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韻傳》全文閱讀

作者:沁園居士  仙韻傳最新章節  仙韻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韻傳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零六章寶光台(六)(18-04-25)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寶光台(五)(18-04-25)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寶光台(四)(18-04-25)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辛輝與辛煌


    前麵三道人影不相上下,很就接近相輝大殿,已經可以遠遠看到放在門口的那一支巨大的頭香,中間一名虯髯漢子突然雙掌推出,掌力吐出,擊向旁邊兩人!

    “砰砰!”

    兩團光影迸出,三人同時飛起!

    原來兩旁之人竟也是同時出掌,結果同時中招,但身處中間的虯髯漢子傷得最重,直接撲倒在地,狂噴出一口鮮血。

    兩旁男子各中一掌,勉強可以承受得住,均是奮起餘力,向頭香衝去!

    “砰!”

    兩人幾乎同時出掌,狠狠地擊在一起,頓時蕩出一個小能量圈,風聲大作,衝擊得周圍的一切都在搖晃。

    那支頭香在靈風衝擊之下竟飛了出去,無比湊巧地被剛才撲倒在地的虯髯漢子抓到了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虯髯漢子緊緊地抓著頭香,仰天狂笑,激動萬分!

    “轟!”

    一道金光從相輝大殿上空迸開,將山頂映照得無比輝煌,一個威嚴的聲音說道:“頭香已有歸主,搶香儀式結束!”

    頓時鼓樂聲齊響,整個山頂彌漫著一股莊嚴肅穆的氣氛,虯髯漢子高高地捧起頭香,隨著禪修鼓樂隊走出山門。

    “哇!”

    虯髯漢子背後的勢力頓時激動得大叫起來,紛紛衝上前去,將他捧起來往天上一拋一拋的,渲泄著心中的激情…

    此時,相輝大殿後山一座殿堂內,兩名麵相中年的禪修在神識中看到這一幕,相對一視,輕輕搖頭,臉上露出一絲略帶苦澀的笑意。

    這兩人均是身著青色禪袍,左邊一個髭髯黃潤,麵相粗獷,是相輝寺大長老辛輝,右邊一個臉泛微金,三縷長須,頗為俊雅,卻是二長老辛煌。

    以他們崇高的地位,在禪道上的精深修為,完全當得起眾人眼中禪祖的名聲。

    他們稍一出手就可以度人,幫人解決難以解決的難題,因此,以他們為名給出承諾的頭一柱香是如此珍貴,無相界境內無數勢力打破腦袋都要爭到手,這既是這些勢力的無上榮耀,同時也是其得以延續發展的有力保障!

    不過,讓二辛自己感到悲哀的是,由於讓石越掌握了魂絲和血脈,自己的命運已被石越把控,整個相輝寺其實已經成為石越的一部分勢力。

    他們能夠度別人,卻不能度自己,說起來真是無相禪道的一個極大諷刺!

    辛輝從思緒中回過神來,微笑道:“師弟,看來是我賭贏了,搶到頭香正是萬相宗的萬確。”

    “哼,這家夥是運氣好,論實力他哪能與高準和章惇相比!”辛煌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哈哈,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我早就看出這小子這些天正在走運,沒想到還真是他搶到頭香了!”辛輝撫髯得意地笑道。

    “好吧,願賭服輸,這一次頭香的承諾就算我的!”辛煌咬咬牙道。

    原來這二人竟是以打賭的方式來決定每年這頭一柱香應該由誰來給出承諾,今年是辛輝賭贏了,所以就得由輸家辛煌去出這個力。

    辛煌正想出寺,忽然一怔,“我的信符?!”

    “咦?還有我的?!”辛輝也是奇叫一聲。

    兩人連忙撈起符光,感應起來,沒過多久,臉色均是劇烈變幻,顯然心情起伏難平。

    “師兄…你信符中說了什麼?”辛煌顫聲問道。

    “師弟…你那信符中又說了什麼?”辛輝反問道。

    “這…要不交換一下?”

    “好!”

    兩人互換了一下信符,頓時看到了相同的內容,不禁愣住!

    “流風是誰?說的話可不可信?!”辛煌激動地叫道。

    “這…流風?不會是最近在禪域混得風生水起那個青年吧?”辛輝狐疑道。

    “哦,是他?!”

    關於流風此人的信息相輝寺當然不可能錯過,這兩位大長老對流風已經有足夠的了解,甚至還知道他目前就在妙音界的邊界附近打造十級陣法,不過,突然接到流風發來的信符,讓他們感到無比驚訝!

    這是因為,流風與他們並無瓜葛,為何會有他們的信符?另外,流風為什麼會知道自己兩人與石越之間的關係?

