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夢世界》全文閱讀

作者:木又門  瘋狂夢世界最新章節  瘋狂夢世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瘋狂夢世界最新章節第1325章 個個都是奇才(18-11-18)      第1324章 架勢感人(18-11-18)      第1323章 一問三不知(18-11-18)     

第1312章 靈魂畫手


  在此集市內的臨時休整地,絕對談不上什麼固定居所。
  固定的簡易房屋是有,卻是給維持此一集市基本秩序的汙染者守衛提供。
  真正受到邀請前來交易的普通汙染者,臨時休整的地點,隻是在此山坳中,靠近兩側山體,較為平坦的荒草叢中,搭上一頂自個帶來的帳篷。
  帳篷就是臨時休整地了。
  這一狀態到了秦古三人這,也絲毫沒有什麼特例。
  在秦古的一通忙亂後。
  一頂帳篷由他親手搭建了起來。
  帳篷不大。
  卻足以容納三人。
  麵對這唯一一頂帶來的帳篷,待龍恩清與冰山葉荷鑽了進去後,秦古也厚著臉皮不請自入。
  這絕不是為了占什麼便宜。
  相反。
  倘若龍恩清與冰山葉荷決定留在帳篷外休整,他也絕對會厚著臉皮,申請一起留於帳篷外的。
  理由很簡單。
  在四周皆是汙染者的山坳中,整個上半夜由兩女負責招惹到那麼多仇恨值後,導致秦古絕對不願一個人呆著。
  無論身份有沒有暴露,這種時刻還是留在實力更強的兩女附近,更為安全。
  所幸龍恩清與冰山葉荷,似乎也早就預料到會如此,並未出現驅趕他離開帳篷的跡象。
  到了這一刻。
  秦古才終是恍然大悟。
  悟了龍恩清之前,為何會問他,倘若十天十夜,甚至是更長一段時間連續不能入睡,他需要什麼提前的補償。
  身處汙染者雲集的集市。
  不管龍恩清與冰山葉荷的實力有多強大,一旦他自個撐不住睡了過去,就算近在咫尺,她們也不敢跟入其夢中保護他。
  否則到時候,三人全部入睡,估計隻有集體淪為魚肉的份。
  更何況之前他們的行為那麼張揚。
  到現在,天知道有多少雙眼睛,正在暗處偷偷的鎖定他們。
  一旦他們中有任何一人睡著,恐怕就會麵臨瘋狂的反撲。
  到時候龍恩清真正的目的還未達到,說不定就隻剩下魚死網破這唯一一條路可走了。
  狹窄的帳篷內。
  小小的一盞燈。
  燈光帶給秦古相當程度的安全感。
  龍恩清與冰山葉荷各坐在一角,中間放置了一塊石板。
  隨後龍恩清緩緩取下麵具。
  秦古也趕緊依葫蘆畫瓢的照做。
  僅管麵具隻戴了前半夜。
  其麵具內部也已然集起了一層明顯的汗漬。
  什麼都沒說。
  龍恩清與冰山葉荷幾乎於同一時間,扭頭,睜大眼睛嚴肅的看向秦古。
  秦古一怔,趕緊的正襟危坐。
  坐好後才迎上她們的眼神。
  絕對不能睡,知道嗎?
  某人要是敢睡,先問問這把刀同不同意!
  兩道眼神的態度完全不同。
  可內涵卻是出奇的一致。
  麵對這般無聲的提醒與威脅。
  秦古一窘。
  額頭上的汗珠可勁的往外冒,趕緊重重的點頭表示明白。
  得到秦古的行動回應後,龍恩清與冰山葉荷才輕鬆了一點。
  接著龍恩清將自個的麵具放到石板上。
  並隨之拿出一塊濕帕子,一點一點擦拭麵具的正麵。
  一分鍾不到。
