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作者:步槍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  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第1494章你的級別不夠(18-01-11)      第1493章飯店要專訪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1487章執行命令吧!首長!


    淩晨的黑暗,蘇小兵臉色凝重,哪怕目標工廠那邊恐怖分子部隊遭到了精準猛烈的空中打擊,他的臉色卻是依然的越來越凝重,因為此時此刻他正在接受指揮部的通報。

    空中打擊結束之後,他才結束了接受戰情通報,隨後,還沒等他仔細去看戰情通報,李牧就聯係上了他。

    “小蘇,我是李牧。”

    蘇小兵下意識的挺了挺腰板,“頭兒,我是蘇小兵。”

    李牧的聲音低沉而堅決,“戰情通報看了吧?情況不太樂觀,黑暗武裝的雇傭兵部隊已經到了八達城北郊,你和歐陽倩兩個小組會是首先與之發生遭遇的部隊,我手沒有更多的兵力支援你們,在人質安全撤離之前,你們要擋住他們的進攻。”

    蘇小兵沉聲說道,“頭兒,我明白。隻要有一個人還活著,他們就絕對踏不過防線一步!”

    李牧緩緩說道,“空投補給馬上到,跟弟兄們說,全都要活著回來,一個都不能少,明白嗎?!”

    “明白!”

    切斷了聯係,李牧聯係了歐陽倩,說的是同樣的話。

    一分多鍾後,兩架直-20通用直升機臨空,放下醫療營救隊以及彈藥補給,隨即,醫療營救隊切割開了駕駛艙,救出了被困的已經奄奄一息的機長,帶上受傷的副駕駛以及犧牲的武器操作員返回基地。

    蘇小兵和歐陽倩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歐陽倩摘了一顆手榴彈扔進機艙,隨即和蘇小兵跑到安全的距離上,馬車17被手榴彈徹底炸毀,關鍵電子部分早已經拆除幹淨。

    “戰情通報顯示,有兩百多人的雇傭兵部隊從北郊進入了八大城區,咱們這是通往目標工廠唯一的路口。”

    蘇小兵指著距離追擊地點一百多米的那個十字路口,沉聲說道,“相信你也知道了,在人質撤離到安全地域之前,你我兩個戰鬥小組十二人,要擋住他們。”

    歐陽倩緩慢而堅定地點頭,“我明白,為營救部隊救出人質爭取時間。蘇參謀,咱們馬上調整部署吧!”

    “歐陽,你比我更有經驗,我現在把戰鬥指揮權交給你。”蘇小兵盯著歐陽倩的眼睛說。

    歐陽倩詫異極了,“蘇參謀,我隻是上等兵,我甚至不是黨員。”

    “歐陽倩同誌!請你明白,這並不是在推卸責任,而是實事求是!我雖然軍銜比你高,但是你的作戰經驗遠勝於我!為了任務,請你指揮接下來的戰鬥!”蘇小兵堅決地說。

    歐陽倩深深呼吸著,重重的點頭,不再多言。

    他大聲下令,“聽著!所有人聽我指揮!馬上補充彈藥向十字路口轉移!保持原來的戰鬥小組序列不變!行動行動!”

    矯情人當不了指揮員。

    兩個小組的海軍特種兵們行動起來,此時,指揮部給他們一個新的代號勇士12。

    從地圖上看,法國外籍雇傭兵軍團預備部隊二百多人想要增援目標工廠,必須要通過墜機地點的十字路口,否則就要繞行半個小時。爭分奪秒的情況下,半個小時已經決定了勝負。

    由於李牧臨時抽調了徐瑾的空中打擊部隊支援八達城區,因此法國外籍雇傭兵軍團預備部隊幾乎沒有遭到攻擊,而劉曉光那邊的部落武裝,也因為作戰地域的轉換而不方便出手。

    這就形成了眼下的局麵隻能依靠勇士12號偵察隊的十二名特種兵擋住法國外籍雇傭兵團預備役部隊。而他們,至少纏住對方起碼一個小時,這樣營救部隊才能全部把人質都轉移出去。

    空中補給帶來了足夠的彈藥,但,兵力短缺的問題是最突出的。

    敵人從北郊過來,防禦重點是北邊以及西邊的兩個街口,歐陽倩他們背靠南邊,隻在東街口放了一個觀察哨,把人員分成兩道陣線,重點部署在北街口和西街口。

    讓蘇小兵大感吃驚的是,歐陽倩把指揮位置放在了北街口和西街口之間的樓房陽台上。那是一個銳角陽台,左側可以控製西街口,右側可以控製北街口,顯然是一個絕佳的倒打火力點。

    也就是意味著,銳角陽台所在的樓房,是敵人首先要爭奪的要點。

    歐陽倩把最危險的位置留給了自己,而蘇小兵在想明白這一點之後,對歐陽倩說,“歐陽倩,銳角陽台我去,你在南街口看著。”

    “不,你留在南街口。”歐陽倩看著蘇小兵,笑了笑,說,“別忘了,我才是指揮員。執行命令吧!首長!”

