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網》全文閱讀

作者:星天螢火  法師網最新章節  法師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師網最新章節第716章 匪夷所思的戰鬥(18-11-18)      第715章 鐵法術(18-11-18)      第714章 潛修之後的成就(18-11-18)     

第645章 不一樣的世界


  如果沒有‘空間感’的微弱感應,唐士道不會覺得有異常。但是,因為空間感還有極微末的作用,又有雷鷹飛翔在天空中,唐士道隱隱感覺星球的外圍有一層‘網’。雖然不能絕對肯定,但確信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當然,肯定和不肯定都做不了什麼。
  現在隻是‘凡人’的力限,哪怕隨機到電氣文明的時代,想要摸清太空也不容易。受限製的科技,相比神靈的法術力量差太多了。人之玉位麵可是稻草人都有所回避的世界,它的秘密,以界主身份進來了都未必查得清楚。
  唐士道去過很多次瘋神位麵。
  內心早已知道,法師網有一些特殊位麵連界主都搞不定,甚至再高一個層次都難說。
  所以。
  天空中的異常隻是記在心,也不再多想。
  兩人趕路。
  一路上看到不少野生動物。意外的,它們生活是很好,也比想象中更多一些。根據資料,這些野生動物都不在怪物們的菜單上。或者說怪物很少對它們下手,一般隻是針對人類。這一段路走來,中途隻看到一頭怪物:一條長有六腳和多刺棘背的鱷魚。
  除了塊頭更大,它比普通鱷魚更怪異,仿佛幾種生命的複合體。
  唐士道和白璧都‘嗅’得出它的涎液有毒。
  因為隻有木棒沒有鋼鐵兵器,麵對十米多的怪鱷也沒不想動手。畢竟這僅限一種變身,沒有治療法術。那意味著你劃傷一條深痕都可能流血而死,斷掉一條手臂更是沒機會長回來。在這種情況下,跟半潛伏在水中的怪鱷開戰太蠢了。
  怪鱷也看到唐士道和白璧,它也不主動惹事。
  很明顯。
  它感覺這兩人不好惹,離水上岸開戰未必可以討好。就這樣,唐士道和白璧小心路過,它也警惕盯著,然後雙方就錯開了。雖然人之玉位麵的任務是對付怪物,怪物的‘設定’也是滅絕人類種族,但它們不是無腦的。
  一般情況下,怪物會根據強弱選擇出擊。
  成群結隊肯定一股勁衝鋒,離群單飛的往往隻襲擊弱小路人。
  “白璧,注意到了嗎?”
  “嗯,它在吸收自然界的能量。感覺上,它跟我們的體質天賦差不多。雖然吸收效果很小很小,但是,這些能量足夠它們不吃東西也可以生存。而且,如果它們存活時間太久,實力恐怕還能夠進一步提升。”白璧擁有同樣的感應,聽得懂唐士道想說什麼。
  “怪物不可能擁有人類體質的特性,但被修改過就可能了。我估計變身隕石會影響它們,讓它們更符合滅絕遊戲的模式。它不是不吃,而且這樣呆著比吃東西更有好處。”
  “如果是這樣,唐大哥,那它的生物本能隻剩下一件事可做。”
  “戰鬥。”
  “對,不需要吃的話,它們隻保證自己的地盤和權利,隻剩下戰鬥一件事。如果滅絕人種族是設定,那肯定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它們:人類是最可能毀滅它們的存在。所以,它們不惜一切先下手為強。雖然不知道人之玉產生什麼規則,但這種設定會導至我們不可能馴服它們。”白璧學習過很多東西,也迅速適應了凡人的身份。
  隻不過。
  在交談中白璧發生一件事:唐大哥似乎沒有專注於任務攻略,好像在想別的事情。
  實際上。
  在人之玉任務中,一心隻想修行,對任務完全不感興趣的法師也有很多。但是唐大哥答應過了,他肯定不會無視任務。作為法師網最有名的任務攻略專家,他也不可能被嚇到。
  思來想去。
  唐大哥是否另有一種攻略法,不同於所有人的做法?
  還是說他已經找到某種關鍵因素啦?
  “我們快到了。”唐士道看到白璧皺眉也不解釋。確實,在這個任務中隻做任務是很蠢的。哪怕小跑趕路,能量提升的感應都很強烈。雖然凡人之軀變化不大,另一邊卻是海綿吸水的模式。在這種情況下,人之玉位麵本身就隱藏某種提示。
  可惜對這了解還太少,唐士道一時間也沒抓住。
  “進入過古代王朝的姐妹們曾經說過,大部分古代王朝的人們都不排外。隻要同樣是人類種族,一般都不會拒絕。哪怕麵貌膚色有些不同,隻要不是怪物就不會被排斥。我想,我們可以直接進城。”白璧確實查了很多資料。
  無論古代還是現代,她通通都了解過。
  說話間。
  兩人走上大路,發現來往的人群並不多。哪怕有,也是有一群穿甲的護衛跟隨。在附近看不到村子,也沒有小鎮,唯一建築就是古城,由石頭壘築高牆的古城。在古城周圍還有一些高高的哨塔,分布在不同的位置監視周圍的情況。
