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豔遇記》全文閱讀

作者:夜十三  流氓豔遇記最新章節  流氓豔遇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流氓豔遇記最新章節2040章人算不如天算(16-01-13)      2039章紅葉收徒(16-01-11)      2038章匯合(16-01-09)     

2031章死亡之穀


  明月眼淚唰的一下就下來了,這麼多年擔驚受怕,她以為國家已經放棄她們了。...現在沒有,隻是沒有找到她們而已。雖然這個時間有點長,但她也沒有怪誰。因為她的樣子變得太多了,就算她的親生父母,兄弟姐妹現在也認不出來。而且身在恐1怖組織之內,她一直都小心翼翼,那些尋找她的人怎麼可能找到她。就是找到她了,她也不會那麼容易承認自己的身份。
  雅各布見到母親哭了,小嘴一撇也嗚嗚的哭了起來,小手使勁的插著明月臉上的淚痕:“媽媽,你怎麼哭了,不要哭,不要哭,雅各布以後乖乖的,不會惹你生氣了……”
  明月緊緊摟著小丫頭,眼淚還在流著但臉上露出了從來沒有過的笑容:“媽媽這個開心!”
  李方傑月歎口氣:“明月,你變得太多了。要不是楊洛同誌說出你的身份,我真不敢相信,當年那個漂亮溫婉的才女就是你。”
  明月很驚訝,說道:“李大使,你認識我?”
  李方傑笑了笑:“把我忘了,我和你爸爸是同學,曾經去你家,見過你一次。”
  明月愣愣的方傑,越得熟悉,可就是想不起來了。
  李方傑說道:“我還有一個名字,叫李東來!”
  “啊!”明月再一次驚訝失聲,“客從東方來,衣上灞陵雨,你是東來叔叔?”
  “哈哈……”李方傑哈哈大笑,“你終於想起來了。”
  明月點頭:“想起來了!”
  “對!”李方傑說道,“我喜歡書法就是因為你爸爸,上學那會,你爸爸就名聲大震了。畢業之後我們就各分東西,始終沒有聯係。後來因為工作調動,我回了京,一次偶然的機會碰到你爸爸,然後就去了你家,也就是那一次我見到了你。”
  明月說道:“我知道,你還寫了副字。我爸爸跟你是好朋友,將近二十年沒見,突然偶遇,他就在你那副字下麵提了一首詩。就是客從東方來,衣上灞陵雨,當時你讓我叫你東來叔叔。”
  現在李方傑可以真正的確認,明月的身份不會有假了,激動得眼睛都紅了,眼角開始慢慢濕潤,聲音哽咽的說道:“我接到上麵任務時才知道你的事情,當天晚上我就跟你父親見了一麵,當時他在我麵前哭像個孩子。對我說,無論如何也要找到你,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明月的眼淚又一次流了下來:“我爸和我媽還好嗎?”
  李方傑深深吸了口氣,穩定了一下情緒說道:“都好,隻是你媽媽……”
  明月頓時急了:“我媽媽怎麼了?”
  李方傑急忙說道:“沒什麼,沒什麼,隻是她的眼睛了。”
  “怎麼會這樣?”明月緊緊摟著雅各布,雙手死死抓著小丫頭的肩膀,小丫頭喊道,“媽媽,你抓痛我呢。”
  “啊!”明月急忙鬆開,“媽媽不是故意的,疼不疼?”
  小丫頭搖頭:“不疼了!”
  明月舒了口氣:“東來叔叔,我媽媽的眼睛怎麼會……”
  李方傑說道:“金嘉淳同誌犧牲之後,國內就失去你的消息,你母親整天以淚洗麵,慢慢的眼睛就東西了。”
  李方傑和明月的關係讓楊洛感到意外,也沒有打擾他們。這麼多年,明月徹底跟國內失去的聯係,她當然急切的想知道家情況,而李方傑也要了解明月這幾年的生活狀態,然後好向國內匯報,最重要的是通知明月的父母。
  足足過了兩個多小時,兩個人才結束敘話,李方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楊洛同誌,實在不好意思,太失禮了。”
  楊洛微微一笑:“沒關係,我們真的沒想到,你們還有這樣的淵源,也許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
  李方傑的心情很好,聽到楊洛的話開心的點頭:“對,這就是上天的安排。”說完時間,“啊呀,都淩晨三點多了,我馬上安排房間,你們先休息吧,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估計三天後你們就能回國。”
  楊洛搖頭:“他們回國,我們還不能回去。”
  “哦?”李方傑說道,“你們還有任務?”
  楊洛說道:“買合蘇木艾山帶著病毒想要進入國內,我要帶著人去追擊,希望能把他們消滅在半路上。”
  李方傑沉思了一下說道:“阿富汗地理位置很特殊,不但跟我國相連,還跟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鏈接,他們完全可以先進入其他國家,然後在進入我國。行走的路線很多,想要追蹤到他們可不是容易的事,簡直比登天還難。”
  楊洛說道:“我們也沒有把握,盡人事聽天命吧,要是追不到,隻能通知國內嚴防死守了。”
