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鬼穀門》全文閱讀

作者:南山墨農  茅山鬼穀門最新章節  茅山鬼穀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鬼穀門最新章節第456章 幽洞魔瘴(18-11-18)      第455章 任督二脈(18-11-18)      第454章 偷襲(18-11-18)     

第367章 交換人質


  正是因為這女子太漂亮,而我又是一個很正常的男人,所以就不想下死手打她。
  但是我卻低估了對方,妖就是妖。
  傳說中的巫妖能長生不老,肉身死了靈魂還在,靈魂依附人身之後再度複活。
  這就是妖和人的區別。
  人家既然能修煉成妖,必然就有妖的本事。
  眼看我打出的光波霎那間逼近,巫妖突然整個身子橫在了空中,躲過這不算致命的一擊。
  我一下子衝到了巫妖和閔德的身子下麵,等我準備再朝上打出第二掌的時候,頭頂突然一股妖風卷過。
  原來是巫妖裹著閔德朝雲霧山西南方向跑了。
  這下我就沒有辦法了,人家是在空中飄遠的,而我是在地上奔跑,我自然追趕不上巫妖。
  順著地縫一路向西,心默默祈禱著,希望巫妖在我趕到之前不要滅了閔德。
  興許我告個饒,再攪動三寸不爛之舌,拿出和美女聊天的本事,說不定還有可能和這個美女巫妖成為朋友。
  傳說中的巫妖,也不是個個都十惡不赦。
  這時已經是六點多鍾了,天漸漸暗淡下來。
  其實就算是中午,雲霧山有霧瘴籠罩,估計也看不到陽光。
  有妖的地方怎麼會有陽光呢?
  不過就算迷霧重重,畢竟這灰蒙蒙的光,也是太陽發出的啊。
  倘若那女子真的是個巫妖,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過於放肆。妖怕陽氣,陰柔得像一塊冰毒,烈日一灼,頃刻之間就會化為一灘汙水,或者是一縷青煙。
  這個時候,我就知道妖是害怕陽光的。看不見她我猜想大概已經躲進了某個山洞。
  沿著地縫往西,繞過一座小山,就是一個狹窄的山穀,這,更加幽暗了。
  一片冷色調,遠山近樹幽穀,都是灰藍灰藍的,這陰氣太盛,估計巫妖不會走遠。
  閔德該不會已經被巫妖吸血了吧。
  不對不對,吸血的是鬼,妖要吸的,多半是閔德的jing氣。糟糕,閔德倘若不死也多半成了廢人。
  但是閔德已經是快六十歲的老頭子了,還會有多少jing氣可吸呢?
  我開始邁開陰陽八卦步,雙手又繞著“8字訣”,小心翼翼地一邊走一邊東張西望,還得氣沉丹田,我苦啊!
  突然發現絕峽的斜對麵,霧氣隱約呈現出一座木屋,似乎還有一縷嫋嫋炊煙飄過草頂,難道這也有人家?
  這,可是離我老家有四十地呢。
  停下腳步,靠近地縫一看,往下五十米的地方,晃晃悠悠的飄著一條索道,好像是一座穿越地縫的浮橋,連通對麵的小木屋。
  我趕緊快步跑過去,說不定閔德就被巫妖藏在那座木屋。不管怎樣我都得到對麵去,就算那麵住著的不是人,至少也不會是妖。
  妖不需要吃飯,木屋自然就不會冒出炊煙。
  眼前果然是一座浮橋,一米半寬窄。由兩厘米粗的藤條和木板串聯而成,每隔七八寸遠就有一塊木板。兩邊是一米五左右高、用藤條編製而成的“護欄”,掛滿青苔和藤蔓的葉片,像是有生命的一般。
  我剛剛走下五級石階,上了浮橋,浮橋就開始晃悠起來。
  我很擔心,萬一浮橋中間的藤條和木板年久失修,後果就不敢想象。這地縫下麵,可是什麼都看不見,也不知道有多深。
  一片白霧彌漫,呼呼風聲宛如鬼叫一般。
  誰知道地縫下麵是不是地獄?
  我試著跺了跺腳,浮橋劇烈搖晃,卻沒有我想象的“咯吱”聲響,再蹲下身子仔細查看藤條木板,倒也還算紮實。
  於是小心翼翼的朝中間走去,反正就三十多米的距離,麻著膽子一趟就跑過了。
  不料剛剛跑到正中間,浮橋就出現了非常劇烈的晃動,我趕緊停下腳步穩住身子,橋卻越發晃蕩激烈。
  回頭一看:天啦,那個巫妖還在牽狗一般“牽”著閔德,就站在離我不到五米的
  閔德還是之前的樣子,赤紅著臉,雙手揪著自己的脖子,仿佛試圖扯開勒住脖頸的“繩索”。
  好在舌頭還沒有伸出來,還能走動,暫時死不了。
  那巫妖,似乎也沒有讓閔德死的意思。就隔著一米距離,淩空“牽著”閔德,一臉冷笑地看著我,樣子卻有些可人。
  假如她不是巫妖,我倒是可以介紹她去文藝頻道去當個主持人,就穿這套服裝主持節目,這臉蛋這造型,收視率應該不錯。
  我定下神來,準備和巫妖文鬥。
  “美女,你放了我哥,我給你當人質行不?”
  瞧瞧我多仗義,跟電視劇的警察叔叔學來的。
  不過話說回來,我真不希望閔德出事。他進來一趟就丟了兩個夥伴,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
  而我,不管法力有沒有恢複,但是功夫是在的,至少還可以和巫妖過上幾招。
  那巫妖還真的就像古代仕女一般,沒有現代人的狡詐頭腦,居然相信了我的話,眨巴著眼睛問我:“當真?”
  哇!原來會說話,而且聲音還這麼好聽。
  “當真!”
  我突然童心大發,或者說是其他心思作祟:倘真和這個美女巫妖交個朋友,我就可以打聽趙哥和尹師傅他們的下落。
  “好!”
  那女子果然一言九鼎,一鬆手就放開了閔德。
  閔德一個“撲爬”就摔倒在浮橋上,身子不停地痙攣了幾下,然後趴在地上拚命咳嗽。
  再然後抬起頭來看我,一副可憐巴巴的表情,讓人心疼。
  我朝他招著手,示意他趕緊過來。
  “我已經放了你的朋友,你過來!”
  巫妖之前也簡單領略了我的本事,所以心存顧忌,不敢貿然伸手抓我,叫我自己過去。
  太天真了,我怎麼會主動過去呢?那不是自投羅網嗎?
  “等等,讓我哥過完橋之後,我會主動跟你走的。”
  小女子,有十九歲沒有?跟我玩,你還嫩著呢。
  不對,傳說中的巫婆需要幾世輪回才能練成,眼前這個小女子,人小鬼大。
  能成為巫妖,怎麼說也有好幾百歲了,我可不能大意。
  閔德卻賴在地上不起來,難道是舍不得離開這個巫妖?
  “三哥,快點過來,到橋那邊去。”
  我大聲喊閔德,卻不敢對他使眼色,因為緊挨在他身後的那巫妖正死死地盯著我。
  閔德又抬頭看了我一眼,很艱難地爬起身來。
  突然,我發現他的右手有了動作。
  “不好!”我心暗暗叫苦:他想要幹什麼?
  閔德雙腿一曲單膝跪地,突然一個急轉身,右手捏著一道符章朝身後的巫妖打去。
  

Snap Time:2018-11-18 16:24:21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