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作者:望月聲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  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章 認輸的李楊(18-09-28)      第四十五章 藏寶(18-09-28)      第四十四章 錢財添煩擾(18-09-28)     

第四十四章 錢財添煩擾


  錢錢錢!
  害人不淺!
  李楊默默的看著蕭秋雨的屍體,心回蕩的卻是這一句。
  如警鍾長鳴,讓李楊心頗有些感慨。
  閻鐵珊、情兒、霍天青、蕭秋雨都是為了錢出現在珠光寶氣閣,但是細算下來,就可以發現一個很殘酷的事實,這些貪錢的人,全都沒有得到好下場,包括李楊在內。
  被打了一記悶棍和牢獄之災都不說了,還破天荒受了內傷,一身實力最多隻能發揮出平時的六成,這對一個練武之人來說,已經是一個很嚴重的傷勢了。
  這也是李楊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受到這麼重的傷。
  錢,的確害人!
  但是捫心自問,李楊心依然對錢升不起任何厭惡。
  甚至於,李楊還是想要把珠光寶氣閣的財富據為己有。
  其實李楊並不一個貪財的人,尤其是經曆過幾個世界後,閱曆、見識、心胸都不再是過去那個都市小子所能比的,對錢也就看得更淡了。
  他看淡了,係統白卻沒看淡。
  相反,作為一個神,簡直可以說掉進了錢眼。
  最近還好些,係統白已經很久沒有現身過了,想當初李楊在風雲世界剛開始入坑的時候……
  往事不堪回首,錢到用時才愁。
  尤其是如吃錢機器般的金手指,讓他不得不去貪財。
  而現在,珠光寶氣閣內的財寶,幾乎相當於是無主之物,這個錢不貪,還等到什麼時候貪?
  反正現在也沒有人和他搶。
  隻是,
  “可惜啊。”從蕭秋雨屍體上收回視線,李楊重新走進珠光寶氣閣,重新審視起眼前十八口鐵箱中的金銀珠寶,除了歎息外,卻是碰都不敢碰了。
  因為有毒。
  珠光寶氣閣外,蕭秋雨的屍體就是活生生的警告。
  李楊可不敢以身試毒。
  就算將手包住,隔著一層布將這些金銀珠寶納入金手指,未來呢?
  在未來的使用中,保不齊那些有毒的錢財,就會再次從金手指內流出來,到時身為使用者的他,肯定要與錢財發生直接接觸,那不一樣還是中毒了。
  “要不,給這些金銀珠寶做記號?”李楊異想天開的想到了這個主意。
  馬上卻又否定了。
  金手指對幣種的使用是不受限製的,甚至可以改變幣種,這的幣種,不單指錢的種類,還包括錢的大小。
  舉個例子。
  一錠一百兩的銀子進入金手指,出來時,有可能是一百元錢的人民幣,也有可能是價值一百兩的金子,或是一錠錠十兩的小銀子,在這個過程中,錢的種類、大小都會發生變化,就算是做了記號,在金手指內走一圈再到使用中,也會隨著錢的變化而消失。
  大小、形狀、樣式都變了,記號又怎麼可能還在?
  何況這麼多金銀珠寶,若是要一個個的做記號,沒有個把月的時間肯定完不成。
  太不現實了。
  等陸小鳳一來,李楊就得走,他總不能當著陸小鳳的麵,將這些金鵬國的財寶納入金手指吧。
  像是這類見不得光的事,最好還是在今夜,趁沒人的時候徹底解決。
  “除非我隨時隨地帶著解藥,在用錢的時候,一旦發生中毒,立馬解毒,要麼就是找一些不怕死的人來,將這些金銀珠寶從頭到尾挨個洗一遍,說不準能把上麵的毒藥洗淨……”
  李楊接連想出了好幾個辦法,都覺得不太靠譜。
  而最靠譜的辦法竟是……放棄。
  不要了?
  這樣一筆無主的巨財放在眼前,竟然棄之不要?
  李楊都覺得自己有些不可理喻。
  “要不行,不要也不行,錢,還真是讓人頭疼。”李楊歎了一口氣,轉身走出了珠光寶氣閣。
