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一個地球》全文閱讀

作者:林白首  開局一個地球最新章節  開局一個地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開局一個地球最新章節第八章 我如來就是天(18-09-28)      第七章 觀音(18-09-28)      第六章 善惡(18-09-28)     

第一章 如來


  馬軍始終都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就是拳頭,隻有拳頭夠硬,你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
  所以馬軍從來沒有在前進的道路上迷失過,所以馬軍才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勢力全部交給自己的三個女人。
  勢力和實力,權利和力量,馬軍選擇後者,隻要自己實力強,該是自己的永遠都是自己的。
  索性馬軍的三個女人之間的關係還是比較和諧的,黃美眉主內,作為馬軍的正妻黛安娜主外。
  黛安娜已經在帝國首都圈安家了,在首都圈購買了一顆小型衛星,這是一種態度,一種馬軍對帝國忠誠的態度。
  不但如此,馬軍的兒子,也是和黛安娜公主的第二個兒子也是在首都圈出生的。
  馬軍當初在遮天位麵時,將姬家石坊中的所有石頭全部都掠走了,其中就有一顆石王,這麵有一塊巨大的神源,神源中有一個小胖子,這是綠鼎的器靈,脫離了綠鼎轉生成為了人類,他幾乎不用修煉,天地靈氣就會蜂擁進入他體內。
  本來馬軍還有心思將他收為義子或者徒弟的,但是經過聖體和霸體這件事情後馬軍猶豫了。
  在黛安娜懷孕後,馬軍抽取了綠鼎器靈中的精華,將其注入了黛安娜腹中幼子體內,掠奪了綠鼎器靈的造化,成就了自己的兒子。
  馬軍相信這個兒子的資質將會超越黃淩絕,將他取名馬良,馬良也的確沒讓馬軍失望,剛一出生就驚動了一些大人物,成年後更是直接進入了帝國皇家學院,如果說太白劍派是華國的華清,北大的話,那麼帝國皇家學院就是哈佛,一個隻是地區的第一,一個卻是世界的第一。
  時空之體也出生了,馬軍將他取名馬援...將他留在顏如玉身邊悉心照料。
  馬軍三天兩頭往顏如玉那跑,時間一長又有一個女人懷孕了,隻不過這個懷孕的不是顏如玉,而是神蠶公主。
  猴子拎著棒子找到了馬軍,盯著馬軍看了半晌後才悶悶道:“你必須要對嬸嬸好,如果要讓俺知道你欺負了嬸嬸,俺雖然打不過你,但也要讓你知道俺的鐵棒不是吃素的!”
  馬軍聽了猴子這句話後徹底放下了心,因為他知道自己終於將猴子牢牢地綁在了自己這座戰車上。
  在這期間精靈一族的世界樹也成功蛻變晉升成為位麵了,在晉升位麵的同時雖有窺探者,但看著守護在一旁的馬軍還有其手下們,窺探者暗歎一聲轉身離去,開玩笑,六七名星域境,怎麼搶?活膩了?
  在將整個86號星域全部收入囊中後,馬軍在星際大宇宙又待了一千年,在邊荒星域鎮壓星際蟲族兩千年,這兩千年期間,星際蟲族無數次想要殺死馬軍,但卻都被無情鎮壓。
  一個人鎮壓一支星際蟲族,等第二代聖體和霸體完全起來後才離開了星際大宇宙。
  馬軍的修為被困在了瓶頸,馬軍想要去位麵大宇宙碰碰機緣。
  “父親。”黃淩絕找到了馬軍。
  “你為何前來?”馬軍睜開和古不變的眼睛。
  “兒臣算到父親將不日離去,故而前來。”黃淩絕微微一躬身道:“兒臣欲練就一柄本名法劍,故而前來尋求父親幫助。”
  “求我幫助?”