  其麵具正麵由簡單線條畫出的娃娃臉,就徹底消失了。
  看到龍恩清這樣的行為。
  冰山葉荷與秦古也趕緊照做。
  隻不過冰山葉荷用的是帕子,秦古用的是自個的衣角而已。
  三張麵具都擦成了白板。
  隨後龍恩清掏出一隻筆,並將筆拍放在,與自個麵具最為接近的一側。
  眼眸一轉。
  視線首先直直的看向冰山葉荷。
  麵對龍恩清這般的眼神詢問,冰山葉荷二話不說,臉一綠,隨即使勁搖頭。
  行動劇烈得,似乎脖子都快要折斷。
  三秒後,龍恩清放過了冰山葉荷,卻是將視線轉向了秦古。
  麵對這樣的眼神。
  秦古伸吸了一口氣。
  一臉坦然與沉穩的伸手,接過龍恩清的麵具,以及擺在其麵具一側的那隻筆。
  盡管沒有語言交流。
  可秦古已經明白了,龍恩清這樣的眼神代表的深刻內涵。
  不就是此三張麵具,恐怕已經為整個集市的大多數汙染者所熟識,若明天還想繼續搞事情,最簡單的方案,莫過於將麵具的款式改一改嗎?
  既然冰山葉荷已強烈表達了拒絕之意,秦古就責無旁貸的將此責任承擔了下來。
  他對他自個的作畫水平,還是有莫名自信的。
  拿起龍恩清的麵具,大筆一揮。
  兩條呈弧線的眉毛,一個高鼻梁,一張笑彎了嘴角的嘴。
  寥寥幾筆,就勾勒出了一張臉。
  畫出了興趣般。
  不用任何人催促,秦古就拿起冰山葉荷與自個的麵具,繼續作畫。
  不到一分鍾,三張麵具全部搞定。
  看著這剛剛出爐的三張麵具,向來淡然的龍恩清,眉毛都蹙到了一起。
  就連冰山一般的葉荷,其臉上的寒冰也垮了不少,幾近隻剩下一丁點冰渣。
  麵對這樣的龍恩清與冰山葉荷。
  秦古卻是一點都不覺得什麼。
  喜滋滋的看著自個畫出的三張麵具,用力一點頭。
  他果然是天才。
  天才式的靈魂畫手。
  也隻有靈魂畫手,才能將同樣寥寥幾筆畫成的人臉,畫出了三種截然不同的風格。
  盡管與秦古的滿意相比,龍恩清與冰山葉荷都極度不滿意,最終卻也隻能咬牙接受了,明天將佩戴這種麵具的悲慘事實。
  一小時後。
  原本熱鬧的集市,整個安靜了下來。
  集市兩側依舊燈火通明。
  卻再也無人於攤前擺攤。
  似乎所有人,都在夜深後入睡了。
  可惜這樣的感覺隻是一個錯覺。
  在此集市,真正敢於自行入睡的,壓根就不存在。
  哪怕都是汙染者。
  可一旦睡著,被其他汙染者入了夢,恐怕最終醒不醒得來都是一個問題。
  這一點是由汙染者的本質所決定。
  淩晨時分。
  咻!
  一道輕微,且劃破空氣的聲響傳出。
  一直盤膝微垂眼簾的秦古,雙耳一動。
  突然二話不說,掀開帳篷下方的一角,將左手探了出去,很快抓住一樣物品,反手就扔了出去。
  “催夢香!”
  下一秒,秦古與龍恩清異口同聲的低沉吐出三個字。
  就算龍恩清並未親自看見,又或是摸到此一物體,她還是如摸到此物的秦古一樣,一口說出了其名稱。
  看來是有人。
  已經鎖定了他們,專門準備衝他們下手了。
  冰山葉荷突然發聲詢問。
  “你將它扔去了哪?”
  麵對這樣沒頭沒尾的問題,秦古卻是早有準備般,小眼一眯,笑眯眯的給出回應。
  “它是從哪兒來的,現在就回到了哪兒去!”
  

Snap Time:2018-11-19 17:11:10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