  先拿到解藥再說吧。
  再次路過蕭秋雨的屍體前,李楊停下腳步,略微猶豫了一下,最後將自己的外衣脫下,蓋在蕭秋雨的屍體上,隔著這層外衣,將蕭秋雨的屍體包裹住,給抱走了。
  來到地牢。
  地牢內,情兒就像是蔫了的茄子,低著頭,無精打采,一聲不吭,似乎是徹底絕望了,連李楊走到了牢門前都沒有發現。
  “怎麼不罵了?”李楊將蕭秋雨的屍體放在一邊,笑著開口道。
  聽到熟悉的聲音,情兒驚喜萬分的抬起頭,衝到牢門前,雙手緊緊握著兩根牢門柵欄,激動的叫了起來。
  “是你嗎?果然是你,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死!”
  “是這樣嗎?”
  李楊戲謔道:“我怎麼聽說,你在牢一直在罵我混蛋來著。”
  “……哈……哈。”情兒尬笑了兩聲。
  暗道:這事說什麼都不能承認,一旦得罪了這家夥,可就真的再也沒有逃生的希望了。
  於是立刻做出義憤填膺的樣子,舉起粉拳,怒道:“誰?是哪個天殺的在造謠?告訴我,我一定要讓她好看,你想想看,咱們往日無緣近日無仇,我為什麼要罵你?而且我還指望你來救我呢,怎麼可能罵你……”
  她說了一堆,到最後,臉上竟露出一抹嬌羞,“人家肯定不會罵你的,想你還來不及呢,畢竟我現在是……李氏。”
  這是她的殺手。
  她見慣了男人們的嘴臉,知道男人最喜歡什麼樣的女人,也知道男人對什麼樣的女人最心軟。
  會撒嬌、會討好,柔情似水,嬌羞無限,再加上一張漂亮的臉蛋,前凸後翹的美好身材。
  這樣的女人,怕是哪個男人都無法抗拒。
  別說,情兒這突然露出的嬌羞,以及溫聲軟語中浮現的柔情,讓李楊看得呆住了。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不由笑道:“美人計用的不錯,不過,比起美人計,直接色誘對我更管用。”
  被看穿了。
  而且還被直接戳穿了。
  情兒臉上有些掛不住了,有些尷尬,又有些慍怒,氣道:“你到底救不救我出去?是,我是罵過你,但你一個大男人,也太小氣了吧,難道還要我這個弱女子,給你磕頭賠罪,才肯罷休?”
  “磕頭賠罪就不必了,你隻要給我一件東西,再幫我個小忙就行了。”李楊笑道。
  隻是這笑,讓情兒心中升起十萬分的警惕。
  身為女子,除了一樣東西外,她實在想不出自己身上,能有什麼東西是李楊想要的。
  情兒很小心道:“你先告訴我是什麼東西?”
  “解藥。”李楊道。
  在珠光寶氣閣裝暈時,他親眼看見情兒從閻鐵珊屍體上,翻出過一個藍色小藥瓶。
  十有八九就是解藥。
  畢竟當時財寶就在麵前,任誰都會第一時間拿財寶,情兒第一件事卻是搜閻鐵珊的屍體。
  李楊猜測,或許情兒早就知道閻鐵珊給財寶塗毒的事,所以在敲暈自己後,第一件事不是拿財寶,而是從閻鐵珊屍體上搜解藥。
  “什麼解藥?你在說什麼?”情兒裝傻道。
  解藥事關財寶,可以說誰有解藥,誰才算是真正擁有財寶,她自然不會願意交出。
  “噢。”李楊應了一聲,竟是沒有絲毫懷疑。
  正當情兒暗笑李楊好騙時,李楊一個轉身,朝地牢外走了。
  情兒頓時急了,衝李楊後背大叫,“你幹什麼去?你還沒放我出去呢?喂?喂?”
  李楊就跟沒聽見似的,繼續頭也不回的往地牢外走。
  直到快要走出地牢時,
  情兒終於認輸似的,道:“好好好,解藥給你,給你還不行嘛。”
  李楊很幹脆的站住,轉身,又回到了牢門前。
  看著他那副好像吃定了自己的樣子,情兒無比鬱悶,道:“這回能放我出去了吧。”
  李楊點點頭,“可以,不過你還要再幫我一個小忙。”
  怎麼那麼多事啊。
  情兒心很不滿的嘀咕一聲,嘴上卻配合的問道:“什麼忙?”
  “挖坑……”
  

Snap Time:2018-11-18 16:54:35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