  “好吧!”李方傑說道,“需要我做什麼?”
  楊洛說道:“需要武器和車!”
  “沒問題!”李方傑說道,“不過,你們的身份很敏感,尤其是這樣的事情,我不可能跟阿富汗政府聯係,取得他們的幫助。所以,我隻能提供你們武器和車,其他的事情隻能靠你們自己,我就無能為力了。”
  楊洛說道:“這就夠了!”
  李方傑說道:“那好,你們什麼時候走?”
  楊洛說道:“買合蘇木艾山已經走了三天,我們明天晚上必須得走,不然想要追上他們就很難了。”
  李方傑沒有在說什麼,吩咐勤務人員把李雲藍雲朵李金龍還有明月和雅各布帶去休息,而阿布死活要留下來,明月也沒有堅持。
  楊洛都走了,說道:“濤子,地圖呢,我們研究研究路線。”
  李濤把地圖拿出來鋪在茶幾上,所有人都圍了過去,仔細的圖。過了好久,孫滿江手指重重點在地圖一角:“這!”
  吳朝陽眼睛一亮:“死亡之穀,也許他們真的會在這走!”
  瘋子說道:“這個地方太危險了,他們真的會冒這麼大危險走這?”
  龍鑫摸著下巴說道:“就是因為這危險,他們才有可能穿越邊境線。”
  楊洛敲了敲腦袋說道:“買合蘇木艾山這個人很有冒險精神,那我們就賭一次吧。”
  死亡之穀,也就是非常著名的潘傑希爾穀地,是阿富汗東北部的一處狹長山穀。位於興都庫什山脈南麓,距離喀布爾約八十公。其北口控製著著名的薩朗隧道,是喀布爾通往前蘇聯邊境戰略通道的咽喉。扼控喀布爾至東北各省以及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之交通要衝,戰略地位非常重要。
  穀地由多個小山穀組成,周圍的崇山峻嶺,從帕爾萬省北部沿興都庫什山脈向西南延伸,長約一百五十公,寬十公。喀布爾河的支流潘傑希爾河流經穀底,地形崎嶇,通行困難。兩側山峰迭起,山勢陡峻,終年積雪,穀口以南二十多公處為巴格拉姆空軍基地。
  之所以說潘傑希爾穀很有名,而又非常危險,被稱為死亡之穀。因為當年前蘇聯入侵阿富汗時期,是阿富汗遊擊隊抗擊蘇軍的重要根據地。除了唯一一條通道之外,到處都是地雷,想要在這偷渡出境,那可真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
  李濤說道:“那就賭一把吧,隻不過,他們真要走這,已經過去三天了,估計已經深入山區,想要找到他們還真的費點力氣。”
  “行了!”楊洛擺了下手,“都去休息吧!”
  一名勤務人員一直在外麵等候,見到楊洛他們出來,帶著他們去了早就安排好的房間。楊洛進入房間之後,發現房間還有一些小吃。估計是李方傑知道他們沒有吃東西,給他們準備的。
  楊洛也沒有客氣,三下五除二的把東西吃光,然後用手擦了一下嘴,連衣服都沒脫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知道第二天下午三點多,外麵響起的敲門聲才把楊洛叫醒,翻身下了床,打開門見到李濤打著哈欠招了招手。
  “吃飯了,我們也該走了!”
  “我去洗把臉,你先下去吧!”說完轉身走進洗手間,麵的洗漱用具很全。
  楊洛洗完臉刷完牙之後走出房間,下了樓發現所有人都在下麵等著他呢,李方傑也在。
  “楊洛同誌,走吧,先去吃飯!”
  楊洛點點頭:“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李方傑說道:“都準備好了,幾點走?”
  楊洛說道:“吃完飯就走!”
  一群人來到餐廳,飯菜已經擺在桌子上了,李方傑做了個請的手勢,說道:“來來來,大家都坐。這的條件有限,隻能簡簡單單的吃點便飯了,等以後我回國,再請各位好好喝一頓,算是賠罪。”
  楊洛笑著說道:“李大使,你太客氣了,我們隻要吃飽就行,沒有那麼多講究。”
  這頓飯吃的很安靜也很,就連鬼狐血天使和紅葉也沒有耽誤時間,十多分鍾就放下了碗筷。
  四輛破舊的越野車已經停在了外麵,李方傑說道:“武器和補給都在車上,還有棉衣。”說完在身上拿出一落厚厚的護照,“這是我連夜讓人弄出來的。”
  楊洛接過來翻下,笑著說道:“大使館也有高手啊。”
  李方傑哈哈大笑:“隻要我承認了,它就是真的。”
  楊洛點頭:“這倒是!”
  此時李濤他們已經都上了車,楊洛說道:“行,李大使,客氣的話我就不說了,我也上車了。”
  李方傑伸出手和楊洛握了握:“一路順風,祝你凱旋,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謝謝!”楊洛說完就要上車,突然雲藍雲朵還有明月走了出來,“楊洛!”
  楊洛轉過身,藍雲朵小跑過來,美麗的眼睛盯著楊洛的臉會才說道:“小心點!”
  楊洛清晰雲朵眼的擔心,拍拍她的肩膀,輕聲說道:“放心吧!”
  李雲走過來說道:“回國見!”
  “回國見!”楊洛擺了下手,低頭上了車,“走!”
  s:

Snap Time:2019-01-17 21:42:01  ExecTime: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