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作者:步槍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  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獵人周邊活動詳情(18-11-08)      寫在最後(18-11-08)      獵人續集投票(18-11-08)     

第1522章 我累了


  沉默了許久,陳韜說道,“激進是你提出的方案的特點,三十年之內,這樣的方案用不上。實施這樣的方案,意味著軍費預算每年要有百分之二十的增速,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頓了頓,他說,“精簡兵力是主要原則,上麵已經決定,將十八個集團軍改編為十三個集團軍。這是確定了的。找你過來,是想聽聽你的意見,裁哪些,改哪些。”
  李牧卻是絲毫的沒有猶豫,拿起筆唰唰幾下在隨身攜帶的工作筆記本上寫下一些部隊的番號,然後撕下來遞給陳韜。
  陳韜接過來,仔細看了一遍,隨即折疊起來揣進口袋,說道,“嗯,我找你來,主要是這個事情。”
  作為陸軍當中作戰經驗以及實戰指揮經驗最豐富以及唯一指揮過近萬兵力作戰的將領,李牧的意見相當的重要。事關陸軍的未來,這麵沒有絲毫的含糊,李牧更不會考慮其他因素。
  李牧沉聲說道,“首長,我對番號的使用有不同的看法。”
  “你說。”陳韜說道。
  李牧道,“現有軍番號是從戰爭時期沿用下來的,番號代表的是傳承,是曆史,是一支部隊的榮譽,全部放棄這些英雄番號,采用全新的番號,不利於部隊意誌的沉澱。我反對這樣的做法。”
  陳韜點頭說道,“我會把你的意見整理出來提交上去。”
  看見陳韜沒有說其他事情的意思,李牧問道,“首長,上頭關於我的安排,沒有什麼新的變化?”
  陳韜笑道,“你已經是少將正軍了,而且還是海軍航空兵大學的首任校長,你不把這所學校給我好好的整起來,你別想著挪屁股。”
  李牧歎了口氣,說,“我還是想回陸軍,陸軍才是我的舞台,您知道,我是不折不扣的大陸軍主義者。”
  “所以更應該讓你在海軍部隊多待一段時間,好好的改改你這臭毛病。”陳韜說著揮了揮手,“行了,你回去吧,好好的把海大搞起來。”
  “是!”
  李牧敬禮離開,直接返回陸南。
  他帶回去的最大的成績是海軍航空兵大學明年的經費預算在現有的基礎上增加百分之五十。是所有院校中增幅最高的。
  意味著,海軍航空兵大學明年的經費預算將會達到七十五億人民幣。讓一些人感到奇怪的是,其他院校沒有對此表示出有什麼意見,並不是因為李牧的身份,而是因為這七十多億對海軍航空兵大學來說,算不上是很多的。
  十五架飛鯊就要用去一半。
  教導航空兵旅明年要補充十五架雙座型飛鯊,加上現在的十二架,達到二十七架的規模。而這個規模,隻是堪堪過了編製數量的一半。教導航空兵旅編製戰機數量是五十架,按照單雙座各一半的比例來編成。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海軍航空兵大學增加的經費預算並不顯得過分。別忘了,裝備戰鬥機的單位從來都是燒錢大戶,更別說是搞教學的大學了。
  隻是,換成別人來當這個校長,怕是沒有能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補充這麼多的戰機,尤其是飛鯊產量有限的情況之下。
  海軍航空兵大學需要這麼一個強有力的人物來保證學校的快速發展。
  李牧的工作沒有因為年度工作的結束而清閑下來,反而的更加的忙了。jg逐步推進,由上自下,作為小組成員,他與上麵的溝通甚至需要一間專門的電訊室來進行。
  他提出了很多看法以及大大小小上百個方案,最小的甚至是步兵連一級的編製改革。這些可以說是他最有經驗的,也是上麵最看重的一點。如今陸軍中擁有連排級部隊指揮作戰經驗的人是極少的,像李牧這樣有上百次作戰經曆殺敵近五百人的將領,僅他一位。
  這一年,是教學的一年,也是搞研究工作的一年,更是李牧唯一一個沒有參與實戰指揮作戰的年度,更是他沒有上過前線的年度。他的校長身份,算是紮紮實實的了。
  兵役法改革之後,冬季征兵改成了夏秋季征兵,新兵征兵時間調整為七八月份,九月一日批準入伍,整個運兵會在九月最後一天結束。因此,老兵退役的時間集中在了八月份。
  也就是,老兵們在部隊度過他們在部隊中最後一個建軍節,然後收拾鋪蓋卷退出現役。
  20xx年7月31日,校長辦公室士官參謀李澤文手拿著電文紙敲門進了校長辦公室。
  他敬禮,“報告,校長,海軍陸戰隊第一師發來電文。”
  正在批示文件的李牧放下筆抬起目光來,問道,“什麼內容?”
  海軍陸戰隊第一師的首任師長是他,那是他親手帶出來的部隊,有全球第一師之稱,這兩年已經開始大放異彩。接任師長的張以陌幹得不錯,讓李牧的部隊戰鬥力建設思想得到了非常好的延續。
  李澤文報告道,“請您參加建軍節慶典暨老兵退出現役儀式。”
  李牧微微一怔,慢慢站起來,語氣一下子有些落寞,“哦,到老兵退伍的時候了。”
  “是的,校長。明天開始,退役老兵會陸續離開部隊返回原籍。”李澤文的情緒同樣不太高。
  “好,我一定參加,明天所有的活動推掉,我全程參加。”李牧道。
  “是!”
  李牧看見李澤文還站在那,問道,“還有什麼事?”
  李澤文卻是猶豫不決的樣子。
  他已經是中士了,獲得了破格晉升後,他選擇了與王國慶一樣的道路,沒有提幹,而是走專業士官的道路。
  “小李,你這是怎麼回事,有什麼事大膽說,是不是家有什麼困難?”李牧關切問道。
  李牧對這位與犧牲的那位滿門忠烈的武警戰士同名同姓的小中士很看重,絕非是因為感情的延伸。不說之前抗洪搶險中他的立功表現,這三年來他的工作表現也是有目共睹的。僅依靠自學,在參謀專業上的能力不屬於科班出身的軍官。
  李澤文慢慢走過來,腦袋慢慢低下去,聲音變得很小,把一份辭職報告遞上來,道,“校長,我想回家。”
  “行啊,休探親假,這是報告吧,我給你批了。”李牧拿起辭職報告看。
  李牧身邊的工作人員的請休假,沒有什麼部門能做主,隻有李牧本人才有批準的權力。
  當李牧看到辭職報告幾個字的時候,他猛然地愣住了,隨即慢慢的放下報告,目光盯著李澤文。
  “小李,你這個是什麼情況?”李牧心平氣和地問道。
  若是幾年前,他會大發雷霆,而如今,他已經不再是那個處處透著衝動的他了。
  李澤文語氣沉沉地說,“校長,我感到很累,心很累。”
  

Snap Time:2018-11-22 02:07:06  ExecTime: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