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決》全文閱讀

作者:七十二編  裁決最新章節  裁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裁決最新章節第十一章唐納德的決定(二合一)(18-06-28)      第十章湧動(18-06-14)      第九章火山(18-06-07)     

第一百二十七章相逢


  “法諾將軍,”一走出花園,羅伊就問陪同自己一起出來的法諾道,“大公說,魯克大叔領著人出城了,他們往哪邊走的?”
  “出城麼?”法諾搖搖頭,“我半個禱時之前收到的報告隻說他們在整理行裝,準備出城。現在……應該還沒動身。你去軍營看看。”
  “好的,謝謝。”羅伊一笑,和法諾告別,展開身形出了城堡,向南門軍營電射而去。
  幾分鍾之後,他就已經到了軍營。
  到了南十字星騎士團的駐地一看,隻見人喊馬嘶,一派忙碌的景象。
  騎士們正在準備著行囊。
  從馬背上的東西看來,這顯然不止是一次簡單的出城拉練。
  不過,羅伊現在已經顧不得這些了,他邁步向走去。
  羅伊的出現,很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統領大人。”
  短暫的愣神之後,眾人都紛紛停下了手中的活兒,轉身向羅伊行禮。
  說實話,大家雖然通過法諾證實了魯克是羅伊的管家,但在羅伊沒有出現之前,魯克將整個騎士團拉出慕尼城訓練的決定,還是讓大家有些發懵。
  有種連神都沒回過來,就稀糊塗跟著人走了的感覺。
  而此刻一看到羅伊出現,大家立刻就有了主心骨。
  越來越多的騎士注意到羅伊的出現。
  大家都紛紛圍了過來,在留出的通道兩側行禮問候。隨著羅伊的腳步,喧嘩而忙碌的駐地,很就安靜了下來。
  “咦?”
  駐地正麵,一座最大的木屋,是騎士團的會議室。
  魯克,白河等人正在會議室巨大的木桌前,圍著一張羊皮地圖比比劃劃,爭論著什麼,忽然間就發現有些不對勁。
  外麵似乎太安靜了。
  魯克走到窗口往外看了一眼,眼睛頓時睜大了,驚喜道:“是少爺!”
  他步向門口走去:“少爺回來了。”
  一聽到這個,白河等人都隻覺得一股血液直衝大腦。眾人互視一眼,猛地拔腿向大門湧去。
  一出門,他們就看見了那個從分開的人群中,走來的少年。
  “少爺。”魯克步走到羅伊身邊。
  “魯克。”羅伊和魯克擁抱了一下,把目光投向了木屋屋簷下的一群老騎士。
  “少爺,我來給你介紹,這個兒高的叫白河……這家夥叫米肖,”魯克興奮地拉著羅伊,走到眾人麵前,為他一一介紹,“這是冷晉,這是季風……他們都和我一樣,是當年出來尋找你的人。”
  一邊介紹,魯克還一邊為羅伊講述這些人的經曆。
  “白河去的地方,是邊城龍門北麵的天雪高原。在哪呆了十五年。那一年有大半年都是大雪封山。但因為通往中央魔獸山脈,因此有很多逃犯,白河一直在那打探你的消息……”
  “米肖去的是薩克森行省和西納西交界的波托港地下城。哪是許多逃亡之人出海避禍的必經之路,他在那開了個小店……”
  “季風去的是墨菲家族,給那家人幹了八年管事。負責他們的情報係統。墨菲家族雖然名聲不大,不過消息靈通,和不知堂有很深的關係。借著墨菲家族做跳板,季風進了不知堂,幹到三級執事……”
  聽著魯克的介紹,羅伊的目光,從這一張張臉龐上掃過,眼眶不覺有些濕潤。
  雖然在魯克的介紹中,他們的經曆可以濃縮成一兩句話,可羅伊知道,那短短幾十個字麵,包含的卻是他們的人生。
  這十一人,分別名叫米肖,冷晉,季風,白河,周定北,張橫淵,徐南行,柯戰,鄒嶺,王鎮魔,石蹈海。
  雖然隻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見麵,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對眼前這一張張臉卻沒有絲毫的陌生感。
  因為他知道,早在見麵之前,這些人的人生和自己的人生,就已經被一根無形的命運之線緊緊捆綁在了一起。
  當自己在逃亡的時候,他們在尋找著自己。
  當自己在魔獸森林狩獵的時候,他們在尋找著自己。
  當自己和奧利弗玩耍的時候,他們在尋找著自己。
  當自己躺在小床上進入夢鄉的時候,他們還在尋找著自己。
  當自己一天天長大的時候,他們也在一天天的老去。這十幾年來,他們的時間,他們的人生,全都投注到了自己的身上。
  羅伊不知道十幾年的等待和尋找,十幾年遠離親人的孤獨是何等的折磨。
  但他明白,自己的生命,欠著他們一筆還不清的債!
