抬下去。
  歐美人A上場,剛一個拳頭揍過來,墨小白人已經迅速倒地,雙腿夾住他的脖子,雙手扣住他的腳,雙腿用力往下一壓,那人撲通倒地。
  墨小白反身壓在他身上,一個拳頭落在他的頭顱上,直接把人給打暈了。
  一招搞定。
  這人的前身是特種兵,就這麼簡簡單單的,被墨小白給拿下了。
  “天啊,他真厲害了,不愧是魔鬼教練的兒子。”
  “這一招叫什麼?”
  “天知道叫什麼,近身肉搏隻要結果,不要過程。”
  “太厲害了……”
  “再過幾年,得厲害成什麼樣子啊……”
  那人昏迷過去,葉薇切了一聲,“又是一個垃圾,抬走!”
  她指著一名中國學員,“到你了。”
  中國人學員A一臉嚴肅地站在墨小白麵前,經過剛剛兩個回合,沒有人會小看了這名俊秀的纖細少年,他實在是太恐怖了。
  葉薇吹了一聲口哨,拍拍手,“各位菜鳥,你們的呼聲在哪,你們的掌聲在哪,同樣是菜鳥,你們都成啞巴了嗎?不會給這菜鳥一點掌聲讓他自信一點嗎?”
  “瞧他這小腿抖的,不丟你們這群菜鳥的臉嗎?”
  “姑娘們,給他一點掌聲啊……”
  “都啞巴了嗎?”
  ……
  葉薇的吼聲在整個夜晚抖顯得特別的響亮,帶著一股說不出口的驕傲。
  她一貫是這麼驕傲的。
  誰都不知道她是為了她的小兒子驕傲。
  圍觀的幾百菜鳥活生生全部變成了啞巴,真要鼓掌吧,他們就成了姑娘們了,不鼓掌吧,被葉薇這麼刺著,是個人都不舒服啊。
  十一忍俊不禁。
  中國人學員A臉色青紫白黑一陣轉,惱羞成怒攻上來,墨小白身子一低,仗著自己身材躲避過他的攻擊,手指扣住他的脈門,那人隻覺得手臂一麻,墨小白已擰斷他的胳膊,如垃圾一樣丟到一旁。
  葉薇冷冷一笑,“抬走……”
  ……
  車輪戰繼續。
  連續十個人,半個小時不到,墨小白以受了三拳的代價全部放倒,幾乎都失去了行動能力,原本來看熱鬧,想看魔鬼教練的兒子被揍的菜鳥學員們,一個一個麵如菜色,都不知道該以什麼表情表達他們心中的震驚和……欽佩了。
  對方是一名十三歲不到十四歲的少年啊,那麼矮,那麼瘦,風一吹就走的少年啊,這樣的少年不到半個小時解決了十名特種兵級別的特工。
  那是多恐怖的力量。
  墨遙一直沉默地看著,他知道小白到極限了,今天負重越野幾十公,小白已是筋疲力盡,他幾乎什麼都沒吃,空著肚子,又吐過,如此疲倦的狀態之下挑戰了十名高手,小白已經到極限了。
  如果是狀態好的小白,墨遙一點都不擔心他,可如今,小白的狀態不佳,他很著急,麵上卻沒怎麼表現出來。
  最後隻剩下一名歐美人和一名中國人,兩名學員。
  誰都看得出來,墨小白已經筋疲力盡,十一有些擔心,卻沒讓葉薇說停,這是屬於小白的驕傲,他們的驕傲,不管是家哪個人都不願意在這種情況下說停。
  美國人學院D有一米九,到九十公斤,身上的肌肉十分結實,蓄滿了力量,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一上來就虎虎生風地給墨小白一拳。
  墨小白的力量幾乎用盡了,勉強躲過這一拳,如果是一開始,說不定他能很地躲避,如今卻不行。
  這人的力量太大,不能硬碰硬。
  且墨小白真的沒有多少力氣去和這麼一個強悍人抗爭,他隻想著速戰速決,趕緊贏了完事,學員D如果隻是力量大,不足為懼,關鍵說他很靈活,動作之間都非常的靈活。
  墨小白和他一來一往之間,吃了他四個拳頭,那人的拳頭千斤重,這麼砸在墨小白身上,墨小白都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在錯身交手的時候,墨小白因為受傷動作稍微停頓了一下,被他一拳頭打在下顎上,一口鮮血如注噴出來,滑過半空,摔出十米遠。
  墨遙瞳孔緊縮,心髒揪著,恨不得代替他受了這一拳。
  墨小白摔在地上一摔不起,美國人學員D見機不可失,以閃電般的速度,給墨小白致命一擊。
  葉薇大喝,“墨小白,給我站起來!”
  圍觀的人見勢心中大驚,天啊,不愧說魔鬼教練,兒子眼看就要被人打死了,她竟然無動於衷,隻是喊一句站起來,她是怎麼當媽的?
