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作者:望月聲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  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章 認輸的李楊(18-09-28)      第四十五章 藏寶(18-09-28)      第四十四章 錢財添煩擾(18-09-28)     

第四十章 蟬(三)


  閻鐵珊不僅沒有倒下,還十分筆挺的保持著剛才與李楊比拚內力時的姿勢站在地上。
  看著別提多滲人了。
  當然,這是一個武俠世界,鬼神之類的事情自然不會發生,之所以有眼下這一幕,是因為閻鐵珊的掌心,依然被李楊手上發出的內力拉扯著。
  這股拉扯的力道很大,以此為支撐點,竟是讓已經喪失生命力的屍體站立住了。
  當然,這也不是李楊的惡趣味。
  而是他剛才發出的內力太多太猛了,一時間無法收回。
  若是強行快速收回的話,反而會招致內力反噬。
  這就是比拚內力,無論是開始、過程,哪怕是結束了,依舊充滿危險,由不得半點馬虎。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武者一般不願對拚內力的原因。
  尤其是內力高的人。
  內力越高,危險越大。
  李楊倒是不擔心自己的安危,他接觸武功不是一天兩天了,比拚內力的過程都沒出錯,自然不會在快要結束的時候鬧出什麼意外。
  意外來自於外人。
  房梁上,忽的響起了一道細微的聲響。
  當聽到這道聲音,李楊臉色瞬間就變了。
  房梁上有人!
  他現在正處於撤回內力的關鍵時刻,這個時候若是有人偷襲,後果不堪設想,而且這人能避過自己的察覺,不知在房梁上躲了多久,一定是個高手。
  也許是老鼠,不是人。
  李楊自我安慰似的抬起頭,心的那點僥幸頓時消散。
  是人!
  一個穿著夜行衣的人!
  並且此刻正從房梁上躍下,剛才發出的輕微聲響,正是他從房梁上躍下來時發出的聲音。
  手還拿著一把匕首,高高舉起,借著身體躍下的勢頭,直直朝李楊頭頂部位落下。
  無論是從夜行衣的衣服、躍下的動作、還是手中的匕首,都代表這人的目標是李楊。
  李楊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唯一讓他有些欣慰的是,這人手中落下的匕首不是刃麵,而是背麵。
  顯然,這人不想殺他。
  李楊並沒有因此放棄抵抗,而是冒著被內力反噬的危險,強行將內力快速撤回。
  不等撤回來的內力傷到自己,他便立刻運轉起金剛不還神功,身體內外立時防禦大增。
  於內,金剛不壞神功所帶來的堅固防禦力,猶如一個堅固的鐵桶,硬生生壓製住了內力迅速撤回造成的傷害,除了給五髒六腑造成了一些震傷外,反噬的危險已然消弭掉了。
  以內傷換反噬。
  以小換大。
  看似簡單,卻絕非尋常人所能做到,尋常的武者,在麵對這樣的危險局麵時,怕是早已大腦空白全程等死了,而李楊卻能想到並做到這些,不是因為武功有多高,而是那份臨危應變、當機立斷的智慧。
  經常有人說李楊是個聰明人。
  雖然不願自誇,但這的確是個不爭的事實。
  於外,金剛不壞神功自然也起到了更大的用處。
  “綁”
  一聲脆響,李楊頭頂被匕首背麵敲中了。
  仿佛是兩個硬物撞在了一起,匕首竟被震得顫抖起來,差點從那人的手中失控飛出。
  “什麼破腦殼,這麼硬?”她隱藏在遮臉布後麵的嘴,嘟囔了一句,竟是個脆生生的女音。
  再看李楊。
  李楊的腦袋就像是被鑼槌敲中的銅鑼表麵,震顫了一陣兒後,兩眼一眯,倒在了地上。
  暈過去了!
  “這要是還不暈,我非得撬開你腦殼,看看麵是不是鐵鑄的了。”黑衣女子顯然對這個結果很滿意,點點頭,將匕首插入右腳的靴筒中,揉了揉有些被震痛的虎口,轉而看向大廳中那成箱成箱的金銀珠寶。
  她自問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可此刻,麵對著這些金銀珠寶,仍不免有些失神。
  比起賬本上一連串的數字,這一箱箱擺在眼前的真金白銀,更具視覺衝擊力,若是換一個心理素質不好的,說不定現在真有可能抽過去。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哈哈……沒想到最後,我才是贏家,且贏的如此輕易。”
  閻鐵珊已死,李楊昏厥,作為最後贏家的女子,再也沒有了顧忌,抬手揭下遮臉布,露出一張得意不已的笑靨,竟赫然是……
  情兒。
  情兒是誰?
  恐怕很多人都忘了。
  李楊卻沒忘。
  對女人,尤其是對美女的記憶上,李楊一向是好的出奇。
