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作者:步槍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  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第1494章你的級別不夠(18-01-11)      第1493章飯店要專訪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1488章見人就殺


    一顆七點六二毫米子彈從西歐狙擊手的眉心灌入,直接掀開了他的天靈蓋,他保持著持槍動作向後栽倒,死了個通透。

    歐陽倩收回八一戰術改,通過無線電呼叫觀察哨,“觀察哨,你可以繼續開火了,三分鍾後轉移陣地,完畢!”

    “明白!完畢!”

    一個小小的計策,幹掉了對方一名狙擊手。這樣的小戰術,歐陽倩這些人玩起來那是滾瓜爛熟,默契非常。

    銳角陽台所在的樓房開始發生了近距離交火,幾名從樓梯攻上去的雇傭兵被在門口那嚴陣以待的機槍手一梭子子彈打倒。隨即,果然的是手榴彈來襲,好幾顆手榴彈準確的拋過來。

    機槍手冷冷一笑,就那麼趴在那根本動都不動。

    那幾顆手榴彈撞在了防手榴彈網上,然後彈了回去,掉在台階那咕嚕嚕的往下滾。拋擲手榴彈的雇傭兵看著手榴彈滾下來,不是一顆而是全部,瞳孔一下子放大了。然而他們已經沒有了反應時間,幾顆手榴彈在狹小空間爆炸。

    “轟……”

    空間太小,爆炸連成了一片,聽上去像是隻爆炸了一顆手榴彈。

    那幾名雇傭兵都成了破麻袋。

    “哈哈哈!這玩意兒還挺好使!”機槍手大聲笑道。

    歐陽倩裂開嘴,往機槍手那邊拖了兩箱子彈,道,“往死打,他們會不斷發起衝擊的!不拿下這!他們就過不去十字路口!”

    “明白!”機槍手飛的更換了新的彈鏈,哢擦的拉槍機上膛。

    “歐陽!他們攻占了北街左側陣地!”精確射手突然大聲報告。

    歐陽倩連忙的貓著腰跑過去,槍林彈雨中露出腦袋一看,剛剛被機關炮轟擊的北街左側陣地已經落入了對方的手,麵的兩名隊員恐怕凶多吉少了。北街左側陣地在對方手,意味著對方有了一個可以對抗右側陣地的據點,而銳角陽台很難提供火力支援。

    想提供都提供不了,此時此刻,銳角陽台依然被猛烈的火力壓製著,歐陽倩他們根本無法展開火力壓製。就是剛才的一個狙擊,歐陽倩都是冒著被爆頭的危險完成的!

    戰鬥的進程出乎歐陽倩的預料,他估算過,北街兩個陣地怎麼著也能抵擋住對方的攻擊最少十分鍾,現在才過去三分鍾,已經丟了一個陣地。可想而知這些雇傭兵部隊的戰鬥力之強悍。

    “蘇參謀!我們需要支援!”歐陽倩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原計劃中,蘇小兵手的四名隊員充當預備隊,作為機動兵力來使用,但不會這麼就投入使用。

    但是此時的情況由不得歐陽倩不做出提前使用預備隊的決定!

    “收到!”

    蘇小兵絲毫不怠慢,馬上帶著四名人員組成的機動隊從南街那邊速增援過來。他們依托南街與北街的牆角,與北街右側陣位形成了交叉火力猛烈開火,一下子就讓對方的攻勢停滯了下來。

    而此時,西街那邊的戰鬥也進入了白熱化。

    蘇小兵的火力壓製,讓銳角陽台陣地有了發揚火力的機會。歐陽倩和精確射手集中兩挺機槍火力以居高臨下的態勢朝北街的雇傭兵傾斜子彈。他們沒有分開行動,而是集中火力首先打擊一麵之敵。

    徹底壓製住了對方之後,歐陽倩和精確射手馬上轉移到南街一側,在轉移的過程中完成了彈藥更換,隨即為南街提供火力支援。

    銳角陽台陣地的重要支點作用被充分發揮了出來。

    南街的火力開始向銳角陽台集中,無數曳光彈在空中形成了明顯的一道火舌,不斷的舔舐著陽台那個部位,歐陽倩和精確射手不得不進行隱蔽。

    三名肩扛單兵火箭筒的雇傭兵在己方火力的掩護下衝到街麵上,他們速瞄準了銳角陽台,果斷的扣下了扳機。三枚火箭彈拖著長長的尾焰直奔銳角陽台,準確的擊中了目標。

    在之前的轟擊下已經不堪重負的陽台,此時徹底崩潰了,發生了倒塌。

    歐陽倩一下子就感覺腳下空了空,隨即整個人掉了下去,無數的瓦礫碎片以及大塊的混凝土塊落下,把他給埋在了下麵。精確射手抓住了地板斷裂處,穩住了下墜的身形,機槍手連忙返身回來抓住他的手,奮力往上來。

