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548章柳蔚容棱早就想弄死對方了!


  危險來得太突然,仿佛隻是眨眼!
  短刀已襲上禦前,眼看著就要刺到皇上!
  千鈞一發之際,殿內的侍衛忙拔劍相向,與那令官纏鬥起來!幾
  人打得火熱,殿外的禦前軍也被驚動了,紛紛趕來護駕!皇
  上被太監百官護在身後,也已嚇得麵無人色!千
  孟堯這會兒神色也不好,他目瞪口呆的看著那身手矯健的清瘦小將,隻覺得不明所以,頭重腳輕。
  盡管做了一些打扮,貼了胡子和濃眉,可他還是一下就瞧出,這分明就是柳蔚啊。但
  昨晚計劃,可沒說有行刺這一茬。柳
  蔚這是做什麼?
  這個刺客沒有想象中那麼好對付,他遊龍擺尾,神氣活現,在打鬥的過程中,忽上忽下,幾次跳上房梁,又淩空越步,刀尖從頭到尾,都比著皇上的方向。
  還跪在殿前的六王此時已是滿麵潮紅,他不認得這位小將,但卻被對方遊刃有餘的身手給迷住了,從不知自己軍中竟有這樣的人才,六王自認惜才,卻不知自己何時看走了眼,竟錯過了這樣一個活寶貝!眼
  看著手下將士幾次險象環生,就要奪去皇上性命,六王興奮不已,他站起來,甚至為那小將喊:“殺了他,替本王殺了他!本王封你為將軍,護國大將軍,殺了他!”皇
  上聽得憤恨難當,他雙目發紅的瞪著六王,心痛不已的問:“你怎會如此執迷不悟?!”
  六王理都沒理他,隻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小將,還在喊著:“殺了他!本王命令你,殺了他!”
  小將又躲過致命一劍,抽空對六王點點頭,振奮的回:“是,末將謹遵聖命!”“
  聖命……哈哈哈,聖命……”六王笑得仿若瘋癲,他看那小將越看越順眼,仿佛自己已是九五之尊,而那小將也已是自己的護國大將軍。
  這一對主仆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發指!皇
  上的表情也越來越寒!
  突然之間,那小將憑著一把短刀,劈手掠過了襲擊他的一名侍衛,那侍衛吃痛鬆了手,小將搶走他的長劍,身形一晃,踏到殿中,揮劍將束縛六王的鐵鏈砍斷!
  六王恢複自由,小將便將長劍遞給他。六
  王握住劍柄,身子一轉,已朝百官衝去,目標很明確,刺殺聖上!可
  小將身手了得,六王卻沒有這個本事,幾個侍衛這就要將他再擒,卻冷不防的見到人群之內的國師,突然抽走一名禦前軍的腰刀,然後長刀一揮,直接插入六王腹內!
  冰涼的刀身將這位貴胄王爵刺了個對穿,鮮血“噗嗤”一聲噴出,染紅了國師素白的衣衫與鞋子!在
  場所有人都驚呆了,抽氣聲此起彼伏。
  六王不可置信的盯著國師,脖子扭著,又低頭去看自己肚子上的長刃。
  “嘩啦”一下,國師麵無表情的將長刀拔出!隻
  聽“唔”的一聲,六王身體失重,腳下疲軟,人便仰躺著,倒在地上。肚
  子的血水還在源源不斷的冒出,六王抽搐的看著國師,渾身都在顫抖,卻說不出一句話。
  皇上震驚的望著六王倒下的身影,而後,他猛地往前衝去,要去看他,可百官哪肯讓他走,殿內那小將還沒被抓到,皇上一旦暴露人前,小將必會一刀斬向他!
  皇上握住身前兩名官員的肩膀,死死盯著六王的身影,不斷的搖頭,顯然還不敢置信。“
  當”的一聲,國師將長刀丟在地上,轉身,沉默的對著皇上跪下。
  六王謀逆君,眾目睽睽,根本死有餘辜!
