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夢世界》全文閱讀

作者:木又門  瘋狂夢世界最新章節  瘋狂夢世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瘋狂夢世界最新章節第1325章 個個都是奇才(18-11-18)      第1324章 架勢感人(18-11-18)      第1323章 一問三不知(18-11-18)     

第1314章 買不了吃虧


  天色一亮。
  交易繼續進行。
  秦古三人分別將他於昨晚,以靈魂畫手方式新畫的麵具,戴在了臉上,同時連外衣,都各此換了一身。
  改變了全身行頭。
  秦古三人再次走入集市,與其他汙染者進行交易。
  按昨天幾乎是強買的一貫方式,成功交易了三次後,整條長長的攤道上,就再無任何一名攤主,準備與他們進行交易。
  顯然,即便換了一身行頭,可其霸道得完全不講道理的交易方式,還是出賣了他們三人的真實身份,導致各個攤主再度將他們辨認了出來。
  無奈。
  秦古隻能帶著兩位姑奶奶繼續擺攤。
  擺攤容易。
  想要再遇上主動前來交易的傻鳥,可就難羅。
  盡管他們整個岩石桌麵上,都擺滿了各種極品黑源力符與黑汙源器,卻就是沒有一人企圖靠近看看。
  在一段漫長的等待期後。
  一名帶著漂亮女子麵具的姑娘,分開圍觀眾們,款款而行的走向秦古。
  是的。
  她走向的是攤位角落處的秦古。
  卻對占據了此攤位絕大部分位置的龍恩清與冰山葉荷,視而不見。
  “小哥,你這人怎麼賣?”
  走近之後,帶著漂亮女子麵具的姑娘,以軟軟糯的聲音,向秦古詢價。
  秦古眼珠子一瞪。
  瞪得溜圓。
  接著伸手掏了掏耳朵。
  搖了搖頭後,不可置信的盯著這位特殊的詢價者。
  再三以眼神確認後,他才發現自個應該沒聽錯。
  問他是什麼價?
  這是要買人的節奏啊!
  雖然通過前一天晚上的閑聊,秦古已經知曉,此一集市前往者的目標複雜,隻有想不到,完全沒有賣不了的。
  買賣汙染者可以使用的武器與源符,隻能算是最基本的交易項目。
  在集市中尋找伴侶,又或是為了某一目標尋找幫手,都是屢見不鮮的交易項目。
  隻不過後兩項,才進入集市一天的秦古,並未親眼見識過。
  沒想到一天後,他就漲見識了。
  居然有位姑娘企圖買下他。
  下意識低頭看了看,自個攤位上,滿是交易物品的岩石桌麵。
  秦古下意識點了點頭。
  如果他是三人中的領頭者,不管花多大價錢買下他,都是合算的。
  半晌都沒得到意想中的回應。
  。
  一聲輕笑,帶著漂亮女子麵具的姑娘,伸手,主動摘下了自己的麵具。
  哇!
  圍觀眾們在這一刻,集體發出誇張的起哄聲。
  秦古的眼瞳也在此刻,身不由己的縮小了一圈。
  沒辦法。
  這位姑娘在麵具下的俏臉,絕對比她之前帶的麵具更漂亮。
  不僅更漂亮,而且更妖嬈。
  她看向秦古情意綿綿的雙眸,幾乎都要滴出水來。
  麵對如此巨大的誘惑,秦古的小心髒漏跳了半拍,眼珠子悄然起火。
  隻可惜那熱情的小火苗才剛剛竄起,他就感應到了,冰山葉荷如死光般的冰冷視線鎖定。
  小火苗直接熄滅。
  看都不用看龍恩清的表情了。
  秦古張嘴,一本正經的開始胡說八道。
  “本小爺是非賣品,姑娘,還是請你去找其他賣品進行購買吧!”
  噗哧。
  美女一笑。
  笑得異常妖豔的嗤嗤道。
  “既然買不了你這個非賣品,小帥哥,那你就買下奴家唄,奴家隻用一枚金幣,就能帶回家!”
  麵對這一改換了買賣內容的新交易。
  秦古的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心隻有一個聲音在咆哮。
  一枚金幣,居然隻要一枚金幣。
  一枚金幣,一枚金幣,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畢竟隻要一枚金幣而已啊!
  哼!
  同一時刻,龍恩清平靜的發出一聲冷哼。
  扭頭。
  看到龍恩清那一雙,比平時冰冷了不少的大眼睛。
  秦古頓時冷靜了下來。
  聳了聳肩。
  啥也沒有回應。
  隻是當著那位汙染者美女,將衣服褲子上的兜全部翻了出來。
  這是一個個比臉還幹淨的衣兜與褲兜。
  別說金幣了,連一枚銅板都沒有。
  汙染者美女立馬變臉。
  衝著秦古冷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哪怕再遲鈍,臉皮再厚,麵對一名男子連一枚金幣都不願出的情況下,美女也是萬萬接受不了的。
  再說了,她肯定也看出,三人中,龍恩清與冰山葉荷的地位,絕對遠遠在秦古之上。
  美女剛走不久。
  一名中年汙染者在圍觀人群中,突然猥瑣笑問。
  “你不自賣,小哥,那你身邊的兩位美女是賣還是不賣?如果要賣,我可以給出一個天價哈!”
  不等他最後一個字說出口。
  秦古陡然一躍。
  整個人直接躍出了攤位。
  一個箭步向前矮身竄出。
  中年汙染者下意識朝向自個衝至的秦古揮出一拳。
  秦古身體一側。
  輕鬆在行進中躲過這一拳。
  整個攻擊卻是沒有一絲遲緩的繼續進行。
  右手一伸。
  整個手臂將其脖子,從側麵死死勒住。
  左手卻是向腰帶上一摸。
  直接摸出一把匕首。
  鋒利匕首尖隨即抵上了此名中年汙染者的胸膛。
  刷!
  同一時刻,兩股強烈至極,也冰冷至極的源力暴動氣息,從龍恩清與冰山葉荷的體內發出。
  問價,企圖進一步調戲的中年汙染者,腳一軟,整個人生生向下溜。
  若不是秦古一手勒住了他的脖子,他恐怕已經如一堆爛泥般癱倒在地。
  至於他是因為秦古勒在他脖子上的手,以及抵在其胸膛上的匕首而癱軟,還是因為龍恩清與冰山葉荷強大的源力氣息而癱軟,已經根本不重要了。
  一秒後。
  秦古貼近其耳朵,冰冷的幽幽輕語。
  “記住羅,她倆也是非賣品,除非她們自願跟著某人離開,否則再有下一次如調戲般的戲言出現,我這匕首就不會隻是擺擺樣子,絕對會直接深深刺進去,聽清楚了沒,聽清楚了就給我滾!”
  說完,秦古雙手一鬆。
  中年汙染者直接跪倒地麵。
  臉上的冷汗不停下淌。
  二三秒後。
  他突然大叫了一聲。
  “小爺,我再也不敢了,我剛才就是喝多了亂說話而已,謝謝你們高抬貴手,我這就滾,馬上就麻利的滾開。”
  話音還未落。
  此中年汙染者身體一轉,雙手雙腳並用,連滾帶爬的滾入圍觀者匯集的人群中。
  接著再也沒有露出頭。
  一眾圍觀眾看向他們三人的表情,也集體變了。
  轟!
  下一秒,他們集體作鳥獸狀的散開。
  再無一人,還敢於繼續圍在此攤位前看熱鬧。
  畢竟他們並不知道,秦古三人在什麼時候,會因為他們的圍觀,而再次選擇暴走發難。
  

Snap Time:2018-11-19 08:56:27  ExecTime: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