    當然,這兩個問題流風在信符中都已提前作出解答了,那就是他已獲得石越乃是禪域暗勢力尊主的秘密,並且還得到了他手上一些下屬的魂牌,其中就包括他們二人的,所以,他們二人現在實際上已經脫離了石越的控製,可以重獲自由之身了。

    “師兄,這張信符我做過記號,的確是交在石越手上的,如果流風所言是假的話,他不可能得到這張信符發送過來!”辛煌興奮地說道。

    “有道理!我的也一樣,當時做了記號就是想明確此信一旦發來,就必定是石越親手所發,但現在卻發自流風,可見流風的確是從石越手上得到一批物品,其中就包括這兩張信符,當然,還有那兩塊魂牌…”辛輝說著說著,眼睛也越來越亮。

    “太好了!師兄,看來還真有其事,流風說石越不久前正朝著我們無相界相輝寺的方向而來,算算時間應該也到了,如果石越真的出現,就說明流風所言千真萬確!”

    “不錯!倘若流風所言句句是真,則石越到來之後,必定會想辦法與我們親近,再設法從我們身上重新獲得魂絲和血脈,或者是我們手上的魂牌!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就可以證明石越的確是失去了他手上掌控的我們的魂牌!”辛輝沉聲道。

    “師兄言之有理!不過,此事還需慎重為上,一定要確認以後才可以動手!”辛煌眯著眼睛說道。

    “嗯,石越精通時間之道,就算沒有我們的魂牌,其威脅也極大,一定要小心為上!”

    “好!”

    兩人立刻命令寺中弟子悄悄準備起來…

    果然,半日之後,辛輝就收到了石越的信符,說是路過相輝寺,打算來看一看!

    這下子辛輝和辛煌兩人心中對流風之言已經基本全信了!

    因為放在以往,石越根本無需發送信符,而是通過魂牌就可以呼喚他們。

    兩人不動聲色,命令相輝寺住持見性禪仙帶領寺中弟子擺下歡迎儀式,出寺迎接,而自己兩人則以閉關為由避而不見。

    石越的光陰之舟緩緩而至,之所以比原計劃遲了幾日來到,是因為他在不斷地跟進流風的信息,要知道,流風現在就是他最大的敵人,對這樣的敵人無論如何加強了解都不過分!

    然而,隨著搜集的信息越來越多,石越的心也是越來越沉,直至看到靈芝城的麒麟祥瑞事件,流風與麒麟攜手而飛的場景,石越終於感到自己沉入海底,很難再浮上來!

    流風竟然與上天眷顧的福獸有如此親密的接觸,說明其本身氣運之強真是不可估量,與這樣的人為敵實在是太不明智了!

    石越的道力極強,這也意味著他與天道是較為接近的,特別是在時間之道上更是有獨特的領悟,因此他對天道是有敬畏之心的,對氣運也是看得極透,深知與氣運對著幹是事倍功半,吃力不討好之事。

    他思慮已定,決定暫時隱忍,一切都要等自己取得菩提界果,修煉出時空道力之後,再來找流風算帳。

    看到見性已經率隊出迎,卻不見辛輝和辛煌兩人,石越心中略有些疑惑,於是派了小奴桂東下了飛舟去詢問。

    見性禪仙看到石越的飛舟停在高空,卻下來一個人,正是石越的寵奴桂東,連忙迎上前去,施禮道:“桂施主,此處禁空陣法已經放開,飛舟可以直接下來!”

    “這個我自然知道!不過,怎麼不見辛輝和辛煌呢?”桂東哼道。

    “阿彌陀佛,桂施主請見諒!大長老和二長老這段時間閉關,吩咐過不可隨便去打擾他們!”見性施禮道。

    “閉關?難道尊主到來也不能去打擾他們嗎?!”桂東怒罵道。

    “這…”見性禪仙麵色漲得通紅,渾身微抖。

    “馬上去通知這兩個老家夥出關,到尊主的飛舟上來!”桂東大聲道。

    “是…是!請桂施主和石尊主稍等!”

    見性又施了一禮,這才返身入寺。

    不過,他這一進去,就象是失蹤了一般,一直沒見再出來。

    桂東左等右等,臉上神色不禁有些不耐煩了,而且,他剛才一番作派,為的就是將相輝寺的人鎮住,以便為重新取得辛輝和辛煌兩人的血脈和魂絲打下基礎,沒想到這兩個家夥剛好在閉關,這種情況強行叫他們出來迎接於情於禮都是不大妥當的,在修真界是極為忌諱之事!

    他心中略有些忐忑,感覺事情有些脫離控製,難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他腦海中與石越急速地溝通著。

    “情況有異,你先上來吧!”石越忽然說道。

    “什麼?!”桂東一愕。

    “我能感覺到今天的相輝寺殺機暗伏,估計那兩個家夥出了什麼問題,可能無法控製了!你馬上回來!”石越沉聲道。

    “是!大人!”桂東連忙閃身離開。

    他剛脫離陣法範圍,隻聽“刷”的一聲,禁空陣法重新開啟,四道巨大的靈壓瞬間彌漫開來,緊緊地鎖定光陰之舟!

    ……

    

Snap Time:2018-06-24 05:16:25  ExecTime:0.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