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夢世界》全文閱讀

作者:木又門  瘋狂夢世界最新章節  瘋狂夢世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瘋狂夢世界最新章節第1325章 個個都是奇才(18-11-11)      第1324章 架勢感人(18-11-11)      第1323章 一問三不知(18-11-11)     

第1317章 你又調皮了


  瘋狂夢世界第一卷第1317章你又調皮了秦古手中長棍向後一戳。
  一端棍首正好戳中,從後麵悄然逼近汙染者守衛的腹部。
  隨後棍子反手向上一挑。
  !
  棍首正好重重抽打上,那名被戳中肚子守衛的下巴。
  力道之猛。
  直接讓這名守衛仰麵昏了過去。
  棍子向前一輪。
  哪怕前方守衛已經伸臂格擋,可勢大力沉的棍子,不僅將他的手臂打歪,甚至還在打歪其手臂後,繼續按照原軌跡前行,一棍抽中此守衛的側頸。
  此守衛被打得翻身倒地,良久不起。
  麵對最後一名衝上來的守衛,秦古小眼一瞪,揮棍悍然向前。
  看著連打了四人,一身殺意的秦古。
  最後一名圍上來的守衛整個人一慌,在慌亂中,他突然將手中武器向自個腦袋上一磕。
  先秦古一步,自個將自個打暈了過去。
  看著這樣的汙染者守衛,秦古無語。
  扭頭再去尋找新目標。
  卻發現另外四十多名守衛,已然全部在自個身後倒下。
  個個倒下的姿勢奇葩。
  頭破血流,脖子歪的守衛比比皆是。
  同一時刻,一名身穿守衛服的男子,從建築大開的大門內走出。
  在距離秦古三人,有很長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下。
  抱拳行了一禮。
  隨後慢條斯理的禮貌道謝。
  “多謝三位手下留情,還留了他們一條小命,既然你們一定要一起行動,那麼就請一起進來吧。”
  走入門內。
  門內空間很大。
  至少有近百名全副武裝的守衛,拿著手中武器,散布於房間內各處,巧妙從不同角度,鎖定了秦古三人的一舉一動。
  但秦古三人的真正目標地,顯然並不在這間外室內。
  而是在此外室更麵的內室中。
  前來招呼他們的守衛,將他們直接領入內室。
  內室很大。
  有一半都是從山壁上,人工鑿出的山洞部位。
  內室燈光明亮。
  一名中年男子,端坐在此內室靠後的正中間。
  其戴著的一張哭泣小醜麵具,在燈光下顯得份外吸睛。
  透過麵具。
  此中年男子冷漠的看著秦古三人。
  隨後一字一頓的開門見山道。
  “三位這兩天來在集市中的行為,是越發過份了起來,不知牛某人到底是在哪開罪過你們,才導致你們在牛某人牽頭舉辦的集市中頻頻鬧事?”
  秦古無言以對。
  他是三人中,真正不知道為何的局外人。
  冰山葉荷從頭到尾抱著刀,一副她什麼也沒聽見的模樣上線。
  倒是龍恩清一頓。
  隨後悠然開口,答非所問的輕語。
  “十來年過去了,很多人,很多事,早已物是人非,牛叔,你這直來直去的性格,倒是一點都沒變!”
  哭泣小醜麵具人一驚。
  突然認真看向龍恩清的雙眼。
  盯著看了一會後,他低頭思索。
  片刻,猛然抬首。
  滿眼驚詫的看向龍恩清。
  似乎想起了什麼。
  他突然右手一抬,一揮,冷聲下令。
  “所有守衛都給我出去,退到此建築外麵的大街上去,在外麵守住大門,別說是人,就連一隻蒼蠅都不許給我放進來!”
  得到此一命令。
  原先留在內室的守衛,轉身就出了內室大門。
  並從外將其大門關緊。
  接著門外傳來一陣持續的聲響。
  啪!
  最終所有聲響,在外室大門被徹底關緊後,全部消失。
  七八分鍾後。
  哭泣小醜麵具人情緒複雜的輕聲歎息。
  “你長大了,小恩清,不過你跑到這來幹什麼?真是胡鬧,此次若不是輪到我坐鎮此一集市,你以為你能安然無恙的走出去?”
  伸手取下自個的麵具。
  龍恩清淡然回應。
  “倘若真暴露了我們三人的身份,我頂多就是開啟專屬夢界唄,相信以龍家人傳承下來的夢界特殊屬性,我帶著同伴安全逃離此地的把握還是有的,是不是,牛壯叔?”
  牛壯眼角一抽。
  隨即訕訕取下自個所戴的麵具。
  麵具下生著一張,如張飛臉般的中年大叔臉。
  他略帶三分心虛的看了一眼龍恩清,隨後張嘴訕訕道。
  “那倒是沒錯,可問題是,你隻帶著二個同伴,到這來幹什麼?”
  深吸了一口氣。
  龍恩清平靜點評。
  “牛壯叔,你又調皮了,作為與我父親相交多年的兄弟,其實你應該很清楚,我此次前來的目的,不是嗎?”
  麵對如此直白的龍恩清。
  牛壯沉默了。
  似乎根本不想就此問題,給出任何答案。
  見狀,龍恩清悠然追問。
  “我隻是想問問你,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才導致你們那麼毅然決然的拋家棄子而去?這些年,牛旭也在瘋一般的滿世界尋找你,如若今天從你這兒,我得不到像樣答案,我幹脆叫牛旭過來,親自問你的好!”
  牛壯的老臉那漲紅。
  紅中透著些許慌亂。
  隨即雙手胡亂搖擺。
  一邊擺手。
  一邊低沉輕喝。
  “千萬別!”
  隨即他下意識停頓了一下,看向秦古與冰山葉荷,張嘴遲疑道。
  “這兩位是?”
  龍恩清抬手指了指冰山葉荷後,平靜回應。
  “她是我最為信任的朋友,不管是什麼秘密,我都不會瞞著她!”
  隨後她看了看秦古。
  低聲再道。
  “至於他,相信你也不會過於陌生,秦古,取下你的麵具!”
  秦古苦笑了兩聲。
  伸手。
  將不知道畫的是什麼玩意的麵具,取了下來。
  露出他原本長相平凡的臉。
  但正是這張臉,卻是令牛壯失神了,他怔怔的看了秦古半晌。
  半晌後,才下意識喃喃道。
  “像,實在是太像了!”
  麵對牛壯古怪的眼神注視,秦古快速覺得全身發毛。
  沒辦法,其眼神確實是太過古怪。
  打量他,就如同是在打量一件心儀藝術品般,久久不肯挪開他的視線。
  注意到牛壯打量秦古時的表情。
  龍恩清的眼神微微波動了一下,似乎若有所思,又似乎僅僅隻是疑惑。
  一分鍾後。
  她認真反問。
  “牛壯叔,你現在可以回答我的疑問了吧?”
  遲疑的再看了一眼秦古後,牛壯坦然反問。
  “小恩清,如果我說,我並不知道你倆的父母,到底是為何才淪落為汙染者的,我隻知道自個做出這一選擇,是緣於什麼,你還是希望聽到我的答案嗎?”
  咬了咬牙。
  龍恩清緩緩的點了點頭。
  目光清澈如水般,一眨不眨的鎖定牛壯。
  牛壯冰冷的眼神那多了幾分羞赧。
  抬手,有幾分尷尬的撓了撓自個的大鼻子。
  
  

Snap Time:2018-11-15 20:10:43  ExecTime: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