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作者:望月聲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  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章 認輸的李楊(18-09-28)      第四十五章 藏寶(18-09-28)      第四十四章 錢財添煩擾(18-09-28)     

第三十五章 神劍


  山西。
  這回不是青樓,而是一家客棧。
  一家位於閻鐵珊家附近的,最好最貴的客棧。
  “啊……”
  李楊似是舒服,又似是感慨的歎了一口氣,上半身懶洋洋的往後仰了下去,靠在浴桶的邊上,整個人在浴桶熱水升騰起來的熱氣中若隱若現。
  他來到這已經兩天了。
  第一天的確是住在青樓,一樣是最好最貴的青樓。
  同時還配上最好最貴的美酒、最好最貴的佳肴、和最好最貴的女人……三個。
  久違的夜生活令人沉醉。
  沉醉之後,第二天早上醒來,疲憊之餘,李楊不知怎的,忽然感覺心有些空落落的,好生無趣。
  回過頭來再看。
  最好最貴的美酒似乎也沒那麼好喝了,最好最貴的佳肴也沒那麼好吃了,最好最貴的女人,似乎也不怎麼好看了……在萬梅山莊寂寞時候日思夜想的夜生活,現在卻又覺得沒什麼意思了。
  “人,都愛犯賤,我也不例外。”李楊歎道,身子緩緩的下沉,脖子、嘴、鼻子、眼睛…
  整個人都沉在了浴桶中。
  大半年的學劍,劍,李楊沒怎麼學到,反倒學的有些多愁善感了。
  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西門吹雪學劍,按理說應該變得更冷酷絕情才對吧,李楊怎麼就變得多愁善感起來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但他知道,最近自己的心境的確有些不對。
  他需要清醒清醒。
  憋著氣,熱水包裹全身,略有些燙的溫度刺激得渾身上下的毛孔都張開了,腦子也更加清醒了。
  “當!”
  房門突然被踹開。
  綠色、粉色、紫色、黃色四道鮮亮的倩影魚貫而入。
  這一刻,整個屋子似乎都變得鮮亮起來了。
  “咦,人呢?”
  “師妹,你可打聽清楚了,確定是這間屋子嗎?”
  “沒錯,就是這間。”
  “那怎麼不見人影?”
  “肯定是躲起來了。”
  四個女孩一進屋,目光就在屋內來回梭巡,仿佛在找尋什麼。
  其中一個女孩若有所思的走到浴桶前,揮手扇了扇浴桶上飄著的熱氣,然後俯身低頭,看向浴桶內。
  浴桶內熱水中有一團黑影。
  這是……
  “嘩啦!”
  女孩正疑惑間,一張人臉突然從水下冒出。
  女孩“媽呀”一聲,嚇得向後倒退了三四步。
  “誰?”其他三個女孩齊刷刷的轉頭,看向浴桶熱水中冒出的人。
  這人自然是李楊。
  “我是李楊。”
  李楊抹了一把臉上的熱水,“也就是你們要找的人。”
  “你怎麼知道我們要找的是你?”剛才那個被李楊嚇到的女孩,此刻站穩後,瞪著李楊不忿道。
  李楊笑了笑,“這夜深人靜的,你們專程跑到我的屋來,不是找我,難道還能是找你們的情夫?”
  “呸。”
  四個女孩齊齊呸了一口。
  “這人好不要臉。”
  “別跟他說那麼多,先擒住他再說,看他還敢不老實?”
  隻兩句話,四個女孩便像是要殺人般,朝李楊衝了過來。
  “鏘”
  “鏘”
  “鏘”
  “鏘”
  連續四聲利劍出鞘之聲,四把利劍,從前後左右四個方向橫在了李楊脖子上,正好呈一個井字形將他的腦袋架住,連一絲縫隙都沒有。
  這無疑是一個必死的局麵了。
  李楊卻依舊在笑。
  很溫和的微笑。
  “我又不是你們的情夫,你們為什麼要殺我?”
  難道是情夫,就可以殺嗎?
  這是四個女孩聽到李楊的話後,腦中第一個浮出的念頭。
  無端的,李楊又歎了口氣,“如果我真能做你們四個人的情夫,就算被你們殺死,也是值得的。”
  這簡直是赤裸裸的調戲。
  奇怪的是,被調戲的四個女孩非但沒有生氣,心底還有點美滋滋的。
  真是見鬼了。
  三個女孩臉都不約而同的紅了。