  而老騎士們注視著羅伊的目光,則又是激動,又是躊躇。
  有魯克的證實,羅伊的身份自然是確鑿無疑的。可是,眼前的這張麵孔,卻和記憶中的那些沾不上邊。
  更何況,十幾年苦苦地尋找等候,如今終於見到了人,大夥兒反倒有了一種難以置信的感受。
  似乎是明白大家在想什麼,羅伊道:“走吧,我們進去說。”
  說著,他當先走進了木屋。
  老騎士們都跟了進去。
  而當魯克最後關上門的時候,羅伊解除了身上的禁錮戰甲,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看著這張清秀的臉龐,老騎士們的眼眶一下就紅了。
  “像,和老團長太像了……”米肖喃喃道,淚水模糊了眼睛。
  “這嘴,這鼻子,跟少團長簡直一個模子倒出來的。是咱們漢山家的人,錯不了。”白河咧著嘴,想要哈哈大笑,可出口的聲音卻是一聲嚎啕。
  身高近兩米,體格雄壯得如同一頭大白熊般的老騎士,這一放聲,竟哭得像個孩子。
  冷晉死死地盯著羅伊,似乎視線一刻也不舍得從這張臉上移開。口中隻喃喃道:“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說著,他緩緩屈膝,單腿跪伏在地。
  所有的老騎士都跪了下來。
  他們仰頭看著羅伊,淚水陡然湧出眼眶,大顆大顆地落在地上。
  十幾年來,他們無數次地幻想這一刻的到來。
  可漫長歲月的尋找等待,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時間在侵蝕著生命。
  從壯年到老去,那無聲無息逝去的日子是一劑毒藥,讓人每每回顧,便是痛不欲生。
  而此刻看著眼前的少年,一切都值了。
  這個兩歲就中了毒龍之涎,遭人追殺而流浪天涯的男孩,現在已經長這麼高了!
  他長得那麼英俊,像他的祖父,像他的父親,也像他的母親。更重要的是,他還活著,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
  他在這,那麼,過往的憤怒,屈辱……漢山家族和法林頓騎士團所承受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就是希望。
  他在,該還的終究會還回去,該拿的,也終究會拿回來!
  因為他在!
  淚水,在老騎士們滿是皺紋的臉上肆意流淌。許多人心情激蕩之下,都用手死死地攥著拳頭,或扣著地麵,一時不能自已。
  羅伊的淚水終於奪眶而出,他步上前,將老騎士們扶了起來。
  冷晉抓著羅伊的胳膊,凝視片刻,然後狠狠一把抱住了他。
  老騎士們都湧了上去。
  他們一一和羅伊擁抱著,異常用力。
  久久的……
  氣氛肅穆,而又溫暖。
  感受著這一個個堅實的擁抱,羅伊鼻子發酸,心卻是一股暖流。
  他瞬間就投降了。
  那自幼在魔獸叢林中磨礪的堅韌和凶狠,那如同一隻野獸般層層包裹的堅硬內心,在這樣的擁抱中完全不堪一擊。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家的情緒才漸漸平複下來。
  羅伊重新變成了奧的模樣。
  他走到木桌前,看著地圖,對魯克道:“我聽大公說,你們準備把騎士團拉出城訓練?”
  聽羅伊提起這個,一幫老騎士都來了精神,紛紛圍了上來。
  “……少爺你的騎士團訓練,還用找別人?這不成了笑話了嗎!”周定北道,“交給我們,保證三個月內,還你一支所向無敵的騎士團。”
  “就是!”
  “咱們不知道也就罷了,既然咱們知道了,哪還用得著讓別人來插手?”