  可他真的死了,這麼突然的就死了,又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國師!國師!”皇上幾乎咆哮的吼著國師!國
  師卻隻是跪在那,一句辯解都沒有。那
  邊的打鬥還在繼續,小將見六王被殺,似乎被激出了怒火,之前僅是遊走閃躲,現下卻開始反擊,隻見他刀尖一揮,已在一名侍衛胸前刺了一刀,鮮血一湧而出。
  千孟堯整個人都是慌的,他急得跳腳,嘴念念有詞:“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她到底想怎麼樣,和說好的不一樣啊。”辛
  丞相就在他旁邊,聽他嘰咕嚕,以為他是害怕,便安慰一句:“這麼多人,任憑這令官三頭六臂,也插翅難飛,別擔心。”千
  孟堯被他說的更擔心了!
  手控製不住的放在嘴邊,焦躁的咬著自己的指甲!
  正在這時,前鋒營的高手也趕來了,禦前軍與驍騎衛雖然人多,但卻不是個個都身懷武藝,但前鋒營內卻有不少能人,他們身法高超,擅長飛簷走壁,跟能以一抵十!
  千孟堯一看前鋒營的人也來了,差點絕望了,再一看,其中一個營兵卻有些眼熟,不是容棱還是誰?他
  不禁一愣,看看容棱,又看看柳蔚,隻覺得焦頭爛額,神誌不清。
  容棱代表著前鋒營,柳蔚卻是六王黨羽,殿內貴人多,打鬥施展不開,容棱一個上前,在柳蔚與護衛打鬥時,長槍卻對準柳蔚背心。
  千孟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殺妻奪命”四個字,在腦中一晃而過。
  卻見柳蔚利落的將對峙的護衛踢飛,轉身,掌心一握,抓住容棱的槍頭,生生一扭,再力道一鬆。
  隻見長槍刺到她的耳畔,擊碎她鬢角長發,再環回一繞,叩向她的後腦。
  柳蔚後腰一彎,保住了後腦,朝左一個跳躍,踩上了龍椅!
  容棱槍勁不改,一擊不中,步步緊逼!
  柳蔚為躲尖刃,從龍椅跳下,竄到梁柱之後!容
  棱追上,長槍渾然一刺,將那實木梁柱紮了個對穿,槍頭正中柳蔚的眼球!柳
  蔚神色一斂,往後一撤,反手搶過一護衛的利劍,在長槍再次紮來時,飛身而起,踩著梁柱淩空一躍,再向下一劈,隻聽“當”一聲,兩刃相接,柳蔚滑著利劍往前一捅,正中容棱手腕!
  容棱當機立斷的鬆開手指,避開那一劍,長槍也應聲而落!柳
  蔚將利劍一扔,插在右邊牆壁上,再伸腳一踢,同時踢起長槍,反手一握槍柄。
  容棱身子前傾,按住槍頭,往回一拉!二
  人就像拔河一般,一人捏著一頭,淩厲對峙!千
  孟堯在後麵隨著兩人的步伐,左搖右擺的晃著看,看到最後,已是汗如雨下,渾身濕淋。
  辛丞相吃驚的問他:“汝降王,你這是怎麼了?”千
  孟堯捏著袖子,猛的擦著額頭,搖頭道:“受驚不小,受驚不小。”
  辛丞相看不上眼的“嘖”了一聲:“年紀輕輕,定力這般差,不就是個刺客,這都被圍住了,不成什麼氣候。”
  千孟堯苦笑一聲,再往前看去,容棱和柳蔚又打起來了,柳蔚專攻容棱的上三路,出手招招狠厲,每一下都捅人家要害之處。
  容棱也不甘示弱,回招之時,還施彼身,柳蔚怎麼擊來,他怎麼回擊,有兩次機會恰當,打得柳蔚失手了槍柄,他就用槍柄順勢一推,直擊柳蔚咽喉!千
  孟堯強烈懷疑,這對夫妻貌合神離,肯定早就想弄死對方了,不然怎麼可能打得這麼投入,這分明是不死一個不罷休啊!
  

Snap Time:2018-09-20 13:05:25  ExecTime:0.124