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作者:步槍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  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第1494章你的級別不夠(18-01-11)      第1493章飯店要專訪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1489章唯一的傷員


    東邊的天空逐漸的出現一絲魚肚白,微微涼氣的一小片長帶狀,像極了遠處的東方正在舉辦一場晚會,而那是晚會燈光。

    當林靜率領著戰巡20突擊隊以及戰巡21突擊隊出現在蘇小兵等人身後的時候,此時此刻,雇傭兵部隊的敗局已經無法改變。

    終於趕到的小型火力支援直升機向標識之外的目標進行了火力覆蓋,它們終於提前了三分鍾抵達了戰場,從而避免了己方部隊更多的傷亡。

    “我-草他麼的!”

    江鈞大罵一句之後,果斷的把手打光了子彈的加特林扔掉,然後整個人不管不顧的朝短牆那邊縱身一躍,隨即幾個翻滾滾入了建築物麵。小型火力支援直升機的火舌跟著他延伸掃射,子彈最終被建築物擋住。

    “馮隊,那狗日的瞎了眼啊打自己人!”江鈞氣惱地在通信頻道罵道,後怕連連。小型火力支援直升機使用的一樣是多管機槍,要是被打中,全屍都得不到,那一點也不好玩。

    馮亮和夏天此時也躲藏了起來,避免被誤傷。小型火力支援直升機追著江鈞打,是因為他手的火力太凶猛,因此引起了注意。

    “,別忘了,咱們身上可沒有敵我識別器。”馮亮提醒道。

    江鈞一陣氣結。

    他們全任務部隊是不存在的,怎麼可能有敵我識別器。因此己方的小型火力支援直升機看見他手的加特林這麼歡,自然的重點照顧他。若非他跑得,就真的要死在自己人手了。

    江鈞無奈的歎氣道,“這要是死在自己人手,那才叫冤枉呢。”

    馮亮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情況,發現勇士12號偵察隊已經得到了己方部隊的支援,雇傭兵部隊被打得丟盔棄甲,戰局形勢一下子穩定下來,他果斷的下達命令,“哥幾個,勇士12號偵察隊安全了,咱們撤。”

    三人誰也不答話,悄無聲息的撤離了戰場。

    江鈞在僅有他們三人的通訊頻道悠悠的說了一句,“十步殺一人,千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他才說完,就看見兩名雇傭兵慌不擇路的從對麵跑過來正好和他對了一個照麵。他露出潔白的牙齒笑了笑,自衛手槍速出槍擊發,打出一發之後卻突然的卡殼了!

    另一名雇傭兵抬槍要打。

    江鈞突然的猛然扭腰,一把軍刀閃電一般射出去,正中那名雇傭兵的眼睛。那名雇傭兵雙手舉在麵前僵硬地顫抖著撕心裂肺的慘叫,手的槍自然的掉落。江鈞動作不停,順勢的衝過去,膝蓋猛地撞在他的肋骨上,直接把他摁在地上膝蓋跪住,抓住插在眼睛上的軍刀刀把猛地用力一扭,隨即拔出來從側麵刺穿了雇傭兵的頸脖。

    那雇傭兵頓時就死透了。

    “老江?”馮亮詢問。

    江鈞嘿嘿笑了笑,用雇傭兵的衣服擦幹淨軍刀上的殘血,道,“打發了倆倒黴鬼,沒問題,既定地點匯合!”

    “注意點。”

    “明白!”

    江鈞撿起一把AK提著,踩著速的小碎步往既定的匯合地點撤離。

    十字路口的戰鬥逐漸的停息了,參與的雇傭兵紛紛的逃竄進了民居麵,試圖這樣來獲得逃命的機會。而隨著營救部隊完成了人質救援掉轉過槍口來,八大城區麵的戰局已定,槍聲逐漸消落。

    其他能騰出手來的部隊紛紛到位,按照海外行動指揮部的命令,一個街區一個街區的掃搜索,壓縮參與雇傭兵以及恐怖分子的藏身之地。

    自始自終,都沒有人注意到,關鍵時刻出現救了勇士12號偵察隊的部隊隻有三個人,而且是全任務部隊。那樣混亂的局麵,甚至蘇小兵都沒有注意到馮亮等人的身影,但是蘇小兵他們是看到了雇傭兵部隊突然的亂了陣腳這個情況。