  “嘿,真要是那樣,咱們以後回法林頓可沒臉見人了。”
  “少爺,你的人讓咱們訓練,不說跟家那幫瘋子比,至少三大帝國那些狗屁騎士團,沒幾個是咱們的對手。”
  眾人七嘴八舌,似乎生怕羅伊擔心。
  他們在外麵呆了十幾年,遠離戰爭,早就手癢難耐。如今雖然不能回法林頓,但有這樣一支隊伍可供自己訓練,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放手的。
  羅伊擺了擺手:“你們訓練,我當然放心。不過……”
  “怎麼了?”冷晉問道。
  “我們恐怕沒有三個月那麼長的時間來訓練,”羅伊思考著北麵的局勢,心事重重地道:“我這次回來,就是準備盡北上……”
  說著,他將如今的局勢給眾人講了一番,著重說明了班德茲現在的處境。
  他原本以為自己回來,這邊的訓練已經差不多了。
  可沒想到,阿道夫那邊居然……這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
  老騎士們都互視一眼。
  關於魔族南下的事情,他們早就知道了。
  而自家這位少爺在北方還有一處領地和一支軍隊的事情,他們也聽魯克說了。
  但沒想到,局勢已然如此惡劣。
  想了想,冷晉斷然道:“那我們就別耽誤了,幹脆現在就北上,一邊走一邊練!”
  “對啊!”魯克眼睛一亮,讚同道。
  羅伊有些疑惑:“一邊走一邊練?”
  “少爺,咱們法林頓的鐵騎,從來都不是關在訓練場上練出來的,”白河拍拍羅伊的肩膀道,“而是在戰陣廝殺中練出來的。”
  “是啊,少爺,”另一個叫徐南行的儒雅老騎士笑著道:“剛才我們正在商量,到哪去找些對手來磨練咱們的隊伍,你既然要北上,那其實再好不過了……”
  他用手點了點桌上的地圖:“從盧利安到混亂之地,何止萬。這一路上,盜匪橫行。咱們就一路殺過去,最好不過了。”
  老騎士們都紛紛點頭,言說有理。
  看著徐南行微笑的臉龐,再看看一幫老騎士們理所當然的模樣,羅伊忽然覺得頭皮有些發麻。
  他發現,哪怕遠離了法林頓十幾年,殺戮也已經深入這些老騎士的骨子。
  “從盧利安到混亂之地,一路殺過去?”
  換做別人提這樣的建議,恐怕早就當成瘋子了。
  可在他們看來,確實天經地義。
  隻要對訓練有好處,他們才不在乎殺多少人,那些盜匪,不過是南十字星騎士團成長的養分和磨刀石而已。
  羅伊現在已經開始為這些盜匪感到悲哀了。
  #######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三天。
  因為定下全團北上,一邊走一邊訓練的策略,因此,被推選為訓練主官的冷晉,幹脆下令放假兩天,讓騎士們準備行囊,同時跟家人告別。
  畢竟,一去經年,再回來就不知道是哪天了。
  在這種情況下,南十字星的動向自然是瞞不了人的,幾乎是轉瞬間,就已經傳得滿城風雨。
  當然,沒有人知道騎士團的具體目標是哪,大家隻知道,這支連基本訓練都還沒有完成的隊伍,現在就要啟程北上了。
  啟程的時間,甚至還在許多早就已經做好準備的領主之前。
  對這個消息,所有人的反應都各不一致。
  ……
  雷諾收到消息的時候,已經在空魔船上了。展開信隼帶來的情報,他沉默了很長時間,眉頭深鎖。
  良久,他淡淡道:“果然是年輕人啊。”
  語氣聽不出褒貶。
  當時,安斯艾爾就站在雷諾的身邊。
  這一次他將跟隨雷諾會到帝都,加入戰斧騎士團。
  在盧利安,這位旁係子弟已經展現出了他的勇氣和智慧。因此,雷諾認為,他有資格獲得一個更高的起點。
  至於盧利安這邊既然雷諾已經親自和阿道夫達成了共識,那麼,隻留下查爾斯一個人就夠了。
  而雷諾親自帶安斯艾爾回去,則是一種態度。
  這意味著,在雷諾家族中,將再沒有人用輕蔑的眼光看安斯艾爾,無論他的出身如何,也無論他的實力高低,都沒有。
