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作者:望月聲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  諸天記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諸天記行最新章節第四十六章 認輸的李楊(18-09-28)      第四十五章 藏寶(18-09-28)      第四十四章 錢財添煩擾(18-09-28)     

第三十三章 遇襲


  “金鵬王朝……”李楊嘴喃喃著,腦中一切關於金鵬王朝的劇情不由回憶起來。
  原來,這就是陸小鳳惹上的麻煩。
  陸小鳳注意到李楊表情,不由疑惑道:“怎麼?你也知道金鵬王朝的事?”
  李楊回過神,道:“略知一點。”
  他哪是略知一點,分明是全都知道。
  隻是這些無法解釋的事,自然不能與陸小鳳說。
  陸小鳳就算再聰明,也不可能聰明到知道李楊是穿越者,所以對李楊的話沒有懷疑。
  還點頭道:“你知道就好辦了,原本我還在想,該怎樣讓你相信金鵬王朝的事,這下省事了。”
  其實以李楊的年紀,知道金鵬王朝的事多少還是有些奇怪,畢竟連陸小鳳之前也都從未聽說過,甚至到現在心都有些懷疑金鵬王朝的真實性。
  而李楊看著還沒他大呢,怎麼會知道這種五十多年前的異國秘辛?
  要知道金鵬王朝隻是一個遠離中原的邊塞小國,又早在五十多年前便亡國了,知道它的人少之又少,連許多博聞強記的老學究,怕是都不知道金鵬王朝,李楊一個二十多歲,不學無術的浪蕩子又是從何得知的?
  奇怪歸奇怪,陸小鳳卻沒有追究。
  這世上奇怪的事情多了,李楊不過是知道的多了一點,又不是謀財害命,有什麼可追究的。
  也正是在陸小鳳這種心理下,事情進展的格外順利。
  “事不宜遲,現在就上路。”陸小鳳看事情進展的很順利,也不嗦了,直接就要帶李楊上路。
  李楊沒有動,“急什麼。”
  你是不急,我急。
  陸小鳳心腹誹一聲,嘴上還是很給麵子的,道:“這次我們要對付的人可不簡單,足有三人,嚴立本、平獨鶴、上官木,這麼說,你或許不認識,但若是報出他們現在用的化名,你一定如雷貫耳。
  嚴立本,化名閻鐵珊,以珠寶為生,財力堪比江南花家。
  平獨鶴,化名獨孤一鶴,現如今是峨眉派的當代掌門。
  上官木,化名霍休,這個名字或許你沒聽說過,但是你知道認識霍休的人都怎麼評價他嗎?天下第一富豪!”
  李楊當然知道這三人,但他還是裝作不知道似的,靜靜的聽陸小鳳繼續說下去。
  “先不說這三人背後的勢力,單說他們本人,就已是江湖上成名十餘年的高手,這十餘年間,江湖上雖然沒有他們與人交手的記錄,但是想也知道,他們的武功,必然會比十餘年前更加的深不可測。
  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們要去找他們的茬,你我肯定沒有好果子吃,若是他們聯合起來,你我根本沒有勝算,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趁現在他們還不知道的情況下,盡快的逐一擊破。
  當然,如果你有更好的辦法,大可以按照你的辦法來。”
  李楊連想都沒想,直接搖頭,“沒辦法。”
  麻煩是陸小鳳攬下的,他隻是一個幫忙的,又何必費腦去想什麼辦法。
  而且站在陸小鳳的角度,快速出擊,逐一擊破確實是最好的辦法。
  “那就啟程吧。”
  “好。”
  在陸小鳳的催促下,李楊當場就和陸小鳳一起離開萬梅山莊了。
  黃昏。
  “駕”
  “駕”
  在呼喝聲中,兩道身影一路打馬,在夕陽的餘暉中飛馳而來。
  正是李楊和陸小鳳。
  高速狂奔的馬蹄,劇烈顛簸的馬背,絲毫沒有影響到兩人的對話。
  “閻鐵珊、獨孤一鶴、霍休、先從哪一個開始?”
  “閻鐵珊。”
  “閻鐵珊不是在山西嘛,你這可不是去山西的路。”
  “去山西之前,我得先去見兩個人。”
  “哪兩個人?”
  “是…”
  兩人的對話剛到這,眼前的草地上,突然有兩團草叢,自地麵上躍了起來,驚得兩人的對話戛然而止。
  那哪是兩團草叢,分明是渾身頂著草葉的兩個人。
  同時,這兩個人之間還連接著一條繩索,隨著兩人同時發力,繩索也自草地上彈起,繃得筆直,高度正好到李楊和陸小鳳坐下馬匹的腿部。
  “小心,是絆馬索。”陸小鳳低呼一聲。
  不需要他提醒,李楊也已經看到了,及時的單手在馬背上一撐,整個人借力高高躍起,脫離了馬背。
  他身下的馬匹就比較慘了,在高速疾馳中被絆馬索攔住,直接失去平衡,又在地上翻滾了一圈,馬腿都折了。
  陸小鳳坐下的馬匹也沒好到哪去,翻倒在地上,無法再站起。
  好在人沒事。
  不僅沒事,還在瞬息之間,擒住了那兩個偷襲者。
  全程都不需要李楊出手。
