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作者:步槍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  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第1494章你的級別不夠(18-01-11)      第1493章飯店要專訪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1491章急流勇退


    路虎衛士沿著街道慢慢的朝西駛過去。

    那帶隊軍官一直盯著車上的三人看,他看見了中國人麵孔,也看到了歐洲人麵孔,他皺眉猶豫著。張炎和德國第九邊防團駕駛員也在觀察著他們,就那麼對視,絲毫不畏懼,甚至還有些盛氣淩人的氣勢,而後座上的俄羅斯信號旗則觀察著右側。

    兩撥人擦身而過,帶隊軍官終於是不敢攔下路虎衛士。北卡費羅鎮龍蛇混雜,有大量的雇傭兵,都是些脾氣火爆的人,動不動就開槍,殺人跟碾死一隻老鼠似的。

    這拳頭就是法律。

    “惡鬼七隊派出了一個偵察小組,以雇傭兵的身份潛入了北卡費羅鎮,他們用了兩周的時間,完成了對北卡費羅鎮的偵察,重點是在城西,他們確認了黑暗武裝的基地一個服裝代工廠,有大量的平民在這工作。關鍵的地方在這,這個服裝代工廠依靠的這座山原來是礦山,麵已經被掏空了一大半。”

    馮亮介紹著說道。

    趙一雲指了指大屏幕,微微點頭,“也就是說,外麵有服裝代工廠掩護,山洞麵才是黑暗武裝真正的基地。”

    “是的,趙師長。”馮亮點頭。

    杜曉帆摸著下巴說,“用幾百名平民作為擋箭牌,難怪底氣這麼足。”

    微微點了點頭,馮亮繼續往下介紹,“惡鬼七隊麵對的難點是黑暗武裝在近五百名工人身上植入了液體炸彈,統一由一個秘密控製中心控製,兩公範圍內可以精確選擇引爆任何一個人身上的炸彈。”

    這話一出,除了事先了解清楚了的李牧,其他人都目瞪口呆這樣惡毒的手段是聞所未聞的。

    “五百多人體炸彈。”石磊倒抽著涼氣說道,“如果是服從他們意誌的工人,就是五百個可以根據他們的意願進行移動的定時炸彈。”

    李牧此時才開口說話,“沒錯,惡鬼七隊遇到的最大的難題就是這一個。服裝代工廠的工作時間通常在十二個小時以上,也就是說,惡鬼七隊行動的時間理論上隻有十二個小時。”

    他看向馮亮,馮亮接上話頭,說道,“實際上,當時惡鬼七隊綜合獲得的情報計算出來的行動時間不足三個小時,而他們要摧毀的是一座有完備防禦體係的秘密軍事基地。”

    “沒有空中支援,沒有重型炮火支援,我倒是挺好奇他們是怎樣做到的。”杜曉帆道。

    石磊笑了笑,說,“理論上不難,堡壘的崩潰通常是從內部開始。惡鬼七隊如果足夠有耐心的話,他們會選擇從敵人的內部開始。”

    馮亮點頭繼續說道,“石處長分析得沒錯,惡鬼七隊最終選擇了潛伏的方式,前後花了四十五天的時間,所以人員通過各種方式潛入或者接近黑暗武裝的秘密基地。這也是為什麼北卡費羅之戰會直到現在才會拿到桌麵上來進行總結的因素之一。”

    他頓了頓,播放了一段視頻資料,同時進行講解,“更詳細的經過在諸位麵前的檔案袋,需要提醒諸位領導的是,檔案袋的資料能看,不能出會議室。我在這提出行動過程中出現的幾個問題,主要是能引起我們重視的方麵。”

    “首當其衝的是支援。”

    李牧站起來,馮亮看見,自覺的停下了話頭,李牧踱步沉聲說道,“在外麵,我們初步解決了一定程度上的艦隊後勤補給問題,但論作戰支援能力,我們幾乎是空白的。很多人都以為,甚至一些大佬認為,我被提前調回來,是因為北卡費羅之戰。實際上並非如此。”

    “形勢變化很,具體到某個地區,局勢的轉變也令人目不接暇。八達城人質危機給了我們警醒咱們再也不能抱著以前的思維過日子了,未來會有更多的針對我國海外公民、企業的恐怖襲擊行為。如果不能提供保護,咱們這些人坐在這就算是拿出再完美的戰術總結,也是空談。”

    “惡鬼七隊進行的北卡費羅之戰最終發展成了規模地麵武裝衝突,有些外力我們左右不了,不過好在惡鬼七隊完成了既定的目標,把黑暗武裝的罪行暴露在了世界人民的麵前。這實際上也是一種目的。他們所運用的戰術,指揮員在行動過程中存在哪些正確的錯誤的決定,你們都是老經驗了,會有很深的思考。我想要強調的是,咱們腦子這根弦,不但要繃緊,而且要繃對地方。”

    他說著看向趙一雲,“老趙,你們武警第三師已經完成了戰前訓練,將會作為維和警察部隊前往非洲執行維持和平任務。八達城之戰也好,北卡費羅之戰也罷,這兩個戰例都是非常值得你研究的對象。”

    趙一雲站起來,說道,“老班長,請你把心放下來,我一定會不打折扣的落實你的指示。”

    李牧的語氣有些沉重,“同誌們,北卡費羅之戰的報告我看了一次,我不想看第二次。為什麼,因為我們的損失很大,哪怕有些並非咱們家出去的兵。上溯到八達城人質危機,繼而引發的八達城之戰,我們犧牲了三十多名戰士。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損失。有些人認為我是因此被提前調回來的,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是我提交申請調回國。”

    眾人都吃驚地愣住了。

    所有人都知道,吉布提基地司令員、海外行動聯合指揮部參謀長,這兩個職務隨便一個都是炙手可熱的位置,隻要能夠擔任滿一個任期,回國之後基本上就是再上一級的節奏。

    他們的老首長李牧少將同時擔任了這兩個職務,已經被許多人認為,一年任期結束之後,李牧回國,用不了多久就會再上一級。他可才三十五歲啊!作為他的老部下,大家怎麼可能不高興。

    李牧提前調回來之後,大家說沒有失落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意味著老首長的晉升可能要延遲李牧的速晉升已經讓他們習慣了這種火箭式進步方式,稍稍放慢一些節奏,都會認為是哪出了問題。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次是李牧主動提出要求調回來,同時卸下了基地司令員、海外行動聯合指揮部參謀長兩個職務。

    原來不是因為八達城之戰損失過大,也不是因為北卡費羅之戰觸碰到了某些禁止線,而根本就是李牧本人主動申請調回。

    “弟兄們,此外我要宣布一個消息。”

    李牧掃視著眾人,他腦海翻滾著的是八達城之戰將士們用命的場麵,還有從冷冰冰文字報告中看到的張炎率領的惡鬼七隊展開的北卡費羅之戰的場景,以及惡鬼部隊其他人一個個被卷入北卡費羅之戰最終演變成萬人規模戰役的場景。

    這一路走來,已經有太多太多的人倒下去。

    眾人屏氣凝神地看著李牧,他們似乎已經預料到了什麼,有心碎的聲音,有不甘心的目光。

    “一周後有一場實兵對抗演習,陸戰第一師對抗藍軍旅,月底演習結束,我會卸任陸戰第一師師長一職。”

    李牧緩緩地沉聲說,“我希望諸位記住一句話,忠黨愛國,不忘初心!”

    

Snap Time:2018-06-25 00:41:32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