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決》全文閱讀

作者:七十二編  裁決最新章節  裁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裁決最新章節第十一章唐納德的決定(二合一)(18-06-28)      第十章湧動(18-06-14)      第九章火山(18-06-07)     

第一百二十八章前路


  清晨,城南軍營厚重的大門在八名衛兵用力地推動中緩緩開啟。
  “全團,出發!”
  隨著冷晉的一聲令下,騎士們四人一排,宛若一條長龍,自軍營魚貫而出,斜穿過城南小廣場,拐進勝利大街,向南城門行去。
  領頭的是朗德羅,博龍,雷克和拉。
  人人神色肅然。
  廣場四周,道路兩旁,乃至屋頂上,都已經站滿了圍觀的民眾。
  軍營對麵的赫拉酒店的陽台上,更有許多貴族遠遠眺望。
  城市在這一刻顯得特別安靜,隻能聽見隊伍前行時,馬蹄敲打路麵青石,以及長劍鎧甲隨戰馬起伏時的碰撞聲。
  “真的要走了?”
  “不是說連基本的訓練都還沒完成嗎?”
  “誰知道呢?”
  “他們這是準備去哪?北上嗎?”
  “我估計應該是去奧伯爵的封地吧,在安索斯,陛下親自封賞的。聽說以前可是皇家直屬領地呢。”
  “但我可是聽說,北方現在局勢是越來越糟糕了。去封地的話,我覺得倒不如留在盧利安,把訓練完成了再走。”
  “這話我讚同。”
  “是啊,奧伯爵現在是帝國新貴,騎士團也剛組建。打魔族這種事情,輪著誰,也還輪不著他吧?就連咱們盧利安,不也因為剛跟深淵惡魔打了一仗,被特旨許可延期北上麼?”
  “不知道這麵有沒有什麼內情啊。我可是聽說,這一段時間,那幫貴族上串下跳,都等著看南十字星騎士團的笑話呢?”
  “笑話?他們自己的笑話還不夠多嗎?”
  “就是!我覺得,這幫家夥是嫉妒!”
  街邊平民們議論紛紛,間或有人為行進的騎士們鼓掌歡呼。
  而隨著越來越多的南十字星騎士的出現,這歡呼聲也越來越熱烈。
  對於盧利安人來說,南十字星騎士團就是自家的隊伍。
  尤其是其中那幾百名跟著奧從深淵中走出來的傭兵,更是每一個盧利安人都由衷地感激並尊敬的英雄。
  雖然不知道他們此去何方,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支以惡魔之血祭旗的隊伍,從建立的那一天起,就絕不是為了忍辱偷生而存在的。
  今日送別,未來有一天,當世人再度聽到這支隊伍的名字的時候,必然是她光芒璀璨,橫空出世的時候!
  “保重!”
  “大家要加油啊!”
  許多民眾都隔著護衛,遠遠地伸出手,和馬上的騎士們擊掌,聲聲囑托情真意切。
  而隨著一排排鐵騎滾滾而過,隨著那馬蹄聲,隨著那飄動的旗幟和那如林的騎槍,心情激蕩之下,人群中有人喊了一聲帝國萬歲。
  然後是第二個人,第三個人……
  這樣的聲音,一開始宛若淅淅瀝瀝的雨點,後來,就漸漸匯集成狂風暴雨,彌漫開來,響徹雲霄。
  聽著這聲音,赫拉酒店平台上的貴族們神情複雜。
  “哼……”一個來自西北普魯行省的貴族麵帶譏諷地道,“一個地方騎士團而已,也配這麼隆重,連帝國萬歲都叫出來了。簡直莫名其妙。”
  旁邊有人附和道:“雖然現在盧利安被稱為小帝都,可終究還是南方鄉下啊。這的這些人,有幾個見過世麵的?”
  “你們說,這奧消失了那麼長時間,這一回來就領著騎士團北上,這是什麼打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貴族皺眉道:“他不會真的以為,把這些傭兵湊在一起,就能縱橫天下建功立業了?”
  “那也太天真了吧?”
