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求生記》全文閱讀

作者:自身小卒  明末求生記最新章節  明末求生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明末求生記最新章節完本感言(18-09-30)      第641章 後記(18-09-30)      第640章 消亡(18-09-30)     

第639章 遼陽現狀


  大雪紛飛,將蒙古草原與遼東大淩河之間的崇山峻嶺染得銀裝素裹。
  長長的一隊黑影如同螞蟻般迤邐而來,到了山腳之後,就地用車馬圍了幾個車陣以作防護,隨後分出部分人手,將他們車上鼓鼓囊囊的麻袋卸下,或肩挑,或背扛,或用騾馬,亦步亦趨地向山中行去。
  待翻過一座山嶺後,山坳中驀地出現了一座接一座的營帳,其間有明晃晃的火堆,熱騰騰的水汽,嘈雜鼎沸的人聲,與山腳下的景象截然不同。
  “小捷!怎麼是你來送糧。”誌文站在山坳口,笑容滿麵,給了宋才捷一個結實的熊抱。
  “沒辦法,娘想你們了,她忙著織線紡布,實在走不開,非讓我來看上你們一眼不可。”宋才捷攤了攤手,狠狠瞪了旁邊的幾個丫頭一眼。
  小英吐了吐舌頭,偷偷挪了幾步,躲到誌文身後藏了起來。
  這時已經是崇禎四年的冬月中旬了。
  從大淩河撤出來之後,誌文一直在山嶺東麓搜捕西逃的蒙人,孫可旺追擊建奴回轉之後沒多久,鑒於蒙人再無蹤影,誌文遂帶著人馬翻過山嶺,在山的西麓,也就是孫可旺之前隱藏的地方駐紮下來。
  之所以不立即返回達林台,是因為這些人包括他自己的身上肯定都帶著鼠疫病菌,也就是那個大明言官所稱的疫氣,若不清理隔離觀察一段時日,就這麼貿然進入草原,勢必會帶去災難。
  前後解救了兩隊漢人,加上他們原本的兵馬,接近三萬的丁口,糧食的需求不小,誌文雖然能憑空變出來,不過太也驚世駭俗。
  於是飛奴傳書,讓涿鹿工會在達林台發布任務,運送糧食前來此地,前提是傭兵團及其招募的腳夫,必須有部分從陝北逃難而來的難民,交接糧食的時候由這些陝北人放到指定地點後離開,誌文再派人自取,為的就是不讓疫病傳播出去。
  過去的這幾個月,原先的病號死了一半,痊愈一半,鼠疫的源頭也被遠遠拋在了大淩河的那頭,在翻越山嶺前,誌文以強製手段,勒令全體人員將那些瓶瓶罐罐全部拋棄,不得攜帶,否則就不被接納。
  這是第四次送糧,鑒於無人發病,又下了好幾場雪,能有效滅殺鼠疫病菌,誌文覺得自己這幫人已經沒了傳播鼠疫的可能,這才同意讓人將糧食直接送進他們的營地之中,讓雙方直接接觸,沒想到來的是好久不見的宋才捷。
  “誌文,娘讓我問問,你們什麼時候能回去,這可都冬月了,還有不到兩個月就要過年,她可是盼著你們能回去過年的。”進了營帳,宋才捷喝了幾口熱茶問道。
  “回去過年啊?”誌文盤算著。
  由於沒了傳播鼠疫的可能,其實現在就可以走了,但是他還想去看看建奴那邊的情況如何,特別是疫病是否已經得到了控製,要是這個時候回去,年後還得過來探查,誌文嫌折騰。
  葉赫、黑水兩隻傭兵團,已經輾轉托人,問過他好幾次了,什麼時候能出山,繼續找建奴麻煩,他們雖然不愁吃喝,但是已經閑不住了。
  “小捷,你如果不急著走的話,等我十天如何,十天後我給你答複。”誌文答道。
  “哥,你又想幹什麼?”囡囡警覺地問道。
  “沒什麼,就是去建奴現在的所在之地-遼陽看一看。”誌文坦然相告,這沒什麼好隱瞞的,想瞞也瞞不住。
  “那算了,你一個人去吧,不許進遼陽。”聽說是去遼陽,囡囡沒了興致,也不擔心。
  盡管移駐山的西麓,但是小股的探馬還是被誌文他們不斷派到遼東,對那的情況還是了解的。
  除了大淩河與錦州兩地,大明撤軍山海關,還有建奴全部聚在遼陽一帶,這些他們都知道,現在的金人就是掉了毛的鳳凰不如雞,隻要不進他們的老巢遼陽,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你也不許去,誌文不進城,不會有什麼好吃的等著你。”宋才捷搶先開口,堵住了小吃貨小英的嘴後,才回答誌文,“行,我就等你十天,算了,我還是陪你一起去看看好了。”
  “行,那咱們明天就出發。”誌文答道,宋才捷雖然隻掌管對內的情報,不過了解些外麵的事情,長長見識也是好的。
  ......
  誌文一行三十餘人,找來幾輛牛車,扮作一個小商隊,進了遼東平原後直奔遼陽。
  一路上杳無人煙,荒涼無比,不時可見廢棄的田地、村莊,直到臨近遼陽,才開始有了零星人氣。
  “這就是建奴?”宋才捷看著眼前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問道。
  此人眼神麻木到完全沒了活力,麵黃肌瘦,大冷天的,身上連件禦寒的衣物都沒有。
  此人與宋才捷腦海中趾高氣揚、凶悍強壯的建州女真大相徑庭,無精打采毫無活力不說,見到他們,臉上居然露出了討好的笑容,點頭哈腰地問他們是不是從草原來行商的。
  由於明軍南撤,嚴守山海關,西、北方向又被誌文嚴令不得任何人進入遼東,而左翼蒙古在大淩河之戰的間隙,被鄒群等人帶著兵馬,勢如破竹地降服,已經同樣聽命於涿鹿商社。
  臨海的東部,東江鎮那些明軍還有海盜狡詐如狐,同樣知道了遼東疫病橫行的情況,沒有人甘冒生死的風險,踏足遼東。
  整個遼東由此成了事實上的禁地,這幾個月根本沒有人來同建奴通商,靠著自己種的那點糧食,還有從大淩河一帶搶來的糧食,勉強度日,好在之前死了不少人,倒也還夠用。
  但其他東西卻異常短缺,大淩河除了搶到點糧食,可以說是一無所獲,盛京、赫圖阿拉接連被毀,他們這幾個月缺的東西實在太多了,這個冬天難熬得緊。
  因此建奴一見到扮作蒙人的誌文他們,甚至都不盤問一下,就討好地詢問是不是來行商的。
  這些建奴居然還剩有私貨,誌文他們車上拉的以青鹽和茶葉為主,搶手得很,換了不少金銀,也借機打探了不少消息。
  

Snap Time:2018-11-18 16:06:27  ExecTime:0.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