  雷諾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
  因此,站在雷諾身邊的時候,安斯艾爾心頭充滿的,是興奮,也是感激。
  有那麼一刻,有一句話幾乎已經到了他的嘴邊了。
  但他還是最終咽了下去。
  那是屬於羅伊的秘密,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他決定繼續保守下去。
  ……
  斯科特得到消息的時間,還在雷諾之前。
  正在訓練盧利安軍隊的他,眼睛微微一眯,看著南十字星騎士團駐地的方向,冷哼一聲,便撥轉馬頭。
  “舉槍!三角攻擊陣形,我們再來一次……”
  自始自終,他都沒有對此做出任何的評價。
  ……
  “小姐。”
  一身鎧甲的拉爾夫,手按著劍柄,注視著花園秋千上靜靜出神的斯嘉麗。
  斯嘉麗手捏著一張紙條,目光閃動。
  神情有些羞澀,又有些興奮。
  “小姐!”拉爾夫加重了語氣,試圖打消斯嘉麗的念頭。
  相同的神情,他在斯嘉麗臉上見過很多次了。但沒有一次是好事。
  “拉爾夫,”斯嘉麗扭頭過來,注視著他,目光帶著一絲懇求,語氣卻是不容置疑,“這次你還是跟著我吧。”
  拉爾夫臉色鐵青。
  “親王會殺了我的……”他說著,頓了頓,“夫人也會!”
  斯嘉麗卻已經扭開了頭。
  她微笑著,帶著一絲神往,輕輕在秋千上蕩了起來。
  ……
  南門軍營,一個女孩在守衛的帶領下,走到了南十字星騎士團駐地大門前。
  穿過軍營的時候,所有看到女孩的人都會有些輕微地失神。
  這是他們進過的最漂亮,最嬌弱的女孩。那身白色的法袍,穿在她的身上,遠比那些貴族小姐的華麗衣裙更讓人心動。
  朗德羅在收到消息走出來,看到女孩的時候,也有些失神。
  “阿芙?!”
  阿芙微笑著注視著他。
  “你這是?”朗德羅驚喜地迎了上去。
  而在他身後,得到消息的,雷克,拉,野蠻人女勇士屠蘇,侏儒術士拉西奧斯,盜賊弗朗哥等人,也湧了出來。
  一看到阿芙,所有人都是倍感欣喜,紛紛將她圍住問好。
  “你怎麼來了?”屠蘇拉著阿芙的手。
  “是來看我們嗎?”雷克笑問。
  阿芙抿嘴一笑:“奧呢?”
  “看看,”侏儒術士拉西奧斯叫了起來,“我說什麼來著,這丫頭就是來找奧的……”
  轟!一個雪彈命中了拉西奧斯。
  眾人的笑聲中,阿芙白皙纖細的小手中,還跳動著一個微型冰雪風暴,雙頰緋紅。
  “好了好了。”朗德羅趕緊阻止阿芙。
  “哼哼。”阿芙一撇嘴,威脅地瞪了拉西奧斯一眼,散去了手的風暴,問道:“我聽說你們準備北上?”
  “是的。”朗德羅點點頭,“是來跟我們告別的嗎?”
  看著阿芙,眾人都有些感慨。
  當初那支臨時組織起來進入深淵的傭兵小隊,除了阿芙之外,如今都在軍營。
  這讓大家每每談及阿芙的時候,都有些遺憾。
  大家可是清楚地記得阿芙在戰鬥中的風姿,記得她釋放的那個十幾冰雪女妖,記得她那柔弱無害的外表下,那鋪天蓋地地恐怖魔法。
  毫不誇張地說,這支隊伍能夠在深淵中創造奇跡,阿芙的功勞要排到第二位。
  尤其是這個女孩和羅伊之間的配合,已經到了心有靈犀的地步。
  往往隻需要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會做什麼。
  隻可惜……
  然而,惋惜之色才從大家的眼中一閃而過的時候,阿芙已然笑著道:“我這次來,是想跟你們一起走。”
  什麼?!
  大家一時都轉不過彎來,目瞪口呆。
  “怎麼,不歡迎麼?”阿芙依舊笑著,柔柔弱弱地樣子。
  轟地一聲。
  所有人都跳了起來,發出一聲歡呼。
  ……
  。
  。
  。
  。
  。
  

Snap Time:2018-10-18 21:42:52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