    樓梯那的雇傭兵的配合非常的默契,他們兩人一組衝上來,朝機槍手開槍射擊,機槍手被打得渾身顫抖飛失去力氣,身體越過精確射手一頭栽了下去。精確射手死死咬著牙,他艱難的從口袋掏出引爆器,大吼著摁下了按鈕。

    他們放置在這個陣位上的所有彈藥被雷管同時引爆。

    “轟!!!”

    劇烈的爆炸聲讓這棟樓在吱吱呀呀的晃動著,灰塵像是被壓縮的氣體迸出來,隨即整棟樓房開始倒塌!

    攻入的十幾名雇傭兵一個都沒跑掉,全部被埋在了麵,給精確射手和機槍手當了陪葬品。

    歐陽倩所在的陣位自此宣告失去。

    蘇小兵看著轟隆隆倒塌的樓房,牙齒咬得嘎作響。

    他大吼著:“所有人員撤到南街!最後陣地集合!!!”

    到了最後的時刻了。

    雇傭兵的指揮官同樣的目瞪口呆,他根本是想不到這些中國軍人會用這樣的極端方式來阻止他們的步伐!

    無人機把現場的情況忠實的傳回了海外行動指揮部。

    李牧看著這些清晰的畫麵,耳邊聽著不斷傳來的報告以及勇士12號小隊之間的通話,他胸腔中的熱血在滾滾而動,怒火一陣勝過一陣。隻是,他不再是當年那個隻靠一腔熱血衝殺陣線的莽夫,他得掌握全局。

    “人質還要多久撤離完畢?”李牧問道。

    聲音低沉得可怕。

    張琳同樣臉色凝重,胸口一起一伏的,雙眼冒著火,她回答道,“五分鍾!最後一批!”

    李牧再次問道,“護航艦隊還沒消息嗎!”

    “沒有。”張琳艱難的搖頭。

    “讓林靜馬上支援十字街口,馬上支援!”李牧命令道。

    “是!”

    張琳飛下達命令。

    李牧走到一邊,拿起衛星電話聯係孫江濤,“老孫,聽著,八大城區的雇傭兵、恐怖分子,隻要是拿槍的,一個都不能離開我們的範圍!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必須要把這些人給老子困住!我要一刀一個活活剮了他們!”

    孫江濤隻回答了一個字:“是!”

    深深呼吸了幾下,李牧再次撥了一個號碼,“馮亮,薩哈拉不能死,找個安全的地方藏好。你,江鈞,夏天,你們的位置就在勇士12號小隊的側翼,也就是雇傭兵部隊的右翼。我現在已經無兵可用。”

    不用說得很透徹。

    馮亮果斷回答:“明白,請放心。”

    李牧也就隻能做這麼多了。

    那一邊,孫江濤馬上給劉曉光去電,直截了當的傳達李牧的指示,“鬼頭要把所有與咱們交戰的武裝人員留下,曉光,現在隻有你了,動員部落武裝,封鎖他們的退路,一個人也不能放走!”

    劉曉光明白這些話的含義,他凝重地說道,“明白,我可以告訴鬼頭,我不惜一切代價完成任務!”

    “拜托了!”

    另一邊,馮亮切斷了聯係之後,拽著薩哈拉進了地下室,把他關到麵。隨即他大步走出來,打開了小型武器庫,一邊整理武器彈藥一邊沉聲說道,“雇傭兵部隊已經攻下了十字路口三分之二的陣位,勇士12號小隊傷亡慘重,已經退到了最後陣地。現在離他們最近的,隻有我們三個人。”

    他扣緊戰術背心,一邊往上麵的彈夾袋插實彈夾,一邊說道,“弟兄們,咱們義不容辭。”

    江鈞扯著嘴角笑了笑,道,“這才像話,總是搞地下工作,可不是咱們全任務部隊的作風。得多見見血才是。”

    他幹脆利落的拎起了唯一一挺加特林六管機槍,然後取了彈鏈一條一條的接起來,掛在脖子那繞了自己的身體幾圈,隨即又背上了一支M4A2卡賓槍。

    夏天指了指他身上,說道,“江,你防彈背心呢,那玩意兒不能不穿。”