    蘇小兵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把指揮權交出去,是有其他影響的。他作為軍銜最高的人員,怎麼可以不在最危險的陣位上!

    但是,歐陽倩沒有給他絲毫的考慮時間,敵人也不給任何的時間。

    “蘇參謀,馬上要接觸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吧。”歐陽倩說完,扭頭就跑上了銳角陽台。

    和他在一起的,除了一直搭檔作戰的精確射手外,還有一名機槍手。他這個陣位,配備了三挺機槍以及數千發子彈和五十多枚手榴彈!另外還有兩具四零火以及十幾具八十毫米火箭彈發射筒!

    機槍手在唯一的門口那架起了機槍,並且架起了防手榴彈網,機槍的槍口對準了樓道口。防手榴彈網是彈性的漁網狀物件,手榴彈拋擲過來撞上會被彈回去,使用這種防禦物件的缺點是,己方也無法使用手榴彈。而且射界也受到了影響。

    不過,機槍手可以隨時速撤掉這道網,隻需要摁下釋放鍵。

    歐陽倩和精確射手在陽台的陣位上,他們都放棄了八一戰術改,拎起了九五式輕機槍。許多大頭兵都更加的喜歡使用九五輕機而不是九五步,因為九五輕機的身管更長並且有雙腳架,而且使用的是七十發的彈鼓供彈。

    身管更長意味著射程更遠精確更準,有雙腳架意味著射擊時更加穩定,而彈鼓供彈提供了更長的持續火力。

    在精確射手的手,能夠用九五輕機打出比九五步更加好的精度射擊成績。而此時他們把八一戰術改放到一邊,是因為九五輕機的持續火力更強,同時補給彈藥中,有更多的五點八毫米步機彈。

    這就暴露出了一個後勤補給問題。因為對槍械要求比較高,因此李牧向兵工廠定製了八一戰術改裝備海軍陸戰隊的特種作戰團,但是卻沒有合適的替代九五輕機的機槍,這就形成了兩種口徑子彈共存的情況。

    東邊的觀察哨傳來情報:“輪式步戰三台,北街,距離四百米!輪式步戰兩台,西街,距離三百米!”

    歐陽倩向精確射手打了個手勢,放下九五輕機,返身回去提了兩句八十毫米火箭筒發射器來到了西街一側陽台,而精確射手則同樣的換上了八十毫米火箭筒發射器守在了北街陽台那邊。

    首先開火的不是他們,他們的位置,幾乎等於倒打火力點,與北街、西街的陣位構成了一個倒立三角陣。這種我軍首創於七十年代末期的陣型,在班排戰術中被頻繁使用,效果非常好隻要堅決守住尖角,也就是歐陽倩等人所在的尖角陽台。

    目標工廠方向的槍炮聲越來越激烈,意味著營救部隊和被困車間的戰巡20突擊隊、戰巡21突擊隊一部對恐怖分子發起了最後的圍剿進攻。產生的化學反應就就是前來增援的法國外籍雇傭兵軍團預備役部隊加了速度。

    交火發生得非常的突然。

    西街陣位上隱藏得很好的勇士12號偵察隊的特種兵們,等到兩台輪式步戰車都進入了射界,突然的就打出去了四枚八十毫米火箭彈,兩枚一組,分別攻擊兩台輪式步戰的側麵。

    這麼短的距離之下,輪式步戰根本無法逃脫這樣的驟然打擊。

    一閃而過的火箭彈尾焰之後。

    “轟!轟!”

    兩台輪式步戰被擊毀在街道上,隨即,是從街道兩側民居射出的密集的子彈,雨點般飄灑向跟隨輪式步戰戰鬥行軍的雇傭兵們。

    雇傭兵們的反應非常的,他們大多是作戰經驗老道的退役軍人,並且更加的熟悉交火情況。

    兩側的火力打擊效果不大,但擊毀了兩台輪式步戰已經是很好的開始。

    歐陽倩果斷的放棄開火的命令,提醒精確射手,“先忍著,等我的命令!”