  還有一個女孩,她的臉更紅。
  羞憤的紅。
  “你這個登徒子,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不老實,我先給你一劍,看你還敢不敢亂說活。”
  女孩似乎真是氣極了,本可以劍刃輕輕一劃,就能在李楊脖子上劃上一道口子,現在卻將劍往後撤開了。
  撤開了十來寸的距離,然後更用力的朝李楊刺了過去,仿佛劃一道口子不解恨,要直接將李楊脖子對穿。
  如此危險的時刻,李楊卻依舊沒有動。
  十寸、九寸、八寸……十來寸的距離瞬息便過。
  女孩手的劍也不動了。
  就那樣靜靜的停在了李楊喉前,凸起的喉結,正對著鋒利的劍尖,兩者之間幾乎沒有一絲間隙。
  “劍法不錯。”李楊臉上竟然還保持著方才的微笑。
  “你不怕死?”女孩寒聲道,她實在是無法置信,一個人在麵對死亡時,竟然還能如此淡定。
  “怕。”李楊回答的斬釘截鐵。
  “那你為什麼不躲?”女孩疑惑的問道。
  “因為你並不想殺我。”這也是李楊到現在還坐在浴桶不動、臉上還保持微笑的原因。
  女孩沉默了。
  因為她的確不想殺人。
  她衝其他三個女孩點了點頭。
  四個女孩很有默契的一起收起了劍,後退幾步,朝李楊躬身施禮,齊聲道:“峨眉弟子馬秀真、葉秀珠、孫秀青、石秀雪,見過李公子。”
  峨眉派麼……李楊心頓時想到了一人。
  峨眉掌門獨孤一鶴。
  也就是金鵬國大將軍平獨鶴。
  陸小鳳三大目標之一。
  峨眉派遠在峨眉山,現在獨孤一鶴的弟子,卻出現在了山西。
  這說明什麼?
  顯然,陸小鳳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閻鐵珊和獨孤一鶴聯手了。
  這無疑是一個大麻煩。
  按照陸小鳳的說法,無論是閻鐵珊、獨孤一鶴、還是霍休,十餘年前就已經是一等一的高手,一個就已經是很難對付,甚至逼得陸小鳳來找李楊做幫手,現在兩個聯手,豈不是更難對付?
  明知如此,李楊卻還是沒有退意。
  既然答應來了,他自然就想到過最壞的結果。
  “說吧,你們來幹什麼?”李楊可不覺得獨孤一鶴派這四個水靈靈的女孩子來,是來用打招呼的。
  “奉家師之命,請李公子明日午間過閻府一敘。”最為四秀之首的師姐馬秀真開口回道。
  就是剛才揚言要殺了李楊的那位女孩。
  “請我?沒有陸小鳳嗎?”李楊略有些奇怪的問道。
  “他不在山西,我們就算想請也沒辦法。”
  聞言,李楊心有點鬱悶了。
  這件事明明是陸小鳳牽的頭,自己不過就是一個幫忙的,現在倒好,陸小鳳不現身,自己反倒成了閻鐵珊和獨孤一鶴聯手對付的第一目標。
  “李公子,家師的話我們已經帶到,這就告辭了。”馬秀真抱拳道,彬彬有禮的模樣,與剛才要打要殺的樣子完全不同。
  “慢走。”李楊也很客氣,隻是動作上,絲毫沒有要親自送客的意思。
  馬秀真四人也不需要他送。
  隻是當這四人剛走兩步,連屋門都沒碰到時,卻又站住了。
  因為馬秀真站住了。
  她回頭,忽然問了一句:“你剛才是真的認定我不會殺你?還是說有別的什麼依仗?”
  這姑娘還挺較真。
  李楊笑眯眯道:“其實吧,我的確是有一個依仗。”
  聞言,別說是馬秀真,連葉秀珠、孫秀青、石秀雪三女都轉過身了,好奇的看著李楊。
  “什麼依仗?”馬秀真忍不住問道。
  “一把劍。”李楊鄭重道。
  這是他自見到馬秀真四女後,第一次這麼嚴肅。
  劍?
  作為峨眉劍法的傳人,四女不由得更加好奇了。
  馬秀真不由看了看屋四處,“劍在哪?”
  “劍在這。”
  話音剛落,李楊猛地從浴桶中站了起來,腰還往前頂了頂,仿佛生怕馬秀真四人看不見他胯下那把“神劍”。
  她們看見了。
  而且看的格外清楚。
  這把劍的確很……神。
  隻露了一下麵,就嚇得馬秀真四人麵色大變,奪路而逃,尤其是嘴發出的尖叫聲,仿佛要穿破夜空。
  “哈哈……”李楊得意大笑著,望著那四道狼狽逃走的倩影,身子一沉,又在浴桶中坐了下來。
  

Snap Time:2018-11-18 06:00:37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