  走到古城之前。
  遠遠可以看到古城正門上麵刻著‘虎山城’的字樣。
  此外。
  在城腳下,一根根削尖的木樁好像利齒突起,布滿了大道正門以外的所有地方。偶爾有一個小空隙,從城牆上麵垂下一條繩子和一個竹籃,看起來是臨急給哨兵們使用的。在這些木樁上還透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獸血和人血都有。
  城牆之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架巨弩。
  城上士兵,每人都背著一個弩機,隻有極少數人才背著弓箭。這些士兵的刀盾常備不離身,巡行之時衣甲不脫。讓人比較意外的,士兵的衣甲大多是獸皮,還有一些鑲著鱗片。
  古城的正門設計有些奇特。
  它很容易從內部關上,但很難從外部推開。城門還有一層厚厚的鐵鋼,上麵也殘留一些淺淺的劃痕。
  正門的兩邊各有兩排士兵,每排5人。
  跟想象不同。
  他們不是收稅或者查身份的。站在兩邊的他們隻做一件事:看臉。一些長相怪異,或者身體怪異的人會被擋下來。隻要確認是人,他們絕對不會為難,無論你是富人還是乞丐。
  “白璧,有人形的怪物嗎?”唐士道奇怪。
  “有一些,例如蜥蜴怪或者水妖。大白天想混進來不可能,但在戰亂之時,穿著人們的衣服,遮住臉麵,想混進來也不難。在體型上,它們跟人類差不多。”白璧說明道,也看得出士兵們在檢查什麼。
  兩人一邊說一邊走。
  忽然。
  一個小販被拉了出來,轉眼被鎖扣了。
  “我不是妖怪……我不是妖怪……”小販大聲呼喊,旁邊的人們卻小心躲遠。
  這時候。
  城牆上的士兵已經轉動巨弩,瞄準事發現場。守門的士兵們都拔刀舉盾,隨時準備開戰。下一秒,鎖人的士兵什長揮手:“不,他不是妖怪,沒有危險。但他的手臂中了妖毒,有可能傳染其他人。所以,要麼請你離開虎山城;要麼,我們把你的手臂砍下來。”
  “不,不,沒事……我沒事……不要砍我的手,我還要養家糊口。”小販求饒,眼中閃過狡光,轉眼變悲情。
  “我知道它不致命。可是這種毒會散發一種臭氣,會把狗頭妖怪引來。”
  “不要,我沒手我也生活不下去。”
  “那請你離開本城。”
  “不,我出去外麵更活不了。我的手臂中了妖毒,狗頭妖怪一定會找到我。不,別趕我走。我還有一點錢,官爺,一百,不……兩百錢,放我進去,好不好?”小販祈求道。
  “不行。你說,走還是砍?”
  “兩百五……不,三百,三百錢怎麼樣?”
  小販繼續求情,這時士兵什長拔刀,一刀砍了他的脖子。旁邊的士兵和人們都一臉平淡,仿佛這很正常。在他們看來,中了這種妖毒的人就是禍害。換在外野遇到,二話不說就砍了你。這會兒能夠問你意見,已經算給你機會了。
  不知進退的人。
  與其砍手留下一個心懷怨恨的人,不如一刀了結,省得連累其它的居民……這世道人命可不值錢。
  屍體被拉走燒掉,人們繼續接受檢查入城。
  很快。
  唐士道也小步走近:“請問一下,剛才那個商販的妖毒是如何感染的?”
  士兵什長奇怪地打量了一眼,看到臉蛋髒汙的白璧還是一愕,重重呼了一口氣才平伏心神,慢慢應道:“他的手臂沒有傷口,肯定是私自翻剝狗頭妖怪的獸皮,不小心中了毒。”
  “你們不禁止這種生意嗎?”
  “禁。不但禁,而且我們要統一燒毀。可是,總有一些想錢想瘋了的人冒險去做,甚至就是偷走我們殺死的妖怪。正常人一般不會染上這種毒,要染也是士兵們戰鬥時染的。”什長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謝了,我們沒問題吧?”
  “有。公子,你的小妻子太漂亮了,畫花弄髒臉還是很惹人眼。你最好小心,城市沒有妖怪,但‘妖人’可不少。這世道,有些人的劣性之重比妖怪都不如。”什長好意提醒。
  “有人找麻煩,我們可以還手嗎?”
  “當然能。你們要敢還手,最好弄死對方。我們隻保護這座城,沒空保護其它。我不知道公子從哪來,也不想問。我隻想說,這有法典,但沒誰執行。在這你們要麼靠宗族,要麼靠自己。有錢就找妖怪獵人保護你,有力氣就帶刀劍防身。沒錢沒力氣,,那我有一個建議。”
  “喔,你說。”
  “拿刀子劃花你小妻子的臉。”什長真的拿出一柄小刀,表示沒刀我可以借你。
  “。”唐士道笑了,知道對方不是惡意而是善意:“聽你這麼說,城也很危險啊。謝謝你的提醒,我叫唐士道,請問你是?”
  “跟我套交情沒用的。不過巧了,我也姓唐,唐虎。”
  

Snap Time:2018-11-18 16:41:22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