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豔遇記》全文閱讀

作者:夜十三  流氓豔遇記最新章節  流氓豔遇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流氓豔遇記最新章節2040章人算不如天算(16-01-13)      2039章紅葉收徒(16-01-11)      2038章匯合(16-01-09)     

2039章紅葉收徒


  阿布蹲下身體,學著楊洛習慣性動作,摸著自己下巴說道:“阿加木大哥,很意外在這見到我吧!”這小子一直都覺得楊洛習慣性的動作還有說話的語氣很帥,所以總是刻意的去模仿。這讓楊洛很無奈,說了多少次都沒用。
  阿加木一愣,他以為阿布是被抓來的,可見到阿布的神情不像,頓時怒火中燒,臉色通紅,怒瞪著眼睛。
  “阿布,你這個叛徒,真主不會原諒你的!”
  “嘿……嘿嘿!”阿布裂開嘴,陰陰的笑聲,跟楊洛如出一轍,“阿加木,真主是你們的神,不是我的神,所以不要這麼大火氣,也不要說什麼背叛。而且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爸爸是華夏軍人,他到阿富汗就是為了消滅你們。幾年前他犧牲了,而我作為他的兒子,他沒有完成的任務,將由我來完成。等把你們都消滅之後,我就回家了。”
  “哈哈哈……”阿加木怒極而笑,接著呸的一聲,“你回家,可你不要忘了,你的母親和妹妹還在米塔塔鎮。你背叛組織,你的母親和妹妹,會被組織處以極刑。”
  阿布也笑了,笑得很開心,讓阿加木有點莫名其妙。懷疑這小子是不是腦子出了問題,他的母親和妹妹被處極刑還能笑得出來。而且他也發現了一問題,阿布好像變了,變得比以前開朗了,不在像以前那樣沉默寡言。
  阿布笑著說道:“你還不知道吧,訓練營和米塔塔鎮的總部,包括敘利亞的兩個訓練營,都已經被炸成一片廢墟了。而且我的母親和妹妹,估計現在已經到了華夏了。”
  “不可能,阿布你騙不了我的。”阿加木突然感覺到渾身發冷,條件反射的吼道。
  阿布收起臉上的笑容:“你應該知道,我從來都不騙人,是美國佬幹的。”
  阿加木渾身直哆嗦,無論如何他都不相信阿布的話。可的眼神,確實不像是在說謊。
  楊洛拍拍阿布的肩膀,加木說道:“告訴我,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其他人都去了哪,為什麼隻有你們幾個人?”
  阿加木陰戾的雙眼死死盯著楊洛,“你即使是殺了我,我也不會告訴你的。”
  “哦!”楊洛哦了一聲,轉身就走,“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他的話音一落,還沒等李濤他們有所動作,阿布突然舉起手中的軍刺,按住阿加木的腦袋,手腕一翻,軍刺狠狠在阿加木下顎刺了進去。
  “噗!”鮮血激射而出,噴了阿布一身,接著阿布握著軍刺的手用力一擰。
  阿加木雙手死死抓著阿布的肩膀,雙眼凸出眼眶,瞪著阿布,眼滿是不甘和憤怒。
  阿布冷冷的說道:“你還記不記得,這種殺人的手法是你教我的。你說,這麼殺人很有感,當鮮血噴湧出去,噴到身上和臉上,會讓人很興奮,自己身體的血液,也會沸騰。”
  “咕咕……”
  阿加木喉嚨傳來咕咕的聲音,大口的血沫在嘴湧出,抓著阿布肩膀的雙手越來越有力。接著身體猛地一1挺,瞬間軟了下來,急速的抽搐兩1下,雙手無力的垂下,緩緩的倒在地上。
  這一幕,濤他們張大了嘴,誰也沒想到阿布這孩子幹起活來這麼幹淨利索,這麼凶狠。
  “嘖嘖嘖……”瘋子砸吧咂嘴,對著阿布豎起大拇指,“阿布,真是要得。”
  許航哈哈大笑,拍拍阿布的肩膀,什麼都沒說,邁步追向楊洛。其他人布的眼光,全都是讚賞的神色。
  阿布搔了搔頭,突然又變回了那個沉默寡言,還有點害羞的孩子。這個時候,大家才明白,原來這小子還是個孩子。
  紅葉布,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笑嘻嘻的說道:“小子,我突然發現,我有點喜歡你了。”
  血天使剛想走,聽到紅葉的話,回頭狠狠瞪了她一眼:“他還是個孩子,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啊。”
  鬼狐咯咯大笑,風情萬種的撩了一下額前的發絲,“天使,我蠻般配的。而且阿布也挺帥,你就不要棒打鴛鴦了。”
  血天使冷哼一聲:“我是怕害了人家孩子。”
  紅葉一翻白眼,“姐,我可沒有老牛吃嫩草的愛好。我隻是覺得這小子是個可造之材,打算收他做徒弟,這樣我就有了傳人,以後有生意的時候,就省的我到處跑,累死累活的,多好!”說著,紅葉很開心的咯咯嬌笑,“你才這小子殺人的手法,真的很有前途!”然後布,“小子,要不要拜我為師?”
