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一個地球》全文閱讀

作者:林白首  開局一個地球最新章節  開局一個地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開局一個地球最新章節第八章 我如來就是天(18-09-28)      第七章 觀音(18-09-28)      第六章 善惡(18-09-28)     

第三章 兒歌三百首


  “小縣已經在本縣的飄香樓備下了酒席,還請兩位驅魔大俠賞臉。”
  “嗯,前方帶路。”馬軍不鹹不淡道。
  旁邊的二狗子露出一絲不自然的表情,但也還是緊緊地跟在了馬軍身後。
  “誒,那不是二狗子嗎?二狗子,你不在後院刷碗跑到前麵來做什麼?”一名酒樓的掌櫃無意中在人群中看到了二狗子,忍不住上前斥責道:“趕緊滾後院喂豬去,真是不開眼的狗東西,你可知道這是什麼人?這是縣太爺和殺了裹布屍魔,拯救了我們整個慈雲縣的驅魔大俠,你衝撞了貴人十條命都賠不起。”
  馬軍眼睛一眯,依稀回憶道好像二狗子說過自己在飄香樓打雜,馬軍攔下了掌櫃淡淡道:“二狗是我的兄弟,跟隨我一同擊殺了裹布屍魔,從今日起二狗就是我驅魔團隊的一員了,狗一樣的東西,竟然還斥喝我兄弟?滾出去。”
  “啥?驅魔團隊?就他?”
  掌櫃的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正想說些什麼,但看到馬軍麵有不滿,急忙把即將脫口而出的話咽了回去,順手給了自己倆大耳瓜子。
  “對不起,對不起,小的狗眼看人低,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小的給二狗大俠道歉。”
  “還不快滾出去!”縣令斥喝道。
  “是是是,小的這就滾,這就滾。”酒樓掌櫃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馬軍的視線,走出房間後掌櫃摸著自己後腦勺,眼神中驚奇不定。
  “掌櫃的,那真是二狗?”一個小二湊了過來好奇問道。
  “啪。”
  掌櫃的一巴掌扇在小二後腦勺上:“什麼二狗?叫狗爺,聽到沒?現在狗爺是驅魔人,得罪了狗爺你有幾條命也不夠死的。”
  “驅,驅魔人?”酒樓小二驚得尖叫了一聲,聲音都變調了。
  “驅魔大俠為我慈雲縣除掉裹布屍魔,小縣代表慈雲縣百姓敬驅魔大俠一杯。”說著縣令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哈哈,好說,好說。”馬軍來者不拒,眨眼間一壺酒已經見了底。
  “驅魔大俠真是好酒量啊!”
  縣令讚歎了一句,開口愧問道:“真是慚愧啊,到現在還不知道驅魔大俠名諱。”
  “某家姓馬,單字一個軍,縣太爺叫某家馬軍便可。”
  “馬軍,馬大俠,來來來,這千兩金您請收下。”縣令揮了揮手,自有手下將由紅布所蓋的銀兩端了上來。
  雖然說是千兩金,但這金卻不是金子,而是銀,一千兩白銀而已。
  馬軍大手一揮,白銀消失不見,馬軍不經意間露的這一手讓縣令臉上的笑容更甚了,拍了拍手,有歌姬款款走了進來。
  馬軍哈哈一笑,大手攔住一名歌姬的細腰就將歌姬攬入懷中,上下其手,旁邊的二狗子哪見過這種陣勢,眼睛都直了,呆呆坐在那,肌肉緊繃,動都不敢動。
  “大爺,您喝酒呀。”
  “誒,誒,我,我喝,我喝。”二狗子痛苦並著快樂著。
  酒宴過後天色漸晚,馬軍毫不客氣的摟著兩名歌姬上樓去了自己房間,一旁的二狗子也是一臉激動的跟著一名歌姬回了房。
  深夜,馬軍把自己的手掌從兩名女子的酥胸中抽了出去,身形一晃消失在了房間中,出現在了房頂。
  馬軍大手探入虛空,拎出了一壇美酒,大掌一拍將酒壇的泥土封印拍開,昂頭灌了一口。
  馬軍體內法力雖然被封印,但別忘了,馬軍的體質是自己自創的時空寶體,對於時間,空間有超越常人的親和,即便是沒有法力,也能憑借自己的天賦在虛空中開辟一塊空間用於存儲物品。
  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中的皎月,馬軍取出了兒歌三百首,一頁頁翻了起來,這些時日以來,這本兒歌三百首都快被自己翻爛了,但他喵了個大熊貓的,馬軍絲毫沒能看出這本兒歌三百首中所藏的大日如來真經。
  “如來啊如來,你到底要我幹什麼?你封印了我法力,把這本破書丟給我,如果你想讓我學習大日如來真經的話大可直接給我啊,賣什麼官司?動腦筋很費勁的好不好?”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把衣服送了過來,馬軍換上了衣服,站在窗邊看著一輪圓日跳了出來,散發著自己的熱與光。
  看著天上的太陽,馬軍的眼睛眯了起來,嘴上喃喃自語:“如來佛祖啊如來佛祖,我到底要叫你陸壓呢,還是多寶呢?如來佛祖和大日如來是一個人嗎?既然有如來佛祖,為何還要有大日如來?大日如來和如來佛祖之間有什麼關係?”