    江鈞取了夜視儀戴上,指了指加特林,說,“你真當老子是大力士了,再穿防彈背心,走路都走不動了。再說了,要是被打中,防彈背心不見得能救命,我還不如輕點。”

    馮亮說道,“不爭了,準備好就出發。”

    “明白,馮隊,有什麼計劃?”夏天問。

    馮亮道,“沒有計劃,見人就殺。”

    江鈞咧嘴笑,“這個好,這個好,嘿嘿。”

    就瞬間進入了戰鬥狀態,三人組成了戰鬥小組,衝出了隱藏的民居。他們距離十字路口有多近?直線距離三百米。的的確確,全任務部隊這三名人員,是距離勇士12號小隊距離最近的部隊了,盡管隻有三個人!

    李牧不惜暴露掉這支還在幼苗階段的全任務部隊!

    十字街口。

    機槍手、精確射手犧牲,最先被埋的歐陽倩生死不明。

    蘇小兵竭力控製著情緒很好的恪守了第一順位指揮員的職責衝動解決不了問題,作為指揮員,要時刻清楚任務是什麼!

    他果斷的把兵力都集中到了最後陣地上麵,那是依托南街一堆瓦礫以及幾台廢棄汽車為掩體的陣地。死傷人員全部都尋了回來,除了歐陽倩那個陣地的。

    蘇小兵掃視了一眼,他手隻有五個人了,加上他,六人,其中兩人身上帶傷。勇士12號偵察小隊損失了一半的人員。如果歐陽倩也犧牲,那麼此時此刻,勇士12號偵察小隊的陣亡率是百分之五十。

    “清點彈藥,做好最後的準備。距離上級要求的時間還有五分鍾,弟兄們,除非死,否則絕對不能讓任何一名敵人從陣地上過去!”

    蘇小兵咬著牙齒沉聲說道,“看清楚這,這是我們最後的底線,這也將會是我蘇小兵陣亡的地方,我沒有辦法把你們都帶回去,但是我有決心帶著你們去赴死!為了祖國的強盛!”

    “為了祖國的強盛!”

    最後的決戰。

    雇傭兵部隊衝擊了上來,拿下了其餘所有陣位的他們,組織了更加完整的攻擊陣型,若幹個兩人或者三人小組交替掩護前進,戰術動作以及小組之間的配合非常的嫻熟默契。

    勇士12號偵察小隊要擋住最後五分鍾,反之,他們要在五分鍾之內拿下十字街口,否則,被營救部隊包圍在目標工廠麵的那些恐怖分子,就會全軍覆沒,就更別去談搶下人質了!

    正麵對正麵,此時拚什麼戰術都是多餘的了。當雇傭兵部隊的前鋒進入了二十米距離,黎明的此時,蘇小兵帶著最後五名戰士開火了。

    交火就是近距離的殘酷的對射!

    拚的就是雙方的意誌力以及運氣!

    你沒被擊中那就是運氣!

    在如此近的距離上,以雙方人員的戰鬥素質,根本極少有無法擊中目標的!能活著走下戰場的都是運氣!

    用命來拚,隻要沒倒下,手的八一戰術改就永遠不會停止射擊!

    蘇小兵身邊的戰士不斷的倒下,沒死的憑借著強大的意誌力掙紮著爬起來,趴在瓦礫堆,拚盡最後一絲意識向前方開火,哪怕一個敵人也打不中也開火!隻要活著就一定要向敵人開火!

    好幾枚子彈打在蘇小兵身上,巨大的衝擊力把他擊倒在地上,他倒在街麵上,望著黎明的天空,黑乎乎的背景色,是無數閃爍的大小不一的星星點點,耳邊的槍炮聲仿佛停止了,他的嘴不斷的汩汩的冒出鮮血來,手依然緊握著八一戰術改。

    江鈞從側麵衝過來,手的加特林猶如收割機一般,又像是電鋸,發出日日日的聲音,火舌吞噬著眼前所有一切站立著的非己方的武裝人員。

    五秒過後,他的麵前再無活物。

    馮亮和夏天交替掩護著時而背靠背時而交叉陣位射擊,用精準的點射對那些隱藏在牆邊牆角的雇傭兵進行點名。

    突然從側麵衝擊過來的全任務部隊,他們見人就殺……

    

Snap Time:2018-01-17 08:54:58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