    搜救馬上展開。

    天色逐漸放亮的時候,一架直-20通用直升機把李牧送到了八大城區戰場。他大步的走進了十字路口交戰現場,到處都是殘桓斷壁,到處都是各式各樣的屍體,周遭樓房牆壁密密麻麻的都是槍彈留下的痕跡,街麵上偶爾的會出現燃燒著的火堆以及車輛的殘骸。

    銳角陽台陣地那,救援人員挖出了精確射手以及機槍手的遺體,正在往麵深入挖掘尋找歐陽倩。

    李牧站在廢墟前麵,身後兩側是王國慶、張琳二人,官兵們到處忙碌著打掃戰場。小型工程機械被直-20通用直升機吊了過來,馬上投入使用,加了挖掘的速度。

    直到現在,除了歐陽倩,勇士12號偵察隊陣亡人員的遺體全部找到。

    勇士12號偵察隊活下來的隻有三個人,如果歐陽倩也犧牲掉了的話。十二號海軍特種作戰團最普通的戰士,擋住了數百職業雇傭兵部隊的輪番攻擊足足二十分鍾。他付出的是九名人員的陣亡沒有傷員!

    “頭兒,勇士12號偵察隊沒有傷員,活下來的三人都隻是些皮外傷。”王國慶接過下麵遞過來的報告,看了眼,低聲對李牧說。

    李牧的神情沒有什麼變化,依然的盯著救援人員清理廢墟尋找歐陽倩。

    沒有傷員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傷員堅持戰鬥到了最後一刻,他們戰至死亡!

    依然還在統計的雇傭兵部隊屍體以及傷員數量足以說明了一切!

    依然活著的歐陽倩對部隊的士氣來說,是一個極好的激勵,反之則會讓官兵們的意誌有負麵的印象。似乎所有人的希望都集中在了眼下的搜救當中,盼望著找到的是活著的歐陽倩,而不是他的遺體。

    在指揮挖掘的林靜突然的喊道:“首長!有動靜!”

    李牧大步走過去,靈活的爬上了廢墟,作業位置那露出一個口子,幾把手電光斑打進去,看見了一個人正是歐陽倩。

    奄奄一息的歐陽倩努力睜開眼,看見了李路,他艱難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虛弱的道,“教官,上等兵歐陽倩奉命前來報到,請首長指示。”

    李牧笑了,“好樣的,是我李牧的兵。”

    歐陽倩被挖了出來,軍醫迅速檢查了傷勢,左臂多出骨折,左膝蓋粉碎性骨折,右胸肋骨斷了三根,右小臂斷了兩截。

    但是,他還活著!

    他被醫療直升機送回了基地。

    華資工廠旗台前麵小廣場,李牧親自送他上飛機,望著直-20醫療直升機飛走,沉聲對王國慶說,“聯係政委,讓他申請醫療專機,把所有的傷員送回國進行醫治。告訴後勤醫療的人,我的兵活著交出去了,他們就得活著還給我。”

    王國慶猛然點頭,“頭兒,我馬上去辦。”

    李牧朝旗台走過去,站在那,抬頭望著依然在旗杆頂端飄揚著的五星紅旗,越來越紅豔的朝陽光照著它,越發的鮮紅。

    林靜走過來,向他報告,“首長,部隊已經完成了外圍的搜索,殘餘的雇傭兵部隊已經被壓縮在八大城區南側居民區,咱們已經完成了封鎖。”

    “以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名義喊話,該區域平民全部撤離出來,仔細甄別,不能放過任何一名參與了八達之戰的雇傭兵。”李牧淡淡的說道。

    “是!”

    林靜飛落實命令去。他以武偵營營長的身份擔任了前線指揮員,指揮八達城區的所有維和部隊。

    一直跟在身邊的張琳低下頭,低聲說,“教官,我們情報部門出了很多問題。如果能更及時全麵一些,情況不至於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

    歸根結底,一場營救人質行動演變成一場有空中力量參與的團級規模戰鬥,原因在於海外行動指揮部情報部門掌握的情報不夠全麵,前麵的行動,基本都是在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一步一步的都在計劃之外,因此各個單元顯得手忙腳亂。若不是李牧身經百戰,換成別的指揮官,恐怕早已經亂了陣腳。

    李牧卻是沉聲說道,“我替你找找客觀原因。第一,咱們初來乍到,情報獲取網絡還沒完善,第二,有不少國家都在等著看咱們的笑話,或暗地為黑暗武裝提供便利,或直接支援武器裝備。”

    淡淡笑了笑,他轉身看著張琳,“你的能力我是相信的,這樣的情況能夠做到臨危不亂,你這個情報主任,合格了。”