  “之前收到消息,說他們要北上,我還以為是謠傳呢。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應該不是去打魔族吧?可能去封地也說不定。”
  “嘿,真要敢去前線,那樂子可就大了……我就等著看這小子栽跟鬥呢!”
  “我倒覺得,奧離開盧利安是正確的選擇。你們說他這個所謂的騎士團,見天被咱們盯著,不跟放在火架上烤一樣難受?能訓練出來也就罷了,萬一訓練不出來,那可就成笑話了。”
  “對啊,我要是他,幹脆把隊伍拉到封地去。如果實在訓練不了,幹脆悄無聲息地解散了,也免得在這丟人現眼……”
  一幫人七嘴八舌,冷嘲熱諷。
  不過,也有看不過眼的。
  一聲冷笑傳來,不遠處一位長著一臉絡腮胡的魁梧貴族,看著這邊冷笑道:“各位操的心倒是真多。不知道當時奧伯爵跟四大家族鬥的時候,或者粉碎深淵惡魔入侵的時候,大家是不是也這麼操心?”
  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火藥味。
  眾人都皺起了眉頭。他們如何聽不出對方的言下之意?
  那是說奧以前遇見的困境遠比現在艱難,也同樣闖過來了。如今隻是區區訓練,根本用不著別人在旁邊瞎操心。
  “怎麼?”先前貴族中的一個,翻著白眼道,“奧現在可不在這兒,您想拍馬屁的話,找錯地方了。”
  貴族們都笑了起來。
  “拍馬屁?”那絡腮胡貴族不屑地道:“前幾天,不知道是誰成天在大公府門前轉悠,上串下跳,就為了能跟人家見上一麵。怎麼,現在都忘了?”
  這話一出口,四周的笑聲頓時如同被掐住了脖子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表麵聽來,那絡腮胡針對的隻是那翻白眼的家夥一個人。
  可實際上,在場這麼多人,哪一個不是為了見上奧一麵絞盡腦汁,甚至不惜低三下四到處托人求人?
  那些盧利安本地貴族領主的門檻,都被他們給踏平了。
  一切,都隻因為阿道夫麾下那一百名天變魔裝騎士的出現。那天之後,所有人都收到了家族下達的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和奧建立關係。
  無論是合作還是友誼,哪怕隻是單純地約這位帝國最炙手可熱的魔紋師吃一頓飯,也算他們這些被派遣到盧利安的人的功勞。
  可是,沒一個人實現了。
  那天之後,奧就消失了。
  而好不容易等他回來,他卻要離開。而他準備去哪,幹什麼,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
  正因為如此,在場眾人才多少有些怨氣。
  這番冷嘲熱諷,與其說是操心南十字星騎士團的訓練,倒不如說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嫉妒。畢竟,這其中,可有好多人當初曾經和奧一起爭奪過傭兵的歸屬。
  惱羞成怒中,那翻白眼的貴族冷哼一聲道:“一個人再厲害有什麼用?我們找他,是因為他魔紋師的身份,不是因為他不自量力建立的這個所謂的騎士團!”
  “是啊!”旁邊有人接口道:“一個好的魔紋師,可不見得就是一個好的統帥。況且,南十字星騎士團這些人,連最基本的訓練都沒完成,上了戰場,根本不堪一擊。”
  “不堪一擊?”這次不等絡腮胡反駁,一位站在他身邊的中年貴族就笑了起來:“你們仔細瞧瞧人家這陣容,也敢稱之為不堪一擊?”
  那絡腮胡貴族更如同聽到了什麼大笑話一般,哈哈大笑道:“奧能給阿道夫一百套天變魔裝,難道他自己的騎士團反倒不裝備?我可是聽說,最近一段時間帝國南方能夠收集到的魔金鎧甲,幾乎全都被盧利安的金骷髏拍賣行給收集了,最終去哪,我想不用說了吧?”
