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戰神趙雲》全文閱讀

作者:追雪逍遙01  三國戰神趙雲最新章節  三國戰神趙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戰神趙雲最新章節第424章 道士鬥法(18-11-06)      第423章 趙雲的反擊(18-11-06)      第422章 趙雲的擔心(18-11-06)     

第324章 陳登的不凡


  曹操親自給陳登倒了杯茶,陳登也不客氣,儼然在自己家一樣,端起來就喝。
  這點小事,曹操也懶得計較,便耐心的看著他,等他解釋。
  用茶水潤了潤嗓子,陳登語出驚人“我父子皆是漢臣,豈能跟呂布同流合汙,呂布反複小人,我恨不能親手殺了此賊。”
  陳登的態度讓曹操著實一愣,他一向奸詐多疑,心中實在無法斷定陳登這番話,究竟有幾分真?幾分假?
  難道陳登真的是主動找上門的幫手嗎?曹操心拿不準。
  便試探著問道“呂布為朝廷討賊,戰功卓著,之前消滅袁術,出力甚多,功績有目共睹,朝廷對他表彰自是理所應當,絕無加害之意。”
  不論對誰,曹操都能冠冕堂皇的打著朝廷的幌子。
  其實,朝廷就是曹操,曹操就是朝廷。
  陳登一陣冷笑“曹公,我誠意前來,當麵剖白心跡,您卻不信我,莫非曹公真的要拉攏呂布嗎?據我看來,呂布早晚會是你的心腹大患,之前在兗州,呂布讓曹公吃的苦頭還不夠多嗎?”
  曹操撚髯一笑,這才相信陳登是友非敵,忙又給陳登倒了一杯酒,笑道“元龍,老夫相信你說的都是實話,既然這樣,那我就不瞞你了,老夫也想除掉呂布,但你也知道,眼下時機並不成熟。”
  “原來是這樣。”
  陳登點點頭,“其實,家父也盼著能在徐州跟曹公把盞痛飲。”
  言外之意,陳家父子都希望曹操早日出兵拿下徐州,隻有這樣,曹操才有機會在徐州跟陳飲酒。
  曹操歎了口氣“眼下張繡蠢蠢欲動,朝廷急需要將南陽平定,對付呂布,言之尚早。”
  陳登也知道曹操的難處,便委婉的說道“在下有個不情之請,希望曹公能給我一郡之地,在下願意聚集兵將為朝廷內應,一旦曹公日後對徐州用兵,你我應外合,除掉呂布當易如反掌。”
  曹操心中暗自冷笑,呂布還真是所托非人,本來是盼著陳登給他討要徐州牧的封賞,沒想到,陳登不僅不替呂布辦事,一杯酒沒等下肚,就把呂布給賣了。
  不過,陳登敢當麵向曹操索要封賞,曹操越發認定,這是一個野心勃勃之人!
  盡管對陳登做法,曹操心中不喜,但他眼下根本沒有精力對付呂布,陳登願意做內應,曹操也樂得成全他。
  曹操問他,想要哪一處封地?
  陳登兩眼一亮,不假思索的回道“廣陵。”
  “卻是為何?”
  曹操一愣,據他所知,廣陵並不太平,屢遭戰火,盜賊峰起,是個沒人願意去的爛攤子。
  廣陵的混亂罪魁禍首是陶謙麾下的笮融,他曾經遊曆過西域,以宣揚佛教之名,大肆招募兵馬,聚斂財富,曹操之前攻打徐州的時候,笮融不僅對陶謙見死不救,反而率領手下殺了的郡守趙昱,在廣陵燒殺劫掠,洗劫一空,後來又殺了彭城相薛禮、豫章太守朱皓,最後被揚州太守劉繇所滅,把廣陵給折騰的烏煙瘴氣,幾乎成了一片白地廢墟。
  曹操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破敗不堪的地方會被陳登所看中。
  曹操勸道“元龍,那廣陵廢舊不堪,很難招募到兵勇,你是不是再考慮一下?”
  “曹公此言差矣。”
  話說了一半,陳登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差矣?差在哪?”曹操暗自嘀咕,耐心的等待下文。
  陳登似乎很喜歡吊人的胃口,即便坐在他麵前的是曹操,言談之中,陳登也甚是隨便,毫無恭敬之意。
  “在下是要興兵討賊,可不是為了做個安逸逍遙的太平官,廣陵雖然破舊,但我有信心在一年之內讓那煥然一新,我到任後會勸課農桑、剿滅作亂的盜賊,嚴明紀律,公正賞罰,加上我父親的名聲,一定能讓境內的百姓對我陳家歸心擁護,到那個時候,那些百姓自然甘願為我所用,因為是我讓他們安居樂業,有了富足穩定的生活,再說,廣陵越是殘破,呂布越不易對我起疑。”
  聽完陳登這番話,曹操恍然大悟,原來挑選廣陵上任,此中大有深意。
  曹操心中暗暗佩服,陳登果然不是等閑之輩,他不僅有能力,也摸透了人心。
  現在的廣陵爛的不成樣子,境內的百姓誰不盼著能過上好日子,陳登正因為看到了這一點,才敢如此有魄力的選擇了廣陵,隻要他能把廣陵整治理好,試想,那些百姓能不真心的擁戴他嗎?
  如果他選了一個安定富庶的地方,就算做的再好,百姓也不會對他感激涕零,但廣陵不一樣,隻要陳登有能力改變那的現狀,民心就會像流水一樣流向他。
  去別的地方,是錦上添花,去廣陵,則是雪中送炭!何況曹操發現,陳登言談舉止,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絕不隻是誇誇其談的說大話。
  另外,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廣陵殘破不堪,呂布一定不會懷疑。
  曹操點了點頭“好,那我就任命你為廣陵太守。
  心願達成,陳登這才起身恭恭敬敬的給曹操深施一禮,“多謝曹公!”
  曹操心對陳登既欣賞,也有些戒備,這個人既有能力,又有野心,究竟能不能為自己所用,曹操此刻並沒有十足的把握。
  如果陳登到時候不幫他怎麼辦?甚至趁機做大,反過來跟自己作對又當如何應對?
  畢竟,僅憑一番說辭,曹操無法完全信任陳登。
  而且,陳登能力讓陳登心甚至生出了一絲忌憚。
  陳氏在徐州有人望,陳登又有能力和心機,曹操真怕再培養出一個威脅自己的勁敵。
  但徐州的事情,曹操短時間內實在無暇顧忌,這一次,他必須賭一把,把賭注壓在陳登的身上。
  如果陳登真心實意的願意幫他,那自然皆大歡喜,如果陳登反過來跟曹操為敵,曹操就要承受極大的風險了。
  事無絕對,曹操經過一番深思,索性豁出去了,不僅封賞了陳登,還大度的加封了陳。
  

Snap Time:2018-11-15 20:10:54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