  馬軍沉吟片刻開口道:“劍修有一劍破萬法,一劍生萬法,你性子雖溫和,但骨子卻是高傲到了極點,幾千年來你一直未曾確認自己的本名劍器,為父很好奇你到底尋求到了什麼神物,以你的實力居然還要尋求我的幫助。”
  黃淩絕將記憶打入了馬軍眉心,馬軍看後臉色微變:“我兒六千年未曾凝練自身本名劍器,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真是好大的氣魄。”
  “比起父親抽取時間長河凝練宙極神鍾隻不過是小巫見大巫,此物幹係太大,還請父親能夠出手相助。”
  六千年了,黃淩絕從來沒有向自己開過口,第一次開口馬軍怎麼能拒絕?雖然心中再不情願,馬軍也隻好悶聲悶氣的應了下來。
  馬軍心煩的揮了揮手讓黃淩絕告退,並且說道:“正好那方位麵對為父有大用,為父先走一步,等你消息。”
  “這個混小子,還真是能給我找麻煩!”看著黃淩絕離去的背影馬軍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道他看上了什麼?這小王八蛋居然把眼光瞄向了一條銀河,這小王八蛋居然想抽取一條仙魔位麵的銀河煉化成為自己的本名法劍。
  是的,你沒看錯,一條銀河,仙魔位麵的銀河,如果你覺得這不算什麼,好吧,在透露點勁爆的消息,這個仙魔位麵中有一隻猴子,有一頭豬,還有一個沙和尚,沒錯,就是西遊位麵的那道天河,八十萬天兵天將鎮守的天河...
  如果真讓他成功的話,這柄法劍練成後直接能一躍成為先天靈寶,比馬軍的宙極神鍾還要強大的先天靈寶。
  馬軍離開了星際大宇宙,進入了位麵大宇宙,找到了西遊位麵。
  強大的西遊位麵散發著無與倫比的強大威壓,旁邊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位麵能靠近它。
  馬軍無聲無息的侵入了西遊位麵晶壁中,就像是一個病毒利用防火牆的漏洞侵入了電腦中一樣。
  馬軍剛踏入西遊位麵,強大的靈氣鋪麵而來,馬軍敢肯定這是他進入過的位麵中靈氣最豐富的位麵了。
  來到這方位麵後馬軍發現了一個問題,這是西遊位麵,卻又不是西遊位麵,確切的來講,這是西遊降魔的位麵...
  如果真的是西遊,那可不就是簡簡單單的仙魔了,而是神話級別的位麵了。
  馬軍心中暗罵:“這小兔崽子還知道些好歹,沒去真正的西遊位麵,不然就把我這把老骨頭拆了都不夠他折騰的。”
  西遊降魔雖然也是西遊,但卻不是真正的西遊,他隻是一個延伸。
  如果從另外一個視野看的話,位麵大宇宙就像是一顆巨樹,每一根枝杈上都有無窮位麵新生幻滅。
  在巨樹上有一根巨大的枝幹,這根巨大的枝幹是整個神話位麵的枝幹,上麵長有洪荒,封神,西遊三大位麵,形成三大分支。
  而每個分支有延伸出不同的位麵來,比如西遊本位麵就衍生出了降魔篇,大話西遊,大聖歸來,甚至還有夢幻西遊,鬥戰神也都衍生出了位麵。
  馬軍進入的隻是西遊衍生位麵,並非主西遊位麵,西遊主位麵與封神,洪荒相連,馬軍這等異數進入後天機生變立刻就會被大能察覺。
  馬軍鑽進了降魔篇的位麵晶壁中,稍作辨別,向九天之上飛了上去,天河就在天庭中,想要收取天河,天庭是一頭攔路虎,馬軍不能不對他有所了解。
  西遊降魔隻是西遊的一個分支,與西遊本位麵大不相同,西遊降魔天庭不顯,神仙不現,就連掌管了天河八十萬天兵天將的天蓬元帥豬剛鬣在降魔篇中卻隻是一個妖魔而已,豬剛鬣生下來長得和豬一樣醜陋,雖然長相醜陋,但卻是個情種,十分愛他的妻子,對他的妻子無比癡情。
  但他的妻子卻嫌他醜陋,和一個美男通奸,還合謀用九齒耙將其打死,他因愛成恨,積怨成魔,誓要殺盡天下愛慕美男的女人。
  沙和尚則是一個水妖,也不是什麼卷簾大將,他原本很善良,在河邊救了一個溺水的孩子,卻被村民誤以為是人販子,將其打死,還拋屍河中,任魚群和野獸飲其血,食其肉,他怨恨難平,化作半魚半獸的水妖,回來報複村民。
  馬軍不知道的是,自從他踏入了這個位麵中的那一刻,他就已經觸動了一個無上的存在。
  鬧市中的一個肥頭大耳的死賊禿趁周圍無人,偷偷摸摸把賣肉小販的一隻鴨腿藏進袖子,鴨腿烤的油光澤亮,外焦嫩,香氣撲鼻,十分誘人。
  這賊禿看了看無人注意,嘿然一笑,眯著眼睛長大了嘴巴就咬了一口。
  “嗯,好吃!”