  對麵的貴族個個啞口無言。
  這一點,哪怕是最嘴硬的人也沒辦法反駁。
  “況且,我們就算拋開天變魔裝不說,也拋開傭兵的兩名聖域,五十六個大光明騎士和近四百榮耀騎士不說……”那中年貴族指了指軍營方向:“努,看看,那些精靈遊獵者,還有那些矮人重甲戰士……”
  眾人的臉色更難看了。
  此刻,正走出軍營的,正是四百名精靈遊獵者和六百名矮人重甲戰士。
  大家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見過這兩個異族的成建製部隊出現在人類的軍隊序列中了。
  而此刻,他們沒出現在教廷的軍隊中,沒出現在皇家軍隊的序列,更沒有出現在他們這些世家的私軍中,偏偏出現在了一個小小伯爵新組建的騎士團。
  這些異族的加入,意味著什麼?
  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了。
  精靈遊獵者,被譽為遊獵者之王。而矮人重甲戰士,更是重甲戰士中的皇者。
  這是種族天賦所帶來的力量,根本不是靠訓練就能培養出來的。
  他們的加入,也就意味著南十字星騎士團在戰場情報探查遮蔽和重甲步兵方麵,已經站到了一個騎士團所能達到的最頂峰!
  頂峰又意味著什麼呢?
  那意味著,你如果跟他們玩戰場情報遮蔽的話,你會被他們玩死。
  數百名來去如風箭術入神的精靈遊獵者,會把你撒在戰場四周的偵查人員屠戮一空,或玩弄於股掌。
  他們會知道你的所有一切,而你,則隻會知道他們想讓你知道的。
  這仗還沒打,你就輸掉一半了。
  而如果說精靈遊獵者決定著戰爭之初的話,那麼,在正式對壘的戰場上,一支矮人重甲部隊,更是讓人絕望的存在。
  通常,這些重甲戰士是不會出動的。
  他們的鎧甲太重了,沒有任何坐騎能夠托著他們奔跑衝鋒。因此,在騎士的戰鬥,他們往往都隻是站在中央主陣中,靜靜地看著。
  但沒有人能忽視他們。
  他們哪怕隻站在那,其本身就已經是一種恐怖的威懾和壓力。
  因為當你的騎士發動衝鋒的時候,你會知道,擋在你衝鋒道路上的這麵銅牆鐵壁有多麼堅固。
  在他們麵前,你就像拍上礁石的浪花,終究會撞得粉碎!
  而反過來,當對方的騎兵向你發起衝鋒的時候,你不但要應付那些策馬飛馳的騎士,你還要時刻提防著這些矮個子的鐵皮罐頭。
  通常你的所有不詳預感,都會在你陷入混戰的時候變成現實。
  那時候,你會發現,這些高唱著怒戰士之歌的矮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然邁著他們的小短腿,以絕不遜於奔馬的速度衝殺進你的陣列。
  他們不善於長途奔襲,但要論穿著重甲情況下的短途衝刺,他們絕對是天下第一。
  毫無疑問,隻要被他們衝進來,那就是一場一邊倒的屠殺。
  這幫渾身是血的殺神,會砍掉你的腦袋,砸碎你的顱骨,撞爛你的胸膛,讓你整個人瞬間就會變成一團濺射的血肉。
  這就是精靈遊獵者和矮人重甲戰士的意義。
  他們的存在,足以讓任何一個騎士團的戰鬥力,提升到好幾個檔次。
  “多麼豪華的陣容啊……”中年貴族這時候已經無視了所有人,近乎自言自語般地道,“我真想不到,這樣的一支隊伍,一旦完成了訓練,會是何等的可怕。而就算不訓練……”
  他轉過頭來,臉上的譏諷根本不加掩飾:“在場諸位,又有哪一家,願意跟他們碰一碰?”
