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作者:望月聲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  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章 認輸的李楊(18-09-28)      第四十五章 藏寶(18-09-28)      第四十四章 錢財添煩擾(18-09-28)     

第四十二章 蟬(五)


  笑,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迷茫。
  “這是哪?”李楊用迷茫的小眼神看向四周,看向情兒,仿佛在用表情傳達出一句話:
  不用懷疑,我是剛從昏迷中醒來。
  “醒的可真是時候。”情兒翻了一個白眼,轉過頭,心情低落的她,根本沒興趣理會李楊。
  顯然,她沒有懷疑。
  “我想起來了,之前就是你把我打暈的。”李楊衝情兒大叫道。
  “對,是我,你想怎麼樣?”情兒嘴很沒好氣的哼了哼。
  “我要報仇。”李楊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
  “好啊,來呀。”情兒此刻心情很差,左右也逃不出去,幹脆就拿李楊開始消遣了。
  故意挑釁道:“有本事你就來,就你現在這五花大綁的慘樣,還想報仇?你能碰到我一下,我都隨你姓。”
  “這可是你說的?”
  “這就是我說的。”
  李楊咧嘴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記好了,我性李,改姓的時候千萬別改錯了。”
  他這股莫名其妙的自信是從哪來的?
  難道他有什麼後手?
  情兒心忽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刻,預感就應驗了。
  五花大綁下的李楊,倏然之間整個人縮小了一圈,如一條靈活的大蛇般,從一圈圈繩子的束縛下爬了出來。
  情兒張了張嘴,驚道:“縮……縮骨功!”
  縮骨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武功,在江湖上一直被當做是偏僻冷門的旁門左道,不足以令人震驚,但是能把縮骨功練到,像是李楊這種直接縮小一圈的地步,就不得不讓人震驚了。
  縮骨功之所以不受武林人士的喜愛,不是因為它是某些不良職業的好幫手,而是因為這門武功太難練了,在對內力、天賦等方麵有要求外,對練習者的身體、骨骼等方麵也有十分嚴苛的要求。
  現如今,肯花時間和精力苦練這縮骨功的人,十成中有九成都是一些梁上君子,而這九成中,真正能將縮骨功練至大成的人,寥寥無幾。
  要不是因為難練,具有如此強大功效的縮骨功,又豈會被愛武如命的江湖人丟在一邊?
  李楊活動了一下,因為長時間被綁著而有些不適的身體,然後溜溜達達的走到情兒身前,蹲下來,笑道:“我現在是該管你叫情兒,還是…李氏?”
  “李氏?”
  情兒愣了一下,接著撇撇嘴,“我剛才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又沒說要嫁給你,還李氏?你可真能往自己臉上貼金。”
  說到這,情兒不知想到什麼,眼珠一轉,語氣也變了,嬌滴滴道:“你要是幫奴家把繩子解開,我就給你做一回李氏。”
  “好說好說,別說是幫你解繩子,就算是幫你解衣服也行。”李楊兩眼笑眯眯道。
  情兒非但不生氣,還幫著李楊的腔,道:“隻有先解開繩子,才能解開衣服。”
  “說的對。”李楊點點頭,卻沒有動。
  他看情兒那模樣,哪還不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
  “隻有用手才能解開繩子,用眼神可不行。”情兒變相的催道。
  “說的對。”李楊依舊點頭讚同,手也依舊沒有動。
  對對對,對你個大頭鬼,你倒是解啊!
  情兒鬱悶的看著李楊,總算是明白了。
  這是一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
  她幹脆道:“說吧,到底要怎樣,你才能幫我解開繩子?”
  “很簡單。”
  李楊豎起一根手指,“隻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問。”
  “之前在珠光寶氣閣內,你是靠什麼本事躲起來的,居然能避過我和閻鐵珊的察覺?”李楊問道。
  這是他沒想通的問題。
  當時情兒就躲在房梁上,雖然有燈下黑的原因,但是一個大活人的氣息,離得如此之近,他沒道理察覺不到。
  就算他大意了,沒能察覺到,那麼閻鐵珊呢?一個人大意,難道兩個人都會大意?
