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作者:望月聲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  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章 認輸的李楊(18-09-28)      第四十五章 藏寶(18-09-28)      第四十四章 錢財添煩擾(18-09-28)     

第三十六章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


  馬秀真、葉秀珠、孫秀青、石秀雪跑出了一條街才停下。
  馬秀真下意識的回頭看,仿佛生怕李楊會追上來。
  “師姐,看什麼呢?”
  “這還用問,肯定是看那個混蛋有沒有追來,依我看,師姐八成是看上人家了。”
  “去,別胡說八道。”馬秀真笑罵道,明知這是姐妹間的玩笑話,腦中卻不由自主的浮現出李楊站起身時那又黑又大的一幕……
  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心道:誰會看上那種醜東西。
  “快看,那是什麼?”性格最為恬靜的孫秀青忽然叫道。
  正嬉笑的三女連忙看過去。
  隻見遠處紅光升騰而起,幾乎照亮了小半邊天,讓這本該夜深人靜的時辰,變得炙熱了起來。
  那是火。
  大火!
  葉秀珠指著那處火光,怔怔道:“那……不正是我們剛才去過的客棧嗎?”
  馬秀真、孫秀青、石秀雪三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李楊可是住在那客棧,若是他被燒死了,明天師父的邀請可怎麼辦?”葉秀珠、孫秀青、石秀雪三人都看向馬秀真。
  她是師姐,年紀和輩分最大,平常開玩笑怎麼都行,但是遇到正事,四人自然是以她為首。
  馬秀真迅速拿定主意,道:“秀珠、秀雪回去稟告師父,秀青隨我去客棧救人……”
  客棧前。
  烈火熊熊,火光的照映下,有一張臉顯得格外猙獰。
  這張臉圓圓的,略顯富態,看著就是一個普通的上了年紀的富家翁,可真正認識他的人都這樣評價他。
  陰險狡詐、老奸巨猾,十足十的笑麵虎。
  他就是閻鐵珊。
  “主人,既然要殺他,與獨孤一鶴聯手豈不更好,何苦像是現在這樣大動幹戈的半夜襲擊。”站在閻鐵珊身後的霍天青低著頭,低聲問道。
  “和獨孤一鶴聯手?哼。”
  閻鐵珊哼道:“就那老東西的脾氣,又臭又硬,整天就跟揣著火藥似的,一點就著,他那暴脾氣,你覺得他能乖乖聽我的話,按我的計劃行事?”
  “也是。”霍天青下意識的點點頭。
  峨眉掌門獨孤一鶴的火爆脾氣,可是在江湖上出了名的。
  “可既然已經決定襲擊,您又為什麼非要等到那四個丫頭找過李楊之後?”霍天青又問道。
  “你一個下人,能懂什麼。”閻鐵珊輕蔑的瞟了霍天青一眼。
  霍天青頭低的更深了,顯得更卑微了,可是雙眼中卻閃爍著怒火,因為低頭的關係,深深的隱藏住了,沒有讓閻鐵珊看到。
  閻鐵珊收回眼神,看著眼前的大火,自己的傑作,得意道:“虛則實之,實則虛之,那四個丫頭奉師命去請李楊是實,我對獨孤一鶴說明日要和李楊攤牌是虛,暗中偷襲又是實,這虛虛實實,連你這個常年服侍於我左右的人都沒料到,何況是李楊?如此,我就已經是占了上風。
  而且,聽說李楊這人極為好色,每到一個地方,第一個去的不是客棧,而是青樓,現在有四個漂亮姑娘來請他,色迷心竅的他一見到這四個姑娘,估計腿都會軟三分,對她們的話自然更容易相信?反之,如果是我派人去,他隻會起疑心,再加上那四個姑娘本就是初出茅廬,年紀尚輕,天真爛漫,比起我這個有名的奸商來,更容易讓人相信。
  隻要他相信我和獨孤一鶴明天才要來對付他,這個時候我再來襲擊,就可以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主人高明。”霍天青違心的奉上一記馬屁。
  閻鐵珊此刻正是得意之時,自然很受用。
  但還沒糊塗。
  最後看了一眼在大火中徹底淹沒的客棧,閻鐵珊道:“這的動靜一定會引來很多人,我們該走了,叫底下人手腳麻利點,不要留下任何痕跡。”
  不同於那些江湖草莽,他閻鐵珊家大業大,所謂樹大招風,他可不想和當地官府有什麼糾紛。
  “是。”霍天青應聲道。
  又吩咐了幾句,閻鐵珊轉身便要離開了。
  可這一轉身,他卻又愣在了原地,雙腳僵立在地麵上,遲遲邁不出一步。
  隻因為一人。
  一個在他意識,本該已經死了的人。
  --李楊!
  他就那麼安靜的站在那,如天上的星、地上的塵,似乎已經融入了這一片夜色中,若不是現在麵對麵看著,閻鐵珊都不知道身後竟站著一個大活人。
  這悄如鬼魅的一幕,當真是嚇壞了閻鐵珊。
  “你……你是人是鬼?”閻鐵珊叫了一聲,腳下忍不住倒退,與李楊拉開距離。
  可是沒幾步,他便無路可退了。
  因為身後是火場。
  那是他一手創造的傑作,他可不想去嚐試。
  閻鐵珊的叫聲,讓下去收拾現場的霍天青又急急忙忙的趕回來了,身後還跟著十幾個黑衣人。
  閻鐵珊一看自己的手下們都來了,心頓時有了底氣,手一指李楊,喝道:“管你是人是鬼,就算是鬼,也叫你再死回閻王殿去,上。”
  聽到命令,霍天青這才看到李楊這個大活人,驚呼道:“你不是應該已經被燒死了嗎?”
  李楊沒有回答。
  他本就沒有義務回答。
  閻鐵珊衝霍天青喝道:“哪兒來那麼多廢話,上。”
  霍天青深吸了一口氣,盡管心中有火,還是按照閻鐵珊的命令衝上去了。
  他身後的十幾個黑衣人,自然也隨著他衝上去了。
  有意思的是,本來衝在最前麵的霍天青,沒幾步後,卻落在十幾個黑衣人身後了。
  “鏘”
  “鏘”
  “鏘”
  ……劍刃、刀刃猛烈劃過鐵鞘的聲音連續響起,十幾把兵器在月光下揮舞著,朝李楊撲來。
  李楊左手中亮起一道劍光,向前一揚。
  “哢嚓哢嚓哢嚓……”一陣兒密集的斷裂聲響起,十幾件堅硬的兵器,統統斷成了兩半。
  嘶!
  眾人心底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可是十幾件兵器,不是十幾件玩具。
  剛一照麵兵器就被盡數折斷,接下來還怎麼打?
  不少人心都升起了懼意。
  不同於他們,霍天青卻似乎更加的勇猛了,雙腳大步流星的越過他人,一馬當先,攻向李楊。
  李楊來者不拒,結結實實的和他對了一掌。
  “啊”霍天青慘叫一聲,口噴鮮血,倒飛出去。
  這……
  李楊雙眼眯了眯,饒有深意的看著霍天青。
  後者則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仿佛是昏死過去了。
  這家夥也太弱不禁風了吧。
  原著中的霍天青,可是昔日武林泰山北鬥級人物天禽老人的兒子,是能和獨孤一鶴匹敵的人,怎麼可能這麼弱?
  答案隻有一個。
  裝的。
  為什麼要裝?
  “有意思。”李楊嘴角劃過一絲蔑笑,沒有拆穿霍天青的把戲。
  

Snap Time:2018-11-15 20:35:59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