    張琳心慚愧得很,她當然的太清楚情報對於行動起到的重要作用。她是李牧培養出來的情報人員,心則更加清楚李牧對情報的看重。

    “教官,我記得最清楚的一句話是,你曾經頻繁強調,任何行動都必須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上,那就是情報先行。這是取勝的最根本的關鍵因素。我一直不敢忘記告誡。”

    張琳沉聲說,“情報部門在光明行動中的表現,我會提交一份詳細的匯報。過去兩個小時,其實我一直在反思整個行動中,我們情報部門的工作。如果能夠再細心一些再謹慎一些,情況會很不一樣。”

    李牧微微點頭,“你能有這樣務實的態度,我很欣慰。海外行動這個方麵,咱們是學生。從行動中學習行動,總結經驗探索方法,始終保持好心態會是速提高戰鬥力的必要因素。”

    “是,我記住了。”張琳請示道,“教官,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樣做?”

    李牧似乎早就有了計劃,他道,“等平民全部撤離到安全區域,你把殘餘的雇傭兵部隊所在的區域所有的無線信號屏蔽掉,你隻需要做這個事情。”

    張琳點頭,道,“是!”

    她沒問為什麼,執行就是了。沒有人知道首長心在想什麼,也都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天色完全的亮了起來,太陽全部從東邊冒出,新的一天到了。

    十字街口戰場,一麵鮮紅的黨旗被支起來,十三名獲準火線入黨的戰士整齊列隊。李牧親自支持了火線入黨儀式。蘇小兵被特批為歐陽倩的個人代表,代表歐陽倩參與了火線入黨儀式。

    恐怕許多人這個時候都不知道,指揮十字街口戰鬥的是一名還沒入黨的上等兵。

    孫江濤把惡鬼部隊的負責人們再一次召集了起來,除了已經前往北卡費羅鎮的張炎以及他所率領的惡鬼七隊。其實張炎手的三十多名各國退役特種兵精銳,是惡鬼部隊中唯一的特種作戰力量,之所以叫做七隊,是因為張炎說他喜歡七這個數字。

    在行動中大放異彩的徐瑾率領的航空服務力量毫無疑問是最讓人驚訝的,他們居然具備了比肩許多國家空軍的對地打擊能力。因此,徐瑾是很高興的。

    孫江濤沒有什麼場麵話,直接的安排任務,他道,“徐瑾的航空服務基本可以結束了,做好善後工作,準備應對聯合國相關部門的追查。接下來主要是劉偉和劉曉光的事情。”

    他頓了頓看向劉偉,“老劉,維和部隊撤走之後,你這邊負責甄別,鬼頭說了,不能放走任何一名參與了八達作戰的雇傭兵。”

    “放心,一個都跑不掉。”劉偉肯定地說。

    他是地頭蛇,這個工作他來做是最好的。

    孫江濤點了點頭,看向劉曉光,“曉光,要辛苦你繼續和塞黑部落武裝協商,接下來的戰鬥,主要靠他們完成。”

    劉曉光道,“我已經和酋長談好,你這邊下達命令之後,他們就會開始行動。”

    微微點了點頭,孫江濤道,“好,諸位,下麵的手尾,就是咱們的了。大家都是老鳥,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

    眾人心領神會的微微點頭。

    中午時分,中國維和部隊完成營救任務,在聯合國維和司令部的批準下,全部撤出了八達城區返回基地。至此,光明行動勝利結束。被劫持的二百多名人質悉數獲得了安全。

    然而,對惡鬼部隊這樣的民間武裝力量來說,他們的戰鬥才剛剛開始。當然,這與聯合國維和司令部以及各國維和部隊已經不存在任何關係。

    媒體大肆報道了人質危機情況,無孔不入的記者們甚至獲取了詳細的營救行動過程。中國海軍特種兵果敢的營救行動讓各國軍隊大開眼界。能夠做到人質無一傷亡,由不得各國軍方不佩服。

    隻是很少人知道,中國海軍特種兵為此付出了二十八人的陣亡作為代價。

    光明行動同時也是迄今為止兵員損失最大的一次準軍事行動。

    半年後,吉布提基地司令員、海外行動指揮部參謀長李牧少將接到調令回國,此時,他剛剛完成了吉布提基地的二次建設,使得吉布提基地的綜合保障能力躍上至陸戰師級別。

    李牧為期一年的海外任期,提前三個月結束。

    

Snap Time:2018-01-17 09:01:02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