  談話忽然就沒了意思。
  氣氛徹底冷了下來。
  ……
  城外一座小山坡上,送行的阿道夫和盧利安的貴族領主們,都靜靜地看著這支走出城門的隊伍,神情複雜。
  羅伊站在阿道夫的身邊。
  “這次的事情,真是……”阿道夫尷尬了好久,終於還是開口道。
  當初他大包大攬地接過訓練任務,到最後卻沒能完成,以至於在羅伊急切北上的時候,隻能領著一支幾乎原封不動的“傭兵團”離開。
  這讓他多少有些臉紅。
  “那你少收我一百套天變魔裝做賠償?”羅伊認真地問道。
  “沒門!”阿道夫斷然拒絕。
  一旁的法諾,卡恩等人都笑了起來。
  羅伊手一拋,一枚戒指落到了阿道夫的手。
  “兩百套,一套都不少。”他笑著道。
  阿道夫接住戒指的時候愣了一下。四周的領主和將領,也都是一下子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羅伊。
  一些人的眼眶,當時就紅了。
  盧利安內部的人都知道,當初奧伯爵答應阿道夫的天變魔裝是三百套。在入城式之前,他已經給了一百套,還欠著兩百套。
  不過,知道是知道,大家平常都不會去細想。
  畢竟一百套天變魔裝,已經是常人做夢都無法想像的財富了。
  尤其是真正知道羅伊身份的法諾,卡恩等人,更是明白,一直以來,都是盧利安欠羅伊的。而羅伊對盧利安隻有恩,沒有債。
  就算他什麼都不給,他想在盧利安招募傭兵,阿道夫也不會說半個不字。
  他能拿出一百套天變魔裝來,完全是給阿道夫的人情。
  至於剩下的兩百套……別看阿道夫那聲“沒門”回答得斬釘截鐵不可商榷,但實際上,羅伊別說不給,就算要把之前那一百套都要回去,他也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可如今,羅伊卻給了。
  金燦燦地空間戒指,在空中劃過一道閃亮的弧線,落在了阿道夫的手。
  大家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語言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所有人都知道戒指裝著兩百套天變魔裝,更知道這意味著,從今天起,盧利安將擁有三百名天變騎士!
  三百名天變騎士!
  一切,簡直就像在做夢一般。
  許多領主貴族,都隻覺的自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心情激蕩之下,竟然一時不能自已。
  一直以來,盧利安都被稱為騎士的荒漠,再加上阿道夫大公一向與民生息的政策,盧利安的軍力,是帝國四大行省五大公國當中最弱小的一個。
  而自從斐烈帝國入侵以來,盧利安又是屢遭大難。
  毫不誇張地說,惡魔之戰過後的盧利安,別說其他行省公國,就連次一級的貴族領主,也能毫不客氣地踩上一腳。
  大家已經完全能夠想象此去北方,帝國貴族雲集,戰旗如雲的情況下,盧利安的地位是何等尷尬。
  弱者,就要被欺負。
  這原本就是這個世界千百年來顛撲不破的真理。
  然而,當一百名天變騎士在入城儀式上驚豔亮相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被顛覆了。
  沒有人再輕視盧利安。
  那些之前肆無忌憚在盧利安招募軍隊,根本不顧及阿道夫顏麵,視規則於無物的世家豪門,當時就呆呆地站在觀禮台上,瞠目結舌。
  大家發誓,這輩子就沒那麼爽過,那麼揚眉吐氣過!
  而且,那些人知道的,還隻是那一天的盧利安。沒有人知道,如今盧利安擁有的,是三百套天變魔裝,整整一個中型天邊騎士團!
  大家完全可以想象,當這支隊伍出現在北方的時候,將是怎樣的景象。
  那些一向高高在上,以輕蔑地目光俯視盧利安的人,臉上的表情,又會是何等地精彩絕倫。
  而這一切,都拜眼前這個少年所賜!
  眾人激動的目光中,阿道夫緊緊攥著戒指,上前一步,重重地擁抱了羅伊一下。
  “謝謝!”
  說話的時候,他的聲音竟分明有些顫抖。
  “不客氣。”羅伊笑著擁抱了他,然後和卡恩,法諾等人一一擁抱作別。
  “好了,”羅伊翻身上馬,“我要走了。”
  說完,他撥轉馬頭,飛馳而去。
  眾人靜立山坡之上,目送著他,看一陣風橫著掠過山坡下的稻田,揚起道路上的塵土,扯著那滾滾鐵騎的旗幟,獵獵作響。
  而少年的背影,便這麼融入進去。
  遠方,朝陽如火。
  一道璀璨的光柱,破開雲層,投射在遼闊的大地上。
  眾人恍惚間,仿佛看到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大門,正在少年的前路盡頭緩緩開啟。
  。
  。
  。
  。
  。
  。
  

Snap Time:2018-10-16 17:37:58  ExecTime: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