  幽幽看著天空太陽,陽光刺眼,不能直視,馬軍心中暗付:“老子西出函穀關,多寶轉世釋迦摩尼,在菩提樹下證道如來佛祖。”
  “而陸壓是上古妖皇的第十個兒子,巫妖之戰的幸存者,年代更為久遠,身份更為嚇人,有古籍說陸壓就是大日如來,大日如來和如來佛祖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
  馬軍臉色很難看,因為他懷疑自己被卷入了一宗大麻煩中,稍有不慎就會身死道消。
  “咚咚咚,馬大哥,你起床了嗎?我可以進來了嗎?”二狗子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嗯,進來吧。”
  二狗子推開了房門,看了一眼床榻上大片大片雪白肌膚外露的歌姬,二狗子連忙把眼珠子轉了回來,低著頭再也不敢亂看了。
  馬軍取消道:“昨天晚上過的怎麼樣?”
  “嘿嘿。”看著二狗撓著自己後腦勺,一臉的傻笑,馬軍搖頭失笑。
  自從失去了法力,馬軍變得越來越像個人了,越來越回歸本性了,這點他始終都沒發現。
  “狗子啊,你是想跟著我出去闖蕩還是要留下來平安的度過一生?”馬軍沉聲問了一句。
  二狗子不假思索道:“馬大哥,我想跟著你,跟著你斬妖除魔,做一個強大的驅魔人!”
  “你不再好好考慮考慮嗎?你要知道外麵的比裹布屍魔強大的妖魔多的是,有些妖魔甚至連我也不是對手,你跟在我身邊等於就是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葬入妖魔之手中了,你要好好想清楚。”
  二狗子重重的點頭:“我早就想好了,我不怕死,你是要做一輩子懦夫,還是要做個英雄,哪怕隻有...”
  “停停停,你別說了,我算是服了你了。”馬軍翻了個白眼,這小王八蛋從哪學來的詞,還一套一套的。
  “既然你要跟著我當一個驅魔人,那就不能叫二狗子這個名字了,不然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馬軍想了想道:“以後你就叫王金剛吧,這本大力金剛神功給你,拿去練吧。”說著拋出了一本發黃的古書。
  王金剛手忙腳亂的接下了大力金剛神功秘籍,臉上的狂喜難以掩飾,這可是傳說中的功法啊,修煉了它就能成為一名驅魔人,到時候我也要親手殺死一頭妖魔。
  馬軍拒絕了縣令的挽留,買了兩匹馬,帶著王金剛踏上了路途,臨走前馬軍還給王金剛買了一根熟鐵棍,雖然現在他還用不了,但大力金剛神功是頂級橫練功法,隻要入門後就有一龍之力,舞動一個熟鐵棍還不是輕而易舉?
