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求生記》全文閱讀

作者:自身小卒  明末求生記最新章節  明末求生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明末求生記最新章節完本感言(18-09-30)      第641章 後記(18-09-30)      第640章 消亡(18-09-30)     

第632章 暴病而亡


  麵對這番變故,黃台吉同樣一.網
  誌文扔出來的大槍,他躺在榻上雖然沒有看到,不過大槍落地的聲音是聽見了的。
  一開始他以為是範文程私自做的手腳,找人圍殺多爾袞,心麵很不高興。
  自從清醒過來,知道自己未必能扛過這場瘟疫,黃台吉是真心想把後事托付給多爾袞,範文程如果真的這麼做,不但大違他的本意,而且擅自行事,讓他有自己被架空的感覺。
  不過很快,黃台吉就確認此事與範文程無關,原因無他,大槍落地後再無任何響動,一點聲音都沒有,範文程要是埋伏了人馬,接下來肯定是紛至遝來的腳步聲,不會這麼安靜的。
  多爾袞肯定是誤會了,臉色大變,凶神惡煞地衝過來,對身後追擊他的那道黑影不理不睬。
  又見多爾袞將阻攔他的範文程給殺了,黃台吉知道眼下怎麼解釋都沒用,先想辦法自保再說。
  好在武器他向來不離身,即便榻上也放著一把順刀。
  黃台吉勉力拿起順刀,也顧不上刀鞘還在,艱難地向多爾袞伸出的那隻手格去。
  多爾袞見黃台吉持刀格擋,心下更怒,一時理智全失,恍惚間不但以為這是針對他早就設好的圈套,更覺得黃台吉身上這病,恐怕也是裝出來的。
  那間,額娘被逼殉葬時淒厲的哭喊聲又在他耳邊響了起來,還有這些年裝孫子,忍辱負重的憋屈,全都湧上了心頭。
  讓你裝!
  多爾袞惡狠狠地想著,撤回空著的那隻手,持刀向黃台吉的順刀撞去。
  他同黃台吉打交道也不是一天兩天,知道黃台吉的斤兩,手上氣力不由得還加大了幾分。
  “鏗!”兩柄刀撞在了一起。
  出乎多爾袞意料的是,黃台吉揮舞的刀綿軟無力,被他這麼一磕,幾乎是瞬間即飛。
  即便隔著柄刀,黃台吉也是如遭重擊,一張嘴,噴出一股血水。
  多爾袞見狀,瞬間清醒過來,莫非其中另有隱情?
  他手上的順刀,在將刀磕飛之後,本來是直指黃台吉咽喉要害的,這時候趕緊手忙腳亂地收力變向。
  “嚓!”刀尖順著黃台吉的耳邊,插在床榻之上,好懸沒將黃台吉刺個對穿。
  黃台吉長出一口氣,饒是他沉穩大氣,死逃生之餘,也不禁暗自慶幸。
  “大汗!”多爾袞嘴皮一動,剛吐出幾個字,就見躺在榻上,正麵對著他的黃台吉眼睛猛地大睜,似乎看到什麼讓他異常驚駭的事。
  “多爾袞!”
  黃台吉竭盡全力地大喊,意圖提醒眼前這個令他忌憚,卻也讓他器重的同父異母兄弟。
  剛聽到第一個“多”字的時候,多爾袞就覺得腦後平地起了一陣勁風,後脖頸有被針紮的感覺,久經沙場的他,哪還不知道這是有銳器已經對準了他,而且近在咫尺。
  擲出長槍後冒出來的黑影,多爾袞自是看見了,隻是他認為,這些人的武力,最多也就和門口那兩個侍衛相當,等追上他的時候,自己多半已經將黃台吉拿下作為人質了,根本沒有將其放在心上。
  其後的動靜似乎也驗證了他的判斷,身後根本沒有什麼聲音,好像是放棄了追殺他一般。
  沒想到居然有人不聲不響地影隨其後,並且適時地下了殺手,速度之快,實在令他驚異。
  當下毫不猶豫地側身扭頭,想要避開這奪命一擊。
  隻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身後的這個銳器,絲毫沒有受到他這番應對的影響,如影隨形地跟著他的脖子,轉了小半個圈。
  “噗”的一聲輕響,在黃台吉口中第二個字“爾”剛出口的時候,多爾袞隻覺得脖子像是被蚊蟲叮了一口,隨後劇痛傳來,他駭然發覺,自己已經絲毫不能動彈了。
  當黃台吉第三個字“袞”出口的時候,多爾袞的眼角餘光看到了一截長長的,帶著殷紅血漬的槍尖,從自己的下顎處伸了出來,他甚至看到了槍尖上又濃又稠,直欲下滴的血水。
  然後,多爾袞的意識陷入了深沉無邊的黑暗之中,再也沒有然後了。
  “閣下何人?”在一陣石破天驚的咳嗽之後,黃台吉無視滴落在他身上的血水,冷靜地問這個將全身都籠罩在黑影中的來人。
  誌文從多爾袞身上抽出槍頭,高興得隻想放聲大笑,不容易啊,總算殺了一個在明末清初極有影響力的人物,曆史到了這,應該已經被改變了罷。
  還有眼前的黃台吉,在他麵前,已是待宰割的羔羊,隻需取了他的性命,曆史就此改變。
  聽了黃台吉的問話,誌文沒有興趣同他解釋,自己可不是影視劇本的反麵人物,殺人之前非要叨叨半天,最後錯失良機,反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當下挺槍便刺,直取黃台吉。
  “且住,閣下有什麼需求,直說便是,我乃大金可汗,一言九鼎,定能滿足你的...呃!”
  話未說完,咽喉已被槍尖刺透,黃台吉本就重病無力,又咳了不少血出來,受此一擊,才掙紮了兩下,就不再動彈,一代梟雄,就此溘然而逝。
  “呱噪!”誌文輕啐道,輕抖槍杆,將槍尖抽出來,轉身欲走。
  他可是管殺不管埋的,今趟算是賺了,不但殺了黃台吉,對方居然還附贈了多爾袞這個大禮包,明日一早,見到這番變故,金人營盤勢必大亂,撤軍就在眼前。
  抬腿之際,眼角瞥到了地上的一柄順刀,那是黃台吉用來格擋多爾袞,卻被多爾袞磕飛在地的,一個惡作劇般的想法,突然湧上了誌文的腦海。
  隨後,他先把自己手上,還有掉落門口的兩杆長槍收好,接著將鞘中順刀抽出,放到黃台吉手中。
  又將多爾袞弄到榻上,把兩人手中的順刀,分別插入到對方的咽喉之中,那有他之前用長槍留下的傷口,偽造了一個兄弟兩人相愛相殺的現場。
  然後小心地將帳內自己的痕跡清理幹淨之後,這才從容離去。
  這不過是誌文一時興起,隨手設的一個迷陣,不過事後的確也起到了作用。
  在此後後金幸存的有限時日內,一直對黃台吉與多爾袞之死諱莫如深,隻字不提,弄得大明史官對這兩個建奴大小頭目的死,好長時間無法下筆,最後隻得運用春秋筆法,說二人“暴病而亡”,就此一筆帶過。
  

Snap Time:2018-11-19 08:29:38  ExecTime:0.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