  他也樂得在一旁看戲。
  “說,為什麼偷襲我們?誰派你們來的?”陸小鳳衝那兩個偷襲者質問道。
  這兩個偷襲者脾氣倒是很硬,麵對陸小鳳的質問,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揚起臉,轉過來威脅起李楊和陸小鳳了。
  “樓主讓我們警告二位,別多管閑事。”
  “樓主?青衣樓?”陸小鳳一下便想到了青衣樓。
  “你知道就好。”偷襲者的語氣變得更加有恃無恐了。
  “。”陸小鳳輕笑一聲,剛要出手讓他們吃吃苦頭,不遠處的地平線上,突然響起一陣混亂的馬蹄聲。
  緊接著,一隊大概三十人左右的馬隊,縱馬狂奔而來。
  瞧那架勢,顯然是衝李楊、陸小鳳這邊來的。
  可當相距五十步時,這支馬隊卻又突兀的勒馬停住了。
  “這是要幹什麼?”陸小鳳疑惑的遙望著。
  李楊也在望著,並且眼尖的發現,這支馬隊人人背上都挎著一張大弓、一個裝得滿滿的箭壺。
  弓箭、再加上這個距離,難道說?
  李楊心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
  恰在此時,馬隊的人全都動了,拿出大弓、對準李楊和陸小鳳這邊、搭箭上弦、拉開弓弦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一輪箭雨,劈頭蓋臉的朝李楊和陸小鳳飛來。
  “躲!”陸小鳳低喝一聲,顧不上李楊,快速逃離開這片箭雨覆蓋的區域。
  世人都將陸小鳳的兩根手指傳的神乎其神,卻不知,他獨有的輕功彩鳳翼,並不比靈犀一指差。
  在弓箭的齊射下,很輕易就逃了出去。
  再轉過頭來看,陸小鳳卻發現李楊還站在原地沒動。
  嚇傻了?
  絕不可能。
  能和西門吹雪一較高下的人,豈會被這點陣仗嚇倒。
  這家夥到底想幹什麼?
  答案就在眼前。
  眼前,李楊一伸手,便將那兩個偷襲者中較為高大的一人拉了過來,擋在身前。
  竟是要拿這人做擋箭牌!
  “放開我!放開!”偷襲者沒想到李楊會拿自己當擋箭牌,驚恐的大叫起來,手腳拚命的掙紮。
  李楊隻用手在他胸口一點,偷襲者便徹底動不了了。
  “噗噗噗噗……”
  頃刻間,被射成了人形刺蝟。
  旁邊,另一個沒能躲開的偷襲者,也變成了人形刺蝟,而且一支支箭矢射來的慣性,更是將這人的屍體掀翻起來再倒地。
  李楊麵前的還沒倒。
  因為李楊的手,從後麵抓著他的衣服,使他的屍體牢牢擋在身前。
  顯然,這是準備用來擋第二輪箭雨。
  第二輪箭雨卻沒有來。
  隻聽對麵馬蹄聲再次響了起來,李楊抬頭一看,馬隊竟是掉頭,朝另一個反方向狂奔而去了。
  這是……跑了?
  還沒開打就跑了,這叫怎麼回事?
  明明這支馬隊人多勢眾,又占著距離、弓箭的優勢。
  李楊疑惑的望著馬隊遠去的方向,不知想到什麼,又疑惑的看向身前,充當擋箭牌的偷襲者。
  那支馬隊的目標,難道不是自己和陸小鳳,而是這兩個偷襲者?
  “那群家夥好像不是衝我們來的。”陸小鳳也看出疑點了,走過來道。
  他說話時,看著李楊的眼神中,隱晦的劃過一絲忌憚。
  用活人來做擋箭牌!
  雖說這人是敵人,但這種視人命如草芥的事情,他是萬萬做不出來的,就算他剛才想要出手,也不過隻是想教訓一下,讓他們吃點苦頭,好從他們口中套出更多有用的線索罷了。
  或許有一天真正遇到危險時,李楊也會毫不猶豫的拿自己當擋箭牌吧。
  一想到這,陸小鳳心就隱隱有些發涼。
  反觀李楊,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他想的很簡單。
  這兩個偷襲者,先不說他們本就是來對付自己的,單就說剛才的箭雨,他們肯定躲不過去,死是注定的,反正都是要死,死之前,屍體拿來廢物利用一下又有何妨?
  “應該是青衣樓的敵人吧,管他的,反正人都已經走了,我們又沒有受傷。”李楊輕描淡寫的說著,鬆開手,身前的擋箭牌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拍了拍手,李楊道:“現在馬沒了,你可別告訴我,要用兩條腿趕路。”
  估計路沒趕完,人就已經先累死了。
  陸小鳳望了望天色。
  夕陽中,太陽已然快要落山了。
  他不由搖頭道:“山西是沒指望了,今晚能找到一個住的地方就算燒高香了,好在這距離那兩個怪物約定的地方也不遠了,天黑之前足以趕到。”
  “兩個怪物?”李楊皺了皺眉。
  “對,兩個神奇的怪物。”陸小鳳神秘兮兮的笑道,運起輕功,朝遠處掠去。
  聞言,李楊心充滿了好奇,運功追上去。
  

Snap Time:2018-11-19 16:55:13  ExecTime: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