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


    胡子濯的上堂,出乎所有人意料。楊

    尚書更是驚得險些跳起來。

    楊尚書與兵部胡尚書分屬同職,又是多年至交,楊尚書也算看著胡子濯長大的,但現在這情況,意思卻像是胡子濯與孟奇被殺一案有關,楊尚書心神不寧,作為世伯,於情於理,他都該照拂胡子濯一二,可這是刑部審堂,他即便有意偏袒,也不可公私不分,故此思忖片刻,他隻得招來麾下親信,要他立刻前往胡府通風報信,隻望事情當真牽連起來,胡尚書親臨,總能護得胡子濯一時平安。

    楊尚書費心費力的為胡子濯著想,人胡少爺卻不太領情,不止上來就把孟奇的屍首批判一通,還昂首挺胸的瞪著一眾官審,耀武揚威的道:“上月初三,本少是打過這小畜生,那又如何?”胡

    子濯出身富貴,其父為兵部主官,簡在帝心,胡少爺生來不知“虛與委蛇”四個字怎麼寫,在他看來,敢做自然敢當,既然他的確做過,就不怕當堂承認!至

    於後果,不在他的考慮範圍!這

    樣的性子,好聽點說,叫率性而為,不好聽的,就叫莽撞衝動,不知死活。

    柳蔚現在恰就需要這麼一個有問必答的好證人,故此,她還算滿意。“

    你為何打孟奇?”胡

    子濯冷笑一聲:“那你認為,他做出如此豬狗不如之事,不該挨打?”

    “你說胡巧兒?”胡

    子濯臉色鐵青:“沒人為她報仇雪恨,本少這個做哥哥的,不能袖手旁觀!”“

    孟奇奸汙胡巧兒,你大可稟明你父兄,將孟奇告上一狀,為何卻要私下毆打責辱他?”

    “你這話說得,我還打錯了?”胡子濯氣得瞪眼:“你這酸書生到底懂不懂?別一口一個‘奸汙’侮辱人,那是我胡子濯的妹妹,是我胡家的女兒,你不是女人,當然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今日不是你們將此事揭發,本少還打算隱瞞一輩子,巧兒冰清玉潔,天真爛漫,她就算真的死了,我也不要她背上這個清白受損的汙名!”柳

    蔚搖了搖頭:“她以死明誌,自是不堪受辱,但你作為親人,卻也同樣蒙蔽無知,我問你,胡巧兒聲譽受損,你介意嗎?你會因此看不起她嗎?”“

    當然不會,她是我表妹!”胡子濯吼道。“

    那就對了,你既然不會看不起她,為什麼她清白受辱,你卻不願意為她平冤昭雪?”

    “我有啊,我打了孟奇,不止一次兩次,不止三次四次,我還……”

    “你還想殺了他,對不對?”“

    對!”胡子濯不怕事的震吼:“他不該死嗎?他死有餘辜,我聽說他前日當街調戲民女被打死了,簡直大人心!他這就是活該,就是老天有眼,就是……”

    “那你為什麼不親手殺他?”柳蔚冷冷的質問:“你打過他,罵過他,折辱過他,但你沒有殺他,為什麼?”“

    我……”柳

    蔚替他回答:“你不敢殺他,因為殺人要償命,他不是個籍籍無名的小老百姓,他是吏部少頃的子,你怕你真殺了他,會讓你爹遭受牽連,所以哪怕你很想為胡巧兒報仇,你也不敢對他下死手。”

    胡子濯沉默下來,深喘幾口氣後,閉著眼睛道:“對,我是沒種,怎麼了,你想笑就笑吧。”

    “我為什麼要笑你。”柳蔚麵無表情的道:“你雖然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但總歸還有一片孝心,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麼做,是在自相矛盾。”胡

    子濯不解的瞪著柳蔚。“

    你想用自己的能力替胡巧兒報仇,但你又瞻前顧後,不敢行動,這說明什麼,說明你思慮不周,行事沒有策略,簡直朽木不可雕也,我直白的告訴你,如果我是你,我又想報仇,又不想讓家人遭受無妄之災,那我會選擇用毒,誰讓你親手打死他了?孟奇是個什麼人,貪色重欲,你買通他常去的青樓妓院,在他長飲的水酒中下些悲情散,悲情散知道嗎?很多地方都有賣,通常是用來催情的,但一旦藥劑過量,便會催發毒性,令服用者一動欲念,便渾身瘙痛,其癢難忍,最後毒至深處,能令其生生將自己皮囊挖空,血流而亡,這不是很好嗎,我問你,找個江湖人士,替你帶二兩悲情散有多貴,花得了你二十兩銀子嗎?”胡

    子濯猛地愣住,呆呆的張大了嘴,望著她。杜

    岷英在旁邊聽著,越聽越不對勁兒,重咳一聲,想讓柳仵作不要胡言亂語!但

    柳蔚還在繼續說:“你說我不是女人,不懂什麼聲譽攸關,就算我真的不懂,那我問你,胡巧兒是不是受害者,為什麼受害者反而鬼鬼祟祟,不敢聲張,施暴者卻能昂首挺胸,遊走鬧市?這是誰慣的臭毛病,就是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受害者家屬!胡巧兒已經死了,她是委屈死的,我不怪她寧願身死,也不敢指控孟奇,但你是她的兄長,你又怎麼忍心讓她走得這麼冤枉?孟奇的爹是吏部少頃又怎麼樣,你爹還是兵部尚書呢,要比拚爹比拚身份,你賽他一大截,你怕他什麼?你卻為了所謂的人言可畏,就畏手畏腳,縮頭縮尾,現在怎麼樣,孟奇死了,這就是為胡巧兒報仇了嗎?他從頭到尾,說過一句對不起嗎?他受到過道德的譴責,接受過律法的製裁嗎?”

    “我,我押著他,讓他給巧兒磕了頭,磕了三十個響頭,我……”

    “那他知道錯了嗎?”柳蔚反駁:“他不知道,如果知道,他臨死之前就不會調戲良女!他不覺得自己有錯,他隻覺得自己倒黴,奸汙了兵部尚書的族親,還讓兵部尚書的兒子發現了,使得自己飽受皮肉之苦!他畏懼的是你的拳頭,他怕的是你,不是怕犯法!不是怕作惡!”胡

    子濯失神的雙眼,彷徨的亂望,他不知這個酸書生的話對不對,聽起來像是有道理,可對方明明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些道理說起來簡單,但等真正發生在自己身邊時,才知道有多麼嚴重,多麼不堪……“

    你心是不是在想,我的話不過是事後諸葛,好聽不好信,如果我身邊的人發生同樣的情況,我一定會如你一般,不知所措,麵目無光?”胡

    子濯震驚的看著這人,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隻覺得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柳

    蔚冷笑一聲:“能想到‘麵目無光’四個字,足以見得,你沒有自己口中所說的那麼不介意,你,就是第一個看不起胡巧兒的人,如此一來,你膽小怕事的所作所為,也就不意外了。”“

    你……”胡子濯還想說什麼。柳

    蔚已抬首,對堂外道:“召,下一人證上堂!”

    

Snap Time:2018-08-22 03:57:29  ExecTime: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