  馬軍帶領著王金剛一路前行,這西遊降魔位麵中的妖魔實在是有些多,人類在西遊降魔的世界居然隻是最底層的食物而已,如果不是有佛道兩大巨頭保護,人族早就在這方位麵妖魔的攻擊下滅絕了。
  西遊降魔位麵地域十分遼闊,各大部州妖魔橫行,東勝神州,西牛賀州,南贍部州,北俱蘆洲,人類所占隻不過百分之一二,大山大澤都有妖魔出沒,東勝神州還好一些,神道昌盛,人類雖然艱苦,但也尚且算是能苟活,南贍部州雖然劍仙頻出,但魔修更多,時常有魔修殺人練功,屠城煉製邪寶。
  西天大雷音寺雖然坐落在西牛賀州,但佛教與妖族向來勢不兩立,妖族的青壯,中流砥柱幾乎都在西牛賀州立足,比如曾一口吞了十萬天兵天將的九頭獅子九靈元聖。
  還有破了如來金身,打的猴子和老豬不敢抬頭的蠍子精,打的猴子睜不開眼一個筋鬥逃竄十萬八千的白眼魔君,嚇得猴子摔了一跤的獅駝國眾妖,更有積雷山上的七聖之首,妖族首領大力牛魔王。
  猴子對陣牛魔王原文是怎麼說的?牛魔王用七十二變與孫悟空大鬥神通,二人不分伯仲,牛魔王隨即現出原身“一隻大白牛,頭如峻嶺,眼若閃光,兩隻角似兩座鐵塔,牙排利刃。連頭至尾,有千餘丈長短,自蹄至背,有八百丈高下”孫悟空也使出法天象地與之抗衡。
  猴子為何隻是抗衡而不是激鬥?說明猴子隻是在老牛手下勉強支撐,為了打敗牛魔王,猴子叫來了金頭揭諦、六甲六丁、一十八位護教伽藍紛紛出陣。
  如來更是密令四大金剛率領千萬佛兵在四麵八方布下了天羅地網,讓牛魔王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不但如此,玉皇大帝還讓李靖為帥,哪吒為將,率領天兵天將圍剿,天下的散仙,劍修全部雲集積雷山,天神佛將積雷山圍的水泄不通,最終老牛力竭下被哪吒砍了十幾次腦袋,最後被擒拿送往了西天。
  如果說妖族的青壯,中流砥柱都在西牛賀州與佛教對壘的話,那麼妖族的積年老妖都在北俱蘆洲,整個北俱蘆洲都是妖魔的天下,從上古年間活下來的妖師鯤鵬就在北海的妖師宮內靜修,有這頭老鯤鵬在,任何勢力都不能把手插入北俱蘆洲中,妖族反而能以北俱蘆洲為根基,不斷向外派遣妖魔。
  西遊降魔位麵妖魔甚多,馬軍與王金剛一路前行,一路斬妖,馬軍一路前行,一路打探,馬軍想要找到五指山,想要知道猴子被鎮壓在了什麼地方。
  如來用如來神掌把猴子從九天之上打了下來,又用大日如來真經將猴子封印在了五指山中,馬軍想找到五指山,通過封印感悟大日如來真經。
  兒歌三百首都快被馬軍翻爛了,始終沒能找出其中的奧秘。
  原著中段小小撕碎了兒歌三百首,與陳玄奘不歡而散,後段小小將兒歌三百首又拚粘起來,兒歌三百首拚粘錯了,拚出了大日如來真經。
  對此馬軍恨不得啐如來一臉口水,開掛能不能不這麼明顯?老子費勁力,陳玄奘拿著他上山下水都沒能破壞分毫,段小姐一個弱雞就能撕碎了?
  老子不跟你玩了,你愛跟誰玩啞謎跟誰玩去,老子不伺候了,老子掀桌子,老子直接去五指山。
  這一路上馬軍也不是沒試過別的方法,馬軍甚至抓了一幾頭妖魔,馬軍把妖魔綁在了樹上,捧著兒歌三百首企圖喚醒妖魔的真善美...
  “孩子,孩子,為何你這麼壞。
  欺負,欺騙,為何你做出來。
  學會做好小孩,相親相愛...”
  最終結果是三頭妖魔被馬軍活活逼死,打又打不過,妖魔受不了馬軍的這種折磨,苦苦哀求馬軍給它們一個痛快無果後,妖魔震碎了自己的心脈...
  還好,馬軍抓了四頭妖魔,最後一頭沒死,但是它卻瘋了,口水長流,麵容呆滯,成了一頭隻知道傻笑的妖魔。
  造孽啊。
  就連嫉惡如仇的王金剛都不忍了,他突然可憐起了這些妖魔。
  “馬大哥,其實吧,我覺得咱們沒必要這樣折磨它們,它們已經夠可憐的了,要不您就大發慈悲把它們放了吧?”王金剛弱弱道。
  馬軍勃然大怒:“滾,滾蛋,老子這是在喚醒他們的真善美,你知道個錘子?”
  “廢物,真是一群廢物!”
  馬軍一巴掌把這頭妖魔的腦袋拍碎,不甘心的承認了這個法子的失敗。
  這日來到了一座城高牆厚的大城外,在門口繳納了費用後,兩人進了城隨便找了一家客棧。
  “小二,好就好肉都擺上來。”說話間王金剛拋出一錠銀子。
  比起從慈雲縣離開時,王金剛簡直就像是變了個人,整個人都仿佛脫胎換骨了一般,充滿了朝氣,自信。
  

Snap Time:2018-11-19 09:26:30  ExecTime: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