  這情兒便是當初在春香閣中對李楊下藥,最後反倒成為李楊半夜去盜取極樂樓財富的掩護。
  記得多清楚啊。
  情兒卻好似已經忘了李楊,眼中根本沒有半點李楊的身影,全被眼前的金銀珠寶塞滿了。
  嘴中喃喃道:“這有一十八口鐵箱,我卻連一口也搬不動,這可如何是好?”
  搬運是個大問題。
  無論是誰,在看到這樣一筆巨財後,都會想全部帶走,可現實恰恰是,她隻有一人,縱使長了三頭六臂,也無法悄無聲息的將這些多財富同時運走。
  最好的辦法,無疑是在不拖累自身的情況下,能帶走多少帶東西,其餘的全部舍棄。
  可是……舍不得啊!
  明明已經到手的金山,最後卻隻能拿走其中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萬分之一都不到,換了誰能舍得?
  誰又能甘心?
  理智漸漸喪失,貪欲占了上風,為了能將眼前所有的財富全部帶走,情兒真的是愁壞了,哪還有剛才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得意勁兒。
  “我得叫一些幫手來。”
  “可該找誰呢?”
  “萬一那些幫手看到這筆錢動了貪念,與我爭奪怎麼辦?”
  “上哪能找到一批既不愛財,又能幹活,事後還能為我保守秘密的可靠的人?”
  ……情兒想了又想,也沒有想出一個答案。
  不怪她顧慮多,實在是她武功不高,隱匿、躲藏、溜門撬鎖、盜取財物是把好手,可若是與人正麵打鬥,很難保證有必勝的把握。
  情兒也自知武功不高,所以早在閻鐵珊之前就已經溜進珠光寶氣閣的她,卻一直隱藏在暗中,直到李楊和閻鐵珊分出死活,瞅準李楊內力撤回的好機會,才敢出手。
  隻是她沒想到,解決完李楊和閻鐵珊這兩個最大的難題後,如何搬走財富卻成了更大的難題。
  而且作為先與閻鐵珊之前溜進來的人,情兒在隱匿之餘,還看到了李楊沒看到的,閻鐵珊做的一些小動作。
  塗毒!
  閻鐵珊在所有的金銀珠寶上麵,甚至是盛放金銀珠寶的箱子表麵,都塗上了一層毒藥。
  這種毒藥無色無味,塗在金銀珠寶、箱子表麵後,單憑肉眼根本發現不了,情兒一開始時,本來是想等李楊殺死閻鐵珊,去觸碰那些金銀珠寶中毒後才出手的,隻是閻鐵珊塗的這種毒藥,她從未見過,也不清楚藥性,擔心不能毒倒李楊,或是藥性發作緩慢等個半夜一天的,豈不是耽誤了自己竊取財富的良機?
  “這毒藥……”情兒若有所思的走到閻鐵珊屍體旁,蹲下來,伸手在閻鐵珊身上搜了搜。
  搜出一個疊好的紙包,和一個藍色小藥瓶。
  將紙包拆開來。
  麵是一堆白色的粉末。
  “就是這個。”情兒親眼看到閻鐵珊往金銀珠寶上塗的就是這種粉末,所以直接斷定這是毒藥。
  那麼,藍色小藥瓶中裝的,十有八九就是解藥了。
  “閻鐵珊敢隨意用手觸碰搬運那些塗了毒的金銀珠寶,更敢在戰鬥中盡情使用那些塗了毒的珠子,要說不是貼身帶著解藥,打死我都不信。”
  情兒盡管這樣想,卻依舊謹慎的沒有去碰那些金銀珠寶。
  萬一自己猜錯了怎麼辦?
  事關自身安危,就算有九成的把握,她也不敢去冒那一成的險。
  這也難不倒她。
  用布將手抱起來,不與塗毒的金銀珠寶直接接觸不就好了嘛,等拿回去後,清洗掉上麵的毒藥,便又是人見人愛的真金白銀。
  關鍵是怎麼拿回去?
  問題又回到了搬運上。
  為了這個問題,情兒在原地苦惱了許久。
  仍是毫無頭緒。
  這本就是個無解的問題,所以別說是苦惱許久,就算情兒苦惱上一年半載,該沒轍還是沒轍。
  這時,
  外麵忽然響起一道震耳的大笑聲:
  “哈哈……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句話怎麼聽著那麼耳熟?
  情兒心湧起一股說不出來的,無比怪誕的感覺。
  來不及多想。
  因為緊隨著外麵大笑聲響起之後,一陣兒密密麻麻的腳步聲,從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傳來,並且越來越大,越來越雜。
  期間,還伴隨著金鐵之物琅琅作響的聲音,似乎是盔甲在跑動時發出的聲音,又似乎是數百把兵器同時出鞘、揮舞的聲音……
  這一瞬間,情兒竟有種置身於戰場之中,被敵人大軍包圍住了的錯覺。
  往窗外看,透過窗紙,一道道火把點起的亮光,包圍住了整座珠光寶氣閣,室內明明沒有點燈的珠光寶氣閣,硬是被外麵的火光照得大亮了。
  這是得有多少人?
  一百?
  三百?
  亦或是更多?
  並且還都是披堅執銳、全副武裝過的。
  情兒臉色徹底變了。
  變得苦澀、慘白。
  

Snap Time:2018-11-22 02:45:23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