  眼看那拳頭就要砸在墨小白的腦袋上,本來吐了兩口鮮血,眾人都以為陷入昏迷的墨小白突然睜開眼睛,他在地上一滑,以自己靈活的身體滑在那人的褲襠下,突然伸腳,踢在學員D雙--腿之間,那人脆弱之處受了重擊,捂著褲襠一陣哀嚎,墨小白從他**滑過,敏捷地翻身,放倒了他,騎在他的肚子上,一聲低罵,一拳頭揍下去。
  搞定!
  “**!”全場不高不低的幾聲罵聲,聚起來可不是一個小音量,“他太陰損了吧?”
  “說啊,太卑鄙了!”
  “太卑鄙了!”
  “太無恥了!”
  “竟然從人家的褲襠下滑過攻擊?”
  ……
  墨遙唇角一個抽搐,墨晨直接笑出聲來,這樣的招數,隻有墨小白這樣沒臉沒皮的人才會用,還有就是一些上了戰場,經曆了無數生死的特工,為了活命會用。
  葉薇挑挑眉,小白你果然是個活寶啊。
  ……
  墨小白搖搖晃晃站起來,擦去唇角的鮮血,指著最後一個人,“輪到你了!”
  他的眼前幾乎已是一片黑沉了,墨小白咬破了下唇讓自己清醒一點,不想睡過去,不然就輸了,他就沒命了,他媽咪說了不管,那肯定不管的。
  他隻能靠自己。
  中國人學員C跨步上來,那是一名十八歲的少年,比墨小白要高得多,身上沒什麼肌肉,看起來很幹練。
  他冷冷一笑,一個跨步,如離弦的箭一樣的衝過來,墨小白這時候已是半昏迷狀態,哪能避得開一名高手這樣的速度,被揍了一拳,墨小白突然抱住了那人的腰,那人也不客氣,直接往墨小白背上幾個重擊,墨小白被打落在地上,連吐了三口血,整個五髒六腑都在翻滾著。
  那人再一次攻擊過來時,墨小白已經有了我要死的感覺了。
  “小白!”墨遙一聲厲喝,墨小白頓時覺得心口一震,雙腿竟然有意識地絆倒了那人,那人也沒想到已經是半死的墨小白還能突然攻擊他,一個防備不及。
  這是墨小白最好的機會,隻見他翻滾過來,兩人滾在一起,那人的銳利手指直直地卡在墨小白的咽喉處,被墨小白頓住,墨小白在下,他在上,扭打在一起。
  那人的眼睛,全是殺氣。
  墨小白的腳突然碰到什麼東西,他心一動,身影在扭打中轉過來,鬆開一手,那人抓住機會,揮拳往墨小白臉上死死揍,一臉揍了四拳。
  沒一拳都是殺招,要墨小白的命。
  墨小白又被打得吐了一口鮮血,墨遙急得衝過來,葉薇大喝,“站住!”
  墨遙不敢再動,墨小白的手摸到沙地中,那是一個尖銳的墨鏡架子,墨小白握住這尖銳的塑料架子,用盡自己的力氣,狠狠地紮進對手的太陽穴,一股鮮血噴出來,那人重重地摔在墨小白身上。
  斷了氣!
  幾乎是與此同時,墨小白也失去了知覺。
  四周靜悄悄的,沒人敢說一個字。
  出了人命。
  這是一場搏命的仗,不是墨小白死,就是那人死,誰都看得出來,墨小白是該被那人打死的,誰知道情勢突然逆轉。
  墨遙跑過來,憤怒地丟開屍體,擁著小白起身,小白被揍得鼻青臉腫,失血過多,整個人軟綿綿的,仿佛也沒了呼吸,墨遙瞳孔一痛,迅速抱起墨小白,往醫療室跑去。
  你這個傻瓜。
  讓我驕傲的傻瓜。
  葉薇踢了踢地上的屍體,那人已經沒了呼吸,四周的學員誰也不敢說一句話,教官的兒子打死了人,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葉薇郎朗而笑,坦然正直,“如你們所見,這是一場公平的比賽,我沒有插手,這樣的結果是他們自願的,生死有命,怨不得人,你們這群菜鳥給我看清楚了,別以為你們一個一個都是精英挑選進來的你們就有多牛逼,看到別人鼻孔都往上翻了,你們是什麼?就是一群什麼都不是的菜鳥,十二個人車輪戰還打不過我那個十三歲兒子的菜鳥,那是我全家資質最差的孩子,你們十二人都打不過,你們這群菜鳥有什麼資格這這攪和,你們就該理所當然地被**練,被操死了也是你們活該,你們沒本事,聽清楚了沒有?以後誰敢有怨言,我們家三個兒子隨便你挑一個,打得過其中一個,我這教練讓你們當!聽清楚了嗎?蠢蛋!菜鳥!”
  葉薇的聲音在整個訓練場響起,是那麼的霸氣,那麼的不可一世。
  若是以往,這些學員會覺得這魔鬼教練真他媽的變態,如今誰都覺得她真的好變態,他們看得清清楚楚,葉薇真的一點都沒有插手,小白要被打死了,她也無動於衷。
  她對兒子都這麼無動於衷,對別人就更別說了。
  

Snap Time:2019-01-17 21:14:27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