  香嫩的鴨腿肉讓這死賊禿大肥臉蛋子上的肥肉都跟著顫,一臉的享受。
  突然賊禿抬起了頭,看向了天空,手的鴨腿化作了一條弧線消失在了虛空中。
  “話說...月亮是有廣寒宮的吧?麵是有嫦娥仙子的吧?”馬軍抬頭看著天空中的銀盤,心中突然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馬軍這個想法隻不過剛冒出來,一隻不知從哪飛過來的鴨腿不偏不倚,正中馬軍眉心。
  馬軍腦袋一蒙,就和被人用番天印打了一下子一樣,直接被輪了一個跟頭,當然讓馬軍恐懼的還不是莫名其妙的被一隻雞腿打了一個跟頭,讓馬軍感到恐懼的是,這隻雞腿還把自己的法力全部禁錮住了。
  “。”
  馬軍從高空墜落,狠狠砸在地麵上,馬軍五髒六腑都仿佛要移了位,一口淤血忍不住從嘴噴了出來,渾身無力的癱倒再荒地上。
  “臥槽...”
  馬軍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還沒爬起來胸口一痛,又是一口淤血噴出。
  從九天之上直接摔了下來,如果不是馬軍體軀強橫,馬軍有可能要成為第一個被摔死的金仙...
  “草泥馬的,誰這麼沒公德心啊?亂仍東西,哎呦...”
  馬軍話沒說完,又一隻啃了一半的鴨腿從天而降,狠狠砸在馬軍太陽穴上,馬軍直接被這個鴨腿打的飛起,身子直接在空中來了一次三百六十度連體翻轉三周半,然後狠狠又一次摔在了地麵上。
  “啪。”
  一本破舊發黃的舊書從半空中掉落下來,砸在了馬軍臉上。
  “兒歌三百首...如來,我透你親娘...”
  “啪。”
  又是一隻鴨腿。
  馬軍已經無力吐槽了,行,你狠,你牛嗶,我認慫。
  默默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從地上把兒歌三百首撿了起來,馬軍一瘸一拐的消失在了地平線上。
  “媽個了巴子的,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因果這東西不能沾,不能沾!”
  馬軍背靠著一棵大樹癱坐在地上,唉聲歎氣怨天尤人,當初自己就不應該繼承這如來神掌,佛家最講因果,這下好了吧?用了人家的功法,被人家直接封了法力。
  “嗷嗚~~~”
  黑暗中出現了一雙綠油油的眼睛,一滴涎液順著銳利如小刀般的牙齒滴在了地麵上,雖然還未靠近,但馬軍已經聞到了惡臭。
  “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嗎?法力被封,現如今連一隻野狼也敢擼你馬爺爺的胡須了嗎?”馬軍勃然大怒,一拳將身後的大樹打倒。
  “哢嚓。”
  馬軍隨意撅下一截手臂粗的樹枝來,用力一擲,樹枝洞穿了野狼的身體,將野狼牢牢釘死在了地麵上。
  雖然馬軍的法力被封,但一身筋骨和神力卻還在,雖然不敢說能勝的過世間的大妖魔,但對付一隻野狼還是沒問題的。
  馬軍雙手比神鐵還要堅硬,雙手互搓,冒出火花,點燃了一堆篝火,將野狼簡單的洗淨剝皮,穿在了一截樹枝上烤了起來。
  “如來到底想幹什麼?”
  馬軍眉頭深皺,“他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法力禁錮住?如果他想殺自己,自己是無論如何也反抗不過的,但他卻沒有殺自己,反而禁錮住了自己的法力,怎麼?是想讓自己鎮壓在這片天地中,讓自己在這孤老終生嗎?”
  “但也不對啊。”馬軍看著手中的兒歌三百首,如果馬軍所料不錯的話,這麵包涵了大日如來真經,如果如來真的想鎮壓自己的話,為何還要給自己這本兒歌三百首?
  馬軍捏著這本兒歌三百首,如果你真把兒歌三百首當成一本兒歌,那就真的蠢到無可救藥。
  馬軍用力撕了廝,看起來脆弱無比的兒歌三百首竟然十分柔韌,自己的力量打破一座大山都綽綽有餘了,竟然撕不開這本小小兒歌三百首。
  如果馬軍所料不差的話,這本兒歌三百首中隱藏著大日如來真經,如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想要把大日如來真經傳授給自己嗎?自己可是邪魔啊,一個邪魔傳承大日如來真經,會讓佛門成為一個笑話的。
  

Snap Time:2018-11-20 06:30:54  ExecTime: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