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戰兵》全文閱讀

作者:巔峰的神  近身戰兵最新章節  近身戰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近身戰兵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邊荒紛爭(18-06-24)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遠走邊荒(18-06-23)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但願是他!(18-06-23)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遠走邊荒


    南部神洲西南那連綿的險山惡水,又被世人稱之為邊荒,占據南部神洲十分之一的麵積。

    那麼一片廣闊疆域,卻無道統紮根。因

    為那是十七姓蠻族的棲息地,其他道統不願涉足。

    爬過橫貫南部神洲的伏龍山脈,就算正式踏足邊荒,一座高峰頂端,沈浩凝神眺望遠方。

    旁邊,虛弱的花飛得靠花飛宇的攙扶,才能站穩,麵色蒼白的她,眼底浮現憂慮,對沈浩道:“再往西南,就進入邊荒之地。”

    “無道,我們真的要入邊荒嗎?”花飛宇也皺眉問沈浩。

    “一路上,你和飛阿姨不止一次勸我莫入邊荒,想來這麼一片廣闊天地,除了十七姓蠻族,還有其他東西,令你們頗為忌憚。”沈

    浩說著話,瞅花飛花飛,想知道這二位為什麼不願入邊荒。花

    飛道:“莫入邊荒,是各道統皇朝一代代恪守的規矩,老祖宗定下這樣的規矩,自然有深意。”

    “邊荒是史前一位至高神的埋骨之地,那位至高神的徒子徒孫在此守墓,慢慢繁衍出十七姓蠻族,這說法,雖是傳說,不可盡信,但也不可不信。”花飛宇這麼說,是變相勸沈浩守規矩。至

    高神埋骨之地,詭異莫測,天尊不願深入。

    這一點,沈浩當然清楚,且深有體會,來大宇宙前,他已深入過一位終極強者的埋骨之地,得到如意玉牌。

    若非他有大造化,已死多時。

    無盡的歲月中,那麼多帝級強者,乃至更厲害的大能,比如天尊,要麼被混沌雷海嚇退,要麼隕落在混沌雷海中。眼

    下沈浩有如意玉牌也就是如意玉葫蘆護身,即使邊荒真是終極強者的埋骨地,亦無所畏懼。為

    消除後顧之憂,他必須把花飛花飛宇安頓好,在他看來,別人眼中不能進入的險地,最安全。

    南天一柱所在那片禁區,煞氣太重,花飛花飛宇難以承受,況且與女魔頭玉磯有淵源,最先被他排除。剩

    下兩處禁地,邊荒與鏡湖,他必然選擇前者,後者是天尊道場,他跟那位女天尊沒什麼交情,隨隨便便闖進去,多半沒好果子吃。

    邊荒,是唯一的選擇。花

    飛見沈浩不為所動,又道:“史前的邊荒,發生過什麼,沒誰說得清楚,倒是百萬年前,發生過這樣一件事,一位道統至尊入邊荒采靈藥,差點身死道消,還激怒十七姓蠻族,十七位蠻族首領揚言殺過伏龍山,血洗各大道統,若非天尊出麵,化解紛爭,恐怕如今的南部神洲,處處是白骨。”“

    看來十七姓蠻族很凶悍……”沈

    浩這麼說,不等於先前的想法動搖。

    休息片刻,沈浩對花飛花飛宇道:“最危險的地方,有時候最安全。”

    花飛苦笑點頭。

    花飛宇也無話可說。

    當年的野孩子,小屁孩,如今已是一位修為逆天的準帝,可以做任何決斷,別說神王神將,同階強者都沒資格指手畫腳。

    “無道,以後的路,你都想好了?”花飛問沈浩。“

    想太長遠,沒什麼用,人永遠不知道,下一秒,老天會帶給自己怎樣的驚喜或驚嚇,眼下,我隻有一個小目標。”

    “小目標?”

    花飛好奇凝視沈浩。

    “小目標就是……盡成為帝級強者,到時候,飛阿姨你就徹底安全了。”沈浩此言令花飛一愣。修

    成神帝,竟是小目標。花

    飛回過神,哭笑不得,轉念一想,眼前的無道,年僅十幾歲,已是準帝,百尺竿頭再進一步,恐怕不難。

    “當那一天到來,我就帶著飛阿姨重回武威皇朝。”沈浩之所以這麼說,是看出花飛因百萬族人慘死而心痛。

    如果有機會,花飛一定會為慘死的族人討個公道。無

    論沈浩多麼厭惡花家那些老渣滓小渣滓,也得幫花飛了卻心願,除去花飛的心病。花

    飛動容,落淚。花

    飛宇也被沈浩感動,上前輕拍沈浩肩頭。“

    我們繼續趕路吧……”沈

    浩再次把花飛、花飛宇,收入如意玉葫蘆,以防意外發生,而後翻越伏龍山脈,深入邊荒萬。山

    澗中,十幾具屍體東倒西歪,唯一活著的人,微弱呻吟,將尋覓隱居地的沈浩吸引過來。沈

    浩收斂鋒芒,加之如意玉牌所變的如意玉葫蘆,能使沈浩徹底隱藏修為,即便天尊親臨,也難看破沈浩的深淺。

    十幾具屍體和奄奄一息那人,都身著獸皮衣,戴著各種獸牙穿起來的項鏈,使沈浩想到十七姓蠻族。

    蠻族之人……沈浩猶豫要不要多管閑事出手去救死那位,已死的十幾個,神魂皆被抹殺,隻剩肉身,沒法救。

    救!

    沈浩做出決定。

    救活這哥們兒或許能為他長期落腳邊荒減少一些麻煩。

    一粒保命丹藥被沈浩塞進瀕死之人嘴,就在這時,幾十道身影從天而降,有精壯漢子,也有精壯少年。這

    幾十人同樣穿著獸皮衣戴著獸牙項鏈,一個個怒視沈浩,並握緊獸骨打磨的兵器,準備廝殺。

    “你不但擅闖大荒,還屠殺我薑族族人,罪該萬死!”為首的中年漢子聲色俱厲,殺意衝天。

    神將!

    沈浩一眼看出這漢子的修為在什麼境界。不

    過,這漢子肉身強橫,若是在邊荒之外,應該能輕鬆碾壓同等修為的對手,磨礪出這麼強的肉身,必有奇遇。“

    我沒殺這些人,我是在救人。”

    沈浩平靜回應聲色俱厲那漢子,經曆無數大風大浪,這種小場麵小誤會,對他而言,不算什麼。

    “我呸!”為

    首的魁梧漢子吐口吐沫,壓根不信沈浩的話。“

    村長……他……他確實在救我……”原本處於半昏迷狀態的漢子及時開口說話,避免事態惡化。

    沈浩聽到村長這稱謂,差點笑出來。

    同時這廝在心感歎十七姓蠻族果然凶悍,一村之長的修為戰力,比肩武威皇朝大城城主的修為戰力,怪不得百萬年前揚言血洗各大道統。

    

Snap Time:2018-07-22 08:59:49  ExecTime:2.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