  阿布跟紅葉接觸的時間不長,雖然知道紅葉很厲害,但卻沒有直觀的認識。而且不要子年紀不大,很有點大男子主義,認為自己一個男人,怎麼能拜一個女人為師,還是一個這麼漂亮,嬌滴滴的女人。他早就打算好了,要一直跟著楊洛,就算拜師,也要做楊洛的徒弟。所以,阿布腦袋要得像個撥浪鼓。
  “不,我要跟著楊大哥,拜楊大哥為師。”
  “!”紅葉在阿布腦袋上敲了個腦瓜崩,阿布想躲開,可葉的動作不是那麼,但就是沒有躲開。委屈的揉著腦袋,有些生氣的邁步就走。把紅葉鬼狐和血天使扔在了原地。
  “咯咯咯……”鬼狐又是一陣大笑,“紅葉,你被鄙視了!”
  紅葉一撅嘴,“小兔崽子,老娘收他做徒弟,他還不知好歹。”
  血天使哼了一聲:“走吧,他們都走沒影了。”三個女人步追了上去。
  瘋子見到阿布捂著腦袋,一臉憤憤的表情,奇怪的問道:“阿布,你這是怎麼了?”
  阿布委屈的把事情說了一下,不隻是瘋子一臉的不可思議,其他人都感覺這小子是不是腦袋有問題了。紅葉收他做徒弟,居然還這麼委屈。
  楊洛笑著說道:“你小子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羅帥摟著阿布的肩膀,眼追上來的紅葉,說道:“小子,趕緊的,跪下來叫師傅!”
  阿布一愣,楊洛停下腳步,布:“點,馬上跪下拜師,我們都是見證人,以後她想反悔都不行。”
  當楊洛知道阿布真正身世那一刻開始,他就有培養阿布的打算。現在紅葉想要收阿布做徒弟,他倒是省了不少力氣。等過個幾年,阿布年齡到了送到部隊,他再親自調教一下,絕對是一個好兵。
  阿布愣了,他年紀小,可並不傻。人的表情,還有楊洛這麼鄭重其事的讓他拜師,他就知道,那個漂亮的女人,絕對不簡單。所以,沒有任何猶豫,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接著砰砰砰的磕了三個頭。
  阿布這麼突如其來的跪下磕頭,不但紅葉愣了,就連鬼狐和血天使都愣了。這小子變化怎麼這麼,剛才還那麼不情不願的,怎麼突然間就跪下磕頭拜師了。
  “咯咯咯……”紅葉隻是愣了一下,緊接著開心的咯咯大笑,擺開了師傅的架子,擺著手說道,“起來吧!”
  楊洛葉眉開眼笑的樣子,突然有點後悔了。小丫頭的性子太魔性了,真不知道阿布跟著她會變成什麼樣。隻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他隻能盯著點了,不要讓那丫頭把阿布給帶壞了。
  紅葉拍拍阿布的肩膀,接著皺了下小鼻子,“把你臉上的血弄幹淨,殺個人弄得滿身滿臉的血那怎麼能行?”
  阿布急忙捧起地上的雪在臉上又揉又搓,弄了十多分鍾才把臉弄幹淨,傻笑著說道:“好了!”
  楊洛布那個單純的孩子,再葉得意洋洋的樣子,歎口氣:“走吧!”
  “咳咳咳……”
  帳篷內,買合蘇木艾山依然坐在那,身上裹著羊皮大衣,不住的咳嗽著,“阿……咳……阿迪亞……咳咳咳……把火弄……咳……弄大點……”
  阿迪亞把放在汽油爐上的小鋁鍋拿下來,把汽油爐的火調大。火苗呼呼的往上竄,帳篷內的寒氣瞬間被驅散,溫度開始慢慢升高。
  “呼!”買合蘇木艾山吐了口氣,感覺越來越冰冷的身體開始暖和過來,然後脫掉羊皮大衣。站起身麵向西,兩腳平齊,兩腳相距約四五寸。
  “該做禮拜了!”
  阿迪亞和另一名恐1怖分子急忙站起身,同樣麵向西,雙手拇指抵倆耳垂,手心向西,手指自然分開,目視前方,輕聲說道:“真主至大!”
  接著右手放在左手上,置於臍下:“唉主啊,讚你清淨,讚你超絕,你的尊名好吉慶,你的尊大好玄高,除你之外,再無應受崇拜……”
  三個人嘰咕嚕的念了一陣古蘭經,然後慢慢跪了下來,雙膝雙手額頭鼻尖觸地,又是一陣嘰咕嚕的說了一大堆。
  三個人正在虔誠的做著禮拜,並沒有注意到,帳篷口被掀開,一群人正在那,饒有興趣的們。
  帳篷內的熱量被外麵湧進來的寒氣慢慢抽幹,買合蘇木艾山三個人打了個寒顫,不過三個人並沒有回頭,而是依然做著禮拜。
  “咳咳咳……”
  過了一會,買合蘇木艾山凍得測測發抖,又是一陣猛咳,最後實在受不了了,中斷了做了一半的禮拜,慢慢站起身,當他回頭篷外站著的楊洛時,身體瞬間僵硬。
  楊洛微微一笑,擺手打了個招呼,低頭走進帳篷:“買合蘇木艾山,我的好兄弟,你怎麼偷偷摸摸的就走了,也不跟兄弟我說一聲,害得我到處找你。”

Snap Time:2019-01-17 20:37:26  ExecTime: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