    還沒到暴露這個重要倒打火力點的時候。

    當歐陽倩迅速轉移到麵朝北街陽台那邊和精確射手一道的時候,看見北街陣地對輪式步戰的攻擊出現了問題,其中一台輪式步戰沒有被擊毀,調轉了炮口朝街道左側的民居開始傾泄三十毫米炮彈!

    那棟民居的窗戶以及周邊的牆壁被打了個稀巴爛,牆壁轟隆隆的倒塌下來,露出一個大大的缺口,三十毫米炮彈依然持續不斷的朝麵傾泄火力。

    歐陽倩拍了拍精確射手的肩膀,精確射手果斷的擊發了肩扛著的八十毫米火箭彈,火箭彈拖曳著長長的尾焰以攻頂的方式準確命中了那台輪式步戰的炮塔頂部,直接把薄弱的頂部裝甲撕開,戰鬥部在麵發生了爆炸,整台輪式步戰車猛烈的晃動一下,隨即速燃燒起來,彈藥的殉爆來得非常的迅猛,碎片掃倒了兩側幾名貼牆隱蔽的雇傭兵。

    “北街陣地換位置!!到預備陣位上去!”歐陽倩大吼著,提起了九五輕機,和已經換上九五輕機的精確射手朝北街的雇傭兵們猛烈開火,以火力壓製的方式掩護北街的隊員轉換陣位。

    至於遭到三十毫米炮彈攻擊的北街左側陣位上的兩名隊員,歐陽倩此時無暇去判斷他們是否已經犧牲!

    暴露了的銳角陽台自然的成為了雇傭兵部隊的重點攻擊目標,他們的指揮官很迅速的判斷出,那是必爭的位置,誰控製了那,誰就控製了這個十字路口。

    攻擊的重點轉移到了銳角陽台。

    密集的火力籠罩過來,歐陽倩和精確射手連忙的趴下,兩人一起朝房間麵爬進去,半截身子還在外麵的時候,好幾枚火箭彈就打在了陽台上,把陽台護欄牆壁轟了個稀碎!

    此時,轉移到位的北街陣位隊員們重新開火,驟然打倒站在街麵上向銳角陽台射擊的敵火箭筒手,吸引了部分火力。

    這個時候,交火一下子進入了白熱化狀態。

    位於東街製高點上的觀察哨隻有一個人,是一名精確射手,他看到了這個情況之後,毅然的放棄了保持沉默的指令,開槍支援北街。他瞄準了那些看上去像是指揮員的雇傭兵進行精確射擊,手的八一戰術改加裝了齊全的夜間射擊輔助器材,精度得到了保證。

    然而,暴露了之後,他就陷入了很危險的狀態。觀察哨的位置非常的刁鑽,步機槍火力覆蓋基本沒效果,而火箭筒很難在夜間準確擊中三百多米遠的小目標,步戰車被堵在了先前被擊毀的步戰車後麵,根本無法獲得射界,唯一的辦法就是使用狙擊手。

    雇傭兵部隊中不乏厲害的狙擊手,馬上有一名來自西歐的退役狙擊手通過射擊火光確定了觀察哨的位置。

    槍林彈雨之中,那名西歐狙擊手悄然的移動著位置,心算著距離以及射界。他發現觀察哨一直在開火,每開一槍,就必然的有一名他們的人被擊中倒下。他心冷哼了一聲不懂得轉移位置的狙擊手是待宰的羔羊。

    他找到了滿足條件的射擊位置,舉槍瞄準了觀察哨。盡管他什麼都看不到,但是通過對方射擊的火光,他就能判斷出人的位置,繼而進行精準的射擊。他在靜靜的等待著。

    然而,讓他感到不安的是,對方好像是完全看到他的動作一般,居然停止了射擊沒有再開槍,他無法分辨對方的位置。

    西歐狙擊手看了一眼被火力封鎖住的銳角陽台,眉頭微微皺了皺,唯一能夠看到他的是這個陽台,而這個陽台的對手已經被己方的火力完全的壓住根本無法露頭。

    東街製高點上的觀察哨又是如何發現他的行蹤所以才停止射擊的?

    難不成是巧合?

    一絲不安從他心底升起來,繼而愈來愈強烈,當他準備做出反應動作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電:二合一。

    

Snap Time:2018-01-17 08:49:50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