  如果情兒是什麼武功高手,他也沒什麼話說,可事實是,情兒無論是內功、武功都隻能算是二流之列,於他,於閻鐵珊實在是相差太多。
  在懸殊的實力差距下,情兒卻能成功瞞過李楊和閻鐵珊兩大高手的察覺,這就讓人難以置信了。
  “你就想問這個?”情兒的語氣仿佛在說,我都已經準備好被宰了,你卻隻是輕輕的碰了我一下。
  這是賺到了。
  李楊卻依舊堅持的點點頭。
  情兒仿佛生怕他改口似的,立馬解釋道:“別看我武功不高,但是論隱匿的本事,我絕對是這個。”
  情兒頗為自豪的豎起了大拇指。
  “就這麼跟你說,知道天下第一神偷司空摘星嗎?”
  李楊點點頭,“知道。”
  “他也就是沒和我比過,不然,這天下第一的美名,還指不定歸誰呢。”情兒牛氣哄哄道。
  “美名?你確定?”李楊可不覺得小偷的名頭有多美。
  情兒哼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你別小看我們做賊的,像是我,向來不去碰那些窮苦百姓家的東西,隻會去劫為富不仁的大戶,所以,我這是俠盜,比起你們這些整日紙醉金迷的浪蕩子、公子哥,不知道要好多少萬倍。”
  情兒似乎是不知道該怎麼為自己辯解了,嘴最後說了一句“跟你說再多你也不懂”,便算了事了。
  還以為她有什麼本事,沒想到竟隻是個女賊。
  想到這,李楊心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看來,我也是看到美女就有點犯傻了。
  這是個武俠世界,即使是再大的本事,又能大到哪去?難不成還會蹦出什麼超能力、法術?
  情兒的解釋很合理,也很正常,隻是一開始李楊自己想多了而已。
  其中也有點自信過頭的原因。
  他覺得自己武功高,就能洞察周遭一切,事實卻是,拋開武功不論,他也是普通人一個,他的洞察力也僅限在一個正常,或是偏高的水準。
  能發現隱匿的普通人,或是功力低於他的武者容易,但是想要發現像是情兒這樣,精通隱匿之道的專業竊賊,就不太現實了。
  “我都給你解釋完了,快點給我鬆綁,男子漢大丈夫,可不能言而無信。”情兒催促道,有些等不及了。
  “好。”李楊應了一聲,十分痛快的伸手,解開了情兒身上的繩索。
  痛快到情兒都有些懷疑,“你就這麼簡單給我鬆綁了?之前我還敲過你悶棍來著,你就不記仇?”
  “想知道為什麼嗎?”李楊笑道。
  果然有陰謀。
  情兒一邊活動著剛剛擺脫束縛的雙手,一邊不留痕跡的向後退了兩步,保持警惕,與李楊拉開距離。
  令情兒萬萬沒想到的是,李楊竟也後退了。
  而且一退就是好幾個大步。
  直接退到了牢門口。
  這……明明應該怕得後退的人,是自己才對吧。
  你退個什麼勁兒。
  很快,情兒便明白了。
  李楊不是退,是進。
  進一步的擺脫了深陷牢籠的困境,施展縮骨功,從牢,穿過牢門柵欄,走到了牢外。
  全程都是倒退著出去的,正臉對著情兒,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怎麼看都像是炫耀。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不記仇了吧,因為就算解開了你身上的繩子,你依然還是在牢。”
  好像……是這麼回事哈。
  情兒腦子有點亂。
  李楊抬起手,衝牢內的情兒揮了揮,“後會無期。”
  說罷,便轉身離去。
  “誒你……我……”情兒一把衝到牢門口,雙手緊抓著兩根牢門柵欄,衝快速消失的李楊背影急忙開口,卻急得聲音都結巴了,一句完整話都沒說出。
  李楊走了。
  徹底走了。
  牢隻剩情兒一人。
  她忽然覺得,被關進牢沒那麼窩火了。
  因為比起被關進牢房,李楊更讓她窩火。
  “混蛋,捎帶我一程能死啊?沒良心的東西,早知道之前我就不應該手下留情,直接一匕首紮下去,紮死你個臭混蛋……”
  她這話倒是不假。
  畢竟當時她不知道李楊有金剛不壞神功護體,在她眼,李楊就算武功再高,也是血肉之軀,而她手的匕首,卻是貨真價實的鐵疙瘩。
  李楊那腦殼再硬,還能硬過自己的鐵匕首?
  萬一給錘死了怎麼辦?
  兩人雖然有些過節,但畢竟隻是小過節,又都是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了,根本犯不著殺人。
  也正是因為情兒當時沒用全力,才讓李楊能安安穩穩的看完,霍天青那一出捕蟬大戲,最後又安安全全的,從數百全副武裝的青衣樓死士中被抬了出去,說起來,李楊還得謝她呢。
  情兒罵了他好一會兒,還是不解氣,最後大叫道:“看守的人呢?死哪去了,犯人跑啦,犯人跑啦……”
  她扯著嗓子喊了半天,那位看守依舊沒出現。
  “混蛋,都是混蛋,男人就沒一個好東西。”
  

Snap Time:2018-11-15 20:15:46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