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屍世家》全文閱讀

作者:紫夢幽龍  趕屍世家最新章節  趕屍世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趕屍世家最新章節第2714章大結局(18-05-04)      第2713章該來的不該來的(18-05-04)      第2712章小心有詐(18-05-04)     

第151章冷血殺手


    我衝著這黑衣人嘿嘿一笑,露出了滿口森森白牙,我自己覺得我這個笑容都挺嚇人的,更別說這小子了。

    “兄弟,在我動手之前,還想奉勸你一句,你最好現在將我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告訴我,免得一會兒再受苦,多受一份罪,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說呢?”我微笑著說道。

    那黑衣人直接扭過了頭去,冷聲說道:“要殺就殺,何必廢話!我做這一行當,就是將腦袋掛在褲腰帶上的活計,自打殺了第一個人開始,我能多活一天都是賺了,早特麼活夠本了,這一天遲早要來,你盡管動手就是了。”

    我再次嘿嘿一笑,說道:“其實,我挺敬重你這樣的硬漢的,可是你在動手殺我之前,肯定沒做好工作,哥們,你也不知道我是做什麼的,要是你知道的話,我想你可以準備的再充分一下,或許你還能真的殺了我。”

    那黑衣人趴在地上不說話,好像真的就是在閉目等死了。

    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塵,隨後再次說道:“廢話咱們就不說了,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吳九陰的手段,要不然你以為我是在跟你開玩笑……”

    說著,我手的掐了幾個手訣,一下拍在了那黑衣人的天靈蓋上,頓時將自己積蓄已久的靈力朝著那黑衣的體內灌輸了起來。

    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在沒有感受到“”場之前,被人強行輸送靈力是一件異常痛苦的事情,就好像是往一個吹的即將要爆炸的氣球麵繼續吹氣是同樣一個道理,而此時的這個黑衣人,就是那個已經被充滿了氣的氣球。

    當我的靈力源源不斷的通過他的天靈蓋輸送進他的體內的時候,他會感覺到一種身體各處被撕裂的痛苦,因為他沒有將丹田修煉出來,這種靈力就會擴散到他的全身各處,撕扯著他的每一處肌膚,由內到外,估計比女人生孩子還要痛苦一百倍。

    在我輸送靈力給他的前十秒,這小子還能夠咬著牙硬挺著,可是十秒之後,就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叫聲,在這寂靜無人的夜,聽起來異常嚇人。不過他現在也隻能叫了,身子被我控製著,根本無法動彈分毫,又過了五秒,這小子已經疼的渾身都在痙攣,身子似乎都腫脹了起來,眼球全都是血絲,凸出了眼眶。

    他哭了,眼淚鼻涕流了一臉,苦苦哀求道:“住手……你給我來個痛的吧……殺了我……”

    “你說了我才會停手,不說咱們就這麼耗著,我有的是時間陪著你……”

    說話中,我又將一股靈力灌入了他的天靈蓋,那小子疼的死去活來,一股屎尿的騷臭味頓時在空氣中飄散開來,這硬漢也承受不住了,一時間大小便失禁。

    又過了五秒之後,他終於扛不住了,求饒道:“住手……我……我什麼都說……求求你了……”

    “那好,我來問你,究竟是誰指使你過來殺我的?”我的手並沒有離開他的天靈蓋,當即問道。

    “是……是羅三爺的兒子羅響派我過來殺你的……”他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很好,我再問你第二個問題,你究竟是誰,他派你過來殺我給了你多少錢?”

    “我……我是暗組織的成員,羅響說隻要我殺了你之後,就給我三十萬,在動手之前先預付了我一半的定金……”

    好家夥,大手筆啊,一出手就是三十萬,對於羅響來說肯定是九牛一毛,對於我來說,三十萬就是我的一條命。

    “暗組織又是什麼玩意兒?”我疑惑道。

    “暗組織是一個殺手集團,隻要給錢,什麼人都可以殺……”那黑衣人有問必答。

    “那是不是我給你錢,你連你親爹都可以殺呢?”我冷哼道。

    “我沒有親爹……如果有的話,理論上是可以的……”他十分冷酷無情的說道。

    果真是一個冷血殺手,連親爹都敢殺的人,估計什麼事情也都能做的出來了。

    我想知道的事情也全都知道了,當即將手從那黑衣人的天靈蓋上挪了下來,那黑衣人再也支撐不住,一倒頭,再次昏死了過去。

    正如我所預料的那樣,要殺我的人果真是羅響,此人睚眥必報,陰險歹毒,我覺得我不可能繼續再沉默下去了,別人都想要我的命,我再隱忍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當下,我坐在那黑衣人的身邊,再次點燃了一根煙,煙霧繚繞之間,我將手機摸了出來,給向前打了一個電話。

    向前這會兒肯定是在睡覺,迷迷瞪瞪的接通了電話,一看是我打來的,便問道:“吳九陰……這麼晚打電話有啥事兒?”

    “有人要殺我,現在那人被我打了個半死,我在高崗村附近的一個山坡上等你,你過來把人帶走吧。”我淡淡的說道。

    向前一聽,頓時不解道:“開什麼玩笑,誰還能殺得了你?在看守所帶著手銬都能打趴下七八個人,這膽子也太肥了……”

    “他有槍,而且是狙擊槍。”我打斷了他的話。

    電話那頭一陣兒沉默,隨即聲音變的沉重起來,說道:“你等著,我馬上帶人過去!”

    說完這句話之後,向前就掛掉了電話,我一個人坐在山坡上靜靜的等候。

    凡是涉及到槍的案件,一般都是大案要案,向前那邊絕不敢有一絲的馬虎。

    我想羅響這小子給我陰的,那我就給他玩明的,指使他人暗殺可不是一個小罪,起碼要判他個十年八年的,現在我人贓俱獲,不怕那黑衣人不招,現在是法製社會,殺人是要償命的,即便是羅響家再大的勢力,還能逃脫的了法律的製裁?

    這才是真正的殺人不見血。

    老爺子曾經跟我說過,別腦門一熱就跟人家打打殺殺的,一定要動動腦子,這句話我謹記在心,有輕輕鬆鬆能夠收拾羅響的法子,我幹嘛再給自己找麻煩呢?

    等候了大約有一個小時的光景,幾輛警車就呼嘯而至。

    ...

    

Snap Time:2018-08-21 17:30:03  ExecTime: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