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小平民》全文閱讀

作者:老白豬  明末小平民最新章節  明末小平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明末小平民最新章節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哪可以去跪(18-11-06)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河南再亂跪(18-11-06)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事難為跪(18-11-06)     

第一千兩百五十四章 孰優孰劣跪


  張獻忠一聲令下如山倒,手下數萬人馬也是個個不懼,向著對麵的白杆兵衝殺而去。
  別看白杆兵威名赫赫,可畢竟也就三千人,而自己這邊呢,四萬多人,所謂人多勢眾,張獻忠手下一眾兵丁自然也是不怕。
  果然,那數萬的人馬一齊衝鋒,那氣勢排山倒海,猶如洪水決堤一般,一往無前,就是向著白杆兵衝去!
  然後再看那白杆兵,卻是人人昂首挺胸,絲毫不將麵前的這衝鋒放在眼,反而因為他們的衝鋒,眼神中閃現一陣慶幸的光芒。
  特別是那秦良玉,更是不禁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說道:“賊兵終究是賊兵,這麼多年了,一點進步都沒有。”
  不怪秦良玉小看張獻忠,實在是張獻忠這衝鋒的打法沒頭沒腦。
  所謂戰陣之威,戰陣之威,有陣才有威,在戰場上,陣型是最重要的,隻有陣型嚴密,各個士兵才可以彼此相互配合,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而衝鋒呢,說的好聽一點,這叫一往無前,舍生忘死,以泰山壓頂之勢,一鼓作氣拿下敵人。
  說得難聽一點,那就叫各自為戰,像個楞頭青一樣沒頭沒腦的衝殺,生死成敗,全看老天爺,全看運氣。
  秦良玉說完,便是側過頭來對身旁的湯山問道:“青竹,你說的那個米脂頭領,比之張獻忠,如何?”
  湯山跳目看了看那向自己這邊衝殺而來的張獻忠軍,而後對秦良玉說道:“奶奶,我家頭領比之張獻忠,勝十倍百倍不止,所以孫兒也是一直在心中擔心奶奶以後在戰場上與我家頭領相遇!”
  “哦,勝十倍百倍?”
  秦良玉聽後沒有說話,而後便是將目光投向了張獻忠軍。
  隻見這說話的功夫,張獻忠軍便是和白杆兵交上了手。
  不等張獻忠軍到近前,在數步之外,那白杆兵便是動作異常麻利的用白杆槍,對著麵前的張獻忠軍就是砍過去,
  那白杆槍上的鐵鉤鋒利異常,隻要被砍中便是猶如砍瓜切菜,骨肉分離,鮮血四濺。
  即便沒有砍中,可是緊接著那白杆兵便是用手中白杆槍向後一拉,也是猶如鋒刀入腐,立時白骨森森。
  這整個過程不過一個眨眼的功夫,熟練無比,可謂一氣成,所有白杆兵皆是如此,一排出槍便是立時收割數百張獻忠軍性命!
  不待張獻忠軍反應過來,後麵的白杆兵錯位出槍,又是數百人當場喪命。
  這千刀來,萬刀去的不過一個回合,六七百張獻忠軍就這樣稀糊塗的死掉了,沒死的也是躺在地上哀嚎打滾,鮮血淋漓,樣子慘烈無比。
  “呼”“呼”的風響,白杆兵不停歇,又是向張獻忠軍使出了手中白杆槍,立時,又是數百人當場了帳!
  這一下,衝在前麵的張獻忠軍無不個個膽戰心驚,都是沒有想到白杆兵竟然個個猶如神兵天降一般,如此的下手狠厲!
  “別擠啦,別擠啦,快跑!”,,,
  不由得,前麵的人就是收住了腳步,可是後麵的人不知道前麵發生了什麼事,還在不停的往前衝,擠著前麵的人也是沒辦法,隻得硬著頭皮衝上去。
  “啊”“啊”的慘叫聲彼此起伏,猶如樂章一般響徹整個戰場,漸漸的,後麵的人也是覺察到了不對,衝鋒的勢頭也是減下去了。
  這一減下去可是不得了,前麵的人個個魂飛魄散一般,哪還敢再打,紛紛是丟了手的武器,扭頭就跑。
  戰場上隻要有人帶頭逃跑,這苗頭沒有及時扼殺,那麼這逃跑的勢頭便會瘋一般的滋長,立時,整個大軍便會急速崩潰。
  果然,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了逃跑的行列中,沒多大功夫,數萬大軍便是崩潰了。
  也不怪他們如此,別看他們人多,可是畢竟他們成軍時日尚短,許多人到現在還沒殺過人,還沒見過血,說他們是烏合之眾也不為過,
  這樣的烏合之眾,麵對著戰爭經驗異常豐富,而且個個敢打敢殺,又陣型嚴密,配合默契的白杆兵,不崩潰才有鬼!
  “駕!駕!駕!”,,,
  馬上的張獻忠早就覺察到了勢頭不對,不等大軍崩潰,他早早的就是騎著馬,帶著一眾心腹手下開溜了。
  這逃跑的事情張獻忠常幹,所以跑起來沒有絲毫的不適,很從容,反正對於他來說打仗也就那麼回事,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沒什麼拚命不拚命,丟臉不丟臉的。
  “進城!”
  從交戰,到最後張獻忠軍全軍崩潰,整個過程不到半個時辰,張獻忠軍如此不堪的表現,以至於秦良玉都懶得下令追擊,直接便是帶著手下白杆兵進城了。
  進到城,見許多潰散的張獻忠軍,這時候竟然在搶劫,看來他們是想在最後的時候搶上一把,要不然沒機會。
  “全部格殺,一個不留!”
  對於這些潰兵的所為,秦良玉盡管習以為常,可心中還是不免憤怒,立即便是下令手下白杆兵前去追殺這些潰兵,解救老百姓。
  “青竹,剛才你看了我白杆兵的表現,我白杆兵與那米脂頭領的手下人馬相比,孰優孰劣?”
  命令過後,秦良玉又是對湯山問道。
  湯山想了想,回道:“若是在人數相等的情況下,我家頭領放棄使用火器與盾牌,僅憑長槍與白杆兵作戰,那麼兩軍應該可以戰至平手。”
  秦良玉詫異的看了一眼湯山,問道:“怎麼,難道他的火器與盾牌很犀利嗎?”
  “不錯,我家頭領火器與大炮皆樣樣齊備,並且威力比之官軍的火器,更勝十倍不止!
  而那盾牌也是堅固無比,並且經過我家頭領的改良,那盾牌還可彼此相連,一瞬間,便可築起一道堅固的銅牆鐵壁,尋常的騎兵衝鋒,都奈之不何!”
  秦良玉聽了,臉上憂慮之色更甚。
  “以前聽你說那頭領手下有過萬的人馬,是嗎?”
  “是的,可那是學生離開的時候,現在想來已經不止了。”
  

Snap Time:2